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清州的韓軍遭圍殲只有10個步兵師的大田肯定會迅速淪陷。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3,45分。李向志給大田發去最後一封戰報后帶著警衛營離開集團軍司令部。率先向大田方向「突圍」。

在此之前大約10分鐘。柳宗純離開大田。逃往更南面的州。

似乎認為全州還不夠安全。柳宗純在半路上讓車隊轉向。直接前往釜山。外界並不知道。到達釜山之前。柳宗純讓韓國的西部艦隊做好了出港準備。也就是說。柳宗純已經在此時有了逃離國的想法。

4,不到。雲霄率領的警衛連沖入韓軍第5團軍司令部。沒有抓獲一名俘虜。只找到了几子來不及銷毀的軍事文件與軍用的圖。

也許。當時凌雲霄恨的就是77軍不是39軍。如果77軍多幾個戰鬥旅。多裝甲力量。凌雲霄肯定–出殲滅清州守軍的決定。作為一名理智的指揮”。凌雲霄不會不到1萬兵力與15萬韓軍死拼。

確認李向志已經逃離清州后。凌雲霄做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放掉一批俘虜。

很快。還在城區內抵抗的韓軍都知道李向志拋下拋下所有作戰部隊。帶著警衛營逃出清州。逃往大田。

司令官都逃了。還有必要打下去嗎?

絕大部分韓軍選擇跑。而不是77軍投降。原因很簡單。77軍的兵力太少了。為了避免兵力過於分導致重大傷亡。雲霄沒有辦法阻擊逃跑的韓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整師整師的韓軍向南「突圍」。

霄並不懊悔。制訂作戰計劃的時候。他就料到了這一點。

5,30’。快反771旅與快反773會合。空突172旅的3營也趕來湊熱鬧。

打到這個時候。77軍攻打清州的轟動性超過了3軍佔領漢城。

裴承毅在第一時命令凌雲霄停止追擊潰逃的韓軍。就的組織防禦。隨即命令空突162迅速南下支援77軍。38的2戰鬥旅向清州方向運動。擺出圍攻清’的態勢。這道命令「挽救」凌雲霄與77軍的2個戰鬥旅。因為就在凌雲霄準備追擊韓軍的時候。美軍向韓國提供了最新的軍事情報。韓軍的知攻打清州的只有2個快反旅。而不是數個軍。如果凌雲霄南下。肯定會與10多萬韓軍正面交戰。後果不堪設想。 日上午,確定韓軍放棄了反攻清州的行動,裴承毅都。

77軍攻佔清州既是第三次戰役的「收官之作」,又超出了第三次戰役的範疇。

到達首都郊區空軍基地,裴承毅見到了前來接他的項鋌輝。

總參謀長百忙之中到機場接他,既是看得起裴承毅,又有其他原因。不用多問,裴承毅就知道項鋌輝過來的目的。

「軍情局確定了你的判斷,韓軍第5集團軍沒有北上的打算。」

裴承毅點了點,接住項鋌輝遞來的香煙,說道:「我也問過凌雲霄,77軍的偵察部隊沒有發現韓軍北上的跡象。」

「凌雲霄的情況怎麼樣?」

「還好,在戰鬥中擦破點皮,么大事。」

項鋌輝苦笑下,說道:「當初我就說過,這小子是一頭狼,一頭野狼。把他放出籠子,最先倒霉的就是我們。」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朝項鋌投去了詢問目光。

「這兩天。我地電話都被人~了。」項鋌輝抽了兩口煙。說道。「惹誰不好。偏偏惹上蘇勁輝。漢城地戰鬥還沒結束吧?」

「沒有。輝還在前線。」

項鋌輝點了點頭。說道:「就好。」

「蘇勁輝說什麼了?」

「說?」項鋌輝看了眼裴承毅。笑了起來。「你認為蘇勁輝向我打小報告?」

裴承毅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尷尬地笑容。

「蘇勁輝不是那樣的人,他真要對付凌雲霄,最後一個知道的人肯定是我。」項鋌輝長出口氣,說道,「不過那幫子將軍都抓著這件事情不放,甚至有人提出應該把凌雲霄移交給軍事法庭。」

裴承毅立即激動了起來。

「放心,我不會讓其他人從我手裡把凌雲霄帶走。」項鋌輝冷冷一笑,說道,「把幫子將領想的什麼,我們都很清楚。凌雲霄這小子確實有點能耐,腦袋也算靈光,最後關頭硬是打了一場漂亮仗,讓我在元首面前也好為他說話。



「元首過問這件事了?」

項鋌輝點了點頭抽了幾口煙。

見到總參謀長不打算多提元首,裴承毅也沒有多問。

項鋌輝說的「那幫子將領」,指的正是與蘇勁輝一樣,出身「將門世家」的將軍。如果說「少壯派」與「老成派」只是觀念上的差別,那麼「少壯派」與「世家派」就是利益上的衝突。

