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不顧一切的自然是相思成災的小魔女月影了,她自動將蕭寒身後緊隨而來的君橙舞和如玉二女給屏蔽了,一口氣就撲到蕭寒懷裡,不肯再鬆開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雪影自然不能像月影一樣,她緩緩的從帥案後面站了起來,一雙明眸凝視著蕭寒,眼底水霧已經升騰了起來。

「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你們幸苦了」

「大家都很想你」

「我知道,以後我會好好的補償你們的。」

「還沒吃飯吧?」

「嗯,這一路上風餐露宿的,還真沒好好吃過。」蕭寒看了一眼大帳中已經擺好的酒宴,感動的說道。

「那就先吃飯吧。」雪影淡淡的一笑,從帥案後走了下來,招呼一聲道。

「好。」蕭寒拉過君橙舞和如玉介紹道,「這是小舞和如玉,今後你們就是姐妹,好好認識一下。」

「小妹君橙舞、如玉見過姐姐」儘管君橙舞心裡不大情願,不過按照大陸規矩,先入門為大,雪影年紀雖小,可按照名分排列,那是在她之上,而如玉則沒有這種心理負擔了,她修為弱,雪影是神級修為,弱者在強者面前低頭,那是很自然的一種情形。

「兩位妹妹好」雪影大方得體的叫了一聲。

雪影知道君橙舞修為在她之上,又比自己大,定然是不願意給她這個小姐姐低頭的,但是進了蕭家的門,就得按照蕭家的規矩,君橙舞難道還能大過蔚姿婷不成?

按照先進家門者大的規矩,就算你修為通天,在家裡那就是要叫我一聲姐姐

一瞬間,兩個女人居然都從對方的眼神中讀懂了對方的心思。

君橙舞心中暗暗氣惱,可她沒有辦法,誰讓她是後進蕭家門的呢,不過她好像還沒有正式通過家裡審核,花溟可是對她說過的,家裡的女人一個個身份顯赫,就算修為不高,那也不是好惹的,如果不能全票通過她進蕭家門,那麻煩可就大了。

到時候除非蕭寒親自出面壓服,但是君橙舞是個心高氣傲的女人,這一點都做不到,她還有什麼臉面留在蕭家?

所以,一瞬間她做出一個決定,還是先委曲求全把身份給定下來再說吧。

她沒有如玉先天的優勢,肚子里壞了蕭寒的孩子,這對蕭家來說那是一件大事,人丁稀薄是蕭家的未來隱患之一,由於蕭寒本人的原因,孩子對蕭家來說就顯得特別重要,世家大族,哪一個不是人丁興旺的。

「雪影姐,你這一身男裝真是英氣逼人,連我都忍不住想要親近一番。」君橙舞淺笑一聲,主動上前道。

這絕對不是君橙舞的性格,蕭寒眼神之中微微露出一絲驚訝,但看君橙舞眼神之中並無那種明顯的敵意,便不動聲色,看雪影如何回應。

女人之間的交流,男人最好不要插嘴,讓她們自己解決才是最完美的,一旦自己插手進去,那就變質了,這一點是蕭寒左擁右抱得享齊人之福得到的經驗,十分的靈驗。

「呵呵,小舞妹妹謬讚了,我是個女人,又是大軍主帥,在這男人的軍營之中,穿女裝不合適,所以不是甲胄在身的時候,我一般穿男裝,但是,真的好看嗎?」雪影有些自得的沖蕭寒微微眨了眨眼睛。

蕭寒眼神之中透著一絲笑意,他見過雪影穿男裝,十分驚艷,當他踏進大帳之中的時候,他就看到了,一身男裝的雪影,心就抑制不住的跳動了一下

要說諸多紅顏知己中,喜歡穿男裝的也有好幾個,碧落和寧馨兒還有冰雲都喜歡穿男裝,但是要論誰穿的最好看,那還真沒人能夠比的上雪影,她穿上男裝,那股子英氣驟然從身上散發出來,他曾經玩笑過,就算是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看到雪影換上男裝的那一剎那,也會情不自禁的產生一種想要「背背」一回的衝動。

「也是,不過姐姐穿這一身男裝還真讓人忍不住心動呢」君橙舞笑吟吟道。

「好了,大家都餓了,入席吧。」蕭寒打斷道,「你們有什麼話,以後多的是時間聊,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兒的。」

