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活都幹得不錯,飯菜炒的很好,而且還將屋子打理的井井有條。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現在唐焦都有些羨慕李尤峰了,不管是一個人再紈絝,心裡還是想要有個能夠給自己溫暖的家的。

「沒事,我可沒有介意的。」唐焦哈哈的大笑道。

「你看看你的老婆多懂事,我都快嫉妒你了。」唐焦拍著李尤峰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唐哥一定會找到自己心愛的女人的,時候到了,你想躲都躲不掉的,咯咯。」藍月兒咯咯的笑道。

李尤峰嘿嘿的一臉傻笑。

現在什麼事情都說明白了,而且林天和唐焦都認同了自己的做法,李尤峰心中的擔憂也全部消失了。

說實話,如果因為藍月兒而失去了自己的兄弟,李尤峰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但是如果因為兄弟而失去了藍月兒的話。

李尤峰也會感到很傷心。

愛情和友情哪個更重要?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說法,不過李尤峰更加認為,兩者都重要,都是平等的,不是說友情就比愛情更重要,就要放棄自己的愛情。

也不是說愛情更重要就要放棄自己的友情,兩者都一樣的重要。因為這兩種情誼都是一個人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兩個女人做好飯菜,林天等人已經入座,可是也不見張龍等人過來,唐焦焦急的時候等來了一個消息,張龍和黃榮兩人現在正在查找一個小道消息。

聽說聖殿出現了一個新的聖女,剛出生就被任命為聖女,這在聖殿建立以來就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甚至於任何的地方也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張龍和黃榮兩人感到這件事情有些蹊蹺,便追查了一下,不過卻不想發現了一些和紫蘭有關的消息,而且可能還和林天有些關聯,兩人想要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還正在調查。

林天聽到此,心中有些納悶,桑蘭用眼瞥了瞥林天,掘著小嘴,看上去很生氣的樣子。

唐焦立刻站出來打圓場,哈哈的笑道「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么,林大少連認識聖女都不認識,哈哈,怎麼可能會和聖女有什麼關係呢?」

「聖女是個剛出生的孩子。」桑蘭噘著嘴恨恨的說道。

「你們知道紫蘭有孩子的消息么?」林天眉頭一展,滿臉欣喜地問道。

「沒有啊,紫蘭姐連懷孕都沒有。」唐焦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就和我沒有關係了。」林天有些失落的長出一口氣說道。

「應該是消息錯了。」李尤峰趕緊說道「我們喝酒。」

藍月兒也笑著說道「大家快吃菜吧,菜都涼了。」

不過卻伸手在李尤峰的腰間狠狠地扭了一下,臉上還是一臉的笑容滿面。

李尤峰嘴角一陣抽搐,咧著嘴乾笑兩下,將酒喝完,苦笑著看了藍月兒一眼。

桑蘭也不想因為這個不是太靠譜的傳言而讓大家失落了興緻,便將這事放在了一邊不再多說,幾人邊說邊笑的將飯吃完。

「明天就是比武大會了,大少今天早些歇息,明天我們一定會給你去加油的。」幾人閑聊了一會,唐焦起身說道。

「恩。」林天也被剛才的那個聖女的消息弄得自己心煩意亂的,便點了點頭,想要回去早點睡覺,將這件事情忘記。

雖然林天不認識聖女的母親,但是剛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林天的腦海第一時間閃現出來的並不是紫蘭,而是上官雲兒,這讓林天感到非常的恐慌,心中有些不安的感覺油然而生,這讓林天感到有些心神不寧。

難道她就是上官雲兒?林天心中微微一震,突然冒出來一個讓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想法,難道上官雲兒就是那個酒店的老闆娘?

渾渾噩噩的來到刀皇早就囑咐好的居住地方,倒在床上便開始了沉睡。

第二天起來,已經是艷陽高照,不過林天的眼睛還像是沒有睡醒一般,迷迷糊糊的睜不開。

「喂,小子,你想氣死我啊,今天就比武大會了,你連預賽都不用參加,這還不都是因為我的原因,如果你在正賽第一輪就敗了,丫的,我的老臉往哪裡放?」刀皇看到林天現在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怒氣哼哼地說道。

「哦,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拿第一就是了。」林天伸了伸懶腰,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的說道。

刀皇一陣無語,想要對林天呵斥幾句,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林天的本事自己是見過的,還真的像林天自己說的那樣,不拿第一還算是林天自己故意不拿才會拿不到。

如果林天想要的到第一那簡直就是手到擒來,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就憑藉林天的那股刀意就可以讓林天立於不敗之地。

