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這金色池水的效果,還能夠維持兩個時辰,秦南有著很大的把握,可以突破到時空聖典第九重。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倘若只是悟道,肯定達不到這等作用。最主要的,還是水池給了我一種無形加持,提高了我的武道天賦!」

秦南想到這裡,目光不由看向了水池上方的那具天屍。

很顯然,這具天屍滴下的血液,與先前那具天屍滴下的血液完全不同,前者化為了一種神秘的天材地寶,後者則是純粹的殺機。

在感知之中,這兩具天屍除了外貌有很大的區別,氣息和體內的力量等等,幾乎都沒有什麼區別。

那麼,為何這兩具天屍之間,有這麼大的差別?

「算了,這個問題就不想了。」

秦南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了一絲光芒,體內力量直接爆發而起,演化出來了一尊仙光大手,朝著那具天屍抓去。

這具天屍的金色血液,具有那般不可思議的效果,那肯定是不能錯過的。

畢竟,要知道,這諸天萬界之中,能夠幫助修鍊時空聖典的天材地寶,那可是極其稀少的。

至於有沒有什麼危險,秦南就不考慮了,反正有帝身和帝器在身。

轟!

一聲巨響。

天屍紋絲不動,仙光大手卻像是撞擊在了一座亘古天山,頃刻間粉碎成為了虛無。

「看來,得請兩位前輩出手了。」

秦南心中暗道。

就在這時,秦南忽然感知到,一股驚人的氣息,正以著極快的速度朝他飛來,秦南扭頭看去,就見到了殘帝筆。

筆上站著三個人,正是青穹之主,還有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

「你們來的正好,你們幫忙出手一下,看看能不能把這具天屍給取下來。」秦南立刻開口道。

「嗯?這具天屍?你打它主意幹什麼?」青穹之主愣了一下。

秦南沒有隱瞞,直接將剛才遇到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可以加持武道天賦?」青穹之主眼底閃過了一抹精光。

「趙大哥,從這情況來看,那豈不是真的……」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則是輕輕吸了口冷氣,神色頗為振奮。

「怎麼了?這裡面有什麼玄機?」秦南忍不住問道,從這三人的反應來看,這件事情絕對不簡單。

「小子,你可知道這天空上的群屍是什麼?這是萬屍封天陣,當年應該是一位強者,設計坑殺了這樣一批人,然後用他們的屍體,布下了此陣。」青穹之主說道。

「從這名字來看,這好像是一種封印陣法?」秦南問道。

「不錯,的確是一種封印陣,而且威力極其驚人,倘若布下此陣的強者,沒有留下入口的話,那麼除非是有準帝出手,否則誰也無法進入陣中。」青穹之主說道。

「需要准帝?那也就是說,這具屍體是拿不下來了?」秦南心底一沉。

「小子,這具天屍你就別想了。」青穹之主目光閃爍,道:「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這具天屍相當於大陣中的一個陣紋,那為何這道陣紋會具備這樣的血液,其他同樣作為陣紋的天屍卻不具有呢?」

「很簡單。」

「這萬屍封天陣封印的東西,在歲月的流逝之中,不知不覺間散發出來了強大的力量,以至於有些天屍發生了異變。」

秦南心頭微振,道:「萬屍封天陣里封印了什麼?」

「從目前的情形來看,裡面至少有兩塊,甚至是三塊眾神之源!」青穹之主語氣都微微激動起來。

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兩人眼中也是神光閃爍。

「這眾神之源是什麼?」秦南有點不好意思問道。

「……」青穹之主嘴角一抽,沒好氣道:「你小子不是吧?連眾神之源都不知道?」

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都露出了抹鄙夷的眼神。

紈絝子弟,終究是紈絝子弟。

「小子,百大神體,十大先天之體,都分為了覺醒、小成、大成、圓滿四個階段。每個階段的提升,都是極其困難,比你從天尊提升到神王境,都要困難的多。」

「有的人十歲就覺醒神體,可能他修鍊到了仙王境,甚至是仙皇境,他依然沒有達到神體小成的程度。當然了,也有人修鍊到了天尊境界,就神體小成,甚至大成了。這個因人而異。」

「但是,總體來看,神體提升都是極其困難的。如此困難的緣故,那也是因為,提升神體除了依靠自身努力之外,只有一種外物能夠幫助提升。」

「此物便是眾神之源!」

「何為眾神之源?那必須得是神體達到了大成境界的存在,不幸隕落之後,才能夠形成一塊特殊的眾神之源。」

「雖然不同的神體,都會誕生不同的眾神之源,但即便這塊眾神之源與自身神體不同,同樣可以將其煉化,給自身神體帶來極大的提升!」 秦南立刻明白了,難怪連青穹之主都激動起來。

