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天棄山脈之外會是什麼樣子,莫葉一直是很嚮往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莫葉自然不會知道,這黑鬍子老頭之所以如今這般痴痴傻傻,就與他年輕時在天棄山脈之外的遭遇有關。

這黑鬍子老頭,年輕時曾參與過月落國一場極為可怕的大戰。

他就是在那場大戰之中死裡逃生才躲到這天棄山脈深處來的。

···

···

祭壇之上,莫葉真的將黃金拿了出來。

「這可是一百兩黃金,老巫主,你看,咱們去你屋子裡喝個茶怎麼樣?」

莫葉將那一百兩黃金遞給黑鬍子道。

「這一百兩黃金真的給我?」

黑鬍子將信將疑,可在百兩黃金的誘惑下,這老頭還是帶領莫葉,朝他的房子而去。

「走,寶貝兒。」

說著,那黑鬍子還不忘轉過身去,牽住了老太太的手。

而莫葉,卻是有些凌亂了起來。

… 看着蔣悅欣還在疑惑又爲她解釋道。

“人的生存發展都要藉助外界環境的力量,我找到了適合自己的發展,自己的廣闊天空,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每一天我都會在審時度勢,順勢而爲,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天。”

“我知道你們可能不理解這樣的情形,每一天我都會在想,明天我還會不會活着?一天接着一天,我也就習慣了。”

“我能活到現在,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和華夏有關,所以,華夏的軍隊於我有恩。”洛天喝了一口水,直勾勾的看着蔣悅欣。

“你這些年都是這樣過來的嗎,你那一身的傷……”蔣悅欣指了指洛天的胸口。

“我五歲就已經被安排各種非人一般的訓練,八歲我就被強行帶上了戰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也就這樣了。”洛天依舊笑着,但是他的笑容讓所有看着他的人忍不住心疼。

三歲,很多人都在牙牙學語,五歲很多人都還在父母的懷抱中,是家裏的寶貝,八歲,很多人才背上書包,每天由家人接送着讀着書,可是眼前這個人……。

“我從來沒有覺得老天爺對我如此狠毒,我也從來沒有抱怨過,這個世界爲何如此不公,我也想回歸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發現已經越來越難,陷得太深,不是我能選擇的,這個世界真的很美,很美,我熱愛它,我也敬畏這個世界的生命,包括一草一木。”

洛天又說道:“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現在可以繼續剛纔那個問題了。”

“我殺那十七人,只是爲了自保,我想活着,難道有錯嗎?”洛天死死盯着蔣悅欣。

“我……。”蔣悅欣發現不對勁了,現在自己已經完全處於被動,而且洛天的問題非常刁鑽,自己完全沒有辦法接下去。

根據法律,洛天的行爲確實是算正當防衛,可對方卻死了十七人,按照現場的情況,和洛天的說法,他在防衛過程中,那些人並未放棄截殺,所以也不算是防衛過當,確實沒有辦法給洛天定罪。

……

第一大隊的隊長此時在家接到了個電話。

“老錢,是我啊,蘭昆。”蘭昆爽朗的笑聲響起。

“喲,蘭總,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呢!”錢隊長調笑着說道。

“兄弟想找你幫個忙,事成了後,給你三千萬,你看可行嗎?”蘭昆用金錢誘惑着。

“蘭兄弟,見外了,有什麼事情,儘管說,能辦到的,我一定給你辦。”錢隊長心裏此時美得冒泡,三千萬啊,這可不是小數目,所以也把稱呼改成了兄弟。

“你們警局抓了個叫洛天的是吧,那個小子殺了我十七個兄弟,你幫忙解決一下,讓他永遠出不來就行。”蘭昆惡毒的說着。

他在警察局的眼線告訴他,殺十七人的兇手找到了,可是暫時沒有辦法定罪,蘭昆生怕那個洛天會和自己魚死網破,之前周駐死的時候,被虐待過,手指少了兩個,極大的可能已經把自己供出去了,爲了防止報復,只能先下手爲強。

“什麼,這還了得?沒有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這必須辦他,蘭兄弟等我的消息吧!”錢隊長義正言辭的說道,隨之掛了電話,嘴裏還美滋滋的在念叨着三千萬啊三千萬。

審訊室安靜的出奇,蔣悅欣沒有在問下去,洛天也在一旁抽着煙。

時間過了半晌,蔣悅欣站了起來:“好了,你今天只能先在警察局過夜了,我會請示上級,讓他們來進行評判。”

可錢隊長第一時間到了審訊室,就找到了蔣悅欣:“小蔣啊,聽說你們抓了那個樹林案的兇手,我想看看。”眼睛卻在蔣悅欣身上飄忽着。

蔣悅欣極度不悅的皺了皺眉頭,指了指洛天。

“來人,直接關進監獄,不用審問了,殺人償命。”錢隊長對着門外喊着。

“錢隊長,你這是幹什麼,這樣做不合規矩,經過查實,洛天是屬於正當防衛,還要等上級指示才能做出決定的。”蔣悅欣有些着急的質問到。

“我的話就是指示,來人帶走。”錢隊長憤怒的看向洛天。

“等等,我可以跟你走,不過我想先打個電話給我老婆。”洛天淡淡說着。

看着這個錢隊長如此着急的想要定罪,洛天已經猜到七八分,又是一個官商勾結。

“打什麼電話?直接帶走。”錢隊長不給洛天打電話的機會。

“我有權打電話,而且我電話內容你們也可以聽。”洛天的氣勢忽然迸發,錢隊長看到他的眼神有點慌張。

“給……給他電話吧。”

