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花宗掌教,花宗大長老,包括兩個花宗護法長老,統一戰線的要她去給蕭靈兒賠禮道歉,以此化解蕭塵的鋒芒。哪怕是心裡頭有一百個不情願,受到孤立的花宗太上長老,那也是無計可施,別無選擇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正站在花宗護教大陣外的蕭塵,恣意漠然,風輕雲淡的俯視著那花宗太上長老!

花宗掌教的決定,在蕭塵眼中,那是毫無疑問的明智之舉,這花宗護教大陣雖然堅不可摧,固若金湯,可在獨孤元極等獨孤皇族十二古劍之主的攻打下,也不可能一直牢不可破的支撐下去,最終是要土崩瓦解,支離破碎的。

這花宗掌教的抉擇,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挽救了即將大廈將傾的花宗。

「老東西,你還不出來嗎。」

數十個呼吸過去了,沒看到那花宗太上長老動彈的蕭塵,眉頭稍稍皺起的催促道:「就因為你一個人,便要花宗上下淪入到風雨飄搖之中,你要是還有一點愧疚之意,悔過之心,就該馬上出來,朝著我的妹妹賠禮道歉啊。」

「該死的孽障螻蟻啊!你……給本長老等著!遲早有一日,本長老會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內心這般咆哮的花宗太上長老,滿面陰沉的走出了花宗護教大陣。

老實說,這老東西是如履薄冰,毛髮悚然,她走出了花宗護教大陣,那就有可能被獨孤元極等人出手鎮壓!沒有花宗護教大陣的加持,這老東西隻身一人的暴露在獨孤元極等人的劍鋒鎖定內,眼眶后自然也就有著一些遲疑與恐懼。

那花宗掌教也是有著這一層憂慮的開口道:「蕭塵小友也看到了,太上長老是誠心要給你妹妹賠禮道歉的。」

「這是在暗示我嗎?」蕭塵譏笑,回頭招手的喊來了蕭靈兒。

「蕭塵哥哥。」小臉吹彈可破的蕭靈兒,那清澈秋眸中,此刻儼然跳動著一片的異彩光華。

從被花宗太上長老關押起來的那一日,她就沒想過自己還能活著離開花宗,可沒想到,蕭塵居然會帶著十二尊大能巨頭來到花宗前,不但把她救出,還霸道之姿的讓那花宗太上長老給她賠禮道歉!現在看來,小丫頭都感覺自己是在做夢一般。

那花宗太上長老可是高高在上的大神通者!

矗立在大能巨頭領域的大神通者,就與凡夫俗子眼中那些摘星捉月,搬山填海的古代神明,沒有什麼區別。

就算是在修道之人的眼中,可以涉及到大能巨頭領域的大神通者,那也都是巔峰層次的超級強者了,這樣的角色,如何會在眾目睽睽下,向一個小姑娘賠禮道歉呢?

但結果是,現場所有人的注視下,那花宗太上長老隔著一段距離的朝著蕭靈兒拱手彎腰,說道:「是本長老錯了,不該唐突冒失的把你請到花宗里來。」

短短一句話,就要全場炸開了鍋。

蕭靈兒美目中的異彩光華,也是越發璀璨。

蕭塵溫笑熙和的點了點頭。

頓時的,蕭靈兒那就是來了底氣,趾高氣昂的揚起了下巴,俯瞰著那還保持著彎腰姿態的花宗太上長老,嗓音清甜天真的道:「你這是賠禮道歉的態度嗎?

我怎麼看,你都是不服氣的啊!還有,我不是你請到花宗里來的,是被你抓過來的!你這老妖婆壞得很,以大欺小的抓了我,還想我拜你為師,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要關押了半年多的時間,就算是沒有被這花宗太上長老折磨欺辱,可這半年多的關押,依舊是要活潑好動的蕭靈兒憋了一肚子的氣,此時有著蕭塵站在一旁為其撐腰,小姑娘當然是要好好發泄一番了,在她嘰嘰喳喳的叱喝下,花宗太上長老的面孔一片火辣鐵青。

至於在場的眾多強者,那就是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了。

花宗的太上長老,貨真價實的大能巨頭強者,一朝之間就墮落到被一個小姑娘頤指氣使,大聲啐罵的地步!

這悲慘的同時,現場諸多玄天域強者看向蕭塵的目光,也是變得複雜而忌憚起來!

