對於這些什麼小幫小派的,葉少風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他原本回新鄉就是想見見他的母親的,沒有想到這新鄉鎮居然會冒出這多的幫派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眼前的這個青龍幫的老二居然還那麼牛逼,還想找他要錢,在葉少風經歷裏面,似乎只有他找別人找錢的,還真沒有誰敢找他要錢的,要是那個青龍幫的老二知道葉少風以前在歐洲的經歷,恐怕他會嚇得尿褲子的,此時葉少風很低調地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了。

“慕總,沒事,坐下來繼續喝酒。”

葉少風倒是蠻休閒地將一瓶紅酒遞給了那個文物局的妞,那個妞白了他一眼:“喂,幹什麼啊?”

“給哥倒酒啊。”

那個妞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不過剛纔她可是見識過葉少風的身手了,打心底裏面佩服他,雖然此時她表面上心不甘情不願的,但是骨子裏面卻對葉少風的印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個老二一看葉少風他居然根本就不把他們青龍幫的放在眼裏,此時他人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居然在那裏很悠閒自在地喝起酒來了,他自然氣得不得了,直接衝過來準備一腳將桌子踢翻了,他的腳剛伸起,葉少風卻突然一記側踢過去,正好踢中了他的膝蓋骨,那個老二整個人直往後竄,他大吼一聲,繼續朝着葉少風衝過來,海軍陸戰隊出來的他此時衝勁十足,他極速地朝着葉少風一橫踢外加一組合格鬥拳打過來,葉少風突然坐在椅子上面極速地滑到了他的面前,單手截住了他的踢腿,一記直拳直擊向他的檔部,那個老二反應倒是挺快的,趕緊側身移步,一個空中翻騰,整個人在半空中旋轉的同時,一擺拳朝着葉少風的面門打過來,但是葉少風卻是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腿,雖然他想利用空中旋轉的力量掙脫葉少風的手掌,但是他哪裏會知道,此時葉少風的掌心融入了龍掌,幾千年前龍神的龍掌和葉少風的手合爲一體,葉少風越是拼殺的厲害,那龍掌和他的手心合爲一體便越發親密無間,所發揮出來的威力便更加地厲害。

龍掌一出,那個老二根本就在葉少風的手心裏動彈不得。

葉少風故意手鬆了一下,那個老二便趁機掙脫掉了,等他站定的時候,卻發現葉少風將他的褲子連鞋子一起脫掉了。

此時葉少風正笑嘻嘻地望着他。

他手裏提着那個老二的褲子,老二此時正穿着一條紅條的底褲站在衆人的面前。

那個慕曉莞一看到這個情況,趕緊轉過身去,但是那個文物局的妞倒是無所謂的,不僅沒有轉過身去,反而卻一個勁地盯着那個老二看着,雖然那個老二長得並不帥,但是他那壯實的大腿,還有那絕好的身材卻讓那個文物局的妞似乎看得有些入迷了。

葉少風將手裏的褲子朝着那個老好丟了過去。

“下次打架的時候買一條好點的皮帶,別把褲子都整掉了。”

那個老二接過了葉少風丟過來的褲子。

他雖然氣極敗壞,但是卻又無可奈何,接過了褲子,便趕緊準備穿上,但是由於他太心急了,只聽到撲吱一聲響,他居然把褲檔給拉破了,那個老二趕緊將褲子給穿上了,此時整個酒吧裏面衆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他。

那個文物局的妞實在是忍不住撲吱地笑出了聲。

葉少風一腳將他的鞋子踢了過去。

那個老二順勢接住了那隻鞋,趕緊穿上了,葉少風一眼望過去,他的褲檔居然破了一條長長的口子,他居然還心安理得地穿着那條褲子。

婚前羅曼史 那個老二見葉少風當衆讓他出了妞,一口氣實在是咽不下去,他便朝着他的那幫手下大聲地喊道:“還愣着幹什麼,趕緊給老子上去把他給我廢了。”

那幫手下剛纔可是見識了葉少風的身手,一個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一羣飯桶,給老子全都上。”

