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打在自走火炮上叮噹作響,可惜,這種口徑的子彈根本無傷害到自走火炮。只是為了減輕重量,這些火炮並沒有安裝機槍,沒有地方。但即便是不開槍。他們那粗大的炮口也足以嚇傻任何日軍。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火花四濺中,日軍紛紛醒轉,徒勞的開槍,徒勞的撇著一枚枚手榴彈,卻擋不住著鋼鐵巨獸的前進。

自走火炮毫不顧忌,筆直的壓進了掩體,駕駛員感受到車體抬高的一刻。還左右碾動了下,這才施施然的繼續前行,渾然不理會倉皇躲到一邊的日軍。

躲避到旁邊的日軍看到了機會,縱身跳上火炮,可他們卻攥著手雷,不知道向什麼位置投去,他們找不到這輛坦克進入的門戶。

神器大道 他們哪裡知道,自走火炮不是兩棲的,門戶都在下方,自然找不到了。

隨著他們在上麵糰團亂轉。卻沒辦法對付這個大傢伙的時候,後面一輛輛的自走火炮鑽出了灰塵,隨即,開始分流,順著一條條的街道向前突進。沿途。同樣下傻了街頭堡壘里的日軍,讓這些在掩體內準備阻擊敵人的日軍驚駭莫名。這坦克太大了!

「什麼?!新式坦克!?」

冢田攻緊接著接到了城門被破,敵軍新式坦克開路,衝進城裡的消息。

原來他們進攻速度快是擁有新式坦克啊!

他終於明白了敵人突進為何那麼快了。他們就沒有發射一枚穿甲彈或者是破甲彈,都是爆破彈,除非炸到坦克鏈軌一側,否則,根本就傷不到坦克。當然,他們跟紙糊差不多的97戰車另當別論。

「給大本營發電!」

他雖然已經快要死了,但還是盡職盡責的將敵人擁有150口徑以上的新式坦克彙報給了總部。

總走火炮十輛全部突進城裡,沿途拉著無數的日軍滿城兜風,壓碎了街道上的以且障礙,為卡車趟平道路。

當日軍目光全部集中在這些新式坦克上的時候,卡車,緊隨其後鑽出了灰塵瀰漫的區域,順著街道轟轟的開動起來。

他們的進入是殺戮的開始,隨著嗵嗵噠噠的聲音響起,那些目光還未收回的日軍瞬間就血霧飄飛,屍體在短短的呼吸間,就四分五裂,變成了碎塊。

戰士們對你在箱板里,k對著兩邊,為卡車上的機槍手護翼兩側。

曲軍剛一衝進城,就在灰塵瀰漫中隱約的看見了前面街道上傻站著的日軍,他四號美哦與猶豫,高射機槍就轟鳴了起來。

突然飛來的彈雨,讓這幾十個日軍來拿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躲避中,身體就被子彈撕碎,鮮血,隨之鋪滿的街道。

曲軍剛把著高射機槍,眼睛盯著前方,只要有人影,嗵嗵的子彈就掃了過去,緊追前面的自走火炮。

隨著他的突進,進入城內的卡車快速跟上,緊接著分流,追趕前方的自走火炮。

戰士們老遠就看到了自走火炮上忙碌的日軍,高射機槍不敢射擊,並不代表重機槍也不敢射擊自走火炮,在看到上面日軍的一刻,噠噠的槍聲密集的響起,彈雨讓自走火炮上的日軍紛紛栽下,渾身是血,摔落道邊。

日軍也在這一刻看到了衝進來的卡車,隨之,砰砰的槍聲密集的響起。

可重機槍和高射機槍的穿射下,他們開槍的機會並不多,打中卡車,或者卡車上的人的機會更是渺茫,在二三百米外,高射機槍就將他們撕碎,倒在被碾碎的眼底殘骸中,隨之,被卡車碾過,鞋靴噴濺的到處都是。

房屋頂上的日軍機槍剛剛響起,粗大的子彈就連掩體,待屋頂撕碎,捎帶著撕碎了上面的日軍,連抵擋片刻的機會都沒有。

隨著槍聲,碎屑漫天亂飛,血漿碎塊夾雜期間,為火紅的夜空增添了些許的色彩。

於磊在曲軍剛喊出進攻的時候,他也在作著進攻的準備。他知道,曲軍剛個瘋子肯定不會等大部隊,指定會憑藉手裡不到一個師的兵力,強行衝進徐州。他不是要為曲軍剛減少壓力,而是炮進去晚了,徐州被去金剛拿下了。