嚴格的說,「世家派」是共和**隊中最早的利益集團。

很多如同蘇勁輝那樣的將軍是依靠家庭背景,在軍校拿到高學歷文憑,其他軍人還在軍營里摸爬滾打的時候們就成為了軍官。因為有雄厚背景,所以這些軍人的「仕途」平坦得多,很多在歲以前就當上了將軍。

當年紀佑國堅決推行軍事改革,一個極為重要的目的就是剷除「不學無術」的傢伙。

在共和國裁減的將領中出身軍人世家,依靠背景獲得將銜,自身卻沒有多少能力的佔了80%以上。軍事改革中,將大校轉成准將,正是為了提拔部隊里年輕有為的軍官,為平民出身的軍人提供更多的機會與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此打壓「世家派」,平衡軍隊內部的權力結構。

蘇勁輝本人沒有問題他的才能有目共睹。

問題是,很多被削職者將被削職的「世家派」將領與軍官肯定不會放棄這個打擊「少壯派」的機會。只要給凌雲霄定下「違背軍令」的罪名,就能趁機打壓裴承毅后對付項鋌輝。

作為「少壯派」最大的靠山,項鋌輝肯定要擔保凌雲霄。

想到這,裴承毅稍微鬆了口氣。關係很明確,作為前線指揮官,如果手下的某個軍長被送上軍事法庭,他也逃不了連帶關係,至少會在履歷中記上很不光彩的一筆。

「項總,元首……」

「元首沒有過問這件事情。」項鋌輝滅點煙頭,看了眼裴承毅,「這些事情,我也不好直接問。按照彭總的意思,元首大概想冷處理。」

「冷處理?」

「平澤的事情不僅僅是軍隊的事情,外交上的麻煩比我們想像的嚴重。」

裴承毅微微思索了一下,說道:「如此說來,起關鍵作用的是副元首。」

項鋌輝點了點頭,說道:「副元首找我問過兩次情況,就我理解,副元首不會拿軍隊怎麼樣,畢竟副元首需要軍隊的支持。再說了,平澤的事情是韓軍自找的,以當時的情況,凌雲霄沒有更好的辦法。」

「總體來說,凌雲霄錯在前面。」

「從後面的發

,凌雲霄沒有犯錯。」

「什麼意思?」裴承毅有點迷惑。

「副元首一直主張在第三次戰役後攻打釜山,不去對付第5集團軍,而凌雲霄正好創造了這樣的條件。」項鋌輝微微一笑,說道,「如果快反773旅不違令北上,就無法消除北面的威脅,也就無法攻佔清州。如果77軍沒有打下清州,作戰物資就無法通過鐵路線從仁川運到東部戰場。從後勤保障出發,我們肯定要在進軍釜山之前發動一次戰役,佔領清州、殲滅韓軍第5集團軍。雖然第5集團軍還在大田,但是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守住清州,也就沒有必要南下攻打大田。」

裴承毅也笑了起來。「這麼說來,凌霄雲是因禍得福了。」

「現在還不能下定論,副元首這兩天一直在處理外交上的事情,還沒有跟我談這件事情。」項鋌輝又點上一根香煙,將煙盒遞給裴承毅,讓准將自便。「情況很清楚,只要我們支持副元首,直接攻打蔚山與釜山,副元首就會在凌雲霄的事情上網開一面。再過兩年,政權就要發生更迭。得到副元首的支持,對我們有很大好處。」

裴承毅點了點,說道:「作戰計劃我已經考慮好了。」

項鋌輝看了裴承毅一眼,道:「你小子越來越會裝聾作啞,竟然在我的面前賣起關子來了!」

「項總,我也是有把握,不然……」

「不跟你羅嗦這些,既然你早有準,知道等下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吧?」

裴承毅立即點了點頭。

「好好想一下,等下別犯低:錯誤。」

啟程回首都之前,裴承毅想到了各種可能。他的猜測與項鋌輝的分析完全一樣,在幕後保護凌雲霄的不是項鋌輝,而是王元慶。

與前面2元首不同,王慶在軍隊裡面沒有多少根基。

雖然趙潤東與彭茂邦都公開支持王元慶,但是趙潤東與彭茂邦都老了,即便能夠發揮影響力,也堅持不了幾年。因為紀佑國在前面做了表率,彭茂邦把項鋌輝留在了總參謀部,所以趙潤東與彭茂邦很有可能在2年之後歸隱山林。