一個金丹境六重的少年算不了什麼,恐怖的是,蕭塵的身後,站著的是獨孤元極等十二尊大能巨頭強者啊!這樣的絕倫陣容,是玄天域上任何一尊勢力也不可能單獨抗衡的。

「老妖婆!你下一次還敢不敢以大欺小了!」

蕭靈兒的質問聲響起。

花宗太上長老:「……」

「不敢了。」

「你騙人!」

「本長老對天發誓!」。

花宗太上長老有些欲哭無淚,自己什麼身份?要蕭靈兒這樣的小丫頭片子逼迫的都要對天發誓了,這也是玄天域上絕無僅有的了。

…… 「蕭塵道友,凡事講究適可而止。太上長老已然與你妹妹賠禮道歉,你是不是也該就此離去了?」澹臺月緊握著嬌拳,明媚照人的完美玉顏也是相當沉重嚴肅。

花宗太上長老,在大庭廣眾下給一個小姑娘賠禮道歉,這傳揚出去可不是什麼光彩事。而且今日發生在花宗外的事情,一定是要席捲整個玄天域的!

「急什麼。」

蕭塵似笑非笑的道:「靈兒,你要這老東西關了半年的時間。正所謂一寸光陰一寸金,你這半年時間,肯定是無法正常修鍊,也沒辦法提升修為。這修鍊前夕,那是一天都耽誤不得的,你說說看,是不是要讓這老東西給你一些補償才是啊。」

「蕭塵哥哥是說……」一向冰雪聰明的蕭靈兒,登時心領意會,古靈精怪的點了點頭,道:「蕭塵哥哥說得對,我這半年時間都沒辦法修鍊。老妖婆,你說怎麼辦吧!這件事情你要是不給我一個說法的話,我是不會要蕭塵哥哥放過你的。」

花宗太上長老崩潰,深吸了口氣的答道:「本長老給你一瓶「小造化丹」如何?這可是五品靈丹,價值連城,針對境界修為有著顯著效果,是道一境大修士也難以獲悉的。」

蕭靈兒沉吟。

區區一瓶「小造化丹」,蕭塵可不樂意,正要給這小妮子一些暗示。豈料蕭靈兒已然是叉著腰的喊道:「不行不行。你關了我半年多的時間,一瓶五品靈丹就想要打發我了嗎?你這是把我蕭靈兒看做叫花子了吧!少說也要給我一瓶九品靈丹!」

滿堂皆驚,唏噓一片。

蕭塵也是臉龐抽搐了下,雖然是想要那花宗太上長老付出一些代價,可這小妮子不用自己指點,就比自己還狠啊!

修道者離不開靈丹妙藥的輔佐,一品靈丹最為常見,九品靈丹的話,那就是大能巨頭級別的超級強者也不可能見得到啊。

九品靈丹,也稱之為「大道寶丹」,每一枚「大道寶丹」出爐,都會引起天地異象,鬼哭狼嚎,陰陽逆亂!

莫說這花宗沒有,天州上的一些古代大教,也不一定有著「九品寶丹」吧。蕭塵在哪歸墟秘境里得到的丹藥,列如那「枯木逢春丹」,也只是七品木系丹藥。

再者,蕭靈兒要的還不是一枚!是一瓶!

花宗太上長老先是被震驚了剎那,接著就是喝了起來:「你這小丫頭片子純粹就是痴心妄想!本長老就算是搬空了花宗,也不可能給你一瓶九品靈丹!」

「騙人!」蕭靈兒半信半疑的哼了一聲。

這可愛之態,在花宗太上長老眼中就沒有那般賞心悅目了,道:「……你不相信,就問問你那兄長!要不就隨便尋個人問問,我花宗雖然是一品仙門大教,可也是真的拿不出一瓶的九品靈丹來!」

「傳聞花宗有一件秘寶,名為「漫天花雨衣」。為天階防禦法器,穿在身上以後,萬法不侵,立足不敗,是花宗祖師留下的一件極品珍寶,靈兒正好缺了這麼一件護身之物。」雲月長老的聲音,悄無聲息的飄入蕭塵耳中。

