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雖然洛里斯認爲這麼好的一個契機,理應支會昔日的盟友精靈族一聲。不過時間緊急,那些美得冒泡,卻從沒給自己好臉色看的精靈小**們,就她們在地底自生自滅吧。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洛里斯懷着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走上了傳送陣。可是就在他踏入傳送陣的那一瞬間,他忽然感受到一位熟人的氣息。儘管歷經千年,不過這道氣息他依然記憶深刻。因爲這個人一直出現在他的夢中,恩,是春夢中。

想到即將見到心中的女神,洛里斯不由得興奮起來。自己討厭在充滿硫磺味的石板上,一邊想着那個完美的女子,一邊打手槍。現在終於可以告別那段心酸的日子了。

洛里斯猶如煥發第二春的公豬,一踏上地表,就充滿期待的在人羣中尋找那道美麗的身影。一邊族人咋咋呼呼的嚷嚷着,他一點也沒聽進去。

很快這位聖者大人失望了,地表哪有自己女神的影子?洛里斯心裏苦笑起來,難道是自己太思念她,產生幻覺了嗎?這時他才從把注意力轉移到對面那些大塊頭身上。

一個光頭麻子臉,雖然實力不錯,可惜就是長得太醜了,個子也高。洛里斯生平最厭惡比自己高的的男人,所以他的眼神只在對方身上停留的片刻,就掃向一旁各加高大魁梧的鱷魚戰士。

剛升起把這些大塊頭統統錘趴下的念頭時,他眼前突然一亮,這羣傻大個之中,竟然有兩位傾國傾城的美人!雖然他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對唐娜不貞,可惜眼前的美女實在是太靚了。

暗暗吞了一口吐沫,洛里斯不耐煩的揮開身邊如同蒼蠅一般的後輩們,扭着鬍子上的麻花辮,輕佻的吹起了口哨。

“金絲芒克美女?月狼沃爾夫小妞?”辛格森頓時樂的合不攏嘴。有些種族天生的高貴,比如狼族中的月狼一族,向來都是皇族。至於那位留着短促金髮的小妞,應該是芒克族中的金絲芒克,也同樣是皇族。這位矮人大師立刻覺得這次豔遇實在太給力了。

胡力冷哼一聲,要不是忌憚對方的實力,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

“阿力,那個小矮子眼神怪怪的,我怕他有什麼不良企圖?”琳娜拉了拉胡力的胳膊,有些擔憂的說道。

“別怕,他要是敢玩花樣,我就切了他小JJ。”**恬着臉,大話說的理直氣壯,好像根本沒把那個矮人聖者放在眼裏一樣。

“可是,咱們能打得過他嗎?”琳娜怎麼看,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她對胡力有着盲目的信心,可是雙方實力懸殊太大了。這位芒克公主頓時替胡力捏了一把汗。

“要不然把這小浪蹄子交出去吧?”艾瑟爾不屑的瞟了一眼琳娜,開始在旁竄動胡力,“反正這浪蹄子在神農架也是禍害,正好送給那個小矮子。說不定對方一高興,就放過咱們了呢?”

**白眼一翻,心想女人果然太可怕了,太歹毒了。可他也沒忘了拉住準備大吵一架的兩個美女,不滿的說道:“都什麼時候,你們還窩裏反。”

剛好,這時候凱門族的一羣老頭子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拉着**問明白情況之後。凱門首席長老懞塔,拄着柺杖走出人羣。

嘰裏咕嚕的和對方交涉了片刻後,蒙塔面色不善的走了回來,無奈的嘆了口氣。

**趕緊上前詢問道:“蒙老,溝通的怎麼樣了?”

“情況非常不好,這些矮人一直要求咱們歸還他們的故居,”蒙塔皺着眉頭,接着說道:“而且,那個爲首的醜鬼,還提出附加條件,說是要……要……”

“要怎麼樣?別吞吞吐吐的。”**斜着眼睛,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這個大喘氣的鱷魚老匹夫。

“他要咱們交出兩位夫人,”蒙塔咬了咬牙,恨恨的說道:“日死他娘,這羣小矮子真是欺人太甚了。”

“你過去和那個煞筆說,老子給他媽戈壁。”**陰着臉,冷笑連連。

蒙塔苦笑着轉身,把胡力的意思委婉的和對方闡述了一遍,當然這種委婉的表述方式有些另類,也不知道是不是受**的影響,總之什麼日、幹、你媽隔壁之類的詞彙組合在一起,瞬間讓那位矮人聖者當場暴走了。

