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顏待人都走乾淨之後道:“小冉,我寫字不怎麼好看,你幫我寫份告示可好?”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冉雲道:“是。”冉雲去房裏拿出了一根新的毛筆:“小姐請說。”

安小顏道:“將軍府現需要廚房打雜一名,廚娘一名,配菜一名,雜役二十八人。”

墨攻道:“沒有了?”

安小顏道:“沒有了。”

二叔道:“你難道不需要幾個丫鬟婆子侍候?”

安小顏道:“我不需要那種東西,女人終究都是一種麻煩的生物,對了,二叔跟哥哥這次回來還出去嗎?”

墨攻道:“應該吧,我也不確定呢,準備跟二叔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安小顏道:“好吧,小冉,加兩個隨從,每月一兩銀子。記住,只要男的,你要是不方便就找下沈九哥。”

冉雲道:“是。”

陌晗塵道:“我說,丫頭,你們家這個小丫頭夠淡定的啊,不光人看着有味道,思想也夠穩重,這要是一般的小丫頭恐怕是早就讓你給嚇跑了吧!”

安小顏道:“若是一般的丫頭我自然也不會要。好了,現在事情處理完了,我安小顏先在這了謝過各位了,我先走一步。”

沈默道:“不留我吃個飯?”

安小顏道:“今天不行了呢,我還有件事想要處理呢,明天吧,明天這個時候,我做好飯等你過來可好。”

沈默道:“可以,不過可以告訴我是什麼事情麼?”

安小顏道:“祕密!”

等冉雲貼完告示,主僕二人就這樣揚長而去。

陌晗塵道:“不知不覺都一天了呢,我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沈默道:“你確定你不是去跟步出雲打小報告?不過我警告你,離她遠點,不要對她動什麼歪腦筋,你要是有什麼目的,直接衝我來。”

陌晗塵道:“人啊,永遠別太高估了自己,你是覺得你很值錢麼?那我明確告訴你好了,若是安小顏現在是萬兩黃金,那麼你估計可能值個一文半文的。”

沈默道:“盧楓,你不要以爲有步出雲給你撐腰,我就不敢把你怎樣!”

陌晗塵道:“沈默,我看應該說這句話的是我吧!你不要以爲太子殿下是你哥,你就可以爲所欲爲,你不過就是吳國拋棄的一枚棋子而已,你的父皇已經死了,太子殿下之所以不登基,只是因爲他層向你們的父王許諾過,天下一日不歸一,他便一日不稱皇!而不是因爲你沈默的那些小動作。”

沈默道:“你!……”

陌晗塵道:“我如何?我說的不過都是事實而已,你以爲你的四王爺之位是怎麼來的?那是太子殿下施捨你,可憐你,不然就憑你的姓氏,你就根本不配這王爺之位,沈默,說到底,你不過就是個跟隨母姓的私生子,吳國的天下跟你一毛線的關係都沒有,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了。”

沈默手中的拳頭緊了緊:“若是我偏要如此,你又能如何?你若是真的能將我如何,又怎麼會在這裏跟我說這些?說到底,你不也是正因爲對我沒有辦法,纔會有現在的行爲麼?”

陌晗塵道:“沈默我勸你不要太高估了你自己,就算是加上了趙家的兵力,你又能如何?整個趙家手中不過是二十萬的軍隊,看在天子殿下的眼裏兵不算什麼,況且,你以爲你就能控制住趙家的兵力?趙家的軍隊不認兵符,不認聖旨,不聽從任何調遣,如今趙老將軍已死,你又如何動得了?”

沈默道:“我自是有我的辦法,這就不勞煩太子師費心了。”

……

……

安小顏來到臭豆腐的攤位旁,對着老闆娘的道:“大娘,我又來了呢。”

老闆娘道:“丫頭啊,你看今天正好買賣完了,你看看要不你明天過來,或者是留個地址,明天我給你送過去?”

安小顏道:“大娘,您誤會了,我這次來是有件事想要請您幫忙的,不知道您能不能答應。”

老闆娘道 :“我有什麼可以幫的到你的麼?”