那個老二一腳朝着其中的一個手下腰部踢了過去,那個男的直接朝着葉少風撲了過去,葉少風直接一腳便將他踢得趴在了地上,其他的那些手下趕緊跟着衝了過來,只見葉少風的拳腳隨意地在空中劃了幾下,那羣手下便一個個被打趴在地上,**聲不斷,動彈不得。

“不好意思,慕總,把你的地方弄髒了。”

慕天橋本來就很討厭這幫青龍幫的人,雖然他早就想收拾他們了,但是青龍幫似乎人手衆多,在新鄉鎮的黑道有着一股很強大的勢力,所以一直都還有些心有不敢,但是如今既然他們明目張膽地找上門了,自然不能讓他們好看,葉少風此時可是幫他出了一口氣,他心裏感謝都還來不及,哪裏還會怪他。

“少風,我慕天橋要好好地謝謝你啊。”

“慕總,太客氣了,既然大家已經認識了,那大家以後就是朋友了,慕總,您說呢?”

葉少風說完便走到了那幫青龍幫的衆人面前:“都回去吧,再不要來這裏搗亂了,回頭跟你們大哥講清楚了,以後誰要是敢再來慕總的地盤上面撒野,那就是跟我葉少風過不去。”

“還愣着幹什麼?哥知道你們不服,要是你們不服的話,大可以叫你們的龍頭老大來找我。”

“你們這些小弟就免談。”

那個老二從地上爬了起來,褲檔一條長長的口子張着,他被打得滿嘴都是血,指着葉少風:“你等着,青龍幫不會這麼算了。”

在葉少風的記憶裏,他最討厭別人用手指着他了,那個老二剛指着葉少風,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他的那根手指便半截軟了下來,瞬間的時間,他的手指便斷掉了,只聽到他啊的一聲慘叫。

“當哥哥說話是放屁啊,感覺還不錯吧。”

那幫青龍幫的手下算是嚇愣着了,趕緊上前把老二扶着準備走,但是那個老二似乎是個鋼性子,不肯罷休,當過兵的作風,葉少風倒是感覺這個老二比那個老三剛烈多了,但是對於他葉少風來說,要麼他不出手,只要他一出手,對方就必須躺下。

“放開,給老子放開。”

那個老二朝着葉少風衝了過來,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卻一直都不接電話,但是他的電話卻突然自動接聽了,電話裏面傳來了一個男人很厚重的聲音。

“老二,你在哪裏?趕緊到新橋碼頭,等你。”

電話直接斷掉了。

葉少風一聽那個聲音,還有那說話的語氣,他斷定,那人一定就是青龍幫的老大。

那個二哥接到了老大的電話,趕緊呵道:“收隊。”

臨走的時候,那個老二走到了葉少風的面前:“老子已經把你記住了,回頭再找你算總賬。”

葉少風卻只是微微一笑,心想,尼媽的還算賬,再算賬恐怕你就得躺着回去了。

平定了那幫青龍幫的人,慕總卻似乎並不是很高興,他走到了葉少風的面前,伸出了手:“少風,很感謝你剛纔幫忙。”

“謝什麼,舉手之勞。”

葉少風將整個酒吧環視了一圈,“慕總這個酒吧倒是蠻有歐洲風情啊。”

“你果然很有眼光啊,說起這件事來,話長啊,早年的時候其實我也去過歐洲的。”

葉少風一聽:“哦,慕總到歐洲也做過生意?”

“做生意倒是談不上,我和曉莞的媽是在歐洲認識的,那個時候我到歐洲去求學,正好遇到了她媽。”

說起那段往事,慕總似乎有道不完的話題。

“不說了,剛纔那幫青龍幫的混蛋來鬧事,掃了我們的興,要不這樣,要是少風你不介意的話,我帶你去我的另一家西餐廳去坐坐。”

葉少風卻說道:“慕總太客氣了。”

他剛要拒絕,那個慕曉莞卻嗲聲嗲氣地說道:“喂,你這麼不給面子啊,現在可是我老爸請你,你不會拒絕吧,要知道我老爸可是相當給你面子了,他可是不會隨便請誰吃飯的。”

說就說唄,那個慕曉莞居然湊到了葉少風的跟前,嘟着嘴巴一直盯着葉少風看着,似乎有些看得入迷了。

坐在葉少風對面的那個文物局的妞可是實在看不下去了。

“那葉大哥你就去吧,我有事先走了。”

