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身邊此時還聚集著較多的蟲族,畫面中的巨型射刺螳螂似乎在之前變異飛鳥的襲擊中受了點傷,外殼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連頭上的兩根觸鬚都斷了大半。此時它的周圍守衛著好幾隻螳螂。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那些螳螂警惕的注視著天空,發現有變異飛鳥向巨型射刺螳螂俯衝下來就會紛紛扇動翅膀躍起,用它們鐮刀狀的前肢砍向那些變異飛鳥。

「看來這裡的戰鬥很快就要結束了。」

這時負責外圍警戒的鄧超跑了過來,「隊長,我發現有大批的蟲族在向我們這個方向靠近。」

「把它們運動的軌跡畫在草圖上。」司徒錚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鏡子交給身旁的林可兒,同時將一張草圖遞給鄧超。

很快鄧超就在草圖上畫出了蟲族行進的大致路線。司徒錚看了眼草圖,「知道了,如果它們改變方向再來向我報告。」說完司徒錚便又看起了鏡子。

似乎是覺得巨型射刺蟑螂比較難對付,變異生物軍團對於它採用了一種圍而不攻的策略。它們以那些作為炮灰的小型變異生物將巨型射刺蟑螂及其周圍的蟲族團團包圍起來卻不攻擊,轉而聚集起大型變異生物圍殲起其他零散的蟲群。

很快這塊戰場上就只剩下巨型射刺蟑螂這一隻蟲族部隊存在了。而這時變異生物軍團才對它發起了最後的進攻,而隨著變異生物軍團發動的猛烈進攻巨型射刺蟑螂也迎來了它的末日。

威力強大的變異巨象與變異犀牛從四面八法沖向巨型射刺蟑螂,護衛在它附近的蟲族根本起不到絲毫的阻擋作用便被碾碎。自知在劫難逃的巨型射刺蟑螂也爆發出全部的力量,拚命向著周圍的變異巨型與變異犀牛頭上射去尖刺。

但這一些都已改變不了它的命運,很快那些體型巨大的變異巨象和變異犀牛就突破了它最後的防線逼到了它的身邊,雖然巨型射刺蟑螂的體型在蟲族中屬於比較大的,但是與變異巨象一比卻還是差了不少,再說巨型射刺蟑螂也和那些普通的射刺蟑螂一樣,缺乏近身戰鬥能力。

只見一隻變異巨象猛的撞向巨型射刺蟑螂,巨型射刺蟑螂身邊僅剩的四隻螳螂不顧自己的生死猛然向比它們巨大的多的變異巨象撲去,卻毫無懸念的被變異巨象撞飛。

不過巨型射刺蟑螂卻也借著這一阻隔,飛快的轉身對著變異巨象的腦門射出一個尖刺,將這隻變異巨象射死當場。就在這個時候巨型射刺蟑螂的右側又衝來一隻變異犀牛,變異犀牛低著頭用它頭部的尖角猛然撞進了巨型射刺蟑螂體內,巨大的撞擊力使得巨型變異蟑螂的身體都在一瞬間產生了變形。

緊接著變異犀牛又抬頭一挑,巨型變異蟑螂龐大的身體竟被它挑上了半空,隨即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激起了一大片的塵土,當塵土散盡的時候這場異族之間的大戰也終於塵埃落地了。

隨後司徒錚從鏡子中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此時巨型射刺蟑螂六腳朝天倒在地上,腹部一個巨大的凹陷。身受重傷的巨型射刺蟑螂此時還沒有死,不過也已經是待宰的羔羊,倒在地上任由周圍的變異生物魚肉了。

不過詭異的是周圍的變異生物卻沒有上前給它最後一擊,反而是隱隱的將它保護了起來。隨後變異生物開始在附近仔細搜索起來,它們搜索的是如此的仔細,簡直可以算是在掘地三尺了。

經過仔細的搜索后,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變異生物軍團中又突然跑出了十多隻M2護衛在巨型射刺蟑螂附近。 看到變異生物做出如此的陣勢,司徒錚基本可以斷定是M3即將現身了,不過M3在這個時候出現是想要幹什麼呢?

