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老是說來寧陵兩趟都沒有逛過街,可沒錢逛啥街,看看班上那些女生每一次逛街誰會空手回來,不花上十多二十塊錢根本就收不了手。今天下午沒課,不少同學都上街了,萬一在街上碰上,看看姐姐這副打扮,豈不是要丟盡自己的臉。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姐,回去了吧?這也沒啥看的,剛才你都上玄武山上去俯瞰了寧陵全城了,還有啥看的?」蕭天宇滿臉的不耐煩,「這河邊上都是酒吧,下午間也沒啥風景可看,一般都要晚上人才多起來。」

「小三,……」話音未落,蕭牡丹就被弟弟打斷話頭,悻悻的道:「姐,不是說過你幾次了么?叫我天宇,別叫小名兒,我叫蕭天宇。」

「好,好,天宇,你說這沿江修這麼多古里古怪的建築物都是用來喝酒的?這酒為啥非要到這裡來喝呢?」蕭牡丹手裡提著一個塑料袋,那都是替自己弟弟準備的夏季衣物。

「姐,你不懂,這叫格調,明白么?這兒風景多好,坐在這兒,吹著江風,喝杯xo,談談事情,這才叫生活。」蕭天宇瞟了一眼旁邊的酒吧,這一片都是高檔酒吧,比起臨近學校那一片廉價酒吧不可同日而語,就算是學校里那些家境好的同學也輕易不敢來這裡消費。

「風景好也不一定要在這裡喝酒啊,這不是錢多了沒地方花?」蕭牡丹搖搖頭,一邊拉了一把往邊上靠的弟弟。

蕭天宇想要掙脫自己姐姐的手,但是姐姐卻似乎卻一點也不注意。

「姐,這個世界的生活是豐富多彩的,你那叫井底之蛙,沒見過世面。」蕭天宇哼了一聲,「原來以為花林縣裡都不錯了,但是到了寧陵你才知道花林多麼窮多麼落後,以後我一定要想辦法留在寧陵,我不想回花林了。」

「可是我聽說你考的定向生啊,不是說定向生必須要回去么?」蕭牡丹一點也沒不理解自己弟弟的心理。

「哼,有關係有門路,定向生一樣可以不回去!」蕭天宇恨恨的道:「這種事情多著呢。」

「可是咱們家哪來啥關係啊?」蕭牡丹擔心的問道,「天宇,你還是別想那麼多,還有兩年多呢,好好念書是正經。」

蕭天宇正欲反駁,卻聽得旁邊一輛龐然大物無聲無息的停在了身旁,「牡丹,你在這兒幹啥呢?」

兄弟們,俺在全身心努力,把月票叫出來吧! 天宇驚訝的瞅著這個坐在車裡邊的年輕男人,居然用9口氣叫自己姐姐?難道說姐姐有了對象了?沒聽自己姐姐說過啊,姐姐可是啥事兒都沒有瞞過自己,何況也不像。

這個年輕男人駕駛著汽車一副擺出很酷的模樣,汽車墨綠色的漆色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挺括的白襯衣打著一條挺漂亮的領帶,一副寬大的墨鏡,略帶笑意的神色總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勢。

「趙,趙縣長?!」蕭牡丹被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好半天才算認出來:「您怎麼在這兒?」

「嘿嘿,牡丹,你能來寧陵,我就不能來?」趙國棟面帶詭笑,「怎麼會突然想要到寧陵來?你不是說你很少出門么?」

「我來看我弟弟,順便替我弟弟帶點東西。」蕭牡丹驕傲的一挺胸脯,全然沒有注意到趙國棟在她高聳的胸脯上略略一停留的目光,「我弟弟在寧陵師專讀書。」

「這是你弟弟?」趙國棟怔了一怔,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個在蕭牡丹身畔的少年,蕭牡丹略顯豐腴一些,而少年則顯得十分清秀,但是臉形卻有些掛像。

「是啊,他去年考上的寧陵師專。」蕭牡丹抿嘴一笑,嬰兒肥一般的白嫩面容上浮起一絲滿足的笑容。

「哦,寧陵師專啊?」趙國棟也隱約聽蕭牡丹好像提起過她成績一般,加上弟弟要讀書,她就輟學讓弟弟讀書了,看來就是這個弟弟了,「嗯,不錯,牡丹,你們家也算出了個大學生啊。」