玄寂平靜的一笑,他也算是城府極深的了,少主家事,他還是不摻和微妙,這雪影雖然修為弱一點,但看著年齡不大,將來的成就未必就在這君橙舞之下,而且一上來就表現的極為強勢,卻又不失禮節,這樣的女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少主身邊的女人,他已經見到四個了,花溟,不必說了,這個女人冷靜機智,修為不弱自己,更難得是,她一心一意的為了少主,甘願付出而不求回報。

君橙舞,有些天真,但智慧不低,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能力不輸給花溟。

如玉,這就是一個典型的花瓶了,不過能夠為少主誕下子嗣,那就是她最大的功勞,加上她本人無欲無求,未來前途光明一片,當然不排除這一切都是她故意裝出來的。

雪影,今日一見,軍事上的才能已經窺見一斑了,而這個修為不弱的人類女子居然還有如此敏銳細緻的心思,一上來就逼著君橙舞這個驕傲的女人低頭叫了一聲姐姐,這一聲姐姐意義重大,等於說奠定了她在蕭家的位置了。

而少主,則是高深莫測,懷裡還抱著一個不肯抬頭示人的少女,當然肯定跟少主關係匪淺,這個少女的身份會是什麼呢,夫人還是妹妹之類的?

「月影,好了,別害臊了,快抬頭,來見見你小舞、如玉兩位姐姐」蕭寒將月影小魔女的頭從他的懷裡板了出來。

月影小魔女還不是因為害羞,要是沒有玄寂等人在一邊,她還不至於像鴕鳥一般窩在蕭寒懷裡不起來,可在外人的注視之下,她當然羞的不肯抬頭了。

「小舞姐,如玉姐。」月影臉頰通紅,低聲叫了一聲,就從蕭寒懷裡跳了出去,撒腿跑到雪影的身後,害臊的躲了起來。

「哈哈……」蕭寒大笑一聲,招呼玄寂等人落座。

酒是雪影能夠拿的出來最好的,度數不低,喝的玄寂等人大叫過癮,從來沒有喝過這麼辣的酒,這才是男人該喝的酒

蕭寒給雙方大致介紹了一下,算是認識了,今後還要在一起共事。

玄寂也把稱呼給改了,稱「雪影」為少夫人。

因為明天還要趕路,蕭寒就主動的讓玄寂他們下去休息了,如玉和君橙舞也識趣的離開了大帳,今晚無論如何是輪不到她們的。

「雪影,這大半年你南征北戰的,真是辛苦你了」蕭寒驅走了月影小魔女,只留下他跟雪影一起去了雪影的寢帳。

燈光下,蕭寒拉著喝的臉頰微微紅暈的雪影的柔嫩小手,動情的說道。

雪影感動的眼眶一紅:「爺,你不知道,你不在的這段日子,我們又多難,先是獸人帝國入侵紫金,舒寧妹妹那一個月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整個人都消瘦了,谷耀的密報到了我們手中,當時我們就想叫她回來,但是最後還是沒有,因為我們知道,就算我們發出命令了,她也不會回來的,然後劍神山咄咄逼人,我們實力不足,只求自保,要不是婷姐姐趕回,我們還未必能夠抵擋住劍神山的進攻」

「劍神山攻打風城了嗎?」

「這個到沒有,而是我們在西域諸國的產業以及在國內的產業頻頻遭到偷襲,損失慘重,一度資金難以為繼,我們只有拆東牆補西牆,好在等到了婷姐姐的回歸,我們才有了主動,這裡還多虧了那個元姑,都是因為她,我們才對劍神山有所了解,才逼得他們退出我們控制的區域的。」雪影解釋道。

「元姑,就是那個被我摸了一下胸部的放*女人?」蕭寒奇怪的道,他以為這個女人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她真的來投靠自己了。

「這個元姑不但來投靠你,還宣布跟家族脫離關係,自稱是你的女人」雪影道。

「她這麼做就不怕劍神山報復嗎?」蕭寒真搞不懂了,這個元姑的女人是不是腦子燒糊塗了,還是缺根弦兒?這麼荒唐的事情她都能做的出來。

「劍神山和元家都已經對她下了必殺令,起初我們也不相信她,後來她陸續提供了不少劍神山的秘密據點的情報,讓我們給搗毀了,劍神山損失慘重,我們才漸漸相信她的話。」雪影道。