M3沒有讓司徒錚等待太久,它彷彿是從地下冒出來一般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地面上,隨後彷彿國王巡視一般在幾十隻M3的拱衛下走到了垂死的巨型射刺蟑螂身邊。

此時的M3似乎顯得很興奮,它彷彿是欣賞藝術品一般繞著巨型射刺蟑螂轉了一圈,隨後又走到它的頭部。緊接著M3突然打開了肩膀上的兩顆肉球,從肉球內射出兩條棕色的觸手。

這兩條觸手猛地扎進了巨型射刺蟑螂的頭顱內,這時驚人的一幕出現了,扎入巨型射刺蟑螂頭顱內的觸手並沒有吸干它的腦髓來殺死它,反而一鼓一鼓的從M3體內將某種液體不斷注入巨型射刺蟑螂的頭顱內。

M3如此做使得巨型射刺蟑螂極其痛苦,垂死的它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拚命的掙扎了起來。而這時守衛在一旁的M2則很適時的上前將巨型射刺蟑螂牢牢的壓住。

這個過程大概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才結束,巨型射刺蟑螂此時已經不再繼續掙扎了,而詭異的是巨型射刺蟑螂身上的傷口竟然都自動癒合了,甚至連扁下去的腹部都恢復了原狀。

「怎麼會?」司徒錚都不由的發出驚嘆。

原來畫面中的巨型射刺蟑螂此時已經站了起來,同時原本黑色的複眼竟然變成了血紅色,而原本小轎車大小的體型也變得更加巨大,同時身上長出了厚厚的硬甲與尖刺,看起來彷彿是一輛武裝到牙齒的巨型坦克。這隻巨型射刺蟑螂竟然被M3硬生生的轉化為了一隻D2等級的變異生物!

就在這個時候滿地的蟲族屍骸中也有一部分重新爬了起來成為了新生的D1加入了變異生物軍團之中,而那隻M3和那些M2也默默地消失在了變異生物群中。緊接著剩餘的那些變異生物便又開始往前走去。

這場變異生物與蟲族之間的戰爭在持續了一天後終於以蟲族全滅而告終。不過雖然最後仍有一部分死去的蟲族變異后加入了變異生物軍團之中,但是卻不得不承認變異生物軍團的規模比之前要小上了一些。

今天這樣的戰爭還只是個開始,變異生物還尚未攻入蟲族領地的核心區域,蟲族必定還有更加嚴密的防線來應對變異生物的大舉進犯。

這時候,臨時營地中突然喧嘩起來,從混亂嘈雜的聲音中司徒錚很快聽出了事情的始末,並隨即走出了自己的營帳。

見到司徒錚出現,原本還有些混亂的土著居民們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安靜了下來,靜靜地等待著司徒錚發話。這時蒙太奇大祭司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臉上也掛著汗珠。

「神使大人……」

蒙太奇大祭司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司徒錚伸手攔住了,「你們不必擔心,原神已經有了神諭:留在這裡的人是不會受到那群蟲族的傷害的。」

原來經過這段時間,原本鄧超發現的那批蟲族大軍已經越發的接近這裡,甚至被在外巡邏的土著居民發現了,因此當這個消息傳回的時候營地內才會如此的緊張。

聽司徒錚如此一說那些土著居民都暫時安靜了下來。隨後司徒錚也沒有給他們任何詢問的機會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之中。

雖然沒有人發出疑問,但是司徒錚如此一說並沒有讓所有人都安下心來,那群土著居民中只有一部分純粹的原神信徒才完全的安心。還有一部分人則是將信將疑的,但是由於司徒錚說了只有留在營地之中才是安全的,也使得他們不敢私自離開,畢竟人要是想要跑贏蟲子幾乎是不可能的,而留下的話似乎更有一些安全感。

「老公,外面怎麼了?」林可兒對於外面的喧鬧聲也有些在意,只是她並不是覺醒者自然也聽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只是蟲族的援軍從附近經過而已。」司徒錚很難得的以一種讓人聽了很放心的語氣說話。

