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了結丹期的令風雪,那他們神霄峰今年的勝算就真的很高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所以現在確定了令風雪不會參加后,兩人才有點失望。

至與這個隊伍的隊長黃青,他們沒有聽說過,估計是一個實力普通的虛丹境弟子,二人也沒有展現出太大的興趣,點了點頭后,就告辭回到隊伍。

……

(是我太天真了,以為昨天晚上有時間寫,結果今天早上才有時間宗出來。) 狄浩和鄭宇石雖然對於令風雪沒來有點失望,不過他們都知道風雪會除了令風雪外,其他的會員也是精英弟子,隊伍的實力應該還是不錯的。

因此狄浩和鄭宇石在告辭之前,亦約定了魔魁嶺相遇的話,好好合作一番。

神霄峰三個隊伍之間的一個簡短的交流,並沒有引起別的隊伍太大的關注。

一個連續輸了這麼多年的內峰,連讓別人嘲諷的資格也沒有。

內門八峰共二十四支隊伍都到達后,宗內的大佬都陸續出現。

十幾道波動隱晦的人影出現在半空。

當中就有神霄峰大長老王通。

黃青從衣著上,判斷其餘七峰的大長老都出現了,看來這次爭奪賽各個內峰都還是很重視的。

雖然峰主沒來,但到各峰大長老都有到場。

除了各內峰的大長老外,還有一個來自主峰的金袍老者,以及御獸閣的執事長老。

最先發話的是御獸閣的執事長老。

「經過抽籤,各隊伍可以開始順序去挑選玉靈冷馬,記住了,每人只能選一匹。」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草原之上的數量不足一千的馬群。

這些馬全都是身高兩米,通體色如白玉,兩眼如明亮的青色寶石,神駿非常,在草原上或是休憩,或是奔跑嬉戲。

「抽籤選馬有什麼講究?」黃青好奇地問道。

「儀式而已,早選晚選沒什分別。」宋楚倩答道。

「這裡豢養了大概一千匹玉靈冷馬,任由我們二百四十人挑選,理論上,每一隻馬在魔魁嶺中的表現,都不會相同,有的馬可以跑快一點,有的馬卻跑得較慢。」

「不過這是無從判斷的,至今為止,仍然無人可以從這些馬在草原上的狀態而判斷出它們去到魔魁嶺后的表現會如何,無論是肉眼,還是修士神念感知都沒用。

九十九度甜婚 這些年來無數人研究過,即使是對御獸之道十分精通的弟子,都對此一籌莫展。」宋楚倩斬釘截鐵地道,她對這方面顯然也這過資料搜集。

「所以待會到我們時,只要找一匹精神不錯,看得順眼的就可以了,別的只能靠運氣。」

黃青好奇地打量著這些在草原上歡快地跑來跑去,不時低頭吃草的玉靈冷馬。

很快抽到第一簽的隊伍就率先進入草原,他們果然如宋楚倩所說的那樣,選得很隨意,最多也就花了十來分鐘,已經全部人都選好了各自的馬匹。

所以究竟是什麼原因,可以令玉靈冷馬不懼魔魁嶺上的魔魁氣?

他想了一下,同時開啟了透視眼,以及真實之眼。

草原上的馬匹在他眼中都變成了白玉色的光團。

不是真元的顏色,但應該是能量的一種,隱晦到連修士的神念都感知不到。

有的馬體內的白玉光團亮一點,有的則弱一點。

黃青摸了摸下巴,他有個大膽的猜測……

很快就論到了他們的隊伍。

王通低垂的眼皮微微一抬,看了一眼黃青的隊伍。

他也清楚,今年神霄峰唯一贏的希望就在黃青身上。

走到草原上,所有人正想各自去選馬,黃青突然道:「這十匹馬我來選。」

眾人一愣,黃青莫非看出了什麼玄機不成?