「嗯,我弟弟成績很好,日後可能會留在寧陵呢。

」蕭牡丹也不知道咋就在趙國棟面前吹噓起來,也許是下意識的想要在對方面前炫耀什麼似的。

「好啊,寧陵是個好地方,能留寧陵當然好。」趙國棟自然無心關心這些,「你們這是上哪兒去啊?」

「我弟弟陪我來這江邊上逛一逛。聽說寧陵這一片風景最好。」蕭牡丹臉上地笑容充滿了幸福感。「對了。趙縣長你在這兒幹什麼?」

「剛在寧陵飯店吃了飯出來。晚上還有一點事情還得呆在寧陵。正好下午沒啥事。打算去江邊酒吧里坐坐。怎麼。牡丹。沒啥事。和你弟弟一塊兒去坐坐?」趙國棟微笑著邀請。

蕭牡丹一聽趙國棟這般說連忙搖頭。「不。不了。趙縣長。我咋能和你一塊兒去喝酒啊。我不會喝酒。我弟弟也不會喝酒。他還是學生呢。」

「大學生就不會喝酒?」趙國棟笑了起來。自己讀警專時可是經常和同學們較酒。

「誰說我不會喝酒。姐。別人誠心邀請咱們。我們就去坐坐吧。」

蕭天宇地目光一直落在這輛嶄新越野車上。粗獷地風格中不乏精細地作工。油綠色地金屬烤漆在陽光下熠熠閃動著奪目地色澤。渾圓飽滿地鋁合金輻條輪胎看上去是那麼誘人。蕭天宇自小就喜歡汽車。而眼前這輛豐田沙漠王子他也曾經在汽車雜誌上看到過。這一次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怎麼能不讓他感到心動神搖。

蕭牡丹吃驚的看著自己弟弟,她不知道弟弟怎麼會突然說這樣的話,這讓她感到萬分不解,只是她素來不肯違逆弟弟的意見,雖然心裡不大願意,但是還是硬著頭皮點點頭。

「那就上車吧,去哪兒?」趙國棟似乎也覺察出蕭牡丹姐弟倆意見的不一致,他甚至覺察到蕭天宇看著自己屁股下這輛車眼中的痴迷和艷羨。

紅月亮酒吧無疑是這條酒吧街上的相當矚目的一家,兩層樓純粹用原木打造出來的風格充滿了美國西部的粗獷氣息。

下午間的客人並不多,整個紅月亮酒吧里也就一兩桌人,趙國棟選擇了二樓上臨窗處,這裡正好可以遙望碧水灣。

「牡丹,你弟弟叫啥名字啊?」原本趙國棟一直叫蕭牡丹為小蕭,當時以為蕭牡丹是跑這兒來吊凱子所以才故作親熱的叫牡丹,但是叫了幾聲牡丹之後,覺得這牡丹叫起來比小蕭要好聽許多,索性也就直接用這個稱謂了。

「我叫蕭天宇,在寧陵師專歷史系讀書。」蕭天宇有些拘謹,尤其是聽得趙國棟是從省裡邊下來掛職到花林當副縣長之後就顯得更加拘束。

「嗯,我也叫你天宇好了,牡丹,看起來你弟弟好像比你小不了多少啊。」趙國棟示意酒吧侍者來一瓶拿破崙vsop。

「天宇只比我小一歲。」蕭牡丹也漸漸平靜下來,趙國棟在她印象中本來就沒啥架子,加上平時趙國棟吃飯生活都很隨便,蕭牡丹就更不把他當作領導,直到前幾天馬本貴提醒她和常桂芬要好好伺候好趙縣長,而且還神神秘秘的告訴她們連縣裡最牛的交通局牛局長都被趙縣長給攆走了,這才讓蕭牡丹和常桂芬感覺到一絲不同。

「趙縣長,你這輛車是不是雜誌上說的日本豐田沙漠王子?」蕭天宇目光仍然落在窗下那輛車身上,咂了咂嘴巴羨慕的道:「得要六七十萬吧,夠買兩輛奧迪了。」

「別叫我趙縣長,聽著難受,我也比你大不了幾歲,你要叫就叫我趙哥吧。怎麼,你也喜歡汽車?」趙國棟點點頭笑道。

「嗯,我最喜歡賓士和寶馬,還有美國林肯,那氣派,看起來就知道絕對霸道。」蕭天宇興沖沖的道。

「嗯,賓士和寶馬?林肯?」趙國棟有些好笑,你這就不叫喜歡車了,叫喜歡車牌子,「你喜歡賓士哪一年的哪種型號?林肯,你是說那種三開門的林肯房車吧?」

「對,就是那種大林肯,加長型的大房車,坐起來肯定特別帶勁兒。」蕭天宇在學校里也看了看一些同學的汽車雜誌,上邊介紹的各種名車都讓他如痴如醉,只可惜沒啥機會見識,今年能坐一坐這輛豐田沙漠王子都讓他興奮不已。