更何況林天還有自己都為之動容的速度,這簡直就是不能夠戰勝的,在同境界之中,林天就是至尊級的存在。

不過刀皇看到林天一臉疲倦的臉色,心中也不禁擔心,就憑這樣的態度,能夠勝利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刀皇倒也不是擔心,畢竟刀皇知道林天今天的對手並不是一個實力出眾的人物,也就只能算是一個人才吧,不過人才還是比不上天才的,更何況林天這種逆天的妖孽級的天才。

天才是什麼?天才就是不管你多麼努力,你終究是抵不過這些天才用心修鍊幾天成長的多得多的天賦。

天才為什麼就比別人強?這就是天賦,上天賦給他們的禮物。

林天吃完早飯,跟著刀皇向著天幕城最大的廣場走去,那裡也將是自己將要比武的地方。

現在離比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大家都在等待著聖殿的人來主持開幕儀式,不過等了這麼久也沒見聖殿的人來到。

不由得,下面的看客們都議論起來,不知道聖殿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可是比武大會啊,四年一度,這可以說是整個南夷最重要的日子,所有的南夷人都在談論比武大會的事情,這已經成為了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所有人都在茶餘飯後談論著某某某會成為冠軍,誰誰誰的實力還不錯,當然他們談論的人物當中當然不會缺少了林天。

這個刀皇剛剛收的徒弟,聽說可是一個遊手好閒的角色,而且竟然連守護者的命令都不聽,要知道,林天可是剛剛成為刀皇的弟子,實力並不好說,竟然連樂牧都不放在眼裡。

在南夷人們眼中看來,這隻不過是一個憑藉自己師父實力強橫而高傲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本身的實力根本就不足為俱。

而有人傳言,樂牧被林天虛空輕輕地揮了揮手就打敗,這更讓人不相信了。

這簡直就是在侮辱聖殿傳人么,要知道每個守護者可都是聖殿的傳人,聖殿在南夷人們眼中那就是僅次於大陸之神的存在。

而守護者就是僅次於聖殿的存在,這麼一說,你就知道了守護者在南夷人們心中的地位如何了吧。

所以說,人們都在談論著林天,不過卻不是談論林天的實力有多麼的出眾,而是在談論著林天會在第幾輪就被淘汰。

想著看林天到時候因為失敗而傷心落淚的樣子。

而現在,林天卻在南夷人們的面前打起了哈欠,一臉心煩的樣子。

丫的,聖殿很牛-逼么?竟然敢讓我林大少等?一直都是別人等我的好不好?就算是當時我只不過在上都人們的眼中是一個廢材,我也是讓龍陽等我的。

現在竟然讓我等你們,這簡直是老子的恥辱。

「這就是林天,哎,刀皇前輩英雄一世,沒想到竟然會收取這麼一個人當自己徒弟,真是糊塗啊。」一個頭髮鬍鬚潔白如雪的老頭看到林天的模樣,不由得捋了捋自己的鬍子,聲音很是感慨地說道。

