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長青站了起來,朝著楚塵鞠躬,「楚塵,謝謝你。」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12 日 0 Comments

宋顏大驚,急忙走過去扶住了宋長青,「爺爺,你這不是折煞孫女嗎?」

「楚塵今天,受得起這一禮。」宋長青說道,「若不是楚塵,今日,哪怕是將宋牧陽逐出了宋家,黃家也不會放過宋家,以黃家的實力,要令宋家在禪城消失,並不會很難。」

「我聽說,黃老爺子會為奪青盛典的勝出者送上一份大禮,不知道,會是什麼?」林信平的眼神發光。

「今晚的黃府夜宴,顏顏,黃老爺子也邀請了你,你可得好好打扮打扮,不能失禮了。」蘇月嫻笑道。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而,秦蒼穹,則是單手負背。

右手叼著捲煙,一步一步,朝著莊園正大門台階,踏步而上。

……

而,與此同時。

藝家莊園內。

正一片祥和安靜。

此時,藝家三口,正圍坐在餐桌前,享用著豐盛的早餐。

女兒藝芸,一身名貴的香奈兒白領制服,坐在餐桌前,端著飯碗,享用著面前的奢侈早餐。

父親藝山,和母親陳萍,也坐在一旁,一起看著電視早新聞,品嘗著早餐。

餐桌上,豐盛的早餐,足以抵得過普通人家半個月的消費。

黃金滿鮑海參粥。

魚翅燕窩甜湯。

蟹黃小籠包。

澳龍肉叉燒。

象拔蚌刺身。

一道道名貴豐盛的菜肴,擺放在餐桌上。

但,千金小姐藝芸,此時卻並沒有什麼心思吃早飯。

她坐在餐桌前,看著新聞上的江南時政新聞。

此時,電視新聞上,正在播報著一則最新的重磅新聞:

【「根據昨天,最新知情人士透露,錢江銀行,錢家長公子的豆腐宴現場,遭人破壞……似乎,疑有一車裝運屍體的卡車,衝進了豆腐宴現場酒店……現場一片混亂……」】

電視台前,女主持人面色凝重,彙報著新聞消息。

屏幕上,還傳上了一段現場動亂的視頻畫面。

應該是豆腐宴現場,某個躲在角落的賓客,趁亂時機,偷偷拍攝的。

錢家,封鎖住了太子錢旭陽的死因。

結果,昨日豆腐宴被搗亂的消息,卻來不及封鎖。

今早,電視台就爭相進行了報道。

看著電視新聞中的報道……

不知為何,藝芸的心緒,隱隱有些擔憂。

錢旭陽一個星期前,剛被殺。

而今,豆腐宴又被搗亂?

這?

藝芸的心緒有些複雜,慌亂。

那日,她可是親眼見到……秦蒼穹那個惡魔,將錢旭陽太子推下羅剎江的。

而。

今早新聞上的這場豆腐宴報道,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和秦蒼穹脫不了干係。

藝芸越想越亂。

她腦海中,浮現出……一星期前,殺錢公子的現場時,秦蒼穹那個惡魔,威脅的話語:

『你藝家乾的那些骯髒之事,我記下了。一周之內,我會親自登門,討教一二。』

一星期前,他曾說過,會親自登門討教。

而今,轉眼,已經過去了一周。

他,真的會登門么?

這一刻,藝芸心中…很是複雜。

原本她以為,秦蒼穹不會活過這幾天。

殺了錢家太子。

錢家又怎可能放過他?

可,結果卻是。

秦蒼穹依舊完好無損的活著。

還在江南城內,活蹦亂跳。

昨日,甚至還挑釁上門,大鬧錢家豆腐宴。

這。

種種聯繫在一起,讓藝芸心緒複雜不寧。

餐桌旁,父親藝山,似乎看出了女兒的情緒。

他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沒事,不用想太多。」

「秦蒼穹那廝,蹦躂不了幾天的。」

「他敢搗亂錢家豆腐宴,如今,新聞都被報道了出來。這是當眾抽錢家的尊嚴。」

「你以為,錢家會放過他么?」父親藝山緩緩說道。

「我敢保證,不出三天,這秦蒼穹……必死。」

而,就在父親藝山的話音剛落之際!