“那個死光頭,給本聖者滾出來,”洛里斯滿臉殺氣的走出人羣,指着**的鼻子就是一通嗷嗷亂叫。

“JB,怕你啊!”**也冷哼着走出來,一口濃痰就噴了過去。

面對如此明顯的輕蔑的挑釁,洛里斯臉色一變,甩開手裏的小辮子,捏的手指咯嘣咯嘣直響。

“阿力,別怕。對方也是物理攻擊職業,你皮糙肉厚的,應該能抗住的。”琳娜和艾瑟爾鬥氣之餘,也不往鼓舞胡力幾句。

“官人,別和對方拉開距離,那矮子飛斧很變態的。”艾瑟爾也趕緊把精力轉移到**身上。

胡力點着頭,聖者名頭雖大,不過一個物理系的聖者,他還真有點期待。怎麼說自己也自詡肉搏無敵,如今碰上一個門當戶對的對手,**瞬間鬥志昂揚。

顯然胡力信心過於膨脹了,他也有點小覷一名聖者的意思。如果他出生在千年前,親身經歷過那個混亂的時代,那麼他就一定不敢對洛里斯有絲毫輕視之心。

快斧聖手當時的名氣,絲毫不比那些靠元素吃飯的聖魔師或圖騰獸士若分毫,甚至還強上一籌。究其原因,人們不難發現,這位近戰遠戰兼顧的矮人大師,實在是所有職業的噩耗。

忽的一道光影閃過。

**眼前一黑,隨後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楚,這時他不由得想起一句話,“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

聖誕節泥,大家那個快樂啊!

恩,今天爆發一下,三更打底,至於幾更,也只能看和尚人品了…… 克里魯斯內的沖天光柱十分耀眼,尤其是在冬日略顯陰柔的陽光逐漸沉入地底,銀灰色的月亮爬起來之際。這樣的奇景落在平常老百姓眼裏,自然成爲茶飯之餘的談資,不過深知內幕的上層統治階級和那些隱匿在大陸各個角落的極道強者,無不憂心忡忡。

封魔紀元聽起來有些遙遠,其實大多關於神魔的傳說,都早已淡出人們的生活,或許只有零星的資料中才有記載,那些大陸上消失的神魔到底去了何方。

千年前的多瑙聖戰過後,大陸的戰鬥職業體系幾乎進入了低谷期,直至今日依然毫無起色。最起碼達到圖騰境界的聖者數量絲毫不減增長。這一點不論人們是否承認,但都是一個殘酷的事實。高端力量逐漸淡出世界舞臺之際,封魔石突然開啓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神農架的接風喜宴雖然一片和睦,不過隱藏在這短暫安寧背後的,恐怕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雖然洛里斯不太情願對後輩提起封魔紀元,可是在**一口一個師公的攻勢下,他才吞吞吐吐的道出了其中的祕辛。

神也好,魔也罷,其實並沒有明顯的界限,與其說是封魔,倒不如說成封印一極道的存在,更加貼切。

這些人或是超階蠻獸、神獸憑藉本性的喜好做事,自然被世人打上不同的印記。比如封魔石中的九黎遺脈,往往都是邪惡的化身。而高貴的斯邁爾天鵝一族的聖人,卻又代表了正義。難道這就一定是永恆不變的鐵律嗎?

單純的評論一個種族的好壞,界限模棱兩可。胡力自然也不會帶着有色眼鏡看待封魔石中掙扎的兩派勢力,或許因爲卡瑞娜的關係,他對九黎一族有着複雜的感情。

封魔石可以算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裏邊居住的都是曾經叱吒風雲的大人物。具體什麼原因,這些一代驕子選擇進入封魔石已經無法考究。不過每次封魔紀元的開啓,往往都會從封魔石內涌出一批無法忍受那種單調殺戮生活的超級高手。然而他們的出現對當今的大陸而言,顯然造成了極不穩定的因素。

按照洛里斯的說法,封魔世界經歷漫長的演變,也出現了智慧生物,雖然不一定是人類,可是在那種戰火紛飛的環境中生存,無疑都是強大的代名詞。

對於獸吼大陸而言,所謂的封魔紀元,就是大陸上衆多高端力量,聯合清剿封魔石內流竄出來的外來客,有時候也會有一批對封魔世界無比嚮往的狂熱分子,加入那個殺伐的世界中去。