趙國棟啞然失笑,看來這個蕭天宇還真有些孩子氣,多半是看了汽車雜誌或者港台錄像中的造型,受了誤導,林肯房車?真正喜歡車的有幾個看得上那玩意兒,絕大多數那都純粹是無聊人士拿來擺譜的道具。

「嗯,牡丹,那你得鞭策你弟弟好好學習,爭取日後能混到坐林肯房車的境界。」趙國棟打趣道:「不過這林肯房車實在要求太高了一點,別說寧陵,只怕就是現在的安都都沒有幾條街道適合它一展風采。」

「趙哥你這車也挺牛的,豐田越野的最新款,聽同學說咱們寧陵都沒有幾輛呢,花林縣政府這麼有錢,就能買這車?」蕭天宇小心的抿了一口酒,說實話這拿破崙vsop味道一點也不好喝,但是看看那酒瓶子的造型和字母,他也不能在對方面前顯出土氣。

「這酒真難喝,趙縣長,天宇,這酒是不是有問題啊。」蕭牡丹呷了一口也皺起眉頭。

「姐,你不懂就別瞎說,洋酒都是這味道。」蕭天宇覺得有些丟臉,自己這個姐姐怎麼專門出洋相,簡直就是在給自己形象抹黑。

「呵呵,牡丹,你是沒習慣,習慣了就好了,我最初喝這種洋酒的時候一樣覺得難喝,但是久而久之就適應了。」趙國棟替蕭牡丹酒杯里加了一塊冰,「加冰后感覺可能會好一些。」

「哇,這是誰的車?好漂亮啊!」

「不是我們寧陵這邊的,是外地的,看牌照就知道。」

「嗬,這種新款陸地巡洋艦才出來沒多久啊,這車看樣子也是新車呢。」

一陣熙熙攘攘的聲音從樓下傳來,趙國棟瞥了一眼樓下,好像是一群學生從下邊上來了,「老闆,樓上還沒有沒有位置?」

「咋會沒位置,這下午間也沒啥人,怎麼會沒位置呢?」

「陳峰,要不把二樓包下來,今天是陸蕊十九歲的生日,讓外人在一旁也不合適。」

「沒有必要,樓上有人我叫他們離開就行了。」一個有些張揚的聲音說道。

「鮑春行,你說讓別人走就走啊?別人也是給錢來消費的。」

「哼,胡焰,你信不信,上邊要真有人,我負責清場。」

伴隨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走上來,五六個男男女女走了上來,「咦,真還有人,鮑春行,看你的了。」

趙國棟皺起眉頭,又是一幫學生,難道說現在這些學生的消費能力這麼高,都能隨便出入這些酒吧了?

「咦,陸蕊!」

「蕭天宇?!你怎麼會在這兒?」居中那個長得挺清純嫵媚的女孩子驚訝的問道,而蕭天宇也是激動得一下子站了起來,快步走了過去。

「喂,這小子是誰啊?」

「是我們班的同學,蕭天宇,長得挺帥吧?」一個女孩子笑嘻嘻的道,「蕭天宇,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在這兒替陸蕊慶祝生日?」

「今天是陸蕊的生日?」蕭天宇驚訝的睜大眼睛,目光卻落在那個女孩子臉上,那個女孩子有些不太自然的點點頭,「嗯,我本來沒打算告訴他們的,都是曉彤多嘴,他們就非要來替我祝賀一下。」

蕭天宇的目光落在女孩背後那個有些得意的男生手中的碩大蛋糕上,直徑至少在八十厘米以上,定作一個這樣的蛋糕少說也得要百十元,對於自己來說那就是大半個月的生活費。

看見蕭天宇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苦澀,女孩子似乎也覺察到一些不妥,連忙道:「天宇,要不我們一起來慶祝吧。」

「陸蕊,怎麼不介紹一下,這位同學是何許人啊?」站在那個手捧蛋糕的男生旁邊的另外一個青年有些不屑的瞅了一眼衣著簡樸的蕭天宇一眼。

「他是我們班上同學蕭天宇。」女孩子有些不安的瞅了一眼那個男孩子,「天宇,這是鮑春行,也是咱們學院政教系三年級的同學。」

蕭天宇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他早就知道不但本班的那個陳峰在追求陸蕊,而且三年級據說也有一個權貴子弟在追求陸蕊。陳峰家裡很有錢,聽說家裡有好幾輛大貨車在跑運輸,這已經給了他很大的壓力,而面前這個眼高於頂的傢伙無疑就是那個權貴子弟了。