「這樣嗎。」蕭塵走出,看著那花宗太上長老,道:「行了,老東西你用不著解釋了,我們不要你那九品靈丹了,把你們花宗的「漫天花雨衣」交出來就行了。」

花宗太上長老大驚:「不可能!這是我花宗祖師留下的傳承法器,不可能交付外人!」

蕭塵淺笑:「破財免災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嗎?就這,我還覺得不夠呢。你要是在拖拖拉拉,後悔的可是你自己啊。我給你半盞茶的時間,去和花宗掌教好好商量一下,半盞茶的功夫以後,要麼交出這「漫天花雨衣」,要麼我就接著攻打你花宗,直到轟碎你花宗護教大陣。」

「你……這豎子,欺人太甚!」花宗太上長老眼神噬人。

蕭塵視而不見,弔兒郎當的道:「半盞茶的時間可是一眨眼就過去了,我勸你謹慎些考慮。」

花宗太上長老:「……」

旋即回到了花宗護教大陣后的花宗太上長老,面色森然的道:「掌教大人,你也看到了,那小子居然想要祖師大人留下的「漫天花雨衣」,你是花宗掌教!要本長老出去賠禮道歉的也是你!要不要交出這「漫天花雨衣」,就全看掌教大人你的了。」

這明顯是對花宗掌教,要她去給蕭靈兒賠禮道歉的決定,有些耿耿於懷啊。

花宗掌教亦是不悅,道:「太上長老此言何意,是要把這責任都推到本掌教身上來嗎?太上長老可不要忘了,這蕭塵攻打我花宗,還不都是因為太上長老你抓了他的妹妹。要不是這個樣子,我花宗會有今日的麻煩嗎?」

花宗太上長老沒有示弱,冷笑的道:「掌教大人現在說這個,晚了點吧?那「漫天花雨衣」在掌教大人手中保管,交不交出去,決定權也是在掌教大人手中,和本掌教是沒有一點關係!」

「你!」花宗掌教惱怒不已,到了這個時候了,這花宗太上長老倒是置身事外了。

「想要內訌,那也等我走了以後在內訌。半盞茶的時間已經到了!那「漫天花雨衣」,你花宗給是不給!一句話的事啊,其他的就不必多言了。」蕭塵喊話。

「兩位護法長老是什麼意見?」花宗掌教詢問的道。

「還是掌教大人做決定吧,無論給還是不給,只要那小子能夠快點離開,就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明白了。」花宗掌教走出護教大陣,道:「蕭塵小友若是可以保證你拿到了「漫天花雨衣」后,就一定會離開這裡,在也不來進犯花宗,本掌教便可以把「漫天花雨衣」給你。」

蕭塵微笑:「想要的東西拿到了,我又有什麼理由留在這裡呢?前輩是覺得我有多願意來你花宗外攪動風雲嗎?」。

花宗掌教沒有爭辯,丟出了一道儲物袋,道:「漫天花雨衣就在其內,蕭塵小友看一下吧,沒有問題的話,即刻離開。」

…… 蕭塵的意念沉入到花宗掌教丟來的儲物袋內,看到的是一件極為絢爛如幻的羽衣霓裳。這宛如九彩蠶絲編織而成的羽衣霓裳,似真似幻,神輝流轉,光華不息!整體又薄如蟬翼,五彩氤氳縈繞,透出一種玄而又玄,萬法不侵的大道氣韻!

「靈兒要是穿上這「漫天花雨衣」的話,日後與人交手,總會有著一些自保之力了。」

心頭暗忖的,蕭塵將這儲物袋遞給了蕭靈兒,接著望向那花宗太上長老,調侃的道:「你不是要給靈兒一瓶「小造化丹」嗎?身為花宗太上長老,大能巨頭強者,眾目睽睽下許下的諾言,該不會轉眼就不認賬了吧。」

花宗太上長老愣了,喝道:「掌教大人已然把祖師大人留下的「漫天花雨衣」都給了你,你還想要本長老的丹藥?」

「這「漫天花雨衣」是花宗掌教給我的,與你沒有太大的干係吧。」蕭塵微笑:「一瓶「小造化丹」而已,就用不著我在多說什麼了吧。」

逃離塔科夫之垃圾系統 蕭塵就是要徹底的敲打一下這個老東西!對方膽敢關押蕭靈兒,這是觸及到了蕭塵逆鱗所在的舉動,今日沒有毅然決然,一鼓作氣的攻破花宗,鎮殺這個老東西,那也是有澹臺月這個花宗聖女叢中斡旋,若不然,蕭塵是不會這般輕巧的善罷甘休的。