在曲軍剛衝進城門不足三分鐘內,激戰才起,他也率領著卡車,沖向了城門。

路子,跟曲軍剛差不多,也是效力射轟擊城門附近,高炮敲碎城門內的掩體,自走火炮開路,衝進城裡。不過,他的部署跟曲軍剛不同,他是一輛自走火炮跟三台卡車,間距拉開,至少百米,分批的衝進了街道。

自走火炮的龐然軀體讓日軍無以抵擋,在掩體被壓碎的同時,被跟在後面三四十米遠的卡車納入了視線,在日軍驚慌的躲避中,卡車上的高射機槍,重機槍,k紛紛噴出火舌,短短一瞬,就將那些日軍放倒,隨即轟隆隆的駛過。

這樣的隊伍日軍的巷戰是白搭了,就連兩側準備的阻擊,也在高射機槍掃過,隨之手榴彈飛進而失去了作用,煙塵滾滾中,房間里的日軍大多倒斃,就算沒死,恐怕也會被後面第二波的掃射擺平。

曲軍剛一路突進,槍管已經微紅,子彈在短短的十來分鐘里,已經換了兩箱,他身上兩處槍傷,但包紮后依舊沒有停止戰鬥,那些擦傷在他看來,包紮都有點多餘。

董庫此時已經知道曲軍剛和魚雷突進了徐州,大驚之下,催促部隊加快衝鋒的速速。他非常擔心徐州跟華安一樣,讓日軍打造成一個絞肉場,那樣一來,曲軍剛和於磊的損傷就難以承受了。

他哪裡知道,自走火炮開路,卡車正面就沒有遭到攻擊,這根本就不是巷戰,純粹就是屠殺。日軍精心構築的街頭堡壘,那些重機槍,輕機槍,甚至還有裝甲車,都沒能擋住自走火炮的衝撞。尤其是那粗大的炮口,讓所有日軍都膽寒,這要是一炮下來,那躲都沒地躲。

一輛97式裝甲車看到迎面開來的新式坦克,裡面的日軍絕望的扣動著扳機,一挺重機槍,四挺輕機槍噴射著火舌,打的自走火炮叮噹爆響,火花成片的閃起,但卻絲毫無損。

「啊!!!」

日軍瘋狂的喊叫著,扣動著扳機不撒手,試圖用子彈一點點的啃開甲板,可著是徒勞的,密集的子彈只是讓火炮發出雨打芭蕉的生音。

轟!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跟隨隊伍衝鋒的董庫自己也忘記了,閃電戰,就是坦克、卡車、摩托車和飛機的配合,是時下最快捷的進攻方式,不但讓對方來不及構築堅固的防線,也讓對方臨時構築的防線形同虛設,尤其是巷戰,在這種突襲下,根本就無法發揮守軍的優勢,無法達到在城內依託建築絞殺敵人的目的。

日軍,也不是蘇俄人,擁有雄厚的兵源,用人肉來擋住並消耗敵人的生命,冢田攻因董庫的攻擊太過迅速,他甚至來不及精心部署,外圍防線連起碼的抵擋時間都沒有給他,很多部隊沒有進入城區,就被敵人那毀天滅地的炮火湮滅。

而曲軍剛和於磊恰恰使用出了這種戰術,並讓其形成了戰鬥力,雖然開路的是火炮,但效果卻並不遜讓坦克,在攻堅上,自走火炮比坦克還要牛得多,最起碼,坦克無法達到效力射的效果,無法達到摧毀陣地,絞殺掩體內日軍的目的。

巷戰,同樣具有效力。自走火炮開路,碾碎正面的阻擊掩體,擋住正面的攻擊。充當裝甲車的卡車,火力生猛,雖然防護差了點,勝在高射機槍的火力生猛,簡易掩體根本就擋不住,沙袋,在短短的呼吸間就被撕碎,後面的日軍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擊斃。

