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這事你不用操心,我早就安排好了。不出一個月,研兒就會到阿牛工作的城市和他匯合。”老唐繼續說道:“以後他們倆口子就生活在那了。阿牛要是想做生意,可以到公司來學學。要是不想,我再撐幾年,實在不行了,就把公司賣掉,餘款足夠他們衣食無憂的活上好幾輩子。沒有什麼比他們的幸福更重要!”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那就好,阿牛不用上門了,唐研也不用留在農村了。

“如果,研兒願意的話,也可以留下,和阿牛在一起,等公司大隊伍到了,研兒再來公司報道。”老唐看着阿牛和唐研,想聽聽他們的意見,實際上是找機會讓他們多交流。

“爸,我還是跟你一起回去吧。”唐研擡起了頭,果然像翠花講得那樣,眼睛紅紅的,看得阿牛好心疼。“現在留下,太倉促了,我還沒準備好。”說完,她望向了阿牛,眼裏在說,幫幫我撒。

阿牛收到信號後,立馬說道:“是啊,太倉促了,公司事情很多,唐叔叔您身體要緊,還是把研兒帶在身邊吧,這樣也可以多幫助你一下。我和研兒往後還長着呢,暫時分開一個月時間,不着急。”

“好,那我依你們的意識!”老唐其實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了。“老班長,嫂子,你們怎麼看!”

“目前只能這樣了。”老牛和翠花點了點頭。“都說女大不中留,兒子還不是一樣!”最後,翠花感慨了一句。

阿牛和唐研真是一對琵琶,心裏頭對以後的安排其實很滿意的。這就是說,他們很願意和對方一起過日子。只是現在,心裏堵得慌,誰也不肯道歉。阿牛聽了阿蓮的話,這次道歉了,以後怎麼辦!無休無止,他想到的是以後,必須制止這種苗頭。阿牛的心態還是成熟些,大概處於熱戀期的尾聲。但唐研呢,她是不管的,阿牛你要依着我,一定要依着我,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你都要依着我!心態不一樣,結果他們槓上了。

別人領了結婚證,那都是準備生孩子的。他們倒好,生孩子的事沒個影,雙方你槓我,我槓你。五天下來,他們除了吃飯的時候,碰下面,幾乎誰都不找誰。兩對爸媽,四個老人心裏那個急啊,可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得自己解決,幫不上忙。

阿牛自己心裏也很着急。不能這麼下去了,心裏面太難熬。好幾次都想道歉,這時,阿蓮就會罵他。阿蓮希望阿牛心腸壞點,這樣就不會爲了感情苦惱了。可阿牛一顆心始終放不下。

湯藥已經熬好了,老唐像喝酒似的一飲而盡。

“唐叔叔,一個療程已經結束了。一個月後我會來找您,根據調理的情況再開一副中藥!這段時間您要注意休息,千萬別生氣。”阿牛囑咐道。

“好!阿牛,去跟研兒告個別吧,怎麼說也得分開一段時間了。”老唐推了推阿牛,讓他快去,都要走了,你們還要賭氣到什麼時候。“研兒在她自己的房間裏收拾東西。”

是啊,老婆就要走了,阿牛心裏挺難受的。“研兒”阿牛走到了門口,輕輕叫了她一聲。

唐研收拾衣服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接着就像沒聽到聲音一樣繼續收拾着。

“研兒,我來幫你吧!”阿牛嘟嘟得跑過去,阿牛變化可真快,因爲他決定不聽阿蓮的話了,他要向唐研道歉,跟一個美女道歉不丟人,所以,厚臉皮的阿牛又回來了。

“走開啊,不要你幫忙!”唐研急忙說道。

“研兒,給個機會嘛!讓我表現一下!”阿牛將他的目的就這麼直截了當的說了出來。當然,不明說,唐研也知道。有時候道歉並不一定要說:我錯了,我道歉,我反醒,這類的話。能夠讓對方明白你的意識就行了。

“哎呀,你好煩啊!”唐研生氣的說道。也不知道她現在心裏是假生氣還是真生氣。“這些都是我的衣服,有,,有裏面穿的,你來收拾合適嗎!”