又過了幾個小時,臨時營地又一次喧鬧起來,隨即過了一會兒蒙太奇大祭司的聲音在司徒錚的營帳門口響起,「神使大人,蟲族大軍正從我們營地附近經過,它們似乎發現了我們,但是卻沒有試圖接近我們,而是自顧自的往前走了。」

由於司徒錚神使的崇高身份,整個非洲土著部落中也只有蒙太奇大祭司作為神仆才敢主動與司徒錚說話,因此他這幾天幾乎成為了一個傳聲筒,但是他本人卻樂此不疲。

「理應如此。走吧,我們去看一下蟲族大軍。」司徒錚一邊說一邊拉起林可兒的手往外走去。

當司徒錚一行三人來到臨時營地東面的柵欄處的時候,臨時搭建的柵欄邊已經擠滿了好奇的土著居民,他們也是第一次如此安全的近距離觀察蟲族大軍。

「都擠在這裡幹什麼?沒看到神使大人來了嗎?還不快給我散開,明天還要趕路。」蒙太奇大祭司一見那麼多人擠在一起不由得火冒三丈,就飛快的衝上去趕人。

那些土著居民見到遠遠走來的神使大人和怒氣沖沖的蒙太奇大祭司頓時作鳥獸散。很快附近就只剩下司徒錚與林可兒以及蒙太奇大祭司三人了。

司徒錚對於蒙太奇大祭司這段時間來的表現暗暗點頭,這個蒙太奇是一個很懂得在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說什麼話的人。

一邊想司徒錚一邊抬頭往蟲族大軍所在的方向望去,只見在黑夜之中不計其數的各類蟲族浩浩蕩蕩的彷彿黑色的洪流一般向遠處涌去。

司徒錚並沒有很快離開,而是如雕塑一般站在柵欄內遙遙看著洪流一般的蟲族大軍,直到幾個小時后它們全部消失在他的視野之中。

此時已經臨近天明,司徒錚的身上已經沾染了不少的露水,司徒錚運轉起異能,將身上的露水蒸發,裊裊的煙氣環繞彷彿出塵的仙人。 做完這一切他才轉身向自己的營帳走去。

「唔,老公你回來拉?」

由於司徒錚沒有刻意掩飾自己的腳步聲,因此他才走到床邊就驚醒了林可兒。之前司徒錚沒有讓林可兒他們陪自己守著,沒過多久就讓他們回去了。

「嗯,吵醒你了嗎?」

「沒,我本來就沒睡著。」

司徒錚和衣躺到她的身邊,輕輕的將她摟在懷中,「現在能睡著了吧……」

因為隊伍還要繼續前進,他們兩人沒有躺多久就起來了,司徒錚的目的地是非洲最發達的國家——南非。因為只有在那裡才能將他所掌握的一部分科技轉化為實實在在的武器。

走在隊伍中間的司徒錚能明顯感受到那些土著居民看向自己的目光要比之前熱烈的多,經過昨天的蟲族事件,司徒錚的聲望達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只是只有司徒錚自己心裡清楚,其實那些蟲族的所作所為都是經過他仔細的分析才得出的必然結果。

其實在此之前所有人都陷入了一個誤區,他們想當然的以為蟲族與那些變異生物一樣都是極其兇殘見人就殺的。但其實不然,雖然有不少人葬身蟲口,而且有不少蟲族襲擊人類倖存者聚集點的情況。

但是經過司徒錚的仔細分析,大多數的蟲族襲擊人類事件都發生在人類大肆捕獵蟲族幼蟲,或者大量偷摘蟲族種植的蘑菇之後才發生的。

而且之前鄧超畫出的地圖也能看出,雖然蟲族大軍的行軍路線比較接近司徒錚他們的營地,但是若是將他們的行徑線路延伸出去的話卻能發現它們的真正目的地應該是被變異生物襲擊的那片蟲族區域。