安小顏道:“大娘,你不要緊張,只不過是我想要開家店,想要請您過去幫我管理下。”

老闆娘道:“這……我……”

安小顏道:“大娘,其實我是因爲那天給你幫忙,纔會有這樣的想法,您看看您,每天風吹日曬的,推着這麼多東西,這麼辛苦,我想着,您要是能到我這店裏來,一定能輕鬆很多的。您放心,該給您的我一分都不會少給您的,而且我可以保證,到時候您賺的錢一定要比現在多。”

老闆娘認真思考了一會道:“那你需要我做什麼?”

安小顏道:“當然還是繼續做您的老本行啊,我看您做的臭豆腐味道特別好,想必一定有您自己的祕方呢,當然,我不是窺探您的祕方,您可以自己醃製之後,直接放到店裏來賣。”

老闆娘考慮了一會道:“什麼祕方不祕方的?不過是一點婦道人家的東西,若是真的能賺到錢,倒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這真的能賺錢麼?”

安小顏道:“大娘,您看,您現在什麼錢,東西都不用付出,店面,雜役工資,材料,所有的費用我來出,您不過就是相當於給我打工,若是賺不了錢,您也沒有什麼損失,若是賺了錢,利潤部分,我們五五分成可好?” 老闆娘道:“真的?”

安小顏道:“自然是真的,對了,一直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安小顏,我怎麼稱呼大娘?大娘家裏可還有什麼人嗎?”

老闆娘道:“老身家中排行老九,單名一個鴇字,如今家中還有一個七八歲的小孫子。”

安小顏道:“九鴇?還真是緣分,我家中有個叫沈九星的大哥呢!九鴇婆婆的孫子現在是在讀書麼?”

老闆娘搖搖頭道:“老身無能,拼盡一切想要讓他好好讀書,可是他……哎~”

安小顏看了看了看九鴇,對冉雲道:“冉雲,家中可還有空曠的院落?或者是房間?”

冉雲道:“除去那二十八間廂房,還有四個院落,一個是之前老爺跟夫人的院落,二爺的院落,少爺的院落,還有小姐您的院落,再就是廚房附近的兩間大通鋪,還有就是茅房旁幾間陳舊的房間。”

安小顏想了想道:“雲翹兒之前的房間可還空着?”

冉雲道:“嗯。”

安小顏道:“大娘,您看要不您跟您的孫子就先搬到我家去住吧,房間不大,還希望您不要推辭,不過您的孫子呢?”

九鴇婆婆嘆了口氣道:“小姐的好意老身心領了,看小姐的打扮想必是位官家小姐,小姐的父母定然不會願意,小姐跟老身這樣的人有過多的接觸,老身怕……”

安小顏道:“九鴇婆婆,您放心就好了,我的家中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現在可以告訴我您的孫子在哪了嗎?我們去接他回家。”

九鴇婆婆道:“也不知道那孩子跑到哪裏去玩了,要不還是明天我帶着子耀親自去小姐府上拜訪吧。”

安小顏道:“子耀?是您孫子的名字嗎?他姓什麼呢?”

沉醉不知愛歡涼 九鴇婆婆道:“姓龍,小姐,我走了,不然不知道這孩子又會闖什麼禍……哎~”

安小顏道:“婆婆慢些走,婆婆明日直接到將軍府找我就可以。”

九鴇婆婆道:“將軍府?你可是趙老將軍的女兒?可爲何,你姓安?”

安小顏道:“嗯,因爲我喜歡這個姓氏,安於心,不安於命。”

……

……

送走了九鴇婆婆後,安小顏在這大街上漫無目的逛着。

冉雲道:“小姐,您這是在找什麼?”

安小顏道:“我想找家店面,對了你可知道這邊的房價是多少?會不會很貴?”

冉雲道:“大約是三兩銀子一個平方。”

安小顏琢磨着自己錢袋裏的錢,也就是勉強有個三百多兩銀子,一百個平方,應該是小了些,安小顏思考了一會道:“走,去七王府,知道在哪麼?我不不認路。”

冉雲道:“知道。”

主僕二人來到七王府門口,安小顏對着門口的護院道:“麻煩這位大哥給通報下,就說趙家安小顏求見。”

那人前去通告。

鴻軒道:“哦?她?讓她進來。”