「可恨!」

花宗太上長老的眼睛一片赤紅,但又能如何呢,花宗祖師留下的「漫天花雨衣」都交了出去,一瓶「小造化丹」相比之下,的確是不算什麼了。

很快的,蕭塵從這老東西手中拿到了一瓶「小造化丹」。

為五品丹藥的「小造化丹」,對於修鍊者的肉身體魄,還是法力修為,均是有著洗禮壯大效果。這一瓶「小造化丹」,滿打滿算十二枚。蕭塵一枚也沒有留下的交給了蕭靈兒。

幾日後。

玄天域,風雷閣。

幾道身影落在了那挺拔秀麗的山峰之上,看著熟悉的山門氣象,雲月長老開口說道:「不想本長老還有重回風雷閣的一日,這一次帶著靈兒外出遊歷,落入那花宗太上長老手中,算是本長老有所疏忽,沒有保護好靈兒。」

「蕭塵哥哥,這件事情不能全都怪師傅,都是那個老妖婆太霸道了。」蕭靈兒辯解的道。

「我也沒打算追究雲月長老什麼啊,只不過往後別再悄無聲息的帶著靈兒離開風雷閣了,就算是要外出遊歷,也要給我打一聲招呼才是。」蕭塵眉頭肅然的提醒的。

「有了這一次的教訓,本長老不會了。」雲月長老頜首微點,而後欲言又止的問道:「蕭塵,本長老有一事不解。你……是從何處請來了十二尊大能巨頭的?而且還說服他們攻打花宗。」

玄天域上,巨頭大能強者,那便是最為巔峰無敵的層次了,想要請動一尊大能巨頭強者出手,那可不是一件隨隨便便就能辦到的事情。蕭塵這一次請出的還是十二尊大能巨頭強者,想要聚集這樣一股陣容,那要付出的代價就更加難以想象了。

「有些事情,雲月長老還是不要知道為好。」

神秘的笑了笑,蕭塵話鋒一轉的道:「月神古體是怎麼回事,雲月長老不打算為我解釋一下嗎?」

那花宗太上長老為何關押蕭靈兒?還企圖收蕭靈兒為徒,這不就是因為蕭靈兒有著月神古體嗎。蕭塵往日里,可沒有從蕭靈兒那裡知道一點有關於這月神古體的訊息。

且看雲月長老面色苦笑,剛要開口解釋。獨孤嫣竟是跳了出來,侃侃而道的說道:「月神古體你都不知道嗎?也太孤陋寡聞了點吧。據本公主所知,月神古體是一種極為強大罕見的古代神體,且只有女子身上才會衍生。

覺醒了月神古體的女修,可以汲取諸天星斗的能量進行修鍊,戰鬥之中更是可以揮發天上星辰之力,戰力上,在眾多的特殊體質里,那是頂尖無匹的。尤其是到了晚上,銀月當空,漫天繁星時,月神古體幾乎就是立足於不敗之地的。」

蕭塵皺眉。

雲月長老,蕭靈兒兩人也是不約而同的盯上了獨孤嫣。

「蕭塵哥哥,這姐姐是誰呀。」

打量著明**人,眉宇之間又透出一種英姿颯爽之氣的獨孤嫣,蕭靈兒有些狐疑好奇的問道。

「無關緊要之人,你用不著知道她是誰。」

蕭塵回答的相當直截了當。

其實蕭塵不是不知道月神古體,他向雲月長老發問,也是想要雲月長老解釋一下蕭靈兒是怎麼有了月神古體,又是什麼時候覺醒了這月神古體,為何又不告訴自己。這獨孤嫣跳出來東拉西扯了一番,擺明了是要彰顯她有多博古通今。

獨孤嫣哼了一聲,偏過頭去。

蕭靈兒鼓了股香腮,也不好在多問什麼了,但那清澈天真的眼眸「骨碌碌」的轉動著,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蕭塵,這件事情,本長老不是有意要瞞著你的。實際上,風雷閣上下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靈兒有著月神古體,靈兒自己都不太清楚。」雲月長老幽嘆的解釋道:

「大概是一年多前吧,靈兒覺醒了這月神古體。本長老明白一道神體的誘惑力是多麼巨大,憑藉風雷閣的底蘊,是萬萬抵擋不住那些豺狼虎豹,宵小之輩的窺視覬覦的。

說句不好聽的話,就算是玄天域外,那些高高在上的萬古聖地,古代大教曉得了靈兒有著月神古體,也會生出覬覦之心,因此本長老就沒有把這個秘密透露給本長老以外的其他人,我帶著靈兒出去歷練,也是想要好好磨礪一下她。

可沒想到,半年多前突然遇到了那花宗太上長老,這老東西看出了靈兒有著月神古體的秘密,就橫加利誘,想要靈兒拜她為師。

在被拒絕後,又是將我們師徒二人抓回了花宗,之後的事情,你也都是知道了。」。

蕭塵淡然,這女人的解釋卻也說得過去。

…… 一道古代神體的吸引力,在這天州之上,的確是無與倫比的。即便是一些最為尋常的特殊體質,一旦誕生,都會受到各大勢力,乃至於古代大教,萬古聖地的拉攏栽培,就不用說月神古體還是古代神體中的頂尖體質了。

驀然地,蕭塵想到了一樣東西,覺醒了月神古體的蕭靈兒,來日一定是可以成為天州年青一代中的無敵存在,而月神古體的奧妙,就在於暗合諸天星斗之力,自己在哪歸墟神殿內得到的「紫薇神火」,乃是天地十大本源神火之一!

紫薇神火,蘊藏北斗星辰之力,與能夠暗合諸天星斗能量的月神古體,正好是相得益彰。

要是旁人的話,蕭塵也許還捨不得,可此次從那歸墟秘境歸來,最大的收穫除了這一道「紫薇神火」,還有就是那一枚「世界樹碎片」啊。把這「紫薇神火」送給蕭靈兒,可要比留在自己手中合適的多。

「好!就這麼做。」頃刻間下了決定的蕭塵,抬頭道:「關於靈兒有著月神古體的秘密,經過花宗波瀾之後,只怕是再也瞞不住了,但也無妨。靈兒這一段時間就跟著我修鍊好了。」

雲月長老了怔了怔的,心想這小子不會是要拆散自己和蕭靈兒的師徒關係吧?可就算是那個樣子,她也無計可施啊。在蕭塵背後,可是有著十二尊大能巨頭強者!

蕭塵沒有去看雲月長老的滿臉憂慮,拽著蕭靈兒的小手走向了遠處樓閣。

來到屋子裡,蕭塵仔細的審量了一下蕭靈兒,呈現在他眼中的蕭靈兒,個頭上似乎比一年多前高了一些,身上也是散發出一種迷濛神秘之感,應該是覺醒了月神古體所致。修為上的話,天人境一重!十一二歲的年紀,便能抵達天人境行列,

不說在天州之上的那些超級大域如何,起碼在這玄天域上,是難得一遇的頂尖天驕了。從這一點上也能看出雲月長老在蕭靈兒身上給予的心血。

「蕭塵哥哥,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啊。」

眨著眼睛的,蕭靈兒問道。

「那倒沒有。不過我有一樣禮物要送給你。」蕭塵摘下了腰間的綠色寶葫蘆。

「禮物?蕭塵哥哥打算送給我什麼禮物啊。」頓時就露出了期待目光的蕭靈兒,一臉的希翼欣喜。

寄存在綠色寶葫蘆內的「紫薇神火」,蕭塵如今只是放出一縷來,可當那如琥珀一般晶瑩剔透,如夢似幻的紫色火焰,自綠色寶葫蘆中飄出,這整個屋子的溫度都是急劇的攀升,虛空也是為之扭曲!

那髮絲般纖細的紫色火焰,像是包含著焚天煮海之力。

「蕭塵哥哥,這是什麼東西啊。」

見到了紫薇神火的蕭靈兒,不覺身體有著一些古怪。

「此乃紫薇神火!為天地神火的一種,一般人只要沾染上,那是肯定要灰飛煙滅,屍骨無存的。你不一樣,你有著月神古體,這本質上也是由星辰能量孕育而出的紫薇神火,和你的月神古體,那是一脈同源的。」蕭塵笑著說道;

「來,你先試試能否把這一縷的紫薇神火煉化掉。」

「哦,曉得了。」蕭靈兒雖然還有點懵懵懂懂,可只要是蕭塵吩咐的話,小丫頭那是絕沒有遲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