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塵聞言頓時大怒,尤其是看到楚楓那警惕的目光,更是暴怒不已,說道:「誰是叛徒,誰是界奸,我們姬家可不是那種家族,也不會出現那種人。」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看樣子,你知曉不少,說一說,哪些人勾結域外,」楚楓繼續追問,他感覺這個少年知曉很多隱秘之事。

姬塵看向楚楓,嘴角露出笑容,道:「想從我口裡套消息,你還太嫩了,有些東西不是你能夠知曉,知曉的過多對於你而言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砰。」

楚楓一巴掌拍在了姬塵後腦勺上,怒道:「少給我說這些,蒼玄劍界就是被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傢伙給害的,你們這種傢伙比之那些投靠黑暗的人好不到哪裡去。」

「你怎麼說話的?」姬塵憤怒,那些投靠黑暗的家族和勢力怎麼可能和他們相比。

楚楓說道:「叛徒人人得而殺之,既然知曉有人背叛,你們不殺,那是你們的事情,畢竟誰也沒有資格怨恨你們什麼,大家的命都很珍貴,要犧牲自己,救助他人。

但你們幫他們隱藏,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你這是阻攔我們殺那些人,等到了黑暗來臨之際,我們不知道那些是友軍,那些是敵人,很有可能直接被人給背後一刀給殺了。」

「你……」

鬼臉少年聞言頓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反駁,對於那些上層的布置,他知曉的不是很多,曾經他第一時間知曉,對於那些人很是不滿,要殺了他們。

楚楓繼續說道:「如果你要是蒼玄劍界的叛徒,我不知道,我還傻不拉幾的幫你奪機緣,幫你爭取造化,到時候你反過來殺我,我死的真是很冤。」

「你才是叛徒。」

「我那不是假設嗎,如今我不知道叛徒是誰,萬一他混在人群,讓一些不明的人追隨,幫助他奪取造化,等到黑暗來臨,不僅僅不抵抗黑暗,反而是背後捅刀,這讓我們這些人如何,到時候你們這些早已知曉之人,跳出來說我們助紂為虐,那個時候我們這些不明所以的人,豈不是兩頭不是人,不是叛徒也要被帶上叛徒的標籤,」楚楓說道,將一些結果分析一遍。

姬塵聞言感覺十分有道理,想了想,說道:「對於那些投靠黑暗的人,我知曉的不是很多,畢竟那些人做的很是隱秘,誰也不知曉那幾個勢力投靠黑暗,不過又一些勢力背後有著禁區的蹤跡。」

「對了,禁區是什麼鬼東西,裡面很危險嗎?」楚楓問道:「我聽聞一些禁區大都是有著可怕的生靈在沉睡,那些生靈是古之真神,亦或者更加恐怖的存在。」

姬塵說道:「禁區劃分三六九等,普通的禁區,不是真神在沉睡就是真神隕落之地,因為有著真神的大道法則,所以充斥著很大的危險,高等級的禁區如神隕平原那般,是上古戰場,那裡隕落了很多真神,甚至是有著許多真神在沉睡。

最為危險的禁區,是如同荒古禁地那般,傳承久遠,在上古時代就是禁區,至於其中有著什麼,沒有人知曉,總之裡面是充滿了各種詭異,就算是真神進入其中,都很有可能隕落在裡面。」

「因為禁區之中充滿了詭異,所以無法探查,不過有傳聞說一些禁區背後有著域外的身影,可能連接著域外的通道,」姬塵說道,有些東西他還沒有資格接觸,所以知曉的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在一些古籍上了解。

從姬塵的言語之中,楚楓對於蒼玄劍界知曉的更多,姬塵講述的東西即便是在通天盤上也是無法查找到。

知曉的越多對於這個世界充滿了危機感,感覺渾身沉甸甸,彷彿背負著一個世界一般,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