葉少風卻突然起身,趕緊跟上了那個文物局的妞,葉少風突然轉身離開,讓那個慕曉莞氣得不得了。

他剛走,那個慕曉莞便跑到了慕天橋的面前撒起嬌來了。

“老爸,我不管,你必須得把他給我找回來,你快去啊。”

“曉莞,慢慢來,這事急不得。”

“老爸,你沒有看見那個女的,少風可是一直跟她在一起。”

她一直不停地拉老爸的胳膊。

“曉莞,他有什麼好的,爸給你找個更好的。”

“老爸,我下個月就要進行全國汽車拉力賽了,我不管,我就要你請他當我的私人教練,不管出多少錢,這回我都要拿冠軍。”

“好,好,爸一定請到她。”

那個文物局的妞剛一出門,葉少風便追上了她,“跑那麼快乾什麼?”

葉少風一把將她抓住了,將她直接性地拉入了懷裏,那個妞還用力地掙扎着:“放開我。” 葉少風卻乾脆直接將她緊緊地抱在了懷裏。

“你再不放開我,我可就要報警了。”

“你報吧!就那局子,不過只是個擺設而已。”

此時葉少風緊緊地抱着那個文物局的妞。

看來那個女生可是真的生氣了。

她拼命地掙扎着。

葉少風突然放開了她,她轉過身來,便重重地一巴掌朝着葉少風打了過來,但是葉少風卻並沒有躲閃,她一巴掌打在了葉少風的臉上。

就在她的手準備撤離的時候,葉少風卻拉住了她的手。

“感覺怎麼樣?爽不?要是不爽的話可以再來一次。”

“你別以爲我不敢,誰讓你碰我的。”

葉少風卻笑道:“抱一下就叫碰啊?你也太老土了吧?”

葉少風歪着腦袋,一幅無所謂的樣子。

“難道要那個才叫碰啊?”

“哪個啊?”

葉少風故意裝作不知道。

他一臉壞笑地望着她。

“你跟着想幹什麼?我老實告訴你,你不要打那塊寶地的主意。”

葉少風心想,看來這女生可不是一般的聰明,居然可以看透他的心思,而且剛纔在葉少風觸碰到她的身體的時候,他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這女生似乎和他的心靈有相通之處,難道她的身上留着龍血的第四滴血不成?

或許在幾千年以前他們之間有着什麼千絲萬縷的聯繫。

“喂,你那麼嚴肅幹什麼?要不我們一起開發那塊寶地,挖到什麼寶物的話我們一起分攤,你看怎麼樣?”

“你想都別想,那些文物可都是公物,你最好別打它們的主意。”

“那我打你的主意行不?你不會也是公物吧?”

那個女生一聽氣得不得了。

“你——我現在要回家了,你最好別跟着我了。”

那個女生很氣憤地說道。

“行,那你走吧。”

葉少風站定在那裏,一直望着她離開,她正準備上車,不知道哪裏突然竄出來幾個男的,一上來便直接拿着個黑袋子往她的頭上一罩,然後便直接將她扛了起來,一輛黑色的轎車呼的開了過來,他們直接將她往車上一丟,便開着車子跑掉了。

整個過程葉少風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雖然天色已經有些晚了,但是透過那黑夜葉少風卻將那幫人看得很清楚了,不過那幫人一個個頭上都罩着個黑絲襪,根本就看不清長什麼樣子,看來這幫人是有人專門僱傭來的,一定出了高價。

葉少風只是嘴角冷冷地一笑。

那幫人跑得還真夠快的,不過他們卻將她的那輛車丟在了路邊,看來他們是想從她的身上得到什麼重要的東西。

葉少風確定了他們逃跑的方向後,便不緊不慢地上了車,嘴角冷冷一笑,只見他突然啓動車子,那輛車子像是利箭一般直接衝了出去。

秒秒鐘的事情葉少風便追上了那輛車,不過葉少風卻故意放慢了速度,他倒是想看看那幫人到底想幹什麼。

突然,那輛車轉彎了。

就在這節骨眼上,突然,葉少風的手機響了起來,葉少風一看又是那個米蘭打過來的,看來她也太不張事了,這關鍵時刻打他的電話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