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2 日 0 Comments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宇智波佐助的臉色都綠了:「止水你個混蛋!」

說完眼神中閃過一抹凶光。

此刻的雨隱醫院,干柿鬼鮫打了個哆嗦,看著躺著的一打七桑,那是如芒在背,如坐針氈。

「呼——」

而鼬直接裝昏迷,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就當他死了。

只有心跳的檢測忍具才證明著他還活著。

兩個男人保持著安靜的氛圍,有著別樣的默契。

「呼——」

「莎莎!」

窗外高大的樹木上樹葉婆娑,陽光點落在地上光影錯落。

曉組織總部的高塔。

迪達拉和蠍的房間裡面,迪達拉眼神若有若無的看著蠍,眼神微妙,後來又想到了什麼,最後嘆息一聲。

「唉!!!」

蠍當然知道迪達拉想的是什麼,無非就是他長的好看,只是變成傀儡才逃過一劫,但想是那麼想,說是另外一種說法。

「混蛋,不要胡思亂想,一打七不是那種人。」

「是,蠍旦那!」

迪達拉立刻打了個激靈,暗自心驚,蠍旦那怎麼那麼心慌。

最上層的房間,漩渦長門看了看自己的木製輪椅,突然這上方開口,空蕩蕩的椅子不安全了。

「我要不要製造一個鐵褲襠,不然我怕被一打七催眠,從此局部不安。」

「噗!哈哈哈!」

小南眉頭一挑,鮮紅的嘴唇微微勾起,有被笑到。

「你那麼骨瘦如柴,一點都不好看,一打七怎麼可能喜歡?」

「duang!」

長門臉色一黑,誰年輕的時候不是一個冷酷俊美的男子?

只是現在虛了許多而已。

不死二人組最愛的地下換金所。

角都眉頭一挑,對著金屬界面一掃,發現自己墨綠墨綠的眼睛,蒙面臉,顏值也不高,突然心中鬆了一口氣。

「呼——」

鼬的幻術太強了,萬一一打七他喜歡玩點別的,做了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邪神大人保佑,邪神大人保佑!」

飛段最直接嚇的不斷摸著自己脖子上掛的十字吊墜。

他自詡還是長的帥氣的,而且如此冷酷,搞不好他就是鼬的菜。

男同竟在我身邊.jpg

十分害怕!

木葉私人聊天群。

【宇智波富岳:止水,別讓老夫逮到你,不然……哼!】

宇智波止水:「……」

不要再鞭了,再鞭就死了都不安寧。

放過我吧!

【夕日真紅:那個,各位前輩,我想問一下,那個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真是那種關係嗎?】

「……」

真紅的話一出,木葉私人聊天群瞬間安靜了下來。

氣氛有點沉默!

夕日真紅腦袋有點大,這越冷場他就越心慌。

最後還是宇智波泉奈幽幽的說話。

【宇智波泉奈:什麼關係我不知道,但我的月讀是在我的妻子死去以後開啟的,這是事實,但也因此讓我的兒子憎恨我。】

【宇智波富岳:我們這一脈就是二太爺爺傳下來的,和綱手大人相反。】

「哦!!!」

群員懂得了為什麼佐助如此的像泉奈,原來是這樣啊!

遺傳的啊!

返祖十分完全,就是呆了點。

【宇智波斑:哼,這件事影響很大,弟妹由美她是在和千手一族的戰鬥中死去的,泉奈也因此恨上了千手一族,還有宇智波也對我心生不滿。】

斑爺想起了自己想守護泉奈的後代,但他們卻不願意跟隨他而走。

最後居然釀造了那樣的悲劇。

「唉!都死了!」

他好歹也是族長,背負一族命運的人,他也想要讓族人傳承下去,但族人膽氣都被大柱子打沒了。

【千手扉間:戰場有死傷無可避免,我們兩族互相廝殺千年,哪裡是那麼容易消除仇恨的,宇智波後裔不過是恐懼我大哥的力量罷了。】

【千手柱間:扉間,不要說了。】

【千手扉間:哼!】

氣氛一時間又安靜了下來。

另外一邊的聊天群,木葉的女孩子們還在分享自己的快樂。

【關係.jpg!】

受傷的鼬坐在石頭上,止水關係的給他綁繃帶,最後給了鼬一個靈魂誘惑,對著他的小辮子輕輕一抹一拋。

相當絲滑!