「會不會是苦肉計?」蕭寒皺眉道。

「應該不是,我們驗明正身了,她還是處子」雪影羞澀的說道。

「這並不能證明什麼呀?」蕭寒道,「我的敵人都知道我好美色,派個美人過來卧底,正好投其所好」

「我覺得不是,天底下有如此愚蠢的卧底方式嗎?」雪影搖頭反駁道。

「正因為方式太特別了,容易惹人懷疑,只要她一步一步的大笑我們的懷疑,但只要我們一旦接受了她,那不就說明她成功了。」蕭寒道。

「我們雖然相信了她,但是對她的行蹤還是嚴密監控的,暫時她還接觸不到我們的機密。」雪影道,「就算她是個高調的卧底,現階段,她根本無什麼作為的。」

「只要滅了劍神山,就算她是卧底又能如何」蕭寒一笑道,要真是劍神山的卧底,這莫懷古也太異想天開了。

「爺是打算對劍神山動手了?」雪影一點兒都不吃驚,從蔚姿婷動東海回來,她就猜到了要對劍神山動手了。

「不錯,五方五老推舉大會之上,就是莫懷古的死忌」蕭寒拳頭緊攥,眼中寒光一閃道。

「明天就是九月一日了,五老推舉大會就在一個月後的十月十號,也就是說我這裡只有一個月零九天的準備時間了?」雪影美眸中驟然一亮,露出一絲興奮的光芒。

「嗯,莫懷古一死,莫家就倒塌下一半,我不會讓隨莫懷古參加五老推舉大會的莫家高手返回西域的,所以你的計算一下需要多少人手和兵力才能徹底的摧毀劍神山,然後一統西域」蕭寒問道。

「一統西域」雪影有些震驚,一統西域也不是沒有設想過,但是現階段還沒有考慮的那麼遠,只想先擊敗劍神山再說,而且劍神山勢力根深蒂固,要想一下子滅絕似乎不太容易,她已經做好長期戰爭的準備了。

「對,一統西域,這一次神魔大戰可能比以往的都要殘酷,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更加廣闊的戰略空間,所以統一西域,才能整合西域的人力、財力、物力對抗可能出現的危機,以及做最壞的打算。」蕭寒解釋道。

「如果要擊潰對面的八百萬大軍,一個星期就足夠了,但是要一統西域的話,我手上的兵力太少了,不夠」雪影皺眉深思了一會兒道。

「如果加上對面的八百萬呢?」蕭寒微微一笑,問道。

「按照我的估算,如果要控制西域,至少需要一千五百萬的兵力,西域太遼闊了,地廣人稀,有兩個紫金帝國的面積,人口卻只是略多。」雪影自顧自的道,「爺,你剛才說什麼,什麼八百萬?」

「我說的是對面的八百萬」蕭寒搖頭一嘆道。 公安部出現了讓很多有心人為之驚『艷』的事情,那就是趙師德從蘇沐過來后,竟然再沒有讓任何人進去過,就那樣和蘇沐自顧自的『交』流,直到下班后都沒有能夠放鬆。要不是趙師德想著蘇沐怎麼都要前去面見周奉前,他就真的是會讓蘇沐陪同吃飯。雖然說知道蘇沐是肯定不會拒絕的,但實在是沒有那個必要。

蘇沐在和趙師德分別後,剛剛離開公安部,就接到了周奉前的電話。

「現在在哪裡?」

「剛從趙部長那邊出來。」

「過來吧,一起吃飯。」

「好。」

很為簡單的對話過後,蘇沐就打車向著周奉前的住處前去。而就在這個計程車上,蘇沐掃向窗外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橫條幅。看到這個條幅,看到條幅上所寫著的是什麼后,蘇沐突然感覺到有種深深的無語。

「是不是感覺很諷刺啊?」司機突然說道。

「談不上什麼諷刺,就是感覺到有些不可理喻。」蘇沐說道。

什麼事情不可理喻?

原來在路邊的橫條幅上寫著的一行字赫然是雙手鼓掌歡迎地鐵漲價,這算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還需要雙手鼓掌來做嗎?對京城的地鐵漲價,蘇沐是知道的。蘇沐對這事是談不上什麼反對之類的,畢竟這事從最開始就沒有這個反駁的必要。

如今的物價都是飛漲,所以說地鐵提高票價。從而能夠做到更好的發展,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你們這樣懸挂著條幅是不是就有點過分?如今改革后的地鐵票價,是明顯比以前要高的,這針對的是誰?當然是普通老百姓。你說那些當官的會前來坐地鐵嗎?沒有這個可能的,老百姓會真的雙手鼓掌歡迎票價上漲嗎?

