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放攤攤手,聳聳肩,乾脆保持沉默,他是混跡朝廷的,知道譚近振所言非虛,可若說出來,只會讓絕世大好人惱火,沒必要。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14 日 0 Comments

方染金看向余昭然,目光灼灼道:「你已經有了上位者之心,是否如那譚近振所言,虛偽,收買人心,做樣子?」

「……」

這也能燒到我的身上?余昭然覺得冤吶,他撇嘴道:「方老哥既然不信我,又何必多問呢?」

方染金見余昭然有些生氣,便嘆氣道:「不是我不信你,實在是,你說的,人心複雜啊。」

屋內。

譚近振口若懸河的說了一大堆,洪綠苕面色陰晴不定。

白魚鴻忍不住傳音喝道:「洪綠苕!不要鬼迷心竅了!余盟主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別的我不敢說,你若同意譚近振的處置之法,必然逃不過余盟主的唾棄!」

洪綠苕陡然一個激靈,驚醒過來,冷汗淋漓的。

「譚近振!閉嘴!」

譚近振一驚,愕然看向洪綠苕。

洪綠苕冷聲道:「此事既然牽扯長老,那就由副盟主裁定吧!我這就去通知副盟主!」

譚近振臉色一陣鐵青,深吸一口氣,默然不語。

洪綠苕當即離開了督查處,往晉章聯盟駐地趕去。

半路上,一道身影攔在了洪綠苕的面前,是一名老者,笑眯眯的,面容十分和善,笑容慈祥,洪綠苕更願稱之為笑面虎。

洪綠苕認識此人,叫雲中飛,曾是處理難民區的負責人之一,如今是難民區,也是振興區的區長!

「雲長老這是何意呢?」

洪綠苕鎮定心神,沉着臉問道。

雲中飛笑眯眯道:「這事就這麼算了,怎麼樣?」

洪綠苕明知故問:「什麼事啊?」

「就是,你手頭上這事。」雲中飛笑呵呵的,就像個和善老頭,平易近人的。

洪綠苕想了想,點頭道:「好。」

「哈哈,早如此,不就好了?」

雲中飛走向洪綠苕,揮手道,「走!叔叔帶你去吃好吃的!」

洪綠苕搖頭,想拒絕,一縷香氣鑽入鼻尖,她便漸漸失去了意識。

「走走,叔叔不會虧待你的。」

雲中飛始終笑吟吟的,揮揮手,將洪綠苕引走。

不久后,雲中飛將洪綠苕帶到了一處空巷之中,嘆了口氣,喃喃道:「小丫頭,可不要怨我啊,我也是被妹子煩得不行了,她這個寶貝孫子,可不能出事。」

話落,他目光一冷,便要痛下殺手。

「喂!老頭,你這麼做,要如何掩蓋罪行呢?」

一個爽朗的聲音響起,雲中飛陡然一個激靈,回頭望去,見是一名陌生漢子,眼眉便是一跳,冷聲道:「你是誰?」

那漢子擺手道:「甭管我是誰,我就問你,殺人罪行如何掩蓋?」

雲中飛陰惻惻一笑:「什麼殺人罪行?明明是你殺人,我為其復仇!」

話落,陡然踏步,猶如閃電一般,向那漢子遞劍。

鏗鏘,火星四濺,那漢子捏住了劍鋒,目光冰冷,漸漸變化,成了雲中飛熟悉的樣子。

「盟……盟主?!」

雲中飛差點魂飛魄散。 臨行前,至今單身的兩兄弟被外公外婆鄭重地拉到面前,語重心長的道:「烊兒,逸兒你們兩個孩子呀,該抓緊嘍,你小姨家的女娃兒比你們小5歲都已經生娃娃嘍。」

「……」

楊烊生無可戀,楊逸面無表情。

回到上海的第二天,因為全職高手在網上如火如荼的進行宣傳著,作為主演的楊烊就提前復工了,在經紀人、助理的陪伴下飛往深圳為全職高手站台。

同天,楊烊接受完騰訊新聞的採訪后,騰訊視頻立即宣布《全職高手》將訂檔2月14日情人節那天。

楊逸也在兩天後和小助理涵燁飛往貴州黔南秦漢影視城慶余年的劇組開始進行拍攝。這部劇從去年的八月份就開始拍了,目前已經拍攝大半戲份,就剩下北齊以及言冰雲和范閑相遇后發生的戲份了,預期是要在今年的6月份上映,也就是學生放暑假的時候。