在老頭身邊的人都是一臉就是這樣的神色,看向林天的目光充滿了鄙視,而看向刀皇的眼神則是充滿了憐惜。

憐惜刀皇竟然眼神不好,收了這麼一個徒弟。

「你小子能不能有個正型?別讓他們指指點點行不行?」刀皇拍了一下昏昏欲睡,額頭向下一點一點彷彿低下頭去就能夠睡著的林天呵斥道。

「哦,嘿嘿,我就是有些困。」林天迷茫的看了看刀皇,看到刀皇一臉不善的表情,立馬嘿嘿的笑道。

「昨晚怎麼了?沒睡好?」刀皇一臉揶揄的問道,眼神向著桑蘭瞄去。

「刀皇伯伯,你這是什麼個意思嘛。」桑蘭這時正好看到了刀皇的眼神,不由得嬌哂道。

心中想著,要是真的如同你想的那般就好了,可是任憑自己如何的努力,如何的主動,可是人家根本就是不邁出最後那關鍵的一步。

自己一個女孩家做到這些就已經夠讓人嬌羞的了,總不能將林天困在床上,然後將林天那個什麼了吧。

桑蘭想到這裡不由得嘿嘿笑了一下,笑得像個狐狸。

如果真的必須那樣的話,或許自己還真的是不會反對的,不過這樣就要看時機了,要知道能夠將林天捆在床上也是比較困難的事情。

就在這時,人群轟然發出一陣叫聲。

「聖殿的人來了。」

「啊,新的聖女竟然也來了。」

「來的人竟然是大長老,哇,竟然還有七長老和九長老。」

「這還不是最震驚的,你們看,黑暗之子竟然也跟著出現了,太讓人震驚了。」

林天被人群的大叫聲震得精神也好了許多,順著人們的手指向著遠處看去,眼神不由得變得獃滯。

「紫蘭?真的是紫蘭,你知道我想你想的有多苦么?」林天心中訥訥的想到。

「上官雲兒?」林天渾身一顫。

他看到上官雲兒一臉的母性光輝,嘴角微笑著,懷中抱著一個襁褓中的嬰兒,在一群人的護衛下,緩緩地向著廣場走來。

所有的南夷人都歡呼起來,大呼著聖殿萬歲之類的詞語。

不過林天的耳朵卻完全聽不到了,眼中看到的只有紫蘭,上官雲兒,還有那個襁褓中的嬰兒。

林天心中有一股衝動,想要衝上前去看一看這個嬰兒長得到底是什麼樣子,是否可愛,是否健康。

想到做到,這就是林天的性格。

在所有南夷人們震驚,憤怒的目光中。

林天身若閃電,身形一閃,就到了上官雲兒身旁。

大長老急忙擋在了上官雲兒身前,一臉憤怒的怒視著林天。

紫蘭和上官雲兒看到林天,都驚訝的張開了小嘴,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麼,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來到這裡?」紫蘭震驚的問道。

「我???。」林天真的非常想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親口告訴紫蘭,自己是來南夷找尋她的,可是自己現在又怎麼能夠說得出口?

眼前的這個老人,雖然身體瘦弱乾材,但是卻給林天的心神照成了極大地威壓,讓林天感覺到不可戰勝的感覺。

這隻有神級大成之境的人才能夠對林天照成這樣的感覺。

「我是刀皇弟子林天,特來向聖女請安。」林天頓了頓,神色不變的看著大長老說道。 真的敢捅下去嗎?

怎麼就要拿刀捅呢,這可是會出人命的!

到底是誰給余軍這麼大的膽量,能讓他這麼肆無忌憚的行事?當著眾人的面,面色猙獰的余軍,難不成真的當自己是土霸王嗎?不然為什麼話音還未落,就敢真的一刀捅下去了。

越野車風馳電掣般的從魚塘開走,臨走之前余軍撂下來的是一句硬話。

「我這刀只是讓你尹東知道什麼叫做識時務,放心吧,這一刀還不至於要了你的性命,只是給你放點血,受點痛,讓你長長記性。再告訴你一聲,這片魚塘我是要定了,你們都給我聽好,明天我還會再來,到那時要是有誰再敢阻擾我的話,今天尹東的下場就是你們的榜樣。」

尹家村只要沒受傷的人趕緊站起來幫著照顧尹東,將他趕緊抬上了車,心急火燎的送往醫院。

「這事絕對不能這麼算了,必須要討回公道。」

「來咱們尹家村這麼欺負人,還有沒有天理?」

「麻痹的,弄死他們。」

當尹家村其餘人聽到消息后從村裡跑到這裡時,這場爭鬥已經結束,他們看到眼前的慘狀,情緒顯得格外激動,紛紛叫罵起來。

作為尹家村的第一書記,梁棟更是無比憤怒,這簡直就是窮凶極惡的行徑,簡直就是挑釁法律。在如今和平穩定的社會秩序下,竟然有人敢這樣肆無忌憚?作為嵐烽市派遣出來的第一書記,梁棟在了解了事情原委后,立即要走當時事發時候的監控錄像,然後掃過全場后,對所有尹家村的人莊重許諾。

「這是一場針對我們尹家村魚塘。有預謀有組織的惡****件,這個事的性質十分惡劣,讓人無法容忍。你們放心,我現在就動身前往嵐烽市。作為咱們村的第一書記,我必須要為你們討回說法。你們在這期間絕對不要衝動行事,以免我們原本占理。到最後卻被你們弄的沒理。老汪,我不在期間,還請你多多的安撫住咱們村村民的情緒。」

「放心吧,書記,我會的。」村主任汪東城說道。

「那就這樣,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前去嵐烽市。」

隨著梁棟這麼離開尹家村,在一個小時后郭輔就知道了這事,他看過視頻后。也是格外憤慨。光

天化日下竟然還有人敢這樣行事,他沒有遲疑,立即拿著證據去找戚伽。在蘇沐離開嵐烽市期間,戚伽作為常務副市長是全權統領市政府的事情。而當戚伽看到這個視頻后,和郭輔一樣,情緒剎那間就處於驚怒中。

陽光下余軍那張兇狠毒辣的面孔,那把鋒銳無比的唐刀,那揮落時候的不加遲疑。那鮮血四濺的畫面,都像是重鎚拷問著戚伽的心。

這還是自己治下的城市嗎?怎麼還有人敢這樣為非作歹?青縣要是沒記錯的話。那裡的縣長叫做唐秋,是個已經明確表示要站到自己這邊的人,他的身上已經烙印上戚伽印章。

在這種情況下爆發出這種事件,戚伽如何能不憤怒?

