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倫長老眯著眼睛,心頭陣陣恐懼,想要說話,但是口中牙齒幾乎全部脫落,滿嘴鮮血,剛張開嘴,鮮血灌入氣管,嗆得他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派人殺了子堯長老,奪走星域之門,恐怕你也有份吧,然後串通火雲宮,假裝兩方有仇,結果是想借他們的手,要對付我們倚天宗。」李涵冷笑連連,越發覺得自己的推測,無懈可擊。

「你們派人殺死了子堯長老和我們倚天宗一眾弟子,然後又找到火雲宮,假意要截殺他們,然後再聯繫我們倚天宗。其實你們和他們串通一氣,目的是要消滅我們倚天宗。」李涵面容扭曲,聲音帶著無比怨氣,憤怒,「我還以為算計了你們,原來一直都在你們的算計中,不殺了你,難消我心頭之恨!」 「嗚嗚、嗚嗚……」威倫長老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李涵身上澎湃的殺意,卻讓他毛骨悚然,拚命張著嘴巴要說什麼,但是聲音發出來的時候,被血水堵住,變成了陣陣嗚咽。

「我現在就殺了你!等到坐標點開啟,我再去殺了流星辰和剛剛那個小子!去死吧!」李涵一聲怒喝,蛇矛當空一攪。

轟!

威倫長老的身軀,連同整個岩石,齊齊炸毀,神魂聚散。

李涵收起蛇矛,目光冰冷,眼眸深處,憤怒怨恨,重重情緒,彷彿火山、熔岩一般,死死盯著坐標點入口出現的方向。

在剛剛坐標點關閉的剎那,秦逸是看著洛珞、王禹翔等人,進入了入口,他才最後一個進去的。

當沖入金光的剎那,秦逸就感覺一股濃烈的寒氣,直透骨髓。

一剎那間,秦逸有種,自己都和這個世界剝離的感覺。

全身上下,每一塊血肉,每一根骨骼,甚至每一根毛髮,都要被凍成冰坨一般。

坐標點湧出的金光,看似華麗,但是冰寒徹骨,並且罡風凌冽,如同磨盤。

實力低微一點的修道者,如果闖進來,一瞬間就會被凍住,然後如同冰塊一樣,被罡風碾成粉末!

隨著金光減弱,秦逸只覺得地上好像有一隻大手,抓著他,朝著下方晶壁,狠狠拉去。

眼前一花,秦逸再次睜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頭頂是不知道多麼厚的冰層,形成的晶壁。

晶壁裡面,不時凍著一頭栩栩如生的上古巨獸。

秦逸頭頂的晶壁里,此刻就凍著一頭巨大的長毛象。

身型大如小山,一對象牙,一直垂到長毛象腳下,巨象身上每一根毛,甚至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鳥瞰身下,環視四周,放眼銀裝素裹,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目力所及之處,全被冰雪覆蓋,一片白茫茫,沒有一絲生氣。

秦逸呼吸間,都感覺彷彿是吸入了無數的碎冰渣。

全身經脈,都彷彿被凍住,血液也變得黏稠,像是冰凍的海水,混合著無數冰塊

這種惡劣的環境,就算是剛剛突破炎徒境界的修道者,如果沒有法寶護身,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最後變成這個世界的一個冰雕。