你說我們沒有辦法反抗就是了,現在還需要這樣雙手鼓掌歡迎,見過假的,卻是沒有見過比這個還假的。

「您不是我們京城人吧?」司機問道。

「是啊,不是,我過來是遊玩的。」蘇沐隨意說道。

「那就難怪了。其實這事就是這樣的。前兩天經過什麼評委們的表決,當時說的是全都舉雙手表示支持地鐵漲價。我真的是想要問問,到底那些人是怎麼能夠成為百姓的代表?他們真的是代表著老百姓說話的嗎?為什麼我感覺他們像是在玩人那?你們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讓票價這樣上漲。這還真的是為民服務的嗎?」司機就那樣嘚啵嘚啵起來。

都說京城的司機有著一張好嘴皮子。現在蘇沐是真的見識到。

從司機嘴裡面冒出來的那些段子。有些就算是蘇沐都沒有聽說過。不過你還別不承認,這個司機所說的話是真的有那麼幾分道理。要是說那些人能夠代表老百姓的話,又怎麼會雙手贊成那?咱們不是說不講道理。只是你們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過分那?還將條幅懸挂出來,見過諂媚的,沒有見過像你們這樣諂媚的。

純粹都是一群不知民生的官太爺們。

人民代表制度這是絕對不能夠動搖的制度,蘇沐對這個制度是雙手贊成的,只不過如今這個制度就是這樣的,還沒有辦法做到那種最為完善的表達,是沒有可能會讓人感到最為詳細的執行。不然為什麼那些所謂的代表不是明星就是名人,怎麼就沒有見過從村子裡面出來的人,按道理來說,他們不才是最應該坐在大禮堂椅子上的嗎?

這能夠當作是笑話嗎?

蘇沐是不能夠將這事當作笑話對待的,和司機告別後,蘇沐就沿路走向周奉前這裡。通過嚴格的程序后,他才終於出現在周奉前面前。每次進來都是這樣的檢查,蘇沐早就習以為常。像是周奉前這種人,在天朝是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要重點保護的,真的要是誰都能夠隨意的自由出入他們家,沒準是會有不要命的做出些讓人後悔終生的事情來。

晚飯是很簡單的。

周奉前不喜歡那種大魚大『肉』般吃飯,只是很為隨意的熬著小米粥,然後是一盤豆芽,一盤土豆絲和一碟鹹菜,這樣的搭配,他吃起來是很為舒服的。真的要是說到太多『肉』的話,周奉前吃起來會難受。

不過就在蘇沐坐下來后,倒是端上來幾盤『肉』菜,像是辣椒炒『肉』像是豆乾『肉』片像是京醬『肉』絲之類,瞧上去倒是真的賞心悅目的很,最為讓蘇沐感動的是,周奉前還準備了酒。

要知道這可不是說誰想要喝就能夠喝上這裡的酒。

別說是喝酒,估計就算是能夠前來吃上一頓飯都會讓人奢望的很。

「你在江北省那邊的事情我已經知道,像是這樣的事情你做的很好,只要是為民辦事的,我都會支持你的。按照之前的安排,你到『春』節之前都是能夠有著自主時間休息的,不過現在發生點意外事件,需要你馬上前去上任,不知道你這邊有沒有問題?」周奉前喝著小米粥,示意蘇沐隨意不用管他這個老頭子。

在周奉前的心中,蘇沐地位是超然的。這不僅僅是因為蘇沐是團系的,更為重要的是蘇沐還和關魚關係不錯,從這個層面說,蘇沐就像是周奉前的孫子似的,是會讓他時不時的想要照顧。再說蘇沐真的是很為爭氣,就沖著他的爭氣,周奉前都不會對蘇沐有什麼過分態度,不會給蘇沐冷嘲熱諷。

「我聽從安排。」蘇沐也是很為自然,在這裡表現的是很為隨意。

對周奉前的尊重蘇沐全都放在心中,至於說到表面上的話,蘇沐是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他是沒有任何猶豫,就那樣端起米飯吃著。一盤盤『肉』菜幾乎全都被蘇沐承包,沒辦法誰讓這裡的飯菜做的是很為『色』香味俱全。