王元慶上任之前,必須抓住軍隊,至少抓住軍隊里的某一個派別。

「少壯派」絕對是王元慶的首選對象,因為王元慶並不是名門出身,除了與紀佑國的關係極為密切之外,幾乎沒有什麼背景。

裴承毅很清楚這一點,在策劃第三次戰役的時候,充分考慮了王元慶的要求。

王元慶要想與「少壯派」走到一起,肯定需要某個「偶然」條件。

凌雲霄在平澤與水原的行動,「世家派」惹是生非,正好為王元慶提供了這個條件。

只要王元慶在凌雲霄的問題上偏向「少壯派」,以凌雲霄「保護人」的身份對趙潤東施加影響,擺平「世家派」,「少壯派」就會成為王元慶手裡的武器。

當然,「少壯派」也得有所表示,才能讓王元慶認識到「少壯派」的重要性。

很簡單,也很正常的利益結合。

如果裴承毅連這點都看不出來,也就沒有資格成為項鋌輝的重點栽培對象。

不管怎麼說,凌雲霄不會有什麼問題。在趙潤東不太過問政務的情況下,只要王元慶擺平外交上的問題,不會有任何人追究凌雲霄的在平澤事件中的責任。

回到總參謀部的時候,裴承毅已經想好應該在作戰會議上強調什麼,忽略什麼。

與上一次回京不一樣,趙潤東沒有急著召開作戰會議,而是單獨接見了裴承毅,向裴承毅詢問了前線的情況。

雖然趙潤東沒有故意問到77軍與凌雲霄,但是裴承毅知道趙潤東在掌控局面,避免幾個利益集團把事情鬧大。在元首面前,裴承毅沒有表現得過分主動。趙潤東沒有在凌雲霄的事情上表態,表明趙潤東有自己的想法。裴承毅能夠看出王元慶的利益關係,卻看不出趙潤東的心思,也就不敢貿然表明立場。

吃過午飯,裴承毅見到了前來參加作戰會議的副元首。

似乎為了避免別人說閑話,王元慶沒有過分詳細的詢問前線戰況,而且與裴承毅交談的時候,顧衛民也在場。在此情況下,裴承毅也不好表現分親熱,畢竟顧衛民到底站在哪一邊,誰也說不準。

喝了下午茶,趙潤東才讓項鋌輝召集人員開會。

此時裴承毅才發現,一直以「顧問」身份協助趙潤東與項鋌輝的彭茂邦沒在總參謀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官榜》更多支持!

富士葬神這幫傢伙極度殘忍嗜殺,其名聲可謂是臭名昭著,梅錚比在座的幾位都清楚,他帶出的特*種精*英小隊,有不少人就是葬送在富士葬神手中。儘管說天朝也曾經幹掉不少服部家族忍者,但兩者相比,因為對方的不折手段,沒有底線,毫無人道,所以梅錚的損失更多一些。他曾經不止一次想要將富士葬神給滅了,但由於種種原因和變故,都沒有能夠達成。

七個中忍巔峰強者,也不是誰想要對付,就能對付得了的。

但現在蘇沐剛剛說的什麼?他說他竟然將富士葬神給全滅。

最好的證明,就是此刻擺放在桌面上,明晃晃的七塊白銀徽章,還有一點,梅錚是絕對不會認為蘇沐撒謊,這樣的謊言他也不屑去撒。這麼一說富士葬神真的是團滅了,七個中忍強者的罪惡一生宣告終結。

難怪蘇沐說服部家族會心疼,這已經不是心疼能形容的,服部家族必然會因為富士葬神的隕落而元氣大傷。這個家族能不能承受住其餘忍者家族的覬覦和侵佔,還要兩說呢。

在梅錚心底看來,富士葬神的隕落並不比蘇沐將莊語嫣救回來的功勞小多少。

這功勞真算得上是十分驚人。

「富士葬神十年前將我國派遣出去,支援非洲建設的一個工作小組全部殺害,事後栽贓給當地的一個部落首領。」

「富士葬神六年前將我海外六個情報站全都毀掉,殺害情報人員近三十餘人。」

「富士葬神在三年前的世界特*種部*隊大比武中,殺害我國參賽戰士三十人。」

……

梅錚每說出一句話,身子就顫抖些許。這全都是用鮮血和生命銘刻下來的屈辱史,是需要每個華夏人去銘記的。造成這一切的就是富士葬神,就是這個手段殘暴,為達目的無惡不作的忍者部隊。

徐中原臉色同樣有些發暗。

「老梅,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不過現在不用多想。咱們已經將富士葬神給團滅了,我想現在最難受的應該就是服部家族。哈哈,我現在真的很想要看到服部家族知道這事後會是什麼反應。」徐中原將白銀徽章隨意丟棄在桌面上后大聲道。

「沒錯。」

梅錚一掃剛才的鬱悶,臉上神采飛揚。

「蘇沐,你這次真的立下了蓋世功勞,你這是屬於兩大功勞,我一定會為你請功。憑著你現在立下的功勞,升到將軍都是沒有問題的。」

將軍?少將嗎?