加上蟲族是一個很團結的種族,在同族受到攻擊的情況下它們也不會有閑心在這裡節外生枝。因此司徒錚才大膽的預測蟲族不會襲擊他們。

司徒錚的隊伍又前進了一天,變異生物與蟲族的第二次戰鬥打響了,不過這一次的戰鬥不像之前那樣蟲族早已做好了充份的布置,戰鬥的節奏被蟲族所掌握著,雖然最終變異生物以他們絕對的數量優勢將蟲族全滅,但是即便如此蟲族還是給變異生物造成了重大的傷亡。

而這一次蟲族卻是倉促應戰,根本有絲毫的準備。而這一切都要從那隻巨型射刺蟑螂說起,當M3將巨型射刺蟑螂轉化為變異生物后,起先變異生物依舊在以預定的行軍路線前進的,但是在前進了半天後變異生物軍團卻停了下來。

龐大的變異生物軍團在原地停留了幾十分鐘后突然改變了前進方向,不再繼續往蟲族區域的核心方向前進,而是又往回退去,直至退到第一次戰鬥的戰場后才停了下來。

停下后的變異生物大軍立即開始了大規模的挖掘。

變異生物這個動作似乎是觸及了蟲族的某個禁忌,變異生物的挖掘沒有進行多少時間就有不少的蟲族發動了針對變異生物的自殺性襲擊。因為那些發動襲擊的蟲族根本不是那些擁有較強戰鬥能力的蟲族,而大多是一些如偵查蟻種植蟻之類的沒有多少戰鬥力的蟲族。

這樣的蟲族在面對變異生物軍團的時候自然只有被屠殺的份,但是它們卻依舊前赴後繼的沖向變異生物軍團。雖然它們對於那些變異生物造成的損傷很微弱,但卻成功的拖延了變異生物挖掘的進度。

司徒錚將畫面略做轉換,發現原本埋伏在中心區域的蟲族都已經離開了它們原本埋伏的地點,也顧不得陣型飛快的趕往支援。司徒錚再看昨天經過的那隻蟲族大軍,它們此時也改變路前進的方向往變異生物的挖掘場趕去。

司徒錚考慮了一下又將畫面移動到各處已知的變異生物和蟲族的聚集點,發現各處聚集點內無論是蟲族還是變異生物都不約而同的聚集起來。

「那裡究竟有什麼?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混亂?糟糕了!」司徒錚突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附近所有的變異生物和蟲族都開始聚集起來並往那個挖掘場方向移動的話,那麼現在自己隊伍所處的位置很可能正處於某隻隊伍的行徑路線上。

想到這裡司徒錚立即開始仔細的搜索周圍的情況,還好此時周圍的變異生物和蟲族都已經開始聚集起來,使得森林中閑散隱蔽的變異生物都聚集起來了。司徒錚才比較方便的將它們的行徑路線預判出來。

很快隊伍就改變路預定的方向,他的隊伍現在所在的位置正處在幾隻變異生物部隊的行徑路線上。

司徒錚帶著隊伍在密林中曲折前進了近兩天時間,這兩天內隊伍沒有停下建營地休息,只有在走路幾個小時后停下休息十幾分鐘並吃些乾糧之類的東西。

雖然這兩天走的很艱辛,但是司徒錚卻成功的將隊伍帶到路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直到這個時候司徒錚才有空繼續關注起那片蟲族與變異生物的戰場。

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經過兩天的鏖戰當司徒錚再次觀看的時候發現那片戰場大部分已經變得一片混亂。此時這裡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絞肉機,地上滿是蟲族與變異生物的殘肢碎屍。

蟲族與變異生物雙方交織在一起基本上已經不具有組織的存在,有的只有犬牙交錯的戰線和依靠本能瘋狂的攻擊著視線中所有敵對生物的狂暴蟲族和變異生物。

而戰場周圍各種變異生物或者蟲族還在源源不斷的從四面八方加入這個巨大的絞肉機,有些成建制的蟲族和變異生物群即使沖入戰團也會很快在這混亂的局勢中被硬生生的拆散。有些甚至還沒來得及加入戰團就與附近的其他變異生物打了起來,使得這個絞肉機越發變得巨大起來。