所以當楊逸進劇組時,並沒有見到陳道名和吳崗老師,不過見到了飾演王啟年的老戲骨田宇,以及飾演主角范閑的青年演員張若筠,飾演北齊聖女海棠朵朵的辛止蕾等等這些實力也非常不錯青年一輩演員。

自認作為娛樂圈的新人楊逸主動和這些人打招呼,張若筠和辛止蕾等有一些代表作的成名演員還好,平靜的和楊逸說話,像其他一些沒有什麼作品,名氣不顯的演員就有點受寵若驚了。

要知道楊逸可是最近炙手可熱的名人,能放下架子主動跟他們打招呼可是不容易,所以一下子大部分的人都對這個新來的男演員有了些許好感。

因為接下來主要是言冰雲和張若筠的戲份,所以導演孫浩也沒有廢話,帶著楊逸認識了幾個主要的演員,便讓劇組的化妝師給楊逸上妝。

小助理涵燁盡職盡責跟在楊逸身邊,確定楊逸在哪個化妝間后,第一時間從包里拿出一個保溫壺,找到一個劇組的工作人員大哥問道:「您好,請問在什麼地方接熱水?」

涵燁示意手裡的保溫壺,工作人員見到是個小女生,態度很和善指了指不遠的一個帳篷道:「在哪裡。」

「謝謝!」

涵燁抱著壺朝帳篷走去,只見裡面地上擺了許多拍戲用的道具,門口一張桌子上放了七八個熱水瓶,涵燁眼睛一亮拿起其中一個揭開瓶塞往壺裡灌水。

待壺灌的差不多滿了,才停下動作因為她之前就有過了解,劇組在荒山野嶺拍戲時因為條件問題有時熱水供應是有限的,所以涵燁為防止這個問題,特意在來的時候從網上買了一個大號的水壺,可以裝4l水。

接滿水后,涵燁抱著溫暖的水壺心滿意足的回到化妝間,等下楊逸拍戲的時候肯定要喝口熱水暖暖身。

楊逸見涵燁回來,笑著道:「不錯啊,過年回來業務水平上漲不少啊!」

涵燁驕傲的抬起小腦袋道:「那是,怎麼也要對得起老闆你發的工資。」

說到這,涵燁突然想起自己買的暖寶寶,於是將水壺放下從包里翻出幾張來到楊逸面前道:「老闆,這天拍戲太冷了,待會您在身上貼幾張暖寶寶。」

正給楊逸粘頭套的化妝師見到涵燁這麼周到,笑著道:「逸哥,你這小助理挺不錯的。」

「呵呵,是挺好的。」

楊逸笑了一聲,但腦袋不敢亂動,古裝戲粘頭套是件非常麻煩的事。半小時過後,頭套終於粘好了,楊逸這才動了動有點僵硬的脖子,然後被化妝師按住道:「別動了,我準備給你化妝了。」

因為劇中言冰雲是派往北齊的密探,但因為被人泄密而被抓,所以他的皮膚不能太白,臉色還要呈現一種憔悴的感覺。

在化妝師一雙神奇的手下,幾分鐘后楊逸看向鏡中的自己,臉色蒼白,皮膚帶著一絲暗沉,很符合劇本上言冰雲第一次出場時的感覺。

楊逸給身後的化妝師點了贊道:「化得真好。」

「謝謝逸哥誇獎,我去給你把服裝師叫進來。」

說完,化妝師走了出去,涵燁才好奇的走到楊逸身邊,瞧瞧楊逸的頭髮和妝容道:「老闆,感覺你化了妝跟換了個人一樣。」

「是嗎?帥了還是丑了?」

涵燁輕笑了一聲正準備說什麼,服裝師小姐姐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套言冰雲的服飾望著楊逸有點激動道:「逸哥,戲服給您拿來了,您會穿嗎?需要我幫你嗎?」