黃青離地飛起,升到十來米高,草原上的幾百匹玉靈冷馬都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這匹。」黃青指向遠處在低頭喝水的一匹玉靈冷馬,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別。

韓猛就在黃青指出的一刻立即動身,直接將那匹馬拉到身邊,他已經選好了。

在黃青的指示下,很快所有人都選好了馬匹。

雖然他們皆感到莫名其妙,但覺得這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況且現在黃青的隊長威望很高,大家自然都聽他的指示。

草原上的情況引起了其他隊伍的注意。

「都還未開始,就在選馬階段就發力了?看來神霄峰這次很有決心一雪前恥呀。」有人怪笑一聲。

「這都在裝什麼嘛,他還有方法看出哪一匹馬可以在魔魁嶺上跑得快不成?」

總裁太壞誰的錯 「要是真的,那他就厲害了,解開了這個幾十年都沒有人破解出的難題。」

鬨笑聲此起彼落,一直沒有人關注的神霄峰,竟然以這種方法引起了注意。

神霄峰另外兩支隊伍的隊長,狄浩和鄭宇石對望一眼,嗯……果然不用對這支沒有令風雪的隊伍抱太大期望。

當黃青他們選好馬出來時,也發現了這些嘲諷的目光。

其他人不像黃青那樣見慣類似的大場面,能夠對這些目光泰然自若,他們迎著這些目光,表面或多或少都有點不自然。

「你莫非真的能看出什麼?」宋楚倩忍不住問道。

「我在成為修士之前,算是大周國的貴族吧,當時圈子也流行賽馬遊戲,我學了一些相馬之術。」黃青答道。

「相馬之術?」宋楚倩瞪大雙眼。

這普通的凡馬,和玉靈冷馬是同一種東西嗎?

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品種啊,相馬之術怎麼可能適用在這裡,而且如果有用的話,一早就有擅於御獸的弟子能發現這點了。

宋楚倩搖了搖頭,不再對選來的馬抱有什麼期望了。

還好雖然胡鬧一點,但反正選馬這一項也是靠運氣,沒有太大的差別。

張朝文這時走上來,插嘴道:「有沒有發現剛剛還友好地打招呼的狄浩和鄭宇石,現在都離我們遠遠的,彷彿在裝作跟我們不認識一樣。」

宋楚倩回頭看了一下,確實如此。

同一內峰的三支隊伍,一般都是站在一起,但是神霄峰的另外兩支隊伍,在他們選好馬出來后,卻離得遠遠的。

明明早前還親切地打過招呼,雖然談不上很熱情,但也不會好像現在這樣疏遠。

大家不由感到有一絲鬱悶,這變臉也太快了。

「都跟你們說過,得有平常心,不要為這些小事而煩心,你們會長平時沒教過你們這些嗎?」黃青撇撇嘴。

其他人見黃青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不由有點佩服,隊長一看就知是有經驗的,能做到如此淡定。

很快,所有隊伍都選好,來自主峰的金袍老者點了點頭,直接道:「所有人帶著自己選好的玉靈冷馬,上飛舟,出發去魔魁嶺。」

……

(再度挑戰第三更,還在寫,還是那句,非修仙黨等明天吧……) 魔魁嶺,位於清微域深處,橫跨萬里,被一片黑色魔氣籠罩,漆黑一片,連修士的神念都透不進去。

魔魁氣那能夠侵蝕元嬰期以下修士的心智,實在太過詭異,加上為了保護未成熟的魔魁花,玄天宗在這麼加了禁制守護。

在未到每年魔魁花的成熟之期時,是沒有人能夠進去的禁區。

而接下來的三天,就是魔魁花成熟的日子,每年之中只有這幾天的時間,將成熟的魔魁花移植到玄天宗的魁靈山,就能在接下來的一年,為到魁靈山修練的築基期和結丹初期弟子,帶來莫大的益處。

這三天時間一過,所有成熟的魔魁花就會凋萎,又要再等一年的時間。

飛舟停泊到魔魁嶺外,所有人牽著玉靈冷馬,魚貫下舟。

立即就有隨隊管事向參加者每人派發一個小玉瓶和一塊玉符。

來自主峰,一身金袍的長老最後一次重申規則。

「規則這些年來一直沒有轉變過,大家應該都清楚,從魔魁嶺上移植出來的魔魁花,必須儘快裝進玄玉瓶之中,不然凋萎了,我們是不會計算在內的,所有人不得搶別人的玄玉瓶,瓶內裝有留影石,必要時我們絕對有能力翻查影像。」

「另外,玉靈冷馬珍貴無比,如果在這次爭奪賽之中受到了任何嚴重的損傷或者死亡,你們就要賠償五千貢獻點。

而且它是你們在魔魁嶺里,對抗魔氣的唯一保證,你們必須好好保護自己的玉靈冷馬,不然沒了玉靈冷馬,就算你是結丹期的修士,真元量也不足以在魔氣的侵蝕之下支撐多久,所以也不要輕易下馬。

當然了,真的出了什麼意外,記得握碎剛剛發到你手的玉符,傳送陣法就會定位你的位置,將你傳送出來,一旦未到完結時間就用了玉符的的,就會取消資格,你個人收集進自己玄玉瓶的魔魁花全部都不會計算。」