「轟……!!」突然,莊園廳堂外,傳來一陣巨響…!!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清早。

齊幽王的女奴邁著小碎步,恭敬的請合里去前廳用餐。

合里嘴巴一撅,怎麼也巴拉不起睡如死豬的九萬。

只得吩咐人,等九萬起床了再給他放飯吃。

下人們都知道王爺待她特別,不敢有所怠慢。

按照慣例,合里行禮,入座。

只是這一次。。。

「唔~」宋懷安不由分說,直接拉着坐在身側合里的凳子到自己的旁邊。

本來兩個人一個胳膊的距離,現在變成了一個小臂的距離。

合里緊抿雙唇,目視前方,拿在手裏的筷子緊了緊。我就說吧,我就說吧,九萬這小孩子還不相信,我就說這個男人就想讓我愛上他,然後利用自己為他上刀山,下火海。

宋懷安見她這個木獃獃的樣子,忍不住輕笑,主動為她夾起了包子。

合里看着盤子裏的包子,沒敢動,眼睛轉了轉,也沒敢朝宋懷安的地方看。

宋懷安知道她一定是又在心底里罵自己,就等著晚上,看看她是怎麼評價自己的了。

「王爺厚愛,小女子受寵若驚。」合里低着頭,看着包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好好吃飯。」宋懷安見她這樣,也不打算再逗她。

兩個人的餐桌,除了剛開始的古怪行為,到也沒了其他的舉動。

飯畢,宋懷安默默喝茶,沒有絲毫要結束這場見面的意思。

合里想了想,先殷勤的給他倒茶,然後笑了笑:「臣有個主意。」

「嗯哼?」宋懷安挑眉,喝茶的動作一收。終於等到她談起話題了。

就是不知道,面對正主她會有什麼表現。

「臣有個小道消息,昨天出門的時候,特意悄悄的給付小姐算了一卦。天生的皇后命。」合里輕咳,似乎是怕隔牆有耳,特意手捂在嘴邊,悄咪咪的說到。

宋懷安極力忍住想要撲哧一笑的心。如果不是昨天我陪你逛了一天,還真就相信你說的話了。

「所以呢?」他面無表情,眼神里劃過一絲戲謔。挑眉看她。

就像合里評價的那樣,對什麼都不看在眼裏。

「王爺娶了她,大權在握,未來可期。」合里雙眼放光,以為他相信了,語氣更加的肯定。

宋懷安早就知道她的目的,雖然她說的字字在理,只是她不知道,當初自己太子之位被剝削,其中有一份的力就是來自付相家。

倘若是李小姐,黃小姐都好,偏偏這個付小姐就是不行。

王五在一旁自然也是聽到了合里的決策。

他是王爺最親近的人,自然也知道這其中的恩怨。合里姑娘,這一次是踢到貼板子上了。

「娶付小姐?不可能。」宋懷安是嘴角笑着說出來的,但這個笑意卻不達眼底,甚至可以說眼神冰冷。

合里被看的毛骨悚然,立刻停止了這個想法。

她尷尬收回笑容,將身體也遠離了他。

只是剛一坐正,就被他一把掐住了下巴。

他臉上帶着剛才笑容,掐着她得下巴,慢慢用大拇指磨砂。

「嬌美人就在身側,怎麼?就這麼想要將本王拱手讓人?」

「嘶~」這力道,比原來的奪舍人的手勁兒還大。肯定要紫了。

合里不知道他又發的什麼瘋。

「本王的東西,本王不需要靠一個女人來上位。」雖然宋懷安這個模樣很有志氣,很有男子漢氣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