秦逸將真氣散布開來,神念四掃。

感知力範圍內,沒有發現有第二個人的跡象。

相反的,在身下茫茫白雪中,秦逸可以感覺到,有不少遺迹,都被積雪覆蓋。

「看來是和王禹翔他們走散了,不過他們是一起進入入口的,應該沒有分散。」

秦逸落到地面上,腳踩積雪,頓時傳來吱嘎吱嘎的聲音,透過茫茫大地,傳出去老遠。

秦逸將《諸物志》取出來,將蠻荒凍土的介紹,又看了一遍。

《諸物志》上,雖然有蠻荒凍土的詳細介紹,並且標明了,產自冰霜平原,但是卻沒有說明,在冰霜平原的哪裡,能夠找到它。

望著浮現出來的那一團白色如奶,細軟如泥的光影,秦逸將《諸物志》收了起來。

「看來還是先和王禹翔、師姐他們匯合,再想辦法。還有幾十天的時間,出口才會開啟,時間雖然緊迫,但卻還沒有到火燒眉毛的地步。」

秦逸打定主意,騰空而起,真氣鋪散出去,深入雪地,尋找著一處處遺迹。

冰霜平原的地形地貌,和外界並無二致。

唯一的區別,就是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冰雪覆蓋。

所有的生機,也都被冰雪掩埋。

四周無比寂靜,偶爾傳來北風呼嘯的嗚嗚聲,放眼望去,天地盡皆白色。

身處這樣的環境,任誰都會感覺心頭壓抑,格外不舒服。

彷彿天大地大,蒼茫宇宙,亘古寰宇,天地之間,就只有渺小的一個人。

「這一次進入冰霜平原的宗門,數量應該不少,不過現在貌似都被分散開來。」秦逸漫無目的地飛行一陣,四面八方,景色千篇一律,毫無盡頭的感覺,秦逸就算心志堅定,此刻也難免產生單調、煩躁的感覺,「不過就算分散開來,也不應該這麼久,連一個人影都見不到啊!」