金袍長老說完規則之後,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直接宣布開始。

所有隊伍依次進入魔魁嶺外,玄天宗設立的傳送陣法入口。

每個隊伍傳送的位置都是隨機的,避免大家一開始連魔魁花都未見著,就先打了起來。

黃青的隊伍排在中間,很快就輪到他們入陣。

白光一閃,一陣天旋地轉。

灰暗的天空儘是黑色的魔氣,陰風陣陣,入眼是儘是一片荒涼。

雖然是山野荒地,有山石、大樹和植被,但都是詭異的黑色。

他們所在的,是一座野山附近,樹木稀少,但都高大無比,彷彿生長了無數年。

一來到此時,除了黃青外,眾人以修士的體質,竟然都感到了入骨的寒意,下意識都打了個冷顫。

本來任由他們牽著,溫馴無比的玉靈冷馬,比起他們,則完全是另一個反應。

這些玉靈冷馬就好像回到了舒適的老家般,一個個抬起馬首,精神奕奕起來,打了幾個歡快的響鼻。

青色的靈光由馬軀散發開來,溫暖無比,黑色的魔氣就好像遇到剋星一樣,紛紛散開,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靠緊了身邊的玉靈冷馬。

「它們這麼厲害的嗎,在這裡比在外面還要精神。」韓猛驚奇地問道。

宋楚倩黛眉輕蹙。

雖然玉靈冷馬不懼魔魁氣,但她聽說一般來說來到魔魁嶺,它們或多或少都會感到有點不舒服,有一些還會萎靡不振,只有少數的會沒有影響。

至於更加精神的……她還真的沒有聽說過。

但奇怪的是這裡的十匹馬都看似十分精神的樣子。

「別浪費時間了,去找魔魁花吧。」黃青直接道,然後一個翻身上馬。

所有人都上馬後,黃青看向宋楚倩。

宋楚倩在這個隊伍的其中一個職責是帶路人。

「由於這片空間的魔魁氣,都是由魔魁花噴出來的,所以魔魁氣愈是濃郁的地方,遇到魔魁花的機會愈大。」

宋楚倩一邊解釋,一邊觀察了一下四周環境,然後指向野山之後的某處,說道:「向那邊走吧。」

黃青點了點頭,一馬當先,所有人趨馬跟上。

馬蹄的「噠噠」之聲揚起。

眾人才走了一小段路,黃青突然拉馬停下,同時提醒道:「戒備。」

「戒備什麼?」眾人一臉茫然,充斥在四周的魔氣令他們的神念感知亦大受影響。

但聽到了黃青的命令,他們還是很瞬速地拉馬停下,保持隊形。

嗡嗡!

刺耳的拍翼聲響起。

旁邊的密林之之中驟然飛出一團黑雲。

細看之下,所有人都感到有點頭皮發麻,黑雲竟是由密集的黑色蝗蟲組成。

蝗蟲群的速度極快,指翼飛行之間,在空中劃出了一道道流光,彷彿夜空之中劃過的流星。

「噬星蝗,所有人保護好自己的馬!」宋楚倩面色一變,立即道。

如果是人受了一點輕傷還好,吃顆葯,稍微調整一下就原地滿血。

一但玉靈冷馬受了傷,甚至死亡的話,基本上可以宣告你這次爭奪賽之旅已經結束。

少了一匹馬,也許還可以找個人共乘,再少幾匹的話,就不用想了,直接可以握碎玉符傳送出去。

「你來指揮。」黃青說道。

他想藉此研究一下噬星蝗的特性。

宋楚倩點了點頭,有條不紊地下命令道:「列隊,前三中三後生。」

「進入五百丈距離后先放法術,二百丈距離後轉用群攻效果的武技。」

「一百丈的話,什麼也不要理,先用真元護好馬,再慢慢殺。」

顯然這種應對方法是他們在演武場上排練過很多次的,專門研究過對付噬星蝗的隊陣。

隨著黑雲飛近,黃青大概估算出了這群噬星蝗的數量,大概在一千隻,全是築基期后層的妖獸實力,並沒有任何結丹期的噬星蝗存在。

根據大家對噬星蝗的認知,這種數量和實力,只能算是噬星蝗中的小隊伍,類似於斥候。

轟!

十道法術的光芒亮起,大半都是火系,有少部份冰系。

這些全是築基期之中頂尖的群攻法術,全部炸到黑雲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