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謀點頭,解釋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煉器師在煉製靈器時,往往都會留一個命門,以血入之,為器之主,以血感之,器當毀也~」

張書豁然開朗,道:

「原來如此~對了,師兄,為什麼你不請師尊他老人家幫忙?」

孫謀搖頭:

「道不至,不明其所以~我不會求他,我也不希望他有回答~

就這樣吧,你先出去,然後離開孫府吧,我的事,你插不上手,日後若有緣分,我會讓孤兒去找你的。」

張書點頭:

「嗯嗯,師兄,實在不行你就等等,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孫謀也點頭:「嗯嗯,師兄知曉分寸。」

隨後,他用手輕輕一揮,張書便從原地消失,再出現時,已經回到了六合樓,假山旁。

這只是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張書也只是感覺到眼前一黑,然後便有聲音傳入耳中。

「來我這吧。」

這是孤老的聲音:

「呵呵,神奇么?那是縮地成寸的空間之術。」

「……」

來到藏經閣,張書整個人都懵了~本來擺滿的法決,如今全部不見,只有空空蕩蕩的書架,與立在書架旁的孤老。

「給你~這裡便是此地所有的法決,還有一些靈石。

不過你要切記,修真,不是法決越多越好。」

孤老遞給他一個儲物戒,藹聲叮囑。

「都……都給我么?」

張書顧不上看,仍然懵逼。

「呵呵~」

孤老此時,忍不住笑了笑,道:

「就是給你的,這些都是師尊早年所得,他的道,便是從這些法決裡面提取的。」

張書道:

「不用這麼多吧~」

孤老搖頭:

「留了也沒用了~況且,又不是讓你每本都修鍊一遍,拿去便是,怎麼用,你自己定。走吧,離開孫家。」

「好吧……」

張書將儲物戒收好,然後對孤老問道:

「孤老,此番你們計劃消滅那噬魂獸,有幾分勝算?」

孤老笑道:

「師尊說,九分!你就放心去吧,這裡的事你真的插不了手。」

「嗯嗯,晚輩有自知之明,前輩,保重!」

張書點頭,緩步離開。

「等等!」

突然,孤老又喊住了他。

張書回頭:

「前輩怎麼了?」

只見孤老的表情,少見的複雜,他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那個……能不能把廣林還給我?我還想看看。」

「廣林?」

張書不解,但對於孤老的請求,他又沒有辦法拒絕,只好說道:

「當然能~不過,前輩,此法決我才看一點,能不能讓我備份一本再還你?」

「可以,拿來,我幫你。」

孤老點頭,然後張書將廣林奉上。

過了些時孤老又遞過來一本他備份過的到他手中,並叮囑道:

「此法決甚是邪乎,你境界未到小乘時,切勿鑽研~

好了,你去吧。」

「嗯嗯,謹遵前輩教誨。」

張書點頭離去。

……

「唉~」

…… 「找,快找!那賊人跑不遠!」

第二日,廬州城內,不管是為官的,還是平民,都在尋找一個賊人。

孫謀即將繼任城主,孫家招納客卿的門檻自然水漲船高,那些積極的人,其目的,便是想要擒拿賊人上孫府,好去謀一個好地位。

至於那賊人,關於他,是孫謀在確定要成為下一任城主后發布的第一條懸賞:

「賊人張書,貪心無量,盜靈石,竊法決,席捲潛逃!

凡擒拿賊人者,孫家奉靈石百枚,贈固土十畝。」

張書,便是被眾人尋找的賊人!

在他離開孫家后,不到一刻鐘,便有一張畫有他相貌的通緝令飄到臉上。

起初他以為誤會,但當他欲回孫府說明情況時,卻恰巧碰到孫謀派出擒拿自己的客卿,客卿的修為不高,但出手卻狠辣,但不足以擒拿張書。

逃脫的過程,他也想明白,這是孫謀的良苦用心,他說過,不想自己摻和孫家接下來的事。

但他也還不想離開,最起碼他要想好去哪兒,最起碼他要看到孫家的結局,而且,隱藏在城中對他來說,並不難。

……

「唉~師兄,祝你成功!一定會的!」

逮捕張書的人全城皆是,但卻沒有人知道,此時的他已經利用幻世服換了一副面孔,住在一名氣較小的客棧,獨飲濁酒。

……

夜半三更,孫府,六合樓,孫謀煉丹的密室中,此時聚集了二十八位孫家客卿,他們穿著統一的服飾,也幾乎是一個表情,並同時看著孫謀。

這些人中,張書熟識的,有孤老,管家跟梓瀟。

場面寂靜了許久,孫謀開口說道:

「你們可知我今日將你們召集在此,有何用意?」

眾人齊聲回答:

「請老祖明示!」

孫謀緩緩說道:

「你們!除了孤兒,體內都流淌著先祖孫長青的血液。

長青早已腐朽,你們活著,並且,還承受著天宗的詛咒~

我孫家落得如此下場,至今,快有萬年了吧~

我知道你們心中的想法,你們一直恨著天宗恨著張無行,恨著現在的天門宗,甚至恨著先祖孫長青。」

就在這時,除了孤老,其他人都半跪地,說道:

「我等不曾有!」

孫謀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你們有或沒有,並不重要,反正我曾經恨過~

我曾怒問蒼天,何以前人恩怨纏繞後者,喋喋不休?我曾怒問大地,何以逝者安息生者愁,日夜不眠?

但我找不到答案,而作為孫家的人,我們體內留著孫長青的血,這是我們無法改變的事實,我恨前人,所以我不想成為後人贈恨的對象!

今天,召你們來,是要告訴你們兩件事。

第一件事,我希望你們不要去怨恨命運,與其積怨,不如好生的提升修為,當你足夠強了,命運也自然會被你改變!

第二件事,我已經找到了破解詛咒的方法。那妖噬魂獸,雖然法力很強,但畢竟不是通天,早在兩千年前,我就已經對六合樓悄悄進行改造,其實它現在是一個巨型的傳送陣!

通過它,我可以將你們傳送到遠在它方的內陸,西天。

只要到了那裡,噬魂獸的詛咒將不再對你們生效,你們也會與常人相同!

當然!如果有一天,噬魂獸尋到你們,你們只能好自為之了~

我希望的是,在那之前,你們全部足夠強了。」

有人問道:

「老祖,您是讓我們舉族遷徙?那您呢?」

「唉~」

孫謀嘆息道:

「我會替你們處理乾淨痕迹,然後離開孫家。

孫家,孫家!我的家啊!我為你奉獻了太多太多!以後,我要去為我自己活一次了~

我要做回孫知,希望你們不要怪我,我的道,也要走的。」

「老祖……」

聞言,眾人表情不一,有的疑惑,看著旁人;有的隱露不甘,忿忿捏拳;有的面如死灰彷彿生活失去了支柱。

孫謀閉目,又道:

「好了,都回去收拾收拾吧,明日,我便送你們走。」

「老祖……!」

眾人看著他,想說想問,但卻不敢開口,最後只能擠出:

「聽老祖吩咐。」

「遵命。」

……

接著,二十八人,逐漸散去二十六人,還剩管家與梓瀟,不說話也不挪步。

孫謀對二人說道:

「走吧~都回去收拾收拾吧。」

管家笑道:

「嘿嘿,家主,老奴跟您一輩子了,您想幹什麼,我還是猜的出來的,老奴不比他們,資質本就不行,與其苟活著死去,我還想求您帶上我。」

孫謀搖了搖頭:

「走吧,你還有子女,老牛再壯,也耕不了天上的地。」

管家繼續笑道:

「家主您糊塗了,天上哪有地啊?老牛不想跑,到哪兒死不是死啊?他想陪著您。」

「唉~」

聞言,孫謀又一次嘆息,然後對梓瀟說道:

「梓瀟,你幫不了什麼忙~

我知道你跟他一樣,亂猜著什麼,但這一輩中,你是希望,孫家之人可以什麼都不要,但一定要解除詛咒,我做不到,希望你能做到。」

梓瀟點了點頭,還是沒有說話,但雙眼已經開始被淚水充斥。

孫謀扔出一把劍到梓瀟手中,道:

「孩子,以後要苦了你了,這把劍你收好,若日後出現家族存亡危機,可助你一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