「陸蕊,你真的喜歡這種慶賀方式么?」蕭天宇壓抑住內心幾乎要爆發的怒意,低聲問道,在陸蕊面前,再大的憤怒他也不敢發作出來。

「天宇,他們就是慶賀一下而已,都是同學,一起來吧。」陸蕊小心的看了一眼周圍幾個同學,略帶哀求腔調的道。

蕭天宇一聲不吭,只是默默的站在那兒。

趙國棟遠遠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又是一個在金錢和權勢面前敗下陣來的可憐人兒。

那個陸蕊顯然是和蕭天宇有那麼一段,也許還處於一種正在升溫狀態中,但是那個手捧蛋糕的男生和雙手插在褲包里那個面帶不屑的青年無疑代表了金錢和權勢兩者,這種每每都覺得只能是電視電影等文藝作品中發生的事情卻往往在現實生活屢屢上演。

蕭牡丹顯然也看明白了這一幕,但是她只能無助的絞著手中的手絹,卻不敢過去多說什麼。

陸蕊終於在其他幾個同學的簇擁下走到另一端去了,不時回望過來的目光顯然充滿了歉疚之意,但是那個雙手插著褲包里的青年卻留了下來。

「你叫蕭天宇?看樣子你也想追陸蕊?」青年滿臉的不屑和不耐,「我早就聽說有個所謂的才子在追陸蕊,就是你吧,你覺得你能寫幾首詩,在校刊上發表幾篇文章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蕭天宇臉色變得鐵青,雙拳緊握,全身禁不住顫慄起來。

「你不過是一個花林來的定向生,一畢業你就得滾回到花林那邊的鄉下去教書,難道說你覺得陸蕊也會跟你一塊兒到花林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去過一輩子?」青年語氣中充滿了嘲弄之意,「你自己一輩子要去山裡吃苦,也不能把別人也拉下水吧?行行好,積積德吧,陸蕊只是心太軟,不忍心傷害你而已,如果我是你,我早就自動撤退了。」

蕭天宇恨恨的怒視對方:「你覺得你家裡有權有勢就能為所欲為?」

「我家裡有權有勢不是我的錯,我也沒有做什麼啊,我並沒有強迫陸蕊幹什麼,選擇權在

,不是么?我和你們班上的陳峰之間也是公開公平公t陸蕊選誰都還在未定之數,不是么?我只是替你著想,沒有必要在這場遊戲中來浪費你的時間、精力和金錢,聽說你省吃儉用的替陸蕊買了一雙皮鞋?沒有必要,真的沒有必要,陳峰可以為陸蕊隨手花幾百塊錢買雙鞋,你行么?我可以幫陸蕊畢業后留在寧陵城裡教書,你們都是定向生是吧,我可以幫陸蕊改了,讓豐亭縣教育局那邊放人就行了,你行么?」

青年口才很好,一點一點的打擊著蕭天宇的自信心,蕭天宇原本相當堅強的自信堡壘終於在對方最後一擊下崩潰了。

這是他最為擔心的事情,畢業分配,何去何從,他連自己日後的去向都無法掌握,如何能夠管得了陸蕊的分配?來自寧陵地區七縣一市的學生誰不想畢業之後留在寧陵教書?這種誘惑對於任何一個學生來都是難以拒絕的。

趙國棟不動聲色的看著那個口才甚好的傢伙將蕭天宇所有的自尊自信自傲徹底擊潰,然後還相當有風度的拍了拍蕭天宇的肩膀,頗為感慨般的搖搖頭往已經開始熱鬧起來的另一頭走了過去。

看見面如死灰的蕭天宇如行屍走肉般的回到位置上,目獃獃的望著桌上的酒瓶,猛然端起酒瓶,咕咚咕咚的就是一陣狂飲。

「小三,小三!你怎麼啦?你不能這樣,你身子受不了的!」蕭牡丹哀求拉住自己弟弟的手臂,語音中已經帶著一絲哭腔。

「滾!你少管我!」

趙國棟也沒有料到這蕭天宇如此無用,一番打擊之下竟然用這種方式來發泄,借酒澆愁,而自己姐姐關係心,不思感動卻遭來如此惡言相傷,內心更是鄙夷,但見蕭牡丹臉色煞白,已是珠淚盈眶,委實有些不忍,伸手拉了拉蕭牡丹:「牡丹,別管他,這種經不起打擊的人,被人拋棄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若是我是那女孩子也不會選擇他的。」