冢田攻親自靠近了街道,在彈雨中看到了自走火炮的雄姿,他哀嘆,帝國的坦克太弱,跟這種新式坦克相比,就是個渣。

「用炸藥炸!!」

他兇狠的下令道。

日軍,此時也瘋狂了,街道在不足二十分鐘里就全部被卡車湮滅,無法抵擋住自走火炮。卡車,他們在側面更是難以形成威脅,架上的迫擊炮轟擊到自走火炮除了冒出火光,根本阻擋不住前進的步伐。

接到命令,日軍一個個敢死隊出現了,抱著炸藥包。毫無畏懼的沖向沒有火力掩護的自走火炮。

自走火炮是沒有防禦能力,可後面跟著的卡車卻具有絞殺和掩護的實力,在日軍發動自殺式衝鋒的一刻,卡車上的槍口居高臨下,掃射著自走火炮前方的一切人影。

彈雨過處,一片片的日軍被撕碎,血霧,遮擋住了燈光,在火紅的夜空里。讓街道上跟颳起濃霧一樣。

可即便如此,卡車還是無法擋住所有的攻擊。日軍前赴後繼,抱著炸藥包,嚎叫著,頂著彈雨撲向自走火炮,轟轟的巨響隨之騰起,進入城裡的三十輛自走火炮在短短不足十分鐘里被炸毀了七輛,也堵住了部分前進的道路。

「封堵街道!!」

曲軍剛和於磊幾乎同時下達了這個命令。已經完全衝進城內的卡車快速的分段封鎖街道,戰士們依託卡車。開始了慘烈的巷戰。

此時,城內的日軍連一半都不足了,在一個小時的無情殺戮中,大部分喪生在高射機槍和重機槍的槍口下,更有無數的日軍死於炸毀自走火炮的道路上。

黑夜,並沒有讓殺戮停止腳步。反倒因為火紅的天空,讓殺戮更加的愜意。

日軍的反撲在曲軍剛和於磊快速調節戰略中,被徹底粉碎。本來日軍是在先遣軍運動中尋找戰機,可以說防不勝防,時有手榴彈扔進卡車大箱里。不時有子彈飛出,擊中卡車上的戰士,但這一防守,攻守易位后,就變成了日軍進攻,先遣軍防守了。

面對先遣軍狂猛的火力,日軍的攻勢看著是那麼的虛弱,別說衝過卡車堵著的正面,就算衝擊旁側的房屋,都能力不足,在ak的掃射下,在半自動的狙殺下,他們不論是衝鋒還是冒頭,都在極短的時間裡,被先遣軍擊斃。

「檢查彈藥數量!」

激戰中,曲軍剛大聲喊道。

「控制節奏!精準射擊!!」

於磊同時也在喊道。

生死之戰,日軍的瘋狂可想而知,在先遣軍據街防守的一刻,日軍快速彙集,所有的手段全部用上,向先遣軍發動了浪潮般的攻擊。

「艹!」

曲軍剛扣動著扳機就幾乎沒有撒手,在看到日軍的迫擊炮肆虐在街道上的一刻,大聲吼道:「前面那棟樓給我拿下,開炮!」

擋在邊沿的自走火炮聽令,炮口都沒有抬起,在幾個炮兵擁上來填彈的一刻,只是略微的轉動了下身軀,隨即,轟的一聲巨響,一團火焰飛向了了千米左右的一處四層樓,隨之火光衝天而起,磚木的小樓哪裡經得起這麼大口徑的炮轟?巨響中,磚石漫天亂飛,煙霧灰塵瀰漫中,小樓被一炮轟塌,樓頂的幾門迫擊炮也隨之被掀飛半空,裡面的上百日軍在這一炮中不是被炸死,就是被活埋,一個沒剩。

如此猛烈的炮擊讓附近的日軍倒抽冷氣,不過也明白了,這不是坦克而是火炮,只是可以自己行走的火炮。隨之,電文飛向了天空。

幾乎在同一時間,顧祝同那裡也有電文飛出,他們里可是攜帶著某些國家的戰地觀察員,在得知先遣軍有新式武器上戰場的消息后,張自忠停止了動作,他們沒有勒令顧祝同停止,為的就是獲得先遣軍武器和戰鬥力的信息。

英美等國接到這些信息后,對先遣軍的這種戰術和火炮在戰場上的威力大感震驚。這麼大的戰場,放在他們任何一支部隊里,都不是短短一夜就可以攻打到中心的,就算全力進攻,兵力優勢占絕對,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夜的時間裡推進上百公里,並實施合圍。

那些架上高射機槍和重機槍的卡車,讓他們想到裝甲車,但,卻並沒有想過,這些自走火炮要是改成坦克,那將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他們,都被現在先遣軍擁有的那種反坦克武器所誤導,認為坦克,在戰爭中難以發揮造價相等的作用,而火炮。卻真正的讓他們意識到了,這絕對是戰爭的主導。

沒有這些可以移動的火炮,沒有後方架設的遠程火炮轟擊,先遣軍突破每一個陣地都最少要幾個小時,甚至一兩天,要不哪裡會這麼快?