這次封魔紀元的開啓,和以往唯一不同的是,經歷多瑙聖戰之後,整個大陸的整體實力進入了低谷期,所以他們也只能期待這次流竄過來的外來客數量少一點,實力弱一點。

胡力雖然不怎麼關係別人的死活,可是這次封魔石開啓竟然在克里魯斯森林內,神農架首當其衝都到波及,他就算想避也無處可避。

而且麻煩不單單如此,從洛里斯口中,**還知道地底世界蠻獸等級高的離譜,比如一些靠吞食岩石爲生的嗜石怪,生存在岩漿中的火巨人,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強悍生物。

不巧的是,神農架老巢就是地底世界出口之一,要是這些黑暗生物從地底爬上來,後果難以想象。

“根據人類那位先知推算,封魔石的正常開啓要到下個世紀。”洛里斯已經沒心情打理他那沾滿油花的鬍子了,臉色難看的說道:“這次應該是人爲開啓了封魔石。”

“我日!日他孃的,要是讓老子知道是那個龜兒子做的孽,老子非扒了他皮不可。”**咬着一條皮簍獸的後腿,含糊不清的咒罵起來。

洛里斯剛從地底世界跑上來,就趕上這檔子事,心裏自然不爽,一杯接一杯的和**碰着杯,高濃度的迷霧沼澤特產伏特加,被他當成白開水一樣,灌進喉嚨裏。

“師公,以你的本事,怎麼會躲進地底世界去呢?”胡力打着酒嗝,摟着洛里斯的肩膀,雖然大難當頭,可是依然無法阻擋他的八卦心裏。

看着對方打死不肯說的樣子,**白眼一翻,抱怨道:“師公啊,你不厚道,枉我當你是好哥們兒,爲你出謀劃策。可是你什麼事都對我藏着掖着。”

“嗝,”洛里斯挑起朦朧的雙眼,看着兩個腦袋的胡力,一通哈哈傻笑起來,“乖徒弟啊,不是我不說,這關乎到一個女人的名節問題,你懂的。”

“不說拉倒,”胡力暈乎乎的起身,準備回房睡上一覺。天塌下來有那個便宜導師和矮人猥瑣男頂着,自己也不用瞎操心。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辛格森臉色不善的衝了過來,晃了晃胡力腦袋,大聲道:“老爺,你他媽的醒醒,出大事了。”

“有什麼大事明天再說,狗日的,老子今天要睡覺,你去讓琳娜準備侍寢……”

胡力酒品不怎麼樣,這一點神農架上下都知道,要是換做平時,辛格森只會莞爾一笑,不過這次的確出了大事,而且比天還大的事。

一整桶冰鎮麥酒當頭淋在胡力腦袋上,辛格森咆哮道:“太子爺失蹤了。”

“少他媽質疑老子的智商,有哈迪斯、不死鳥和阿隆跟着,誰能動得了他。”**眼皮一翻,倒地呼呼的打起了呼嚕。

辛格森又是一通拳打腳踢,可惜自家老爺睡的和死豬一樣,他無奈之下只好把這個噩耗告知兩位夫人和總管。

洛里斯看着火急火燎衝出去的辛格森,嘿嘿一陣傻笑起來。

太子爺失蹤的噩耗頓時讓神農架老老少少炸窩了。艾瑟爾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還有點不信,直到辛格森鄭重其事的重複了第二遍,她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跌跌撞撞的衝出二號洞府,艾瑟爾一邊讓辛格森通知那個浪蹄子,自己身影連閃,直奔宴會廳。

宴會廳的狂歡節目已經落下帷幕,只剩下胡力和洛里斯相擁躺在一塊矇頭大睡。艾瑟爾看了眼人事不省的**,手腕一抖,一根鋒利的冰錐直接刺進胡力的肌膚之內。

**一個激靈,掙開朦朧醉眼,也不分是誰,咧嘴就罵,“搞毛,沒看老子睡覺呢嗎,狗日的。”

“兒子丟了,你還有心思睡覺。”艾瑟爾急的雙眼通紅,官人又是這幅德行,她頓時沒了主心骨,對着**就哭喊道:“兒子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死給你看。”

胡力腦袋轟的一聲,酒頓時清醒了一半。

骨碌在地上爬起來,**滿臉的焦急的看向艾瑟爾,“真丟了?我日,哈迪斯那個煞筆呢,那個不死鳥,還有那個阿隆索斯呢,叫他們來見我。”

