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大家安靜,安靜!”孔執事雖然經歷了無數次的弟子考覈,可也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居然出現了十星級弟子,而且,還一下子出現了兩個,他激動之下右手一探,顫巍巍的拿出兩枚十星徽章,對着唐萱和碧蓮說道:“十星弟子唐萱、碧蓮,上前說話。”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唐萱稍稍遲疑了一下,走上前去,雙手抱拳道:“弟子唐萱在。”

碧蓮也是跟在唐萱身後上前,雙手抱拳道:“弟子碧蓮在。”

“現在授予你們十星徽章。”孔執事說罷,就將手中的十星徽章遞了過去。 唐萱和碧蓮把十星徽章接了過去,一同拿在手中的還有弟子令牌,二人滿是疑惑的對望了一眼。

“怎麼?有什麼疑問嗎?”孔執事見唐萱她們欲言又止的樣子,問道。

“弟子聽聞這考覈有三場,怎麼這才考覈了一場就發徽章了呢?”唐萱想了想還是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哦,可能你還不太瞭解咱們宗門的規矩。”孔執事此刻已經沒有再把唐萱當作普通弟子了,他知道,在這之後,第十山不再是之前的第十山了,會一飛沖天,凌駕於其他九山之上,而唐萱和碧蓮憑藉着不亞於長老的修爲和這十星弟子的身份,在宗內地位終將不凡。雖然之前唐萱的修爲讓他看不透,讓他對唐萱高看了一眼,可是在這試煉之後,他對唐萱已經不能用高看一眼來來形容了,說是高看十眼,百眼也不爲過。於是乎,很有耐心的說道:“沒錯,咱們宗門的入門考覈確實是有三場,但是起到關鍵作用的定級考覈卻只有一場,就是這第一場,這試煉石可不是凡品,乃是我們火雲老祖當年……”

“咳咳!”大長老坐在椅子上乾咳了兩聲,打斷了孔執事的話語,顯然對於這試煉石的來歷,是不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孔執事尷尬的看了看大長老,打了個哈哈,繼續道:“總之,這試煉石的考覈結果是唯一公平的結果,一直以來都是以此結果爲準的。至於那第二場考覈和第三場考覈也只是在第一場考覈的結果下,給出的加分機會,但是你們已經用不上這加分機會了,因爲十星已經是極限了。而且……現在也無法對你進行第二場和第三場的考覈。”

“啊?無法進行下面的考覈了?這是什麼意思?”唐萱奇道。

“這第二場呢,想必你應該也有所瞭解了,第二場的考覈內容,就是和你相同修爲的前輩弟子來進行比賽,對比賽結果來做出評定。”孔執事摸了摸下巴,繼續道:“但是目前和你們相同修爲的弟子嘛,咱們宗門也不是沒有,只是,目前不在宗門。他作爲本宗內定學員,此時正隨掌門趕往蜀天學院的路上。而第三場呢,那火雲洞,需要掌門親自開啓,而掌門又不在,所以這次也只能作罷。”

“什麼內定學員?蜀天學院?”唐萱有些不明白,問道。

“孔師叔,您說的內定學員可是李天宇師兄嗎?”

“孔師叔,今年咱們宗門有幾個名額啊?”

“孔師叔……”

周圍的學員們聽說蜀天學院的事兒,也都又沸騰了起來,要知道這蜀天學院可是整個蜀天大陸首屈一指的修仙學院,說它首屈一指呢,也是因爲它是蜀天大陸唯一的一家修仙學院。這蜀天大陸在千年前蜀山派鼎盛時期,可謂是修仙聖地,在整個修仙世界排名前十的修仙學院就有三所之多,可現如今,也只剩下了當年排名第一的蜀天學院還勉強支撐着,這也是得益於蜀天大陸各大宗門的鼎力支持,而排名呢,已經落在了百名開外。

而唐萱也是又一次的聽到了李天宇這個名字,心中暗道,李天宇,有點意思,有機會一定要會會這個人。

“大家靜一靜,此事還是請大長老向大家說明吧。”孔執事說罷,向着一旁的大長老一拜之後,退在了一旁。

大長老滿意的對着孔執事點了點頭,要說這孔執事能成爲他的心腹,不只是他師弟那麼簡單,也是因爲他會來事兒,纔得到了他的青睞。

大長老從椅子上站起身來,雙手擡起,示意大家收聲,雙目環顧了一下四周,高聲道:“既然今天人挺全的,我現在就和大家宣佈一下這屆蜀天學院招生的事兒吧。衆所周知,這蜀天學院每百年才公開面向蜀天大陸的各大宗門招生一次,而這一次,你們的李天宇師兄因爲成功晉升到了金丹修士,所以破例成爲了蜀天學院的內定學員,這是我們火雲宗的榮耀!”

大長老看了看周圍摩拳擦掌的衆弟子們,繼續道:“而正式學員的名額,我們宗門還有五個,而這五個名額到底花落誰家,將在三個月後進行公開比賽!以上,請各位轉告沒有在場的同門。”說罷,又回到了座位上去。

大長老話音剛落,下面衆弟子們可又是炸開了鍋,聽到大長老說出這次居然有五個名額,而且還不算李天宇師兄,衆弟子們全都不能淡定了。自打他們宗門淪落到二流宗門,這可是幾千年來唯一的一次給到了五個名額,而對於這五個名額,大家都很清楚,這應該都是拜李天宇師兄所賜,大家也都是卯足了勁兒,要在這三個月的時間裏加緊修煉。

“什麼?這次居然有五個名額?上一次可是隻有一個名額啊,本以爲這一次名額一定是李天宇師兄的了,看來我也有機會了。”

“太好了,今年我一定要去上,聽說從那蜀天學院畢業的學員最低也能達到金丹修爲呢。”

“別高興的太早了,哪有那麼容易畢業,你打聽打聽,近千年來,我們宗門有畢業回來的嗎?”

“那是他們運氣不好,我去了肯定不一樣。”

“…………”

“好了,既然如此,就都別在這裏圍着了,快去各自修煉去吧,好好準備!”孔執事看着已經被點燃的衆弟子,朗聲說道。

衆弟子聽罷也都是聞言散去了,再在這裏呆