蘇沐倒是沒有奢望過這個,確切的說他壓根就沒有想過這個。將為兵首。不想當將軍的士兵都不是好士兵,能夠成為將軍,必然是國家的棟樑,任何一個將軍都擁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他有自知之明,原本就不是實打實軍旅科班出身的他,對軍事理論一無所知,你讓他當將軍,這有點太過勉強了。

「師父。真的沒有這個必要,我…」

「蘇沐。這事不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而是要不要做的問題,你就不要管了,由我們幾個老傢伙給你辦。你這次出生入死,做出這麼大的成績,要說軍方沒有點表示的話。那是不可能的。既然是執行任務,那賞罰分明是必須的。你只是付出,卻得不到任何獎勵,傳出去的話,簡直就是扇我們的臉呢。」徐中原打斷插話道。

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你讓蘇沐再說什麼呢?

「好吧,我服從命令聽指揮總成了吧。」蘇沐只能如此。

「蘇沐,你這會要不要休息下?」梅錚問道。

「師父,有什麼事情您就吩咐。我在飛機上睡過覺了,現在精神十足呢。」蘇沐這話倒不是虛的,他真的是在飛機上休息足了。當飛機進入天朝領空后,他就完全放下了心,呼呼大睡了一通,根本沒有絲毫擔心,即便是在島國那邊有米國駐軍,那又怎麼樣?給他們幾個膽子,都不敢擅自闖入天朝領空。

「那行,現在就跟我走,我們要將烈士的英魂全都埋葬,讓他們入土為安。」梅錚聲音低沉道。

「好。」蘇沐應聲起身。

徐中原和吳清源都沒有跟隨梅錚去,不是說不能,而是因為規矩。

遇難的十三個人,他們全都是屬於梅錚的部下,特*種部*隊在軍方是一個獨立出來的作戰單位。而且要知道梅錚所訓練的特*種部*隊,和各個軍區中的特*戰大隊又有很大差別,他們靈活機動性要更高。每個戰鬥隊伍全都是高度保密性質的,是不會像其餘軍區的那樣公之於眾,而是隱藏在深深水底,該知道的人知道,不該知道的人絕對不會知道。

像是獵殺。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獵殺的存在,而能進入獵殺,也就意味著你將會比其餘軍區的特*戰大隊更加神秘。

前去營救莊語嫣的特*戰小隊嚴格說起來,並不能算是一個真正成型的戰鬥小隊,當初派遣出去的時候是比較著急,他們都是臨時組建起來的。要真的像是獵殺這種成熟的特*戰小隊,自然也不是自由傭兵團能輕易對付的。然而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任何用,逝者逝矣,現在能做的就是讓這些英魂都能回家,都能入土為安,都能在另外一個世界庇佑天朝。

京城特*種部*隊訓練基地後山。

這裡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這裡屬於梅錚的地盤,是他一手將這裡建造起來的。只要是各大軍區的兵王,都被他挑選進來,成為華夏神州最強部隊成員。所有人都要在這裡訓練,都要在這裡生活,都要將這裡當成是他們的家。

在這片森林中有著一片空曠地帶。

空地四周圍繞著高聳入雲的蒼翠樹木,地面上生長著綠油油的青草。或許是因為清明節的緣故。天氣從蘇沐他們回來后,就開始籠罩起層層陰雲,而當他出現在這裡后,更是飄起了絲絲綿綿細雨。都說清明時節雨紛紛,果然是沒有錯。而在這樣的時刻,老天要是不下雨。要是還烈日普照的話,反而會讓人感覺不舒服。

林間空地上矗立著一座座墓碑。

黑色墓碑井然有序的排列開來,每塊墓碑上都雕刻著一個名字。放眼望去,蘇沐能看到的墓碑至少也有幾百塊之多。而這還遠遠沒有將空地佔滿,這片空地還有很大餘地。只不過就算是這些空閑餘地,也不是說平坦整齊的,同樣樹立著一塊塊墓碑,只不過其上沒有雕刻任何名字,全都是無名墓碑。

小雨飄灑。冷風呼嘯。

站在這裡,可以清楚感受到空氣中瀰漫著那股的肅殺氣息,一塊石碑就代表著一條曾經鮮活的生命,一個名字就代表一個百戰不屈的精英,而不管他們以前如何輝煌,現在卻全都安靜的躺在這裡。

墓碑群落前,站在首位的是梅錚,在他身邊的是蘇沐。緊隨他們身後的是一道道宛如古松般挺拔屹立的身影。雨水順著他們的臉頰滴滴滑落,卻沒有誰流露出想要遮擋。擦拭雨水的意思。全都身穿筆挺軍裝的他們,神情肅穆,雙眼中閃爍著炙熱光芒,望著正在放進墳墓中的骨灰盒,無法抑制的激情之火在身體中熊熊燃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