不過凡事總有例外的,在這片混亂的戰場中心卻正在上演一場變異生物與蟲族之間的攻堅戰。在那裡的地面已經被變異生物挖掘出一個深幾十米的大坑,大坑的底部露出地面的是一塊黑灰色彷彿石英製成的巢穴。 這個巢穴大部分還埋在土裡,被挖掘出的只是頂部的一小部分,從暴露出來的那部分情況來看這個巢穴有點像是一個蜂巢。此時從蜂巢上一個個六角形的洞穴中正源源不斷的飛快鑽出一隻只長相怪異的蟲子與各類變異生物相互對抗。

這些蟲子體型和水牛差不多大,樣子有點像沒有翅膀的螳螂。渾身上下包裹著厚重的甲殼,這些甲殼光滑異常,看起來帶有強烈的金屬質感。

那些怪蟲子的數量雖然不是很多,但戰鬥力卻異常強悍,尋常的變異生物基本傷不到它們,即便是被變異犀牛撞到也只是一個傷而不死的結局,唯有變異巨象才能憑藉其體重將它們生生壓死。

只是經過連番的消耗變異生物群中變異巨象的數量已經銳減,而且那些怪蟲子的動作又遠比變異巨象要靈活的多。若不是那些怪蟲子要守護蜂巢,決不會遠離蜂巢太遠,而且還會以身作盾來保護蜂巢不被攻擊,那些變異巨象根本拿那些怪蟲子沒轍。

幕後控制的M3眼看普通的變異生物在對蜂巢入口的攻堅戰中,久攻不下陷入了僵持狀態,而蟲族的援軍又源源不斷的趕來,雖然現在只有外圍陷入混戰之中,但是長久以往下去中心區域也遲早會陷入混亂。

因此M3也不由得投入了一些精銳的手下,原本參與攻擊蜂巢的變異生物中冒出了一批黑白螞蟻,只是這些螞蟻並不是蟲族的援軍,他們雙目赤紅全部都是一些發生了變異的蟲族。

這些變異了的蟲族方一投入戰鬥就起到了不俗的戰績,畢竟這些變異蟲子擁有的巨螯對於那些怪蟲子的傷害遠比普通的變異生物要強不少。而且它們的力氣也很大,七八隻變異蟲子一擁而上咬住怪蟲子的肢體用力一拉就能將一隻怪蟲子扯成幾塊。

而蟲族一邊則有些黔驢技窮的樣子,除了不斷的從蜂巢內鑽出更多的怪蟲子與新加入的變異蟲子對抗外沒有其他的應對方式。蟲族的反應似乎讓M3看到了希望,它又派出了更多的變異蟲子加入進攻蜂巢的戰鬥。

很快爬出蜂巢的怪蟲子有些支持不住了,爬出蜂巢的怪蟲子已經無法維持住它們所組成的防線了。很快那些怪蟲子組成的防線被撕扯的支離破碎,最終全部被那些變異蟲子分而圍殲了。

失去了怪蟲子的守護,那些變異蟲子紛紛從蜂巢上的六角形開口處往蜂巢內爬進去,同時其他的變異生物則借著這個機會,瘋狂的沿著蜂巢的外壁往下挖掘起來。

發生這樣的情況使得蟲族大軍變得萬分焦急起來,混戰中的各類蟲子有些甚至丟下自己的對手試圖衝擊變異生物組成的核心防禦圈,甚至引起了核心防禦圈有些混亂起來,不過在M3努力的維持下,核心防禦圈還是頑強的堅持了下來。

不過蜂巢內似乎還留有不少的怪蟲子,不知大小的蜂巢似乎是一個無底的深淵,從六角形開口處爬進蜂巢的變異蟲子雖然已經不少了卻沒有絲毫迴音。

顯然在狹窄的通道內個體實力較弱的變異蟲子完全不是那些怪蟲子的對手,進入蜂巢的變異蟲子都在蜂巢內被那些怪蟲子消滅掉了。

不過隨著蜂巢被不斷的從地下挖掘出來,以及蜂巢外壁被不斷的破壞,越來越多的通道被變異生物找到,更多的變異生物也從通道內鑽入蜂巢之中。司徒錚考慮了一下,打算親自前往戰場,在那裡或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在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后,司徒錚便施展異能往那個埋在地下的蜂巢方向飛去。