「那就行,所有的程序這兩天你在京城走走,然後到時候什麼時間全上任你自己決定就是。」周奉前微笑道。

「周老,我去的是哪裡?」蘇沐問道。

「你想要去哪裡那?」周奉前這次倒是沒有像是剛才那樣果斷而是微笑著問道。

「周老,我還有的選擇嗎?」蘇沐無奈道。

「哈哈。」

周奉前難得見到蘇沐這樣吃癟的模樣,開懷大笑著道:「這次有關你的任命其實是有好幾個方向的,不過最後我還是選擇舉薦你前往吳越省。你也知道的,吳越省是我們國家最早發展起來的省份,是個沿海省份,是個經濟絕對發達的省份。既然你是前去歷練的,那麼當然就是怎麼有價值就怎麼來不是,總不能夠讓你前去那些沒有價值的省份。

這話聽起來是有點不負責任,但這卻是事實。你要是說能夠執掌一個經濟發達省份的發改委,那麼以後就算是到那些經濟相對貧窮的省份,出任省發改委的主任都是不會有任何難度的。我對你就是這樣有信心,你那?能不能向我保證這次過去后將工作做好那?」周奉前凝視著蘇沐雙眼認真問道。

吳越省?

蘇沐倒是真的沒有想到周奉前這次的野心會是這樣大,上來安排的就是吳越省。這個省份真的是讓蘇沐有種說不出的意外,要知道那可不是一般的省份,是吳越省啊。作為一個經濟發達省份,吳越省所擁有的地位是不可忽視的。要是說沒有吳越省的支持,整個天朝的經濟就算是不能夠說全面倒退,但卻是會被拖后『腿』的,這是必然的。

而如今蘇沐卻要出任這樣一個省份的省發改委副主任,你說這算不算是位高權重那?

有沒有信心?

能不能做好?

像是這樣的問題在蘇沐這裡壓根就不是什麼問題,我怎麼可能做不好這事那?還有我可能做不好的事情嗎?我別的本事是沒有,但要是說將這樣的省份給經營好,我還是有著絕對的信心。這是屬於我的本職工作,我為什麼不能夠做好?我要是做不好的話,那才是最為應該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吧。

「周老,您就放心吧,我不會丟您臉的。」蘇沐果斷保證道。

「哈哈,吃飯。」周奉前大笑著道。

蘇沐這話雖然說的是有點不符合官場的規矩,但說出來讓人聽著卻是那樣的親切,要的就是這種親切的勁頭。周奉前是誰,那是團系的扛鼎之人,他相中的人,要是說不能夠將事情辦好的話,到時候他臉面上也是沒有光彩的不是。

「吳越省那邊你也不必有任何顧忌,稍後我會給你個名單,到時候你過去后就和他們聯繫下,有任何事情的話,他們是會幫助你的。說起來吳越省那邊真的是沒有必要有所緊張之類的,你要清楚咱們團系在吳越省的話語權還是相當重的。」周奉前第一次流『露』出這種神情來。

以前周奉前給蘇沐安排的工作,就沒有說哪些地方是真正的藉助到團系的絕對力量,現在這裡周奉前是沒有準備隱藏實力,就這樣向蘇沐毫不猶豫的展示出來。

「是。」蘇沐心情大穩。

有周奉前的這些話在,蘇沐還有什麼需要擔憂的?

吳越省嗎?

咱們很快就會碰面的。, 第五百九十四章:西域大一統(二十)「對面的八百萬?」雪影驚愕了一下,旋即眼睛亮了起來,她怎麼就沒有想到呢,這八百萬除了幾萬劍神山的嫡系和暗中培養出來的將領,其他士兵可都原來是西域各國的軍隊,他們也許會效忠與某一將帥,但是只要這些將帥死了,會有多少人繼續愚忠呢?

而且他們的國家已經不存在了,他們即使還想為自己的國家盡忠也找不到他們要忠於的對象了。

劍神山滅這些國家那可是用斬草除根來形容,絕對不會留下一絲一毫的隱患的,這是莫懷古做事的風格。

收編了了八百萬軍隊,那攻略西域的兵員問題就暫時得到解決了,而且這些軍隊都是現役,稍加整編訓練一下就可以成為一支精兵。

統一西域要從速,一旦讓跟西域諸國的中部國家反應過來,合起伙來分一杯羹,那就麻煩了,特別是與西域還有接壤的明嵐帝國,得知西域內亂,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明嵐帝國謀求西域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劍神山暗中通知西域的時代,明嵐帝國自然不敢把手伸過來,可一旦劍神山倒下,風城時代的帶來,明嵐帝國就未必會把小小的風城放在心上了。

而且風城勢力膨脹的太快,很容易鞭長莫及,這就給明嵐帝國一個機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