洛天拿過電話,給顏傲雪撥了過去。

別墅裏顏傲雪接到了洛天的電話,欣喜不已。

“喂,你怎麼樣了,沒事吧。”顏傲雪緊張的問着。

“沒事的老婆,不要擔心,你現在去拿我那個箱子,裏面有一個夾層,拿出來後,按一下4,然後跟他報個平安,記住,一定要跟他報個平安。”洛天說這句話的時候加重了語氣,隨之又說道:“好了,現在沒事了,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不許一個人到處去玩,聽到了嗎。”

所有的警員都不知道洛天在說什麼,可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這是求助的一個電話,他自己應付這些事情,本來是沒有問題,但是現在有心之人出現了,他必須要儘快脫身,不然顏傲雪一定會在這期間有危險。 一個多時辰之後,莫葉就從那小木屋中走了出來,而這一次,莫葉卻是被那黑鬍子請到了祭壇之上。

只是一個時辰的功夫,竟然有著如此巨大的轉變,這兩個人在那木屋之中到底做了什麼?

對於這種不符合劇情發展的轉變,那二十個部族將士和狼部族中人表示完全不能接受。

而更讓他們接受不了的還不是這。

那一百兩黃金,竟然又回到了莫葉的手裡,除此之外,那被黑鬍子當成至寶的戰錘,竟然也拿在了莫葉的手中。

當然,黑鬍子也是想要莫葉牽自己摯愛的手的,可牽著一個奶奶,莫葉還真的想不出有什麼美感,他真的沒這種嗜好。

「莫先生請,莫先生您真是無所不能啊。」

黑鬍子老頭在莫葉身後陪著笑,一副恭敬模樣。

而莫葉在前方隨意揮動著那戰錘,大搖大擺的。

「你的戰錘?」莫葉回過頭去,對那黑鬍子老頭說道。

「不,是您的戰錘。」黑鬍子老頭嘿嘿笑著對莫葉拒絕道。

兩個人說的風輕雲淡,可台下那些狼部族之人卻是淡定不下去了,他們聽得一愣一愣的。

「大巫主,難道您不想要將這張狂的少年除掉了嗎?」

「對啊,大巫主,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

一些憤怒的部落之人終於忍受不住了,自家部族的大巫主難道被這小子操縱了嗎,為何會對這所謂的莫先生如此恭敬。

「閉嘴,難道你想被趕出部族嗎?」

那些部落之人的話才說完,黑鬍子就對著那人暴喝一聲。

「莫先生是我們部族的恩人,我們狼部族若是想要強大,根本就離不開莫先生,趕快跪下來給莫先生道歉。」

說著,一股威壓從黑鬍子的身上散出,這威壓之中,還帶著幾分軍士的鐵血之氣。

那人撲通一聲就朝著莫葉跪了下來。

「所有人,你們都給莫先生跪下。」

黑鬍子的聲音隨再次響起,依舊是威嚴不減。

莫葉淡然的看著台下,並沒有阻止的意思。

「轟隆隆」

很快,所有狼部族的人都朝著莫葉跪了下來。

對於黑鬍子這個大巫主,狼部族之人都很是敬畏的。

雖然平時這黑鬍子看上去有些痴痴傻傻,可狼部族能有今日的強大,絕對離不開黑鬍子的功勞。

在部族之間的爭鬥中,黑鬍子一直都是極為強硬的。

「從今日起,見莫先生,就如見我黑鬍子,甚至,要比對我黑鬍子還要尊敬,你們都聽清楚了嗎?」

黑鬍子的話語依舊威嚴,莫葉的表情也依舊平靜,他心裡清楚,這狼部族,是一定要征服的。

「見莫先生,如見巫主。」

「見莫先生,如見巫主。」

震天的呼喊聲從祭壇之下響起。

既然他們最為尊敬的大巫主都這般說了,這些狼部族的人也不會再懷疑什麼。

此刻,對莫葉,已經有尊崇之感從他們心中生出。

只是對於這意想不到的轉變,部族之人依舊想不清楚。

莫葉自然不會告訴這些人,之所以能有這麼大的轉變,可是完全靠著那二十個巫文的。

就在那一個時辰的功夫里,莫葉將五個個巫文教給了黑鬍子,而且,莫葉更是對那黑鬍子許下承諾。

「若是狼部族能跟隨我莫先生,我會將更多的巫文教受於你,也將會成為你們狼部族最強有力的庇護。」

在那木屋之中,莫葉甚至展現出了自己靈巫奔雷之威的強大手段。

如此一來,那黑鬍子怎麼可能不對莫葉尊崇有加。

要知道,巫文對於這天棄山脈中的部落之人,是異常稀有的。

那巫骷的分號開到天棄山脈,也只是不久前的事情。

更何況,即便是有巫骷的存在,這些部落中的大巫主也不可能學到太多的巫文。

對於這一點,莫葉也是在教受黑鬍子巫文時才感知到的。

「這些部落之人即便是有銀錢來兌換巫文,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將大量的巫文學會。」

「我在一個時辰內教黑鬍子學會五個巫文,已經讓那黑鬍子把我驚為天人了。」

莫葉發現了巫文與普通文字之間轉變的關鍵----理解。

「理解,所謂的理解竟然有著如此的深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