從價值上來看,這眾神之源,恐怕比半雲仙王花都還要大很多。畢竟,衝擊仙王境界有著諸多方法,而提升神體的外物卻只有這一種。

而且,神體一旦大成,想必戰力會極其驚人,具備的氣運也會更強一截,絕不會那麼輕易隕落。

更不要說,這眾神之源,還有足足兩到三塊。

「不過,你怎麼就能肯定,這裡面封印的乃是眾神之源,而不是其他的東西?」秦南目露好奇。

「剛才來找你的路上,我們也遇到了變異的天屍,那具天屍滴下的血液,竟是蘊含了業火之力。不止如此,途中我們還遇到了業火奇花和業火火種,還有一顆極雷神樹。」青穹之主道:「業火,極雷,那可都是業火神體和極雷神體所蘊含的特殊力量。雖然有的一些奇異之地,也可能會誕生業火和極雷,但兩種力量一起出現,那幾乎不太可能,更不要你說這裡還出現了可以加持武道天賦的血液。」

黎華一聞言忍不住感慨一句,道:「只是有點可惜啊,如果真的有三塊眾神之源,那恐怕也是業火神體,極雷神體,先天武體形成的眾神之源了。」

如果是與自身神體一樣的眾神之源,一旦將之煉化,那至少可以從覺醒提升到小成的層次,甚至都有可能從小成提升到大成。

而且,從相同的眾神之源中,還能夠領悟到對方生前的武道意志,對自己的武道修為,還有使用神體之力上有著很大的幫助。

青穹之主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就知足吧,一次性碰上兩三塊眾神之源還不好?你還想碰上極陽神體的眾神之源?」

「咳咳,我就這麼一說。」

聽到他們的對話,秦南身體驟然一緊,道:「等等,黎華一,你剛才說什麼?除了業火神體和極雷神體,還有……先天武體?」

「不錯,先天武體的擁有者,就有加持武道天賦能力。」黎華一淡淡道。

秦南不由輕吸了口氣。

雖然具體的奧秘他不了解,但毋庸置疑,如果他能夠得到這塊先天武體的眾神之源,必然對他有著極大的好處!

「不過,現在到底有兩塊還是三塊眾神之源,根本沒法確定。具體是哪兩塊,也不好說,還有一定的變數。」青穹之主搖了搖頭,道:「而且,鬼知道這個地方的封印,會不會打開。」

秦南聽著青穹之主的抱怨,腦海里莫名的出現了一個念頭。

會!

萬屍封天陣,必然會有一個入口,可以讓人進入其中!

因為秦南心裡有種感覺,那塊先天武體的眾神之源,就像是這個幻境特意安排給他的機緣一樣。

如果他感覺沒錯,那必然會有入口,否則怎麼去取?

「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幻境很夠意思啊,雖然完成大同天決的下篇不太容易,但這機緣也不少。」

秦南心裡暗贊一聲。

「好了,你小子也不要多想了,比起先天武體的眾神之源,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青穹之主給秦南傳音道。

在他看來,秦南比較在意這先天武體的眾神之源,那是因為此物乃是諸天萬界中,恰好可以助其修鍊時空聖典的幾種天材地寶之一。

秦南反應過來,平復了一下情緒,道:「你現在追蹤到了姜紅袖所在的位置沒?」

在等待三聖空間開啟的時候,青穹之主並沒有閑著,因為進入大機緣之地,很可能會隨機降臨各個地方,所以青穹之主一直在暗中施法,鎖定姜紅袖。

「嘿嘿,那是自然,這次她肯定甩不掉我們。」青穹之主得意一笑,就叫了一聲:「西北方向,走起。」

殘帝筆立刻破空而去。

時間一點點過去,很快過去了一個時辰。

路途之中,秦南發現,發生異變的天屍還是較少的,他們這一個時辰下來,也就遇到了兩具天屍滴血,其中一具降下的血乃是一種殺機,另外一具降下的血,就化成了一片火焰。

那具天屍的下方,都形成了一片黑色的火海,熊熊燃燒,秦南僅僅只是一眼看去,就感覺自身彷彿都會被融化。

那是業火。

除此之外,秦南一行人還發現,這片大地上的機緣很多,時不時就可以看到樹林和山峰中閃爍仙光,只是他們都沒什麼興趣,掃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紅袖!」

沒過多時,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看到了前方天空中的一行人,精神頓時一振。

只見到,姜紅袖與九女,站在一艘淡紅色的神舟上,以著驚人的速度,朝著前方飛行著。

她們也發現了秦南等人,姜小芽回頭一看,美眸中頓時露出了抹厭惡之色,道:「怎麼又是秦煥他們?他們還真是不死心,現在進入了大機緣之地,連大機緣都不去尋找,非要跟著我們!」

說到這裡,她頓了頓,道:「紅袖姐,他們恐怕鐵了心要跟著我們,這樣下去會不會壞了我們的事情?」

「不必理會。」姜紅袖搖了搖頭,道。

「好吧。」姜小芽癟癟嘴,只能朝著後方瞪了幾眼,哼了兩聲,就轉回頭去。 青穹之主見到前方的神舟,依舊保持著原來的速度,立即朗聲道:「姜道友,想必你已經發覺了,天空上的群屍乃是一個封印大陣,裡面還封印著眾神之源吧?」