安小顏走進七王府沒多久,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崩潰了,這裏這些個女人看她的那種眼神,我的天啊,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那恐怕她現在早就已經死了千萬次了吧,女人過然是一種麻煩的生物,儘管自己也是個女人,不她倒是突然之間希望,自己若是個人妖,可能就會好些,至少自己不會是自己討厭的生物。

整個七王府中金碧輝煌,看得出,鴻軒在這個國家的地位,只是這樣一個不務正業的花花公子,爲何能夠這麼受皇帝的寵愛?是這個皇帝是個昏君,還這其中有什麼祕密?不知不覺中,安小顏已經來到了鴻軒面前。

安小顏抱拳行禮後道:“七王爺好,給七王爺請安。”

鴻軒道:“小姐不用客氣,叫我鴻軒便好。”

安小顏道:“我是來爲今天的事情道歉的。”

鴻軒道:“道歉?”

安小顏道:“是,今天府上的人有點多,有些事情不方便說,所以現在我來。”

鴻軒道:“你知道我找你是有什麼事情?”

安小顏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覺你不會害我。”

鴻軒道:“你就這麼肯定?萬一你的感覺錯了呢?”

安小顏道:“我得罪你是前天的事情,若是你要對付我的話當時就不會輕易放過我了,因爲我知道當時的自己有多欠扁,你找我,不是昨天,是今天,可見這一天的時間裏你調查了我,你會找我是因爲我身上有什麼你想要的東西,或者說是我對你有一定的利用價值,所以就算你不是想要幫我,或者是跟我談合作,我應該也不會死。”

鴻軒點點頭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既然你知道的如此清楚,現在還坐在我的面前,證明你這是默認了?”

安小顏搖搖頭:“我來只不過是想要了解一下你的目的,我這個人不喜歡事情太麻煩,大家把各自的目的擺到桌面上來說,如果雙方都沒有意見的話,大家就做個交易,這樣可好?”

鴻軒道:“哦?趙小姐也是有目的而來的?”

安小顏道:“目的算不上,只是不想平白無故的被人利用,想要換取一些等價的酬勞而已,你不妨先說一下你的目的是什麼,我先看下我能不能做到。”

鴻軒道:“趙小姐這是害怕違背自己的原則?還是怕觸碰自己的底線?”

安小顏道:“我這個人在利益的面前從沒有原則,更不知道底線是什麼東西。我只不過是想要看看我得到是否大於等於我的付出,畢竟虧本的買賣誰也不想做。”

鴻軒道:“呵呵,好一個在利益面前沒有原則,沒有底線,若是我要的是你這個人呢?”

安小顏道:“我這個人?不知道七王爺要的是我的身體,還是我的心,還是要我這個人的時間?這些東西的價位可都是不一樣的哦。”

鴻軒道:“若是我說我都想要呢?”

安小顏道:“身體本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但卻是活下去的本錢,這個要看你怎麼用,我才能衡量出它的價格,心的話也要分忠心跟不忠心,至於時間,我可以大言不慚的告訴王爺,就算是你傾家蕩產估計也換不來多少。” 鴻軒道:“哦?那不知道趙小姐的時間怎麼賣?”

安小顏道:“咱們這樣說話沒意思,你就直說吧,你想要什麼?”

鴻軒道:“我想我說的很明白了,我要你這個人,我要你悔婚,嫁給我,成爲我的女人。”

安小顏道:“就這麼簡單?”

鴻軒道:“就這麼簡單!”

安小顏道:“可以,不過你的父皇,還有沈默需要你自己來搞定,這種費腦子的事我不喜歡參與,還有,作爲交換我能得到什麼?”

鴻軒道:“呵呵,自然是沒有問題,那就要看趙小姐想要什麼了。”

安小顏道:“我這個人愛好不多,唯獨對錢財情有獨鍾。”

鴻軒道:“我當是什麼,除去彩禮,本王再送你十萬兩黃金!”

安小顏道:“我的要求不高,彩禮,我要十里紅妝,黃金我要一百萬兩,我的時間依然是我的,我的錢財自然也是我的,你無權干預我做的任何事情。”

鴻軒道:“你就覺的你自己這麼值錢?就覺得我一定會答應?”

安小顏道:“若單單是個我,我自認我不值,但是趙家值,趙家的兵權值,趙家的地位值,你未來的皇位值!你要娶我又有幾分原因是因爲我這個人?你爲的不也是這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