楊逸點頭,表示自己會,他大學時曾經研究一段時間中國古代服飾,所以這些衣服如何穿難不倒他。

只見楊逸脫掉身上的衣服,打了個哆嗦,瞬間感受到來自冬天的惡意,趕緊將眼前白色的絲綢藍流紋長袍穿在身上,對著鏡子整理撫平皺褶之處。

弄好后楊逸對門外喊道:「我穿好了,你們可以進來了。」

正在帳篷外等候的兩人聽到楊逸的聲音,好奇的掀開帘子走了進來,只見一個清絕俊秀的古裝男子站在兩人面前,讓兩人眼前一亮,涵燁激動的跑到楊逸面前道:「老闆,你穿這套衣服也太帥了,跟古代的翩翩公子一樣。」

「確實,很適合小言公子的形象。」

「不行,老闆你讓我拍幾張照片,作為助理有這個義務要為自己的藝人拍一些美美的照片留作備用。」

涵燁眼睛放光的說道,楊逸無奈的道:「這是顧浪教你的吧,趕緊拍吧!待會還得拍戲呢。」

「好勒,老闆你配合一下擺幾個動作,就跟烊哥一樣。」

楊逸一頭黑線想到了自家老哥的耍寶自拍,只是冷冷的站在那裡,嘴上道:「你讓我學我哥擺,你確定不是讓我自黑?」

涵燁似乎也明白自家老闆說的什麼意思,於是訕訕道:「烊哥其實正經起來也是蠻帥的,和老闆你一樣帥。」

「……」

拍戲現場,楊逸翩翩公子的造型驚艷了所有人,導演孫浩也非常滿意的上下打量楊逸,不愧是楊烊的弟弟,這長相沒話說,就是不知道演技怎麼樣?只要過得去就行。

他在心中想到,隨即拿起對講機道:「下一幕,范閑初遇言冰雲,各單位注意,演員就位……」

只見野外楊逸被安排坐進一輛馬車裡,讓他有些疑惑,自己費了這麼大勁最後拍的時候竟然不露臉,不過一直有著良好職業素養的楊逸沒有說什麼,導演既然這麼拍,那演員配合就行了。

隨著工作人員喊了開始,楊逸坐在馬車裡正襟危坐,雖然這場他沒有鏡頭但劇本早已深入腦中,他下意識代入了角色當中。

當智技卓絕,冷靜異常的言冰雲初遇到不按常理出牌的范閑時,原則性非常強的他對范閑是有敵意,只是性子如他對待范閑依舊如陌生人一般,所以言語間應該是冷漠的。

「范閑。」

楊逸冷漠的聲音在馬車中響起,讓人一聽就知道他是個冷酷之人。

「言冰雲。」

張若筠已經入戲,帶著范閑的一絲謹慎。周圍一群穿著監察院戲服的持劍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將他團團圍住。

張若筠恰到好處的演出范閑的心細膽大,語氣不善的質問楊逸道:「你攔著我是打算給滕梓荊尋仇啊。」

「滕梓荊罪不至死!」

楊逸冷漠的道。

張若筠故作不以為意的道:「人我已經殺了,你想怎麼辦吧。」

「把提司腰牌給我。」

「這是打算硬搶?」

「給我!」

楊逸帶著不容置疑的語氣道。

只是這時被費介阻攔,但忠於慶國的言冰雲已經認為范閑的行為於慶國不利,所以他還是想要出手殺掉范閑。

隨後他與飾演費介的老戲骨劉華之間的對話,充分展現了言冰雲這個人物的性格,智技卓絕,看似無情冷漠,卻有一顆死忠的心。也造成了這個人物矛盾而讓人遺憾的一生。

兩人的對話,讓現場所有人看上去有一種行雲流水的感覺,非常自然,飾演費介的老演員劉燁對這個年輕的演員的看法發生了改變。

隨著導演孫浩一聲:「咔!過了!」

楊逸從冰冷的馬車裡探出頭來深呼吸了一口外面冰涼的新鮮空氣,這裡面有一股霉味真的讓人受不了。

卻見張若筠笑嘻嘻的望著他道:「怎麼樣?馬車裡是不是悶的嗆人。」

楊逸無奈的點頭道:「木頭該換換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