秦逸正疑惑著,眼前突然一亮,一處巨大的河灣,湧現在他面前。

河灣的正上方,是一條高達百丈的瀑布。

只是現在,無論是河灣,還是瀑布,都被冰雪凍結。

瀑布彷彿是在一剎那被凍上的,滾滾瀑布,此刻如同巨大鏡面,折射光芒,照得四周,都像是被鍍上了一層銀光。

秦逸懸停在這冰雪瀑布面前,小得如同一粒黃豆。

秦逸的真氣,穿透層層堅冰,直透瀑布裡面,很快就發現,冰層背後,竟然另有乾坤。

「破!」秦逸一聲輕喝,一拳打出,足足數丈厚的冰層,咔嚓碎裂。

無數碎冰,大的堪比房屋,小的也有成人巴掌大小,轟轟墜落,砸在雪地上,濺起數十丈高的雪浪。

冰層後面,一個漆黑的山洞,出現在秦逸面前。

陣陣寶氣,奼紫嫣紅,在黑暗中,若隱若現,無比誘人。

秦逸輕輕嗅了嗅,眉頭頓時舒展開來。

「這個山洞裡,應該存了不少丹藥!」秦逸大喜道。

秦逸雖然現在也可以煉製不少丹藥,但是他提升境界,所需要的丹藥數量,太過龐大,光靠著自己煉製,無疑於杯水車薪。

前段時間為了突破到炎士境界,消耗的龐大丹藥,就是最好的例子。

秦逸毫不猶豫,就飛入洞中。

洞穴蜿蜒曲折,透著一股冰寒氣息,看樣子,至少已經有數百年時間,無人居住了。

對此秦逸並不奇怪。

在來冰霜平原之前,秦逸就已經了解到,這片區域,至今都還居住著為數不少的修道者。

這些修道者之所以選擇冰霜平原,就是看中了它環境惡劣和人煙罕至。

只有身處這天地一片,才能對心志,進行反覆錘鍊,在境界上,達到突破,從而能夠提升到新的境界,飛升到更高等級的界面。

漫漫歷史長河中,四獸大陸,也有數量不少的修道者,成功飛升,去往了高等位面。

在高等位面眼中,無論是四獸大陸,還是御風大陸,使用的種種丹藥,都是扔在地上,都沒有人撿的垃圾。

所以這些修道者飛升后,沒有一個,會將自己積攢的丹藥和法寶帶走。

因為在高等位面,這些東西,要麼沒人要,要麼就極為常見。

秦逸現在進入的,就是一個修道者飛升后,留下的洞府。

洞穴隱匿黑暗中,看似不大,但是進入后,曲曲折折,秦逸飛了足足一頓飯的功夫,這才豁然開朗。

面前這個洞穴內,放著石桌石凳,還有大量的典籍。

在遠處靠牆的位置,放了一排數十口比秦逸還要高上一頭的大缸。

每一口大缸表面,都雕刻著一頭巨熊的頭顱,張牙舞爪,彷彿要破缸而出,讓人看上一眼,心臟都不由猛跳一下。

陣陣光華,藥力,正是從這些大缸裡面,滲透出來。 秦逸打開一口大缸,奼紫嫣紅,衝天而起,鋪散開來,形如彩練,在洞穴中緩緩飄蕩。

秦逸伸手在彩練中一抄,頓時就將一大把丹藥,抓在手中。

「神龍化物丹!」秦逸眼睛一亮,隨即心頭狂喜。

這種丹藥,已經達到了仙丹的品級,以秦逸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法煉製。

不僅是秦逸,就算是御風大陸,都沒有一個人,能夠煉製出來。

神龍化物丹,融合了紫煌秘丹和太乙元丹的雙重功效,在服下去的時候,不僅可以吸收丹藥本身的藥性,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像紫煌秘丹一樣,將你同時服下去的任意一種藥物的藥力,擴大一倍!

比如秦逸同時服下一枚神龍化物丹和一枚萬靈朝聖丹,那麼秦逸吸收神龍化物丹的同時,萬靈朝聖丹的藥力,會擴大一倍,等於兩枚萬靈朝聖丹!

秦逸將剩下的大缸,全部打開。

七彩的光芒,艷如霓虹,將整個洞穴都鋪滿,讓人彷彿置身幻境。

所有的大缸里,都裝著神龍化物丹,至少有十萬枚!

秦逸想都沒有想,直接就將所有大缸,都收進了千幻世界珠。

將丹藥都收走後,秦逸在洞穴內,又搜尋了一番。

除了這十幾個大缸的神龍化物丹外,洞穴里再沒有其他什麼值錢的東西。

「剛到冰霜平原,就有這樣的收穫,看來運氣還是不錯的。」秦逸現在才理解了,四獸大陸形容冰霜平原,「隨便一鏟子都是寶」,一點都不誇張。

只是冰霜平原常年被冰雪和禁制覆蓋,不然的話,恐怕早就被人挖空了。

沿著來時的路,彎彎曲曲,飛到外面,望見眼前一片銀光,秦逸正要推算時間,突然啞然失笑。

「冰霜平原處在四獸大陸的極地,這裡一年中,有一半時間,永遠是白天,有一半時間,永遠是黑夜,現在應該就是都是白晝的時候吧。」

得到了神龍化物丹,秦逸正要繼續前進,尋找洛珞等人的下落,突然背後,捲起一陣狂風。

地面的冰層,噼里啪啦,大片裂開。

就像是有一頭看不見的巨獸,用力踩踏在上面,將厚重冰層,踩出細密裂紋。

北風嗚嗚作響,將碎冰雪花,全都捲起,半空形成一個黑洞般的漩渦。

肅殺氣息,從漩渦中心,不斷滲出,彷彿將四周空氣,都凍結一般。

秦逸眉頭皺了皺,目光一凝,朝漩渦中心望去。

一個長發青年,長相俊美,一襲青衣,邁步而出,面無表情,但是卻給人一種,極有威嚴的感覺,天地靈氣,都彷彿隨著他的吐納而涌動。

雖然他看上去略顯消瘦,但是在這狂嘯的北風中,他卻巋然不動,給人一種沉穩如山,深邃如海,吞吐日精月華的感覺。

「你就是秦逸?」這個年輕人掃了眼秦逸,目光中沒有絲毫感情,語氣生硬,彷彿不在談論一個人,而是在談論一個沒有生命的物件。

「你是誰?」對方高高在上的語氣,讓秦逸心中不爽。

「我是來殺你的。」年輕人的淡淡道,「我叫張炎,你記好了。因為你很快就要死了,我是殺你的人,也是你見到的最後一個人。」

「張炎?」秦逸搖了搖頭,自己並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對方這種居高臨下的口氣,簡直讓人,討厭到了極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