「你說什麼?!」酒意衝上頂門的蕭天宇滿面通紅,眼睛珠子更是血絲密布。

「我說你這種人不值得同情,稍稍受了點挫折就這般作態,連姐姐的好意都不知道珍惜,難道說一個女人就要讓你死去活來么?」趙國棟慢條斯理的道:「剛才那人說得沒錯啊,競爭是公平公正公開的,他也沒有強求那個女孩子,選擇權在那個女孩子手上,只要你能比他更有本事,比他更有後台,比那個陳峰更有錢,那個女孩子不一樣乖乖回到你身旁來?」

「你說得輕巧,他是權貴子弟,那個陳峰家資幾十萬,我拿什麼和他們比?你也聽他說了,我努力了,我寫詩發表在報紙上,可是稿費才二三十塊,我寫文章發表在校刊上,也就得到幾句誇獎,這一切有什麼用處?一切都是徒勞!」蕭天宇面目猙獰,幾乎是在向趙國棟咆哮。

「於是你就氣餒了,心甘情願的讓別人把女朋友從你身畔奪走?」

趙國棟彷佛被激起了無限共鳴和感慨,唐謹也是這樣,那自己真的付出了全部努力么?如果當初自己也毫無保留的展現自己的一切,那唐謹會離開自己么?不會,趙國棟內心回答道,但是這樣又有沒有價值和意義呢?如果沒有,那蕭天宇真的能夠奪回那個叫陸蕊的女孩子的心,又有何意義?

「那你要我怎麼辦?」蕭天宇痛苦的以拳擊胸,宛如發怒的大猩猩一般。

「如果我可以幫你,你覺得怎樣?」趙國棟淡淡的道。

「你幫我?你怎麼幫我?」蕭天宇忽地一下子站起身來,彷佛這個時候他才想起坐在他面前這個男人是省裡邊下來的領導,掛職在花林縣當副縣長,「趙哥,你能幫我,是不是?你可以幫我,你一定可以幫我,對不對?」

「我可以幫你,我相信我幫你的話,那個陸蕊也會回到你身旁,但是你覺得她這樣回到你身旁有意義么?你和她之間的感情還是純潔無暇的么?你可以容忍她的背叛么?也許你要說她並沒有幹什麼,是的,她的身體也許沒有背叛你,但是她的感情呢?她的心靈呢?她的感情和心靈已經被玷污了,而且這種玷污永遠無法洗刷掉,你信不信,一旦有機會,她又會習慣性的再次背叛!」

趙國棟犀利而又殘酷的話語把蕭天宇內心深處不願意麵對的一切都剝開了,這幾乎就是把傷疤揭開再來反覆碾壓,劇痛帶來窒息感讓蕭天宇幾乎要嚎叫起來,「不,不,你說的不對,她並沒有向他們屈服,他們只是想要誘惑她,她能夠堅持下去,她告訴過我,她看不起那些庸俗的東西。

趙哥,你幫幫我

趙國棟仰首嘆息,庸俗的東西往往是最具有腐蝕力和誘惑力,無論男人女人,一旦嘗過,便很難抵禦。而對付庸俗的東西,最簡單的辦法還是還以庸俗!

「那好,你過去找個機會告訴那個女孩子,樓下那輛車是我的,我在省裡邊上班,你是我舅子,你畢業後會直接分到安都市政府部門上班,問她願意不願意畢業后也去安都市?如果她不相信,你可以把她帶過來,我來告訴她。但是我提醒你,蕭天宇,這一切都是表面現象,用這種方式幫你贏回你所謂的神聖愛情值不值得,你自己好好考慮清楚!」趙國棟冷冷的道。

「我不管,我不能失去陸蕊!只要她現在不被那些傢伙所迷惑,她和我就一定能」

「修成正果?」沒等蕭天宇說完,趙國棟冷峻的接上話,「既然如此,那你就過去吧,注意,不要作出這副如喪考妣的模樣,拿出一點男人的氣質來!輸啥都可以,不能輸在氣質上!」

網通出故障耽擱了,合二為一大更求月票,兄弟們月票支持啊!沒月票把推薦票都投給俺也行啊!!! 天宇有些艱苦的站起身來,使勁兒甩了甩自己的頭,t7)吸了幾口氣,這才慢慢向那邊走去。.***