“你喝傻了,他們也跟着一塊丟了。”艾瑟爾怒氣衝衝的轉身,給**一個後腦勺。

“日啊,叫齊人手去找啊。”**一個踉蹌又跌倒在地上,像無賴一樣趴在地上,嚷嚷起來:“讓錦衣衛火速回來,別他媽的搞內戰了,老子兒子都沒了,誰JB還管別人死活。”

“聯繫不上,”琳娜一身戎裝的出現在宴會廳,“他們的傳送裝備似乎受到了元素干擾,信號非常不好,應該是在進行大規模的會戰。”

“阿力,史泰龍會不會被封魔石捲入了那個世界中去?”琳娜眉頭一皺,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她這麼一說,頓時讓胡力心頭一顫,克里魯斯森林根本對史泰龍構不成威脅,雖然不排除途徑克里魯斯森林的冒險隊伍和史泰龍起了衝突,但是以自己兒子的陣容,還不至於全軍覆沒。結合史泰龍失蹤的時間,正好和封魔石開啓吻合,那麼琳娜的推測也不無道理。

“你和兒子不是有精神聯繫嗎,你看看能不能確定兒子的具體位置。”艾瑟爾急忙催促道。

“對啊!“**也關心則亂,急忙開啓血契附帶的精神相同異能,尋找起屬於他和史泰龍的那股精神聯繫。

“怎麼樣,兒子到底在哪?不會出了事了吧?”艾瑟爾見胡力臉色陰晴不定,焦急的問道。

“恩,消失了。”**眉頭皺成了雛菊,不可思議的說道:“一點聯繫都沒有,怎麼會這樣?”

“應該進入了封魔世界了吧?”琳娜頓時鬆了一口氣。

“走,去封魔石附近去找找,看兒子留下什麼線索了沒有。”**在琳娜的攙扶下,開始披掛戰甲。

這時候神農架人馬已經齊聚宴會廳,甚至一些熱心的雷霆矮人得知神農架太子爺失蹤的消息後,也紛紛跟了出來。

剛邁了兩步,胡力回頭看了看睡的和死豬一樣的矮人聖者,對着幕僚長使了個眼色,加西頓時心領神會的招呼兩位鱷魚戰士擡着洛里斯去“休息”了。

一邊帶着衆人直奔那些沖天光柱趕去,胡力一邊撥打自己便宜導師的座標,可惜也聯繫不上,氣得**直咬牙,每次自己需要她老人家罩着的時候,她總是玩失蹤,真是太氣人了。

……………………………………

第三更,後邊沒了,實在寫不出來了。 咻咻的破空聲不斷響起,黑暗的夜空中,銀光閃爍,月夜下,天空中逐漸出現密密麻麻的小亮點,猶如流星般,一閃即至。

制空權一向是博得族的專利,毫無疑問天空之城的人馬第一個殺到了。

封魔石開啓不過一個白晝的時間,這些長着翅膀的鳥人這麼快就趕了過來,不由得讓胡力心中一顫,對這羣鳥人的速度暗暗咂舌。

“銀翅狂鷹!”艾瑟爾驚呼一聲,臉色越發的難看了。

“是他?托馬斯?”

見艾瑟爾對自己點了點頭,**冷笑一聲,十指瞬間爆豆子般的響起。

“官人找兒子要緊,還是別節外生枝的。”艾瑟爾咬着牙,複雜的說道。

胡力拍拍了艾瑟爾的後背,什麼也沒說,只是在他轉身之際,眼中閃過一絲暴戾的殺氣。

銀翅狂鷹傭兵團雖然算不上沙巴克首屈一指的大佬級存在,可是整體實力依然排在第九位,團內兄弟五千之數,而且各個驍勇善戰。

團長托馬斯本身實力同樣出類拔萃,又有着深厚的背景做後盾,在沙巴克混的也算風生水起。原本認爲以今時今日的地位,在沙巴克呼風喚雨雖然有些勉強,但也足可以威震一方。

不過事與願違,就在今天早上,一塊菱形鱗片出現在他的書房之內,而且鱗片下方還壓着一支信箋,上面暗紅色的“調令”兩個字分外明顯。

沙巴克一直是無**的混亂之域,這突然出現的調令就顯得非常詭異。而且托馬斯可以確信,這封信箋並非來自家族。因爲家族書信來往都是通過微型傳送裝置,也就是所謂的魔信來傳遞的。

托馬斯狐疑的撕開信封,抽出裏邊的信件一看,頓時冷汗淋淋。

這位背景複雜的傭兵團長不由得想起自己混進沙巴克的第一目的,也是家族交付給自己的使命——探查沙巴克幕後黑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