姬塵看到楚楓的樣子,說道:「我之前就說了,知曉的越多對你而言並不好,因為那些東西你根本改變不了,反而是對你造成很大的壓力。」

「壓力,可笑,」楚楓冷聲說道:「我乃是誅天劍魂的持有者,未來註定要橫推一切,一劍在手,誅殺一切敵,禁區也罷,域外也罷,對於我而言不過是即將成為倒下亡魂的存在。」

「大言不慚,」姬塵十分無語的看向楚楓,感覺其太過自戀了,自古以來,誅天劍魂持有者從沒有斷絕,甚至是一個時代出現多位,但最終沒有一個真正的成長起來,踏足聖境領域。 楚楓沒有解釋什麼,因為解釋也是沒有用,萬古以來有著許多驚艷才絕的誅天劍魂持有者,但最終的結局都是死亡,就算是那個勉強踏足聖道領域的存在,最終還是死於詭異之中。

楚楓和姬塵來到了一個小城,這個城池不是很大,城池之中修為最高者不過是衍輪境,這種級別的城池在中域這廣袤無垠的大地上算不上是城池。

「神血山,傳聞這是曾經有真神在此喋血,最終神血染紅了這片天地,因為這裡的土是紅色的土,」楚楓在通天盤上翻看關於神血山的介紹。

「噗。」姬塵忍不住嗤笑道:「通天盤上那些介紹很多都是道聽途說罷了,這神血山我知曉,曾經是有神血灑落,但這裡的大地是紅色,和神血沒有關係,否則這裡也不會這麼荒涼了,這裡之所以土地是紅色,主要是因為這裡的土質蘊含著一種稀有的礦質,名為雞血礦石。」

「雞血石?」楚楓一驚,知曉這種石頭,十分的玄妙,蘊含著很大的藥用價值,同時可以幫助煉器。

「不是雞血石,是雞血礦石,兩者雖然只差一個字,但有著本質的區別,」姬塵說道,和楚楓講述這兩者之間的差別。

楚楓看向姬塵,道:「你年齡不大,知曉的東西不少,看來你不是博學多才,就是一個老怪物奪舍重生。」

姬塵聽到前一句話,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但聽到最後一句話直接將口中的酒水噴散出去。

「你這個傢伙,你才是老怪物奪舍重生,這些都是基本知識好吧,在十歲之前這些東西都是要查看,要學習,你這種散修,根本不會知曉,」姬塵說道。

武者雖然說可以從小就修鍊,但很少有真正的從小就修鍊,因為年齡太小,思維還不完善,一旦踏足修鍊,很容易為了想要突飛猛進,而走上錯誤的大陸,因而大部分大勢力都是在十二三歲才讓弟子踏足修鍊,在此之前都是讓其熟讀各種秘典,了解各方面的知識。

簡單地說,十二三歲之前學理論知識,十二三歲之後才開始實踐,踏足修鍊。

「砰。」

一個錦衣少年朝著姬塵抓去,那一爪蘊含著一股殺意,要取姬塵的性命,不過姬塵只是身上散發出一縷氣息,直接震飛了那個錦衣少年。

姬塵看向那錦衣少年,眸光冰冷,道:「找死,膽敢對我出手?」

雖然姬塵呵斥對方,但沒有真的下殺手,取了對方的性命,而是等待對方給予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少爺,」一個老僕急忙的上前,將那個錦衣少年扶起來,臉上滿是擔憂之色,同時目光看向姬塵,怒聲說道:「你是何人,膽敢傷害我家少爺。」

姬塵瞥了一眼那個老僕,頓時老僕感覺自己宛若要死了一般,眼前的少年年齡不大,但修為遠超他,頓時臉色蒼白,差一地跪下來。

姬塵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對他出手,不過對方只是一個先天境的少年,他不認為對方是要暗殺他。

