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致遠面前的封禪台上,刻著「丹丘子」三個古字,從名字中可以看出,此人應該是一個修道之人,或者是一個儒生。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一襲長袍,身具道韻,給人的感覺,如學堂的教書先生一般,他手握一支毛筆,虛空作畫,萬里江山,無盡星空,皆在他筆下生成。

他以筆為天,降下恐怖殺罰,電閃雷轟,蒼生的生死,皆在他筆間度衡。

不愧是可以登臨封禪台之巔的強者,令眾人仰望啊!

蒼冥面前的封禪台上,刻著「怒海蒼雄」四個怪異的文字,不過,不似其餘眾人那般,看到這些絕世強者,而產生出一種尊敬和羨慕。

蒼冥身上明顯有著殺氣,波動不定。

眾人疑惑不解,為何蒼冥看到這四個字,彷彿是看到了殺親仇敵一般?

蒼冥也感覺到了眾人的眼神,漸漸平息了情緒的波動,暗嘆了一聲,道:「這人是我蒼族千萬年來第一天才,在我蒼族的歷史中,不能說是空前絕後,但也是頂尖強者之一!」

眾人靜靜地聽著,捕捉著蒼冥言語中的信息,以解除心中的疑惑。

蒼冥緩緩吐出一口氣,接著道:「他名為蒼雄,數千萬年前,是我蒼族的驕傲,可是不知為何,他卻是叛出了蒼族,屠殺無數族人,差點毀壞我族至寶!幸虧我族老一輩的高手還有倖存,不然,我蒼族恐怕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

聽完蒼冥的話,眾人心中驚訝不已,沒想到蒼族還有這麼一段秘辛。

不過,宇文天卻是皺起了眉頭,他在想著蒼雄為何要叛出蒼族。

毀壞蒼族至寶!

這是極為重要的信息!

蒼族至寶是什麼?

宇文天不知道,不過,有一點他卻是懷疑了!

假如蒼族的至寶是天冥魔圖,而蒼雄毀壞的便是天冥魔圖,那其中的是非曲直,就很難說清楚了!

天冥魔圖是一件絕強的魔器,其威力自然不用多說,凡是持有者,若心性不夠堅定,必定為魔圖所染,心性失控,化身為魔,殺戮一族,這樣的後果,即便是一個強大的種族,也無法承受。

但是,宇文天從封禪台所幻化出的幻景中,感受到這人並不似蒼冥一般,一聲詭異的魔氣,反而是一身正氣,浩然如道家清修,身上沒有一點邪異之氣。

這應該不是魔修!

這是宇文天對怒海蒼雄的第一印象!

其他人也似乎都感受到了怒海蒼雄遺留下的一絲氣息,對蒼冥所說的事情各有見解,心照不宣。

宇文天回過頭來,不去理睬蒼冥,只將封禪台上的這個人記了下來。

岩殺是十人中最為冷靜的,或許是因為種族的原因,使得他在情感表達上沒有這些血肉生靈那麼豐富,看著面前封禪台上呈現出的那一幕,他依舊如石頭一般,毫無所動。

劍首!

岩殺面前的封禪台上,只有這兩個字,古老,比龍皇還要古老。

從這兩個字可以看出,此人應該與劍有關,或許是以為劍道高人。

宇文天如是猜測,不過,他只猜對了一般,劍首確實與劍有關,不過,他並不是劍道高人!

因為,他本身是一把劍!

一把石劍!

若不是宇文天再三觀察,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他投影在他腦海里的幻景,只是一把巨大的石劍!

這一把石劍,凡是與劍有關的特性,他都有了!

鋒芒!銳利!一往無前的氣勢!

還有,劍沒有的他也有!

生命!

他有生命!

這是一把有生命的劍!

他周身釋放著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氣,彷彿是一株樹,一株草,一隻野獸,或者是一個人!

那種氣息,讓人敬畏!

宇文天思索了很久,大概猜測出了這把劍的故事!

化身為劍!

典籍中有記載,有些武者,悟道之後,或化身萬千,這劍首,有可能是以為劍道高人化身為劍!

劍首,好獨特的氣息啊,如果殘劍無名在此,一定會激動不已的,不管他們的實力強弱,他們都是同一種人,都將劍視為生命!

暗暗將這兩個字深刻心中,宇文天的目光移到了下一個封禪台。

白衣青年此時神色微微有些激動,他似乎沉浸在某種幻境中,宣洩著自己的情緒。

宇文天只是瞥了他一眼,目光停留在了封禪台上。

皇道極!

這三個字不是現今大陸上通用的文字,不過,宇文天還是看懂了!

這是一位古老的人族強者,身穿九龍袍,一身皇者之氣,霸道無匹,彷彿是人間的帝王。

只見他傲立虛空,雙臂展開,頗有一番君臨天下的氣勢。他右手對著無盡的虛空抓出,只見空間彷彿受到了莫名的衝擊,詭異地變化著,由明亮變黑暗,再有黑暗變得明亮,最後,似乎連天地法則都被修改了!