但德國卻不這麼認為。德國同樣在顧祝同的部隊里派遣了戰地記者,並近距離的感受了先遣軍的戰鬥力,對於這種能自己行走的火炮和卡車架上高射機槍,重機槍的戰術,他們更認為,這種戰術將會讓進攻更加犀利。他們么的虎式豹式,現有的鐵拳,包括75口徑的穿甲彈都無用,所以。在使用坦克作為組合的想發更加堅定。

未來數月,他們會在這上面下更多的功夫,完善這種戰術。

按下這些不被人知的瑣碎不提,董庫在曲軍剛和於磊的部隊在城裡已經跟日軍戰成了一鍋粥,並完全控制了整個一圈的城防,只差剿滅城內負偶頑抗的日軍時,部隊的突襲速度達到了最快。

戰士們幾乎是頂著自己炮火誤傷的最小距離的壓力,跟著炮火向前猛衝。那些沿途的陣地,都顧不上仔細清理。直撲徐守。

天還沒亮,部隊就撲進了徐州,隨之,在城內展開了激戰。

數倍與日軍的戰士湧入,讓本就不堪重負的巷戰變成了一邊倒,曲軍剛和於磊牢牢的釘住一些主要街道。也讓日軍變得支離破碎,各自為戰。

與此同時,經過一夜的激戰,顧祝同也拿下宿州,並剿滅了所有的日軍。在徐州這裡炮火變得弱了同時,向側翼展開了攻擊。

徐州的戰鬥節奏掌控在先遣軍的手裡時冢田攻已經知道大勢已去,在指揮部遭到攻打時,下令給總部發去最後一封電文,讓總部放棄增援徐州,並隨之燒毀文件,親自端著槍,加入了指揮部的防禦戰。

徐州,在大軍湧入的一刻,分隔開的日軍擋不住先遣軍的殺戮,在短短不足一小時的殺戮中,日軍大多被剿滅,僅剩下這棟四層水泥結構的小樓的司令部還在日軍手中。

這裡集結著大隊數量的日軍,做最後的掙扎。

大本營接到徐州已經無望的電文後,遂下令,讓中島今朝吾撤回商丘,放棄增援。

中島今朝吾激戰了幾個小時,也沒能突破曲軍剛留下的防線,那裡,一個師頂住了日軍兩個師團另兩個旅團的瘋狂攻擊,建制已經被打殘,在增援部隊上來的時候,一個團一個團的打沒了,要不是火炮依舊在,炮彈足夠多,他們,被衝破防線只是時間問題了。

中島今朝吾接到電令,知道事不可為,不甘中,下令部隊全線撤離,向商丘撤退。

徐州戰場還有台兒庄,西側還有日軍,董庫在進城的一刻,沒有下令追擊這股逃遁的日軍,部隊要在拿下台兒庄后,進行休整,戰士們已經無力再戰。

徐州內的戰鬥在一片槍榴彈飛起中宣告了結束,冢田攻被炸碎,獨留下了家傳的寶刀,他的指揮刀是完整的,屍體,除了軍銜,腦袋都被鋼珠打得粉碎,已經看不出模樣。

董庫不知道這個將官是誰,但將官刀卻是是實實在在的。他非常清楚,日軍參軍后,緊急招兵期間,除瞭望遠鏡和槍支外,指揮刀等物都是個人自備,所以,戰場上的指揮刀他才一把不放過。這些,大多是家傳的武士刀,質量有堪稱極品的,給戰士上戰場用,留作紀念,後世都將是寶貝級別的。