錦衣少年看向姬塵,怒聲說道:「你這個該死的混蛋,膽敢用酒撒我一身,居然還敢打我,今日你別想活著離開……」

老僕臉色大變,急忙的攔住錦衣少年,讓他不要繼續說下去,眼前少年實力很可怕,來歷必然無比的強大,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起。

姬塵聞言眉頭微皺,想到了之前自己將酒噴出,道:「抱歉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不過下一次最好不要隨意的出手,否則會沒命的。」

「小子,膽敢威脅我,你可知曉……你幹什麼攔住我。」錦衣少年本想說一些狠話,但被老僕急忙的拉走。

「走了,」楚楓說道,身影一閃消失在酒樓之中,姬塵丟下一塊靈石,同樣消失不見,這種小城池,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什麼過多的需要觀看。

很快那個錦衣少年重新回來,不過看到姬塵早已消失不見,怒罵道:「居然跑了,算你跑得快,否則打斷你的腿。」

老僕看到楚楓和姬塵早已離開,頓時鬆了一口氣,那兩個少年年齡不是很大,但絕對是來自於大勢力弟子,不是他們這種小城可以招惹。

……

一個月以來,楚楓在姬塵的陪同下,欣賞著路上的風景,感悟這天地的奇妙,誕生出許多奇異罕見的奇景。

「很快就要到了,那裡可不簡單,曾經是青羽天王的一個修鍊之地,只不過歲月變遷,那裡荒廢了很久,」姬塵說道。

「既然你們知曉那裡,為何不將那裡的機緣取走,任由東西放在那裡?」楚楓不解的問道。

姬塵說道:「青羽天王不僅僅戰力恐怖絕倫,對於陣法的掌握更是十分的可怕,他布下的陣法,可以輕易的誅殺聖境的存在。

那裡是他的一處重要的修鍊道場,有著可怕的場域,就算是聖者進入其中很有可能飲恨,曾經真的隕落了聖者,還不止一位。」

楚楓想到了自己在東域看到那個被青羽天王封印之聖者,對方就是被陣法鎖困萬年,不過最終沒有被磨死,逃脫了出來,當然那只是青羽天王隨意布置的陣法,只是布置了一個場陣。

而這裡是他的道場,布下了無數個場陣,就算是聖陣師都無法破解,一旦稍有不慎,反而是反噬自身。

「一旦踏足那裡就會被壓制,如果修為強大之人在裡面出手,會驚動場域,最終會引發大災難,對於其中的探索,幾個古老勢力都探查過了,裡面留下了傳承,那個傳承不是絕世功法,奕不是絕世神通,而是一種修鍊之路,和各種修鍊經驗,」姬塵說道,那種東西早已被幾個大勢力拓印保存在各家勢力之中。

因為青羽天王布下的場域陣法太過恐怖,想要破壞的人,最終反而是自身死無葬身之地,屍骨無存。

因而那裡的東西最終保留下來,不過歲月變化,如今很少有人去往那裡,因為都知曉那裡危險,同時沒有功法和絕世神通,有的只是一條難以走通的道路。 青月府,是天淵州一個普通的府域,算是處於最底層的區域,這個府域強大的高手不是很多,就連聖級的勢力都沒有一個。

不過青月府確實有著一個傳奇人物,那就是青羽天王,有傳聞說青羽天王就是從這片府域走出,最後威震整個蒼玄劍界。

不過這只是傳聞,至於青羽天王是什麼地方的人,沒有人知曉,就連青羽天王具體的名諱沒有人知曉,世間流傳的名諱都是其曾經的化名。

青羽天王是一個散修,剛出道時候得罪了不少人,被無數強者追殺,不過最終他活了下來,那些追殺他的人,一個個死在他腳下。

「青羽天王真的是一個散修?」楚楓問道,他曾經聽聞金虎說過,青羽天王和一個古老傳承於上古的勢力有關係。

姬塵說道:「青羽天王可以說是一個散修,有傳聞說其曾經是出自帝族,這也是真的,不過他被帝族驅逐,廢除了其血脈,就連武魂也被廢掉,變成一個廢物,但青羽天王沒有就此沉淪,又重新崛起,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橫推一切。」