蕭牡丹有些擔心的望著蕭天宇的背影,卻被趙國棟擺手示意:「牡丹,讓他去吧,雖然我並不看好他們之間這段感情,不過讓他暫時性安慰一下也好,免得一時間想不開,經過這一波事兒之後真要再有什麼波折,我相信你們家這位大少爺也能夠承受得起了。」

蕭牡丹也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略帶調侃譏諷的味道,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趙縣長,天宇他從沒有在這方面有過經歷,所以可能有些放不下。」

「哼,牡丹,是不是每個人都必須要有經驗之後才能從容面對現實?」趙國棟輕輕搖頭,「我還是那句話,你弟弟恐怕是要吃些虧才能明白這個道理。」

趙國棟揮手示意侍者再上一瓶酒,然後不慌不忙的替蕭牡丹添上酒,「不要急,對方很冷靜,而且根本沒有把你弟弟放在眼裡,他們不會對你弟弟有什麼不利的。」

出乎趙國棟的意料,蕭天宇很快就把那個女孩子帶了過來,這讓趙國棟很是驚訝,這蕭天宇還是有些本事啊,這麼快就能說服這個女孩子讓她相信這一切?或者說這個女孩子是真心喜歡蕭天宇,有一線希望就來了?那自己可真有些看錯人了。

但是看到蕭天宇那副欲言又止的神色,趙國棟就知道自己猜測出現了巨大偏差。

「聽天宇說,您找我?」女孩子此時表露出來的平靜和一絲淡淡的驚訝讓趙國棟意識到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女孩子,只是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趙國棟卻也不好抽身不管了。

「牡丹,你和天宇到隔壁去坐一會兒,我想要和這位陸蕊,嗯,是陸蕊小姐吧,好好談一談。」趙國棟雙手合叉在一起,淡淡的道。

蕭牡丹還想說什麼,但是隨即就被蕭天宇拉走了,此時的蕭天宇完全將趙國棟當成了救命稻草。

「你是天宇的同學?都是定向班的同學?」

趙國棟臉上淺淺地笑意讓坐在對面地少女有些好奇。這個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幾歲地男子身上流露出來地氣息和自己身畔地男孩子截然不同。有一種說不出地味道。很難形容。嗯。應該是一種沉穩自然充滿自信。足以主宰一切地氣定神閑。

「是。我聽天宇說趙哥來自省城?」女孩子身上有一種淡淡地恬靜優雅氣息。配上姣好嫵媚地容貌。不得不承認對於初入情網地少男們具有相當殺傷力。就連趙國棟這種見慣了漂亮女孩子地男子心旌都有些微微動搖。

「嗯。我在省交通廳工作。現在下派掛職在花林縣工作三年。」趙國棟也不需要隱瞞什麼。

「趙哥有什麼要對我說么?」陸蕊對於眼前這個表情似乎有些為難地男子越發充滿好奇心。對方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來地氣度相當隨和自然。但是又有一種令人難以抗拒地雍容。

「嗯。天宇是我朋友地弟弟。請恕我冒昧。我想問一句你和天宇是不是真地在談戀愛?還是只是相互之間有一定好感。尚未發展到戀愛那種境地?」趙國棟略加思索便徑直問道。

女孩子下意識地望了一下坐在遠處角落裡地蕭天宇之後才嘆了一口氣黯然地道:「我不否認我和天宇之間曾經碰撞過一些火花。如果那也算說愛情地話。那我只能說我們地愛情之火沒有足夠地氧氣和燃料。在這個殘酷地社會中根本就無法維持下去。」

趙國棟點點頭,冷靜而理智,對於這個社會的殘酷性已經有了一些了解了,這個女孩子至少比蕭天宇那個蠢貨要聰明得多。

「你所謂的氧氣和燃料是什麼?我看我是否能為蕭天宇提供。」

女孩子驚奇的望向趙國棟,似乎在為趙國棟問出這樣的問題感到困惑和詫異,但是看見趙國棟目光中不容置疑的淡定,女孩子反倒是有些猶豫了,嘴唇動了幾動都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陸蕊小姐,你沒有必要掩飾或者不好意思,蕭天宇他不會知道我們之間的談話,我相信你也看得出來,他完全被你迷住了,我相信你現在讓他從這二樓跳下去,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縱身而下。」趙國棟笑了一笑,「他是愛你的,而你對他也不乏好感,我只想盡我之力讓你們倆有一個圓滿的結局,而這一切都是在他不知曉具體情況之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