這個,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聽到唐研說有內衣,內褲!阿牛眼睛都發光了!“什麼裏面穿的,外面穿的,不都是件衣服嗎。老婆,沒關係的,你休息,讓我來!讓我來!”阿牛這下更積極了。

阿牛這個小算盤唐研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你就想得美吧!哼!”她嘟起了性感的小嘴巴。同時心裏想到:要是本小姐高興,就讓你收拾一下。但是,你這個壞阿牛!這麼晚纔跟我道歉,心裏頭我一點都不重要!我現在也要氣氣你啊。“你轉過身去,我看都不准你看。”

“研兒你不要這樣撒,我會哭的。”阿牛苦瓜着臉。

“沒見過你這麼煩的人!”唐研將最後一套衣服疊進了箱子裏。“阿牛,我想對你說一些話,你聽了不準生氣。”

“研兒,你說吧,我不生氣。”阿牛心裏咯噔了一下,該不會真像阿蓮說得那樣,第一次頂不住,一定還會有第二次,這麼快就來了嗎。雖然唐叔叔說會到H市投資,但很多事情還是會發生改變的。

“瞧你這緊張樣!我還吃了你不成!”唐研瞪了阿牛一眼。“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一個月後,我會來你工作的城市。可是,阿牛,你能不能辭職來幫我。老爸說爲了我們的幸福,可以把公司賣掉。可這公司是老爸一輩子的心血,真賣了,他心裏一定很難受。我打算接下來,我一個小女子,力不從心,希望你能來幫我。阿牛,我能明白嗎,我沒有其他意識”

“研兒,我不會啊!”阿牛怯怯的說道。“就是想幫也幫不了啊。”

“醫術你怎麼學會了!這麼難得東西你都學得會,還有什麼學不會的!阿牛,你先別急着答覆,好好考慮一下。”唐研也不逼阿牛了。“箱子很重,你表現的機會來了,別愣着,快幫忙提到外面去啊。”

“好咧!”阿牛將箱子扛起,突然想到什麼事,又放下了。

“怎麼了!提不動?”唐研不解的問道。

“不是。老婆,你就要走了,我們能不能像電影裏演的那樣擁抱一下!”阿牛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老婆,我想你了。”

“哎!”唐研向門外瞄了一眼,看見沒人。“阿牛,那,那你過來吧。”

阿牛一個大熊抱將唐研淹沒了。“阿牛,我走以後,你每天都得想我,不準想其他女人,明白嗎,不然,我真的不理你了。”

“恩!只想老婆,不想其他女人!”阿牛向唐研保證。心裏叫苦連天,以後泡妞真的要小心點了。

最後,唐研走了,坐在後排的她不斷的回頭看送行的阿牛。“研兒,你和阿牛和好了!”柳心微笑着說道。

“媽,我和阿牛根本就沒吵架好不好,我們只是在比耐力而已!”唐研笑着回答。

“女兒,原來你懂啊。”柳心有點驚訝,還以爲研兒陷進去了。“那最後誰贏了!”

“呵呵,當然是我啦。阿牛這次輸了,這輩子都別想贏了。”

“你呀!真不愧是我的女兒!”

“咳咳”這時老唐咳了兩幾聲。“爸,您又犯病了!”唐研母女緊張了起來。

“沒有的,阿牛熬的藥很靈驗,喝了之後,感覺一口氣很通暢,不堵!”老唐笑着說道:“我咳是提醒你們,我也是個男人,你們別太囂張了!”