「如此強大的天縱之人就這麼被廢掉,驅逐,帝族真是厲害,難道帝族的天驕太多了,多到要廢掉自家弟子,」楚楓輕笑的說道,看向姬塵,感覺對方很有可能來自於帝族。

「就好比凡俗之人常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帝族內也是一樣,有著各種爭鬥,青羽天王那一脈敗了,不過其不屈服,所以被廢掉,在青羽天王崛起之後,殺入了那個帝族,將當年那個謀害他的人擊殺,那個帝族想要邀請青羽天王回歸,但被拒絕了,」姬塵說道:「當然這個只是傳聞,具體是不是真的,沒有人知曉,畢竟事情過了萬年,那個時代的人,沒有幾個活了下來。」

聖者雖然壽命悠久,但又有幾個人踏足聖道領域,而且,即便是到達了聖者之境,還是會打打殺殺,死的死,殘的殘,能夠壽終正寢的乜有幾個。

「那是什麼?」當楚楓和姬塵來到了青月府時候,感受到青月府內充斥著陰寒之氣,空氣中瀰漫著陰煞之,九天之上有著血色的雲。

姬塵看到這臉色大變,沒有想到這青月府居然發生了詭異之事,道:「難怪之前感覺很多人往外跑,原來這裡有著沉睡的強大存在蘇醒,要煉化一府之地的眾生,彌補自己所缺少的能量。」

「難道是神靈要復甦了?」楚楓問道,對於這方面的事情,他知曉的不是很多,甚至連聖道如何劃分他都不是很清楚。

姬塵凝重的說道:「應該不是,很有可能是古之聖賢復甦,不過即便是如此也是十分可怕,古聖的實力都是十分的恐怖,在聖道領域走的很遠。

青月府只是一個小府域,無法和那些大府域相比,在這裡沒有強大的聖地和世家,在這裡可以很好地獲得血食,看來是有人暗中操控,想要做什麼事情。」

姬塵臉色難看,眸光之中帶著可怕的殺意,古之聖賢他們很難蘇醒過來,在如今這個時候他們不會蘇醒,如今蘇醒過來,顯然是被人給叫醒,特意將這一府之地變成煉獄,來為他們彌補不足。

「桀桀……這裡有兩個小娃沒有離開,抓回去,送上祭壇,供給鬼神大人,」遠處黑霧湧來,從中傳來一道陰冷的聲音,隨後一道道鎖鏈從中飛出,朝著楚楓和姬塵而去。

楚楓目光冷厲,手中天荒劍出現一劍斬出,直接將那鎖鏈斬碎,一道道雷芒從他身上蔓延開來,朝著那黑霧而去。

「雷修?有些棘手,」黑霧劇烈的翻滾,將那雷電吞噬,從中傳出一道驚訝之聲,黑霧之中的存在修鍊的乃是陰邪類的功法,而雷電這種力量對其有著很大的剋制。

「大哥,另外的小傢伙也不簡單,修鍊的乃是虛空之道,看來這兩個小傢伙應該是大勢力弟子,」黑霧之中有著另一個聲音傳出。

楚楓雖然破開了那黑霧之中的人攻擊,但沒有放鬆,而是看向姬塵,道:「施展出你的底牌,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另外要活的,需要撬開他們兩個人的嘴,知曉如今青月府的事情。」

姬塵聞言嘴角抽搐了一下,這話應該是他說才對,不過也懶得計較這些,眼前這兩人只是登天境的存在,在他面前還不夠看。

姬塵瞬間消失不見,隨後黑霧四周虛空出現一道道裂縫,在那虛空之中有著一道道光芒浮現,虛空光芒大放,絞殺一切,很快黑霧之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收。」