在徐州戰鬥結束,部隊沒有休息,快速展開清理戰場工作的同時,棗莊的攻打也突破了城防,在黎明中,展開了巷戰。

台兒庄也在炮火不斷的轟擊下,僅剩城防還在手裡,突破,也就是個把小時內的事情。

董庫和左伯陽,孫濤等在徐州槍聲稀疏的時候,看著在火里搶出的大半地圖,研究著接下來的行軍路線。他們,要一舉吃掉河北的日軍,那裡超過了十五萬,甚至更多。尤其是攻打山西的岡村寧次,他手裡的兵力就有四個師團,將近十萬人之多,這裡不算商丘之敵,在董庫看來,商丘,也已經在消滅的範圍之內了。

「命令於柯加快攻打的速度,在上午結束戰鬥,打掃戰場,休整一天,明天部隊就開拔!」

孫濤在結束探討後下令。

於柯的部隊沒有急於攻打的原因就是等徐州戰鬥落幕,接到命令,叔伯門火炮齊鳴,短短半小時,就轟平了台兒庄哪裡老蔣構築的防禦,和日軍后添加的城防系統,讓戰壕里,水泥碉堡里的日軍全部死在了效力射下,陣地,也被猛烈的炮火夷為平地。

隨之,部隊潮水般的在灰塵瀰漫中衝進了台兒庄,跟裡面負偶頑抗的日軍展開了最後的激戰。

老趙,在臨沂大軍撤離,台兒庄機型攻打的同時,已經佔領了棗莊所有的主要地段,就愛你給日軍分割成片,隨之,手榴彈那雨點般飛起中,展開了最後的絞殺。

他們的兵力遠遠大於棗莊之敵,在人潮中,在連綿的爆炸中,短短半小時,就結束了棗莊戰鬥。

他沒有過多停留,下令兩個師在這裡進行防禦,打掃戰場,部隊,向台兒庄開去。

他還沒有趕到台兒庄,台兒庄的戰鬥就宣告結束,他的四個師架上於柯的兩個師,在不足一小時里,澆滅了城內不到一個師團的日軍。

董庫,在太陽穿行在硝煙里的時候,令於磊將剛剛打掃到的部分槍支彈藥送給顧祝同,同時,要下了顧祝同繳獲的所有卡車,老趙那裡也是一樣,就差那些拉著重炮的卡車了,幾乎是集中了所有的車輛。

就在董庫忙碌準備北進的事宜時,戰場,卻起了變化。

顧祝同的部隊子啊跟西側日軍繳獲不足半小時里,停止了進攻,在接到於磊的武器和裝備時,非常配合的將卡車給了於磊,但部隊卻開始集結。

這個消息傳到董庫這裡時,他敏銳的感覺到了,老蔣,似乎要停止進攻了。

他判斷的沒錯,英美在得到先遣軍大炮威猛的信息后,勒令老蔣停止顧祝同的戰鬥步伐,原地休整,等待他們磋商,進行協商解決爭端。

老蔣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好處,遂下令顧祝同停止攻打西側不多的日軍,原地休整,停止迂迴商丘的動作。

左伯陽看著於磊發來的電文,搖頭說道:「看來這個盟友不可靠啊,這就讓西側和商丘的日軍有逃離的危險了……」 董庫沒有吱聲,他心裡非常清楚,老蔣這只是為自己謀求國際援助罷了,並非不抗日,政治,或許不是自己感覺的那樣,但,無論如何,現在的局面,已經不適合再合作了。

他們不動,自己的兵力就單薄,加上老趙的也不太容易全線推進,很容易陷入大軍中,被動打消耗戰。而停止是絕對不可以的,就算不回援黑龍江,也絕對不能給日本人喘息的機會。

董庫悶頭苦思良久,在幾人注視下抬頭說道:「為今之計我們只有一片片的吃了,相信狗蛋那裡能夠挺住,要不,這裡打下來的良好開端就要廢了。」

他話音才落,五號拿著電文走進了臨時指揮部。

董庫看到老趙的電文,琢磨了下,將電文遞給了孫濤,待大家看完,這才說道:「老趙明確表態,除了不攻打蘇俄,抗日,目前他跟著咱們的部隊,咱們往哪打,他往哪打,以咱們馬首是瞻,這樣,他們獲得武器的速度要快的多,而且看來老趙已經意識到蘇俄那邊有動靜了,要不不會這麼說。至於跟老趙的合作,大家說說,該如何來合作。」