“嗨!老爸,你怎麼也喜歡開玩笑了。”唐研拍了拍胸脯。“嚇我一跳。”

“研兒,你說,阿牛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啊,他怎麼就懂醫術了呢!”老唐納悶。自己選好的女婿一直都有留心。他受過什麼教訓,品德如何自己一清二楚。他確定阿牛學的是計算機專業而不是中醫,他怎麼就會了呢,貌似還比大多數的專家更厲害。

“老爸,阿牛有點小聰明的。”聽到老爸誇阿牛,唐研心裏美滋滋的。“只要能醫好你的病,管他哪裏偷學的呢。”

“這倒也是!”

老唐他們正在討論着阿牛醫術的問題。而在家中,老牛也疑惑着。“臭小子,我問一件事啊,你要如實回答,你是怎麼會醫術的!你唐叔叔在的時候,多多少少給你留點面子,沒有打你,現在,你快點招來,說不出個所以然,你就準備捱打吧。”

“老爸,你好虛僞啊。唐叔叔一走,你就忍不住啦。”阿牛吧吧嘴。“老爸,我在大學裏暗戀一箇中醫院的校花,愛屋及烏吧,就自學了中醫知識。結果,校花沒泡到,中醫倒是學精了。”阿牛可不敢說自己能穿越,將一代神醫帶了出來。

“哈哈”老牛聽了心裏頭樂呵呵的。“你小子歪打歪着,竟然無意間幹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那還要該打我不!”阿牛問道。

“不管你說得是不是真的。老爸我信了你的邪了,這次就放過你。但是,你現在結了婚,要對你媳婦好一點,什麼校花啊就算了吧。”

“放心吧,老爸是什麼樣,兒子也是什麼樣。”阿牛貌似誇了老牛一句。

“對嘛,你看我對你媽那是沒得說的。”老牛自豪起來。

“老爸,那您怎麼還經常去村口寡婦那呢!”阿牛冒出了這麼一句。

“餓!你這臭小子,不打不行咯。”

哎!阿牛討了一頓打。抱着疼痛的豬頭,四仰八叉的躺在搖椅上。老婆在的時候可不敢這麼沒形象的躺着,現在,好好享受一下吧。老婆啊老婆!我好想你哦。哎!

剛纔提到了中醫院的校花,阿牛想起了她在校園裏,鋪滿小石子的小徑上,手裏捧着書,帶着淡淡的微笑,從自己身旁經過的情景。太美好了,太值得懷念了,當時怎麼就那麼傻呢!哎!白衣飄飄的年代一去不復返了,她和很多青春往事都成爲回憶了,今生無緣再見,遺憾啊。

阿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連想了兩個美女,而且他還打算繼續想下去。果然有什麼樣的老子,就有什麼樣的小子。就在阿牛想入非非的時候,伊大小姐來電話了。.“阿牛,你要是再不來上班,我就扣你的工資,開除你!”這次看來沒得商量。

大小姐下達指令了,估計是太悶,忍無可忍了。“我回!”阿牛嚇得立馬答道。事情完了,是該回去了。“我現在就去打包裹,回!”

“這還差不多!”伊大小姐把電話一掛,笑眯眯的說道:“終於回來了,我腦袋裏的想法多得都快爆炸了,得好好和阿牛分享分享,和他一起實施。”

她口中的分享可不一般啊。上次她那個在春天裏看雪景的想法,就把阿牛坑慘咯。

“回去啦,回去啦,阿蓮我們要回去啦。”阿牛跟阿蓮打了個招呼。

“公子,要回去啦。”阿蓮的聲音響起。“太好了。”

“明天就回,通知你一聲。呵呵,阿蓮,你高興個啥!”阿牛問道。“走哪裏,我們不都在一塊嗎。”

“公子,這可不一樣哦。你在家裏不好意識,放不開。到了那邊,你就不用顧忌了。腦袋裏和我打滾時,你就可以很投入,不用當心身體反應過渡鬧出笑話來。”

餓!原來是因爲這個。

“公子啊,大小姐好凶,是不是因爲她好胸啊!”阿蓮想起了那對胸部,又愛又恨,雖然天天都讓阿牛幫自己按摩按摩,可進度緩慢,似乎怎麼也趕不上。胸部這東西,難道也需要天賦。不是阿蓮的胸部不夠完美,而是大小姐的那是絕品,舉世無雙。

“這個,沒有直接關聯吧!”阿牛覺得這裏面真沒有什麼邏輯性可言。如果有,那胸部小的,豈不都是脾氣好的乖乖女,事實上也不是這麼回事,不是經常看見胸部小的黃臉婆子,在路邊罵人呢!