姜紅袖頭也不回,淡淡道:「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這封印大陣,極其強大,非人力能破,必須得找到入口。就算你玲瓏神體相當不凡,想必也推演不出來入口之處吧?」青穹之主笑道:「我有個提議,我們前來助你一臂之力,全力進行推演。另外,還讓帝身和帝器前輩出手一次。你只需將半雲仙王花借我們兩日,如何?」

「沒興趣。」姜紅袖拒絕的相當乾脆。

青穹之主嘴角一抽。

既然說不通,那也沒別的辦法,只能繼續跟著了。

不過,好在姜紅袖沒有想要甩開他們,或者是驅逐他們,不然他們還得費一番手腳。

時間一點點流逝。

群屍之下,半空中。

一艘神舟,一支殘筆,都化作了兩道璀璨光芒,一閃而逝。

雙方速度都是極快,自然引起了不小的動靜,時不時引來了一些強者的神念,但也無人打攪。

時間一點點過去。

漸漸地,秦南等人發覺了不對勁之處。

在這路途之中,他們遇到了兩處機緣之地,一座古老的宮殿和一片奇異的森林,兩地都綻放璀璨仙光,演化了各種異象,聲勢頗為浩大,吸引了不少修士,甚至還有一些天之驕子。

但是,姜紅袖好像無視了它們,沒有停留絲毫,直接略過。

「從這情形來看,紅袖是有目標了?那她怎麼不想辦法甩掉我們?」小劍王陸朝疑惑道。

「鬼知道。」青穹之主翻了翻白眼。

不知不覺間,三個時辰過去了。

秦南等人跟隨著姜紅袖她們,已經來到了一片大海上,海水為九彩之色,顏色絢麗,看起來頗有種夢幻感。

這期間唯一的收穫,那就是秦南發現了第二具滴下金色血液的天屍。

在這天屍的下方,恰好有一顆古樹,古樹在金色血液之下,發生了異變,枝葉都變為了淡金色。

秦南將古樹抓來煉化,同樣也進入了悟道狀態,得到了悟道天賦加持。

由此可以見得,在那封印之地,先天武體的眾神之源存在的可能性,高達了九層。

唯獨可惜的是,那具天屍異變時間還不長,古樹受到的滋養也不長,只幫助秦南維持了短短百息時間,無法助秦南突破時空聖典。

「紅袖他們停下了!」黎華一忽然出聲道。

秦南立刻睜眼看去,只見前方的海面上,出現了一座神秘島嶼。

島嶼不大,僅有數百里,但它形如卧龍,整座島綻放著淡淡的金色仙光,其中還傳來了若有若無的吼聲,令得秦南有股莫名的心悸感。

「此島很不簡單,裡面蘊含著一股非常浩瀚的精純之力,足以媲美仙王級洞天福地。」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雙瞳綻放神光,臉色微凜:「不過,此島上有著三尊非常可怕的凶獸,修為可能超過了巔峰神皇的層次,達到了仙王境。」

「不錯,那是三頭莽天犼,每一頭都有仙王境初期的修為。」青穹之主眼睛微眯,道:「而且你們沒有發覺,此島與這片天地間的氣機,隱隱勾勒了一起,整座島天然化成了一座絕命地殺陣。一旦要想進島,就會遭遇殺機。」

「還有絕命地殺陣?」黎華一和小劍王陸朝神色微驚,這座陣法乃是上古殺陣的一種,威力不俗。

再加上島上有三頭莽天犼,即便是以他們的修為去闖島,那也是相當兇險。

就在這時,姜紅袖出手了,她玉手向前一拍,無數花瓣從天而降,像是一場傾盆大雨般,朝著整座島嶼上籠罩而下。

剎那間,絕命地殺陣被觸發了,島嶼綻放的淡金色光芒,直接化為了一片漆黑,一尊尊血紅的大手,從那黑暗中探出,攜帶著可怕凶威,朝著她們抓下。

不止如此,三道恐怖的氣息,從那島嶼上衝天而起,隨後就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莽天犼被驚動了,鎖定了姜紅袖等人。

「這座島上有什麼重寶?」小劍王陸朝忍不住問道。

「這座島上應該有不少機緣,但估計沒有重寶,價值最大的也就是這座島嶼蘊含的精純之力了。」青穹之主搖了搖頭。

「什麼?沒有重寶?她費了這麼大勁找過來,現在強行出手,就只是為了這洞天福地?」黎華一吃了一驚。

雖然仙王級的洞天福地,在五界之中,也是價值很大,會引來不少強者爭奪,但洞天福地一般只能用來進行修鍊,或者是閉關。

如果是在界外,仙王級洞天福地確實相當不錯,可現在是在一個大機緣之地,拿下這洞天福地完全沒有好處,去上面修鍊也只會浪費時間。

更不要說,此地還有絕命地殺陣以及三頭莽天犼。

「你問我我問誰?她又不蠢,拿下這島嶼肯定是有大用。」青穹之主翻了翻白眼。 談話間,三頭莽天犼沖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