「哇,好有愛啊!」

「混蛋,那個捲髮男要是泡個女的我就喊他一聲師傅了,可他泡個鬼男孩子,還是六七歲的。」

「我靠,刑啊!他這日子真是越來越有判頭了!」

吃瓜看戲的男女忍者紛紛調侃,而鼬學家,迷上鼬強大力量,冷酷英俊外表的顏狗女孩子一副憂傷的模樣。

「不,我的男神不是這個樣子的,他這麼冷酷,怎麼會像個女孩子一樣。」

「我的夢碎了!」

「男神就要有男神的亞子,不是當女神!」

【照美冥:等等,這髮型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看過。】

【千代:居然是這種髮型,宇智波家的大兒子是不是投錯胎了?】

這一句話瞬間在整個忍界引起軒然大波,把他們嚇了一跳。

「這……這不是我的妻子經常梳的髮型嗎?他經常穿著和服梳著這種髮型陪我去逛神社。」

「兄弟……不對,你的妻子怎麼樣啊?」

「很漂亮!」

「啊!那這,夫人的髮型有點危險!」

卡卡西:「……」

「嘶——」

木葉的其它忍者還是第一次發現這個恐怖的問題。

男人,你的髮型真的很危險啊!

為什麼宇智波男孩子都是刺蝟頭,怎麼就只有鼬的頭髮如此絲滑?!

烏黑亮麗,女孩子看了都嫉妒。

還有止水的居然是捲髮?

「宇智波就出了止水和鼬這兩個奇葩嗎?就連一直被說是女孩子的佐助不是都梳起了刺蝟頭嗎?」

「佐助都是短髮,小時候被說是女孩子,長大了就不是這樣了。」

「就是有點傻,好忽悠!」

「噗!哈哈哈!」

憤怒的看著止水奪取他哥哥愛的佐助,臉上刷的一聲,又變的比鍋底還黑,眼睛發綠光。

「豈可修,止水!」

果然,一出現止水,他就會蒙受這種屈辱,此刻的他雙目含火,幾欲殺向凈土。

「變強,我要變強,我要打去凈土,干廢止水!」

「我要讓止水在凈土都害怕我!」

暗中觀察的綱手美眸含笑,自信撇了一下鼻子,最後又豪爽的大笑。

「哈哈哈,靜音,你看我們的主要目的是不是可以說了?」

「綱手大人,那個……那個……」

「哼,我要證明給我的兩個爺爺看看,我綱手的智慧!」

靜音臉上也有點不好意思,唯唯諾諾的勸告道。

「綱手大人,這不太好吧!」

「怕什麼嘛!大不了推到柳生頭上,那個混蛋居然讓姑娘喊他主人,氣死老娘了。」

「而且他也不在!」

「嘿嘿!」

「啊?!」

靜音看著綱手那一臉得意的模樣,暗自吐槽:「不是你拿我賭博,最後連著你自己都被賭輸了嗎?」

「而且女僕不喊他主人喊什麼?」

綱手沉浸在自己幻想中,完全不知道靜音的碎碎念。

說動手就動手。

【綱手:你們想知道宇智波一族的愛情故事內情嗎?

你們想知道宇智波一族滅族的真相嗎?

富岳是不是死於仇殺?

還是鼬因愛生恨?

歡迎來到木葉旅遊,木葉獨有的副本會告訴你真相,砂隱用了也說好!

烤魚.jpg!】

「卧槽!」

「?!!!」

綱手的話一出全忍界的好奇心都被勾引了起來,而四大村子的高層突然變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