姬塵手中出現一個青皮葫蘆,葫蘆將那黑霧之中兩道靈魂吞噬進去,很快天地恢復了平靜,那黑霧消失不見,虛空重新癒合。

「我的實力還滿意吧!」姬塵笑著說道,一臉的得意。

楚楓淡淡的道:「不滿意,我要你留下活口,你全都給殺了。」

「放心,詢問消息不需要留他們性命,這個葫蘆乃是一個秘寶,可以直接抽取對方的記憶,」姬塵說道。打出一道道印記,頓時青皮葫蘆散發著璀璨的霞光。

楚楓看到姬塵在查看那兩人的記憶,眼神之中露出忌憚之色,他感覺對方之所以擊殺那兩人,並在自己面前施展這種詭異之法,主要是威懾自己,告誡自己,對方手段很多。

楚楓想說,對方這種方法很管用,他對於姬塵更加的忌憚,對方來歷神秘,很有可能出自帝族,如此可怕的家族培養出的弟子,必然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當然,楚楓不會畏懼對方,帝族又如何,如果膽敢算計他,一樣照殺不誤,對於他而言,這個世界又不能斬殺之人,但帝族並不在此列。

很快,姬塵查看完那兩個人的記憶,眉頭微皺,道:「青月府被邪修佔據了,應該是早就被佔據了,如今黑暗將要到來,這些邪修,要復活一些沉睡的古老存在,所以要血祭青月府,復活鬼神。」 百年前,青月府出現一位聖者,覆滅了青月府當年最為強大的勢力,以強大的力量鎮壓整個青月府的大勢力,一統整個青月府。

青月府只是一個普通的府域,整個府域內連一個聖道強者都沒有,如此一個府域變故對於天淵州,甚至是對於中域都顯得太過渺小,掀不起半點波瀾。

聖道強者在這個世界乃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沒有人會因為一個小區域和聖道強者交惡,因為青月府墜入邪修的統治,原本平淡安和的青月府很快墜入人間煉獄。

邪修之所以稱之為邪修,是因為他們所修鍊的道法大都是需要用鮮血來祭煉,他們一生都是在殺戮之中成長。

楚楓在東域的時候和一些邪修交戰過,知曉邪修功法的詭異,尤其是煉血魔經這種魔功,修鍊此法需要無盡的生靈鮮血,才能夠修鍊成功。

愛你,此生不變 「你不是來頭很大嗎,召喚幾個聖道強者,將這裡的邪修蕩平,」楚楓看著姬塵說道。

姬塵無語的說道:「你以為聖道的強者可以隨意的出手,稍有不慎會掀起巨大的波瀾,而且我雖然是……」

姬塵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召喚來聖道強者根本不可能,那種級別的存在不是我能夠請得動。」

「就算是你死了,聖道強者也不會隨意的出手?」楚楓問道,眼神閃爍,心中在思索著什麼。

「不錯,」姬塵沒有注意到楚楓的目光,說道:「我就算是身份不凡,但聖道級別的存在輕易的不會出手,你殺了羅天,羅萬海只是懸賞你,而不是親自出手革殺你,聖道強者有著自己的傲骨,不會親自出手對付後輩。」

「誰說不會,那個秦家的老東西,不是出手對付我了嗎,要不是我跑得快,絕對被那個老不死的抓住,」楚楓說道,在虛天峰的時候就有好幾個聖道存在想要對他出手。

姬塵說道:「那是你跑到他們跟前,他們只是順手將你制服,如果讓他們浪費時間去追殺你,這不可能,否則傳出去很丟人。」

楚楓看了看姬塵,隨後看向這被血霧籠罩的大地,取出通天盤,在各大網路平台發布消息。

「你在幹什麼?」姬塵疑惑的說道,他心中有股不好的感覺,感覺對方可能會引發出一件大事。

楚楓說道:「天地不平之事很多,我管不過來,但我既然遇到了就要管一管,聖道的邪修我不是對手,但蒼玄劍界有志之士很多,他們一起出手,可以掀翻這青月府。」

「你不會是想要將那些強者引來這裡吧,不可能,那些強者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沒有好處根本不可能讓他們趟這個渾水,邪修的勢力並不弱小,就算是那些頂尖大勢力也不願意輕易的招惹邪修。」姬塵說道,邪修雖然是人人喊打,但大都只是喊一喊,又有幾個會真正的追殺邪修。