孫濤和劉忠對於老趙比較了解,知道在抗日上他絕對沒有問題。左伯陽並不了解老趙,他說道:「隊長,不是自己的隊伍指揮上就會出現脫節,老趙跟著打秋風這點對我們沒壞處,但我認為不能讓他們跟著,一個是防止今天的局面出現,因為他們的關係,影響到整個戰局。一個是為自己的部隊安全著想,像之前那樣兩個師放到對方大軍中。這樣先進武器的部隊,任誰都想咬上一口,沒咬,只是時機未到,一旦有變。撤都撤不出來。」

.他說完,見眾人都沒吱聲,遂接著說道:「武器,我們可以給,但部隊不會再協助他行動,而且。目前來看,我們已經沒時間吃掉山東的敵人,還是按之前隊長的方案,讓老趙的部隊包圍山東,我們繳獲的武器彈藥除了自用,都交給他們。讓他們自己招兵買馬,對抗山東的日軍,這樣,我們抽出全部精力,直接攻打德州和商丘,分兵兩路,日軍要是運動。我們兩路就合圍,不運動,一路把主要地點的日軍蕩平,打到山海關,奪下天津和北京,留下部分部隊和虎牙戰隊,收拾那些散亂沒有補給的日軍,相信一個月,我們能夠打到蒙古。」

董庫對於左伯陽的小心深以為然,自己之前之所以敢將部隊放倒老蔣大軍中。實則是老蔣南京被拿下,上海陷落,急需要有人來支援,在這節骨眼上,不會有異動。而現在局勢似乎有點扭轉了。得到大批武器后,他對於自己這塊也不再那麼急需了,或許會生出別的念頭,不得不防。

「這樣,令於磊沿途的留守部隊和補給全部跟進,兵能招多少招多少,斷絕跟揚州的聯通,我們保證一條補給線即可。」

「令於柯撤出台兒庄,將繳獲的武器和彈藥全部留下,將燃油帶走三分之二,能拉走的盡量拉走,其他的都給老趙,留下一萬鐵拳,台兒庄讓老趙接防。」

「令李榮斌負責,將徐州繳獲的武器彈藥除了留用部分,其他送往台兒庄,交給老趙,讓老趙自己招兵吧。」

隨著一道道命令的下達,這支聯合大軍算是拆夥了,唯獨老趙那裡,還保持著適度的聯繫和全力的支持。老蔣這裡,董庫已經感覺到無法一起走得太遠,他算計的那些跟自己的目標相差太遠,不是一個路子。

命令的下達,於磊實則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沿途招兵,先遣軍的優勢比**強的不是一點半點,輿論和人氣,在這段日子裡,也是如日中天,儼然是國內抗日的主導。

西安秦軍的招募出參軍的百姓相當踴躍,在董庫命令到來的一刻,一支支各色服裝的老百姓就隨同卡車,向徐州趕來。

顧祝同在停止前進后,就回到了宿州,他很快得到了先遣軍後面的補給部隊連帶招募處都在前移,招兵的時限也縮短為一天,今天晚上結束。

他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已經明白了,先遣軍因為他們的停止,或許已經有了別的想法。但他很無奈,他是必須聽令行事的,如果按著他的意思,趁著士氣旺,兵強馬壯,應該依據將日軍擊潰。

可想歸想,他也知道如此一來,西側的日軍將會撤出戰區,雖然也就是一個師團的兵力,但對於日軍來說,彈丸之地,死一萬,就是一萬,難以填平這個窟窿。

「哎……」

他看著硝煙還未完全散盡的天空,長嘆了口氣,很是無奈。

忙碌中,部隊補充兵員,休息了一上午,下午開始簡單的訓練整合,做好了明天出發的準備。

徐州城內,還是老規矩,漢奸一律槍斃,物資收繳,煙館、窯子、賭場,也都掃蕩一空,煙館從裡到外的人員全部處決,在公開的大會上就申明了兩點,一個漢奸,一個大煙,這兩樣,沾著就是死。

剩下有惡行的,查明后也都處決,一概不留。如此的果決,讓城內那些飄搖不定的傢伙徹底的死了心,只要先遣軍存在,漢奸,是不用指望了,煙館,也不敢惦記了,太狠了。

此時,睡了一覺的董庫等人又聚在了一起,研究行進路線,制定行進方案。正在研究呢,警衛員卻來報,說老趙來訪。

董庫知道老趙或許回來,但並不知道他來的真正目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