「唐秋,你簡直就是混賬,治下還有這種無法無天的人存在。我不相信你不知道。知道卻還姑息容忍,分明就是你們青縣工作沒有做到位,是你唐秋沒有能力。不要以為站到我這邊,我就什麼事都會幫你兜著,關照是有底線的。」

戚伽心底狂吼著。

「戚市長。青縣尹家村第一書記梁棟就在外面等候著,您看是不是讓他進來給您詳細的說說這事?」郭輔能感受到戚伽的憤怒,知道這位常務副市長是和蘇沐一條線,因此郭輔也敢說出來這種建議的話、

再說郭輔和戚伽以前真的也是認識的關係,在這個嵐烽市從政,想到以前同在吳越省省發改委的經歷,也能讓兩個人的關係在無形中變的親近不少,這也是郭輔敢這樣提建議的依仗。

「好,讓他進來。」戚伽點頭道。

梁棟從外面走進來,看到戚伽后趕緊微微鞠躬道:「戚市長,您好。」

「這事的經過我已經大概了解,和你沒有什麼關係,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你就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余軍怎麼就敢那樣放肆行事?尹東在你們尹家村又是個什麼人?」戚伽示意梁棟保持平靜情緒,有條不紊的說出整件事就成。

梁棟之前是在嵐烽市工作過一段時間的人,所以說見到戚伽后,儘管心情有些激動卻也是能很快就控制好。

「戚市長,這個余軍在青縣縣城是個地痞惡霸,後來做起了生意,開了一家什麼未來投資公司。但這些其實都是掩飾,私下他做的事都是見不得光的。像是縣城中的幾次拆遷,就都是他承包的,也就是靠著那樣的野蠻拆遷,他才能夠迅速積累起來財富。 與婚爲鄰 有人還說他壟斷著青縣的啤酒市場和煙草市場,總之這人就是個唯利是圖,賺黑心錢的角色。」

「這次我也不清楚他怎麼會將目光鎖定住我們尹家村,並且還親自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舉動,為的就是要將魚塘徹底佔為己有。那個養殖場雖然能掙錢,但可都是辛苦錢,應該還沒有到能讓余軍眼紅的地步。最近也沒有聽說縣委、縣政府有意要在我們那邊做出什麼大動作,還有就是我們尹家村算是距離青縣縣城有點便宜的村莊,不過距離市區倒是很近。」

最後這話梁棟不知道有用沒用,反正就是本能說出來。

而他做夢都沒想到,這話說出來后,戚伽的眼神唰的就射向懸挂在牆面上的地圖,梁棟所不知道的原因,他在這刻豁然明朗。郭輔也是腦海里靈光一閃,找到了余軍動手的理由。

沒想到原因竟然是這個。

戚伽表情變的有些不自然,嘴角抽動了兩下,沉聲道:「這事我已經知道,梁棟,我交給你一項任務,現在就回到你們村中,組織起來力量,有效的對魚塘進行保護。我這邊會對青縣公安局下達命令,將這個余軍繩之以法。不過為了避免余軍背後的勢力對你們尹家村再帶來破壞,你們也不能掉以輕心,要隨時戒備,這段時間你就辛苦點。」

「是。」梁棟大聲道。

當梁棟從辦公室中離開后,戚伽看向郭輔,臉上露出些許憤怒,「我想你也已經知道余軍為什麼會那樣做的原因了吧?」

「是的,我猜到了。這應該是和咱們嵐烽市即將要在那邊進行長帝化工的建設有關係,但我很奇怪,不要說下面,就算是在市裡面知道長帝化工選址的人都沒有多少,但余軍這種人物怎麼會知道?難不成是有心人想要通過這種手段,好在征地時能讓余軍狠狠賺一筆?我想余軍總不是會有那麼高的覺悟,無償為咱們解決拆遷問題吧?」郭輔的眉宇微微蹙起來后,有些慍怒道。

「解決拆遷問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