邪修做事從來都是沒有底線,一旦招惹就如同是捅了馬蜂窩,他們就算是殺不了你,會報復在你身邊之人。

楚楓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兩個人肯定是不敢招惹,但人一旦多了,邪修也要捲鋪蓋走人。

姬塵取出他的通天盤,很快看到了一個勁爆的消息,和青月府有關,上面介紹,邪修要謀奪青羽天王的傳承,已經獲得了一部分青羽天王的傳承,上面寫的有根有據,一葉遮天神通被描繪出來。

「這、這……」姬塵目光驚駭,看向楚楓,道:「你、你獲得了青羽天王的傳承?」

青羽天王的傳承從沒有真正的出世,世間流傳之法不過是青羽天王對於修鍊的一種特殊的猜想,還是根本無法修鍊的修鍊之法。

至於青羽天王真正的傳承絕學,沒有聽聞過傳承下來。

楚楓笑著說道:「可以說是獲得,也可以說是沒有獲得,因為那個法是殘缺的,根本無法修鍊。」

楚楓如今明白青羽天王那傳承是多麼的可怕,可惜那法被他給毀了,如今難以真正的修鍊成功。

「魚餌放出來,很快整個中域恐怕都會轟動,事關青羽天王,不怕那些人不來,到時候這裡的情況必然被人知曉,他們就算是不想出手,都不可能,」楚楓笑著說道。

楚楓對於青羽天王留在這裡的傳承很感興趣,希望能在這裡補足自己所獲得那個殘缺之法,一旦成功,他必然可以更進一步,將其修鍊成自己第八個神環。

青羽天王古今最為經驗的存在之一,其所傳承神通十分的恐怖,並不比那古之大帝傳承之法弱多少。

楚楓放出的消息,很快在天網上傳開了,無數人都被震驚住了,很多人懷疑這是虛假的消息,因為很多人知曉青羽天王沒有留下傳承神通,有的只是一條絕路。

「這個消息很有可能是真實的,因為青羽天王有著一葉遮天之名,遮蔽天穹,凝聚一個特殊的靈域世界,」有強大的存在,看到了那一則消息,感覺這上面記載的信息很有可能是真實的。

「黑暗降臨,先是諸神傳承出世,接著是大帝的傳承異變,青羽天王的傳承再現人間,也不是不可能。」

「青羽天王被譽為萬古十大天才之一,其所創神通道法一葉遮天十分的可怕,在這黑暗將要來歷之際,一定要將其搶奪到手。」

「派遣門下弟子,去往青月府,聖境的老祖暗中跟隨。」

……

在中域許多頂尖的勢力都做出了決斷,派遣弟子和聖道級別的強者去往青月府。

「居然是這個時候,是陰謀還是巧合,」黑暗之中有無上存在低聲自語,青月府內如今正在進行一場至關重要的儀式,這個時候出現青羽天王傳承,怎麼看都覺得太過巧合。

「黑暗沒有降臨,這個時候出世本就是出頭鳥,不打他打誰,看來是幕後有大勢力故意如此,目的是想要看看誰是站在蒼玄劍界一方,誰是暗中可能投靠黑暗。」

「我早就說了,直接在東域那種落魄之地進行,非要在中域進行,如今那些人不在睜一隻眼閉一眼,要棒打出頭鳥。」

「東域雖然落魄,但東域水很深,那裡盡量還是不要過於的深入,萬一真的將那裡的存在引出,後果會很可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