十幾天的路程在司徒錚近似瞬移的超快速度下沒有幾個小時就趕到了現場,此時現場的情況又一次發生了變化。或許因為之前變異生物的挖掘行為沒有受到干擾的關係,蜂巢此時已經被挖掘出來一大半,可以看到蜂巢上的六角形通道越是接近中部就越是巨大。

此時暴露在地面上的蜂巢通道已經能讓變異巨象這樣體積的變異生物進入其中了,不過此時變異生物卻沒有如之前一般往蜂巢中湧入。

因為一隻巨大的怪蟲子帶著一群怪蟲子正在變異生物群中肆虐。出於方便對於這種新品種的怪蟲子司徒錚很隨意的給它們取了一個名字——武裝螳螂。

這隻巨型武裝螳螂體型比變異巨象還大,身上的甲殼烏黑錚亮,還滿是鋒利的倒刺顯得猙獰萬分。它一馬當先的沖在最前面,沒有任何的變異生物能阻攔它的腳步,即便是變異巨象都被它輕易的以鋒利的前肢掃飛出去。

司徒錚以極快的速度躲入了蜂巢之中,但是他卻沒有深入其中,而是在通道口暗暗觀察起來。以他對變異生物的了解,它們消滅這隻巨型武裝螳螂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事情也果然如司徒錚說預計的那樣,沒過多久衝鋒中的巨型武裝螳螂就受到了襲擊。一枚人腿般粗長的尖刺從它身上甲殼較薄弱的側面刺入腹中。巨型武裝螳螂吃疼之下轉頭往刺射來的方向看去,它立即就看到了高地上那隻變異巨型射刺蟑螂。

巨型武裝螳螂向著對方發出一聲怒吼,而迎來的卻只是又一根尖刺。好個巨型武裝螳螂,面對射來的尖刺它竟然揮舞起自己的前肢將尖刺從半空中斬落在地。

隨後巨型武裝螳螂立即帶著手下的武裝螳螂往變異巨型射刺蟑螂所在的高地上衝去。而在這個時候變異巨型射刺蟑螂身邊又冒出來一群變異射刺蟑螂,它們方一出現就將無數的尖刺射向那群武裝螳螂。

面對彷彿暴雨般的尖刺攻擊,除了領頭的巨型武裝螳螂仗著堅硬的甲殼能抵擋以外,其他的武裝螳螂則紛紛倒斃在一陣陣的刺雨之下。

沒過多久所有普通的武裝螳螂都死在了密集的刺雨之下,只剩下了那隻巨型武裝螳螂。不過即便變異射刺蟑螂的尖刺無法傷害到它,但是在如此多尖刺的衝擊下,巨大的衝擊力也使得它衝鋒的勢頭停留下來。 失去了衝鋒優勢而被迫停下的巨型武裝螳螂終於被變異生物包圍了起來。而此時一直隱藏在變異生物群中的M2終於有了反映,七八隻M2在變異生物的掩護下悄悄接近巨型武裝螳螂,隨後突然暴起一下子就撲到了它的背上。

無論是M2那鋒利的爪子還是可以彈射的長舌都不是巨型武裝螳螂的甲殼所能抵擋的,被幾隻M2躍上背部的巨型武裝螳螂頓時成了待宰的羔羊。

那些M2是如此的殘暴,它們紛紛揮舞起銳利的巨爪向巨型武裝螳螂身上抓去,威風一時的巨型武裝螳螂在幾分鐘內就被肢解成了滿地的碎片肉塊,消滅了這最後的阻礙變異生物立即開始大批的往蜂巢內涌去。

司徒錚彷彿黑夜中的幽靈,隱藏在蜂巢通道的陰影之中跟在變異生物的後面漸漸往蜂巢深處走去。此時的司徒錚身上似乎籠罩著一層薄膜,這層薄膜隨著司徒錚的移動不斷改變著顏色,使他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卻又不影響他觀察周圍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