他在告訴眾人,這是他的世界,這裡由他掌控,他才是主宰!

又是一位不輸於龍皇的絕世強者!

宇文天將其銘記於心,隨後將目光移到陰寒生面前的封禪台上。

當他看到這封禪台的三個字時,他瞬間愣住了!

這三個字,似乎是十座封禪台上最新的,彷彿剛剛鐫刻一般,而且還用的是現今大陸通用的文字。

不過,這些都無法引起宇文天的震驚,真正讓宇文天神色劇變的是,這個人名!

宇文龑!

這人複姓宇文,這是讓宇文天震驚的地方,有那麼一瞬間,宇文天心中有了一些小小的驕傲。

百萬年前是一家,或許這宇文龑跟自己是同一血脈!

當然,這只是宇文天的無聊幻想!

不過,當他進入幻景的時候,他不鎮定了,這宇文龑的樣子,與他的父親宇文鵬極為相似,只不過,宇文龑相對看起來年輕一些。

太不不可思議了!

宇文天心裡波濤洶湧,一時間難以平靜下來,有一道聲音不斷地迴響在耳邊。

這宇文龑,是否他的祖先?

幻景中的人,一襲白衣,右手探出,彷彿可以摩拿星辰一般,隨手便將一座小山納入掌中,又是隨意一捏,小山化作無數塵埃。

恐怖!

宇文天彷彿身臨其境,神色瞬間凝重無比!

他此時只想著,這人若是稍稍用力,一顆星辰有可能被他捏成齏粉。

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宇文天陷入沉思之中,這宇文龑,與他有沒有關係,為何與宇文鵬那麼相像。

片刻之後,宇文天甩了甩頭,他不敢去想這個問題了,他怕自己產生心魔。

他收回了目光,再次停留在自己眼前的封禪台上,看著九層台階,宇文天想著,要不要登上去,像那十大絕頂強者一樣,將自己的名字刻在台階上。

宇文天雖然極想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封禪台之巔,但他知道,那只是奢望!

他才虛靈境的修為,能不能登上一層台階,都很難說了,更何況是九層台階!

!! 既然來了,就要試一試,不管這台階有多難,他都不會畏懼!

尤其是想到十大高手,他的血液便加速了,感覺全身的力量翻湧著,彷彿自己即將成為第十一個一般。

我一定是超越你們!

宇文天心裡咆哮著,許久之後,才平息下來!

就在宇文天感受其它封禪台的時候,其他人也在感受著自己這邊的封禪台,幾乎每一個人都把十座封禪台上的強者銘記於心。

都是天才,總有相似的地方!

「不愧是龍皇!果然是絕世之姿,這樣的天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宋致遠看完宇文天面前封禪台上的幻景或后,不禁感嘆連連。

「是啊!其他的前輩雖強,但總感覺無法與龍皇相比,他彷彿天生就是那種將規則踩在腳下是人!」白少游也是低嘆一聲。

「龍皇啊!他是一座燈塔,他是所有武者的目標!」小和尚道。

……

當眾人看到龍皇的幻景時,情不自禁的感嘆著,雖然龍皇只是一個帝境武者,但其聲望,恐怕連那化神境的武者都不及於他。

「宇文施主,那座封禪台上的前輩,難不成是你的祖先?」小和尚突然看向宇文天,指著陰寒生面前的封禪台,道。

「呵呵!或許吧!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若是有這樣的祖先,那就好了!」宇文天淡淡一笑,接著道:「道友,凈空前輩是否還在人世?」

聽到宇文天的話,小和尚神色微變,隨即看向面前的封禪台,正色道:「我迦葉寺只留下了祖師生前使用過的一些器物和傳說,至於他本人,不知道在何方,他似乎已經突破到了傳說中的那個境界,或許去了其他的世界!」

宇文天沒有說話,在他看來,像凈空這樣的高手,一定還活在世間,去衝刺更高的境界了。

想著那無盡的武道之路,宇文天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隨即整個人的氣勢也在發生這變化,透著一股執著和無畏。

「道友!看著十座封禪台,似乎早就為我們十人準備,要不我們來嘗試一下,看能否登上!」白少游看了一眼宇文天,笑著道。

「好!我也有此想法!」宇文天淡淡一笑,道。

其他人也都似有所動,看著封禪台,目光熾熱。

「阿彌陀佛!大家一起來,看看有沒有人能登上第一層!」小和尚也心動不已,大聲道,說完之後,便邁步向前走去。

宇文天第二個提步,接著是白少游,其他幾人看到小和尚和宇文天都動了,他們也都看向封禪台,興奮地邁步走去。

十息之後,他們距離各自對應的封禪台還有一丈遠,只是,當他們邁進去之後,瞬間,一個與恐怖的之極的天地法則之力貫注身上,他們的修為緩緩下降,一直到了化真巔峰,才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

「怎麼又來了,煩不煩啊!」

「老天不會在跟我們開玩笑吧!下降這麼多,怎麼登階?」

「莫非阻止我們前行!」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