“公子,大小姐那麼兇,你爲什麼不聽唐研的話,辭職去她那裏!”

“這個!”阿牛有點爲難了。

“呵呵,公子,你知道嗎!你那俏媳婦吃醋了,她是很希望你辭職的。”阿蓮笑呵呵的說道。“她已經察覺你和大小姐可能有一腿哦。”

“不會吧。”阿牛有點怕怕了。“我怎麼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吃醋的!什麼時候察覺的。”

“你知道什麼,你就知道吃她豆腐!”阿蓮說道:“女上司對員工太好或者太兇,那都不正常,沒感覺到纔怪呢。公子,你媳婦都有了,還對大小姐念念不忘,你就承認了吧,你對她沒意識,打死我也不信。”

“阿蓮,誰會嫌棄美女多呢!這不是你教我的嗎!”阿牛有點色眯眯的說道:“阿蓮,你別忘了,你也是個美女哦,來,讓我抱抱,我要抱着你,想想我的俏媳婦,大小姐。”

“不要啊,公子,你這個色鬼!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

“阿蓮,你就從了我吧!”

打鬧一陣過後,阿牛嘆了一口氣。阿蓮剛纔的話,讓他若有所思。是啊,自己爲什麼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離開大小姐呢。她經常折磨自己,現在俏媳婦又要自己辭職,按理說,我應該走的。阿牛認真思考着這個問題。最後,他發現,和大小姐之間不單單有男女之間的情愛,還有一種叫做知遇之恩的東西。“是啊,大小姐,是你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我。”說着,阿牛的思緒飄飛到了那個苦澀的年代! 那時,我們的騷男剛剛畢業,懷着一個報效祖國,爲人民服務的崇高理想踏入社會。多年的求學生涯讓他有着比烏龜殼還硬朗的專業知識,大學期間除了看下美女發發呆外,還真沒有談過一場戀愛,連異性朋友都沒有。努力學習,天天向上,一個勁的使到底,一根筋的抽到底,結果成績穩穩妥妥的每次都是第一,可是人際關係卻所知甚少,不會討好別人,也不會在相應的場合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他是他自己,菱角鋒利,無法改變。

社會是殘酷的,是理想與個性的墳墓,準備學以致用,大展拳腳的阿牛屢屢碰壁,別說報效祖國了,就連工作都找不到。當初的火熱在一次又一次失敗後,漸漸熄滅。

“我阿牛這麼棒,你們都瞎了眼了嗎!”阿牛躺在地下室,鬱鬱寡歡。口袋裏沒有幾個錢了,再找不到工作,就要滾回老家了。可是,回到家又能怎麼樣呢,難道可以用自己敲慣了程序代碼的手去砍大樹,還是用電腦就能把白花花的糧食偷回來。

父母們咬緊牙根送自己上大學,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女不要像他們一樣吃苦受累,能有份辦公室的輕鬆活嗎。昏昏暗暗的環境,就像阿牛此刻憋屈的人生一樣。

爲了找到一份稱職的工作,阿牛來到這個繁華卻陌生的城市,四處奔波,住着最差的房子,像只老鼠一樣活動在城市最貧瘠的角落。沒有朋友,沒有安慰與幫助,在這個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屋中,孤寂的生活着,阿牛覺得他已被世界隔離,言語都快遺忘了。

“出去碰碰運氣吧!”阿牛背起了那個陪着他走南闖北的公文包,就數它最粘自己了。他來到人才市場。每一個發達城市,有兩個地方是最有人氣,最熱鬧的,那就是火車站和人才市場。

阿牛看到一個招聘崗位,是編程工程師,要精通C++語言和SQL數據庫。大約十多個人在排隊等待着初步面試。阿牛劑了進去,終於輪到自己了,面試的是一個大嬸級別的婦女,面無表情,給人一種嚴厲的,性冷淡的感覺。

“剛畢業嗎!”她翻了翻簡歷後不以爲然的說道。

“是的,可是我會做很多事情,專業知識很紮實。” 阿牛回答。

“你會開機嗎?”

“會”

“你會關機嗎?” 婦女繼續問道。

“也會!”阿牛有點不耐煩了,什麼年代了,連三歲小孩都會,何況他一個重點大學的高材生。

“你會五筆嗎?”婦女不依不饒。

“你能不能不要問這麼弱智的問題!這能說明什麼,還是問點專業性的吧。”阿牛終於忍不住了。

婦女搖了搖頭:“你看你哦,我才問了三句,你就不耐煩了,現實工作中,很多事情你是沒得選擇的,就像這些問題一樣,你必須回答而不是有所挑剔。” 她不屑的看了一眼阿牛,把簡歷還給了他。

阿牛很受傷,他記住了那種瞧不起人的眼神。“有什麼了不起的,老子只是一時氣背,哪天我發達了,你給我提鞋都不配。”阿牛自我安慰。繼續扔出幾份簡歷,再也沒有合適的崗位後,就準備回自己的小屋躺着了。

鬱悶的阿牛坐上22路公交車。每天都有無數的人涌進這座城市,公交車不管什麼時候都是爆滿。投出去的簡歷石沉大海,不說定那些人看都沒看就扔垃圾箱或當稿紙用了。

“請問,火焰山到了嗎!” 公交車上,一位妙齡女子扯了扯阿牛的衣袖。她的樣子小巧玲瓏,清純可愛,讓阿牛眼前一亮。

“是在問我嗎!還有五站就到了!”阿牛清了清喉嚨。其實下一站就是。阿牛剛來不知道,隨便答了一句。

“謝謝!” 女子甜甜的笑了一下,將目光投向窗外。她的微笑很好看,她的秀髮很柔美,她的身材凹凸有形。阿牛從來沒有和美女站這麼近,一時間有點小幻想,小興奮了。

司機一個急剎車,太及時了!美女沒有抓穩,一個踉蹌,好好的一副身子倒貼在阿牛身上。

香噴噴的,軟綿綿的,胸前的那兩團肉壓得扁扁的,阿牛暢快淋漓,雛鳥阿牛第一次發現,原來女人的身體如此美妙。找到工作後,一定要找個女朋友,通過這次親密接觸,阿牛終於意識到自己還是個光棍,有了找個女朋友的想法。

“你沒事吧,這該死的司機,是不是發羊癲瘋了。”阿牛嘴上這麼說,心裏可是樂呵呵的。“司機大哥,有事沒事就來幾個剎車吧,我們這些光棍的幸福就全指望你們了!”陸陸續續有人下車,原來是到站了。“沒事的!”妹子紅着臉,一副羞澀的模樣,急匆匆的跑下車。

走了,就這樣走了,還沒抱夠呢!阿牛回味着。“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桃花運嗎!今天還算不錯!有點收穫!”阿牛美滋滋的想到。

車子開動,過了幾站後,阿牛覺得怪怪的,身上好像少了點東西。他摸了摸口袋,手機不見了。一股陰霾的感覺涌上來,將他心裏的小幸福衝得無影無蹤。“不會吧!”他又摸了摸另外一個口袋,手機不在,而且這個口袋裏的錢包也不見了!難道是手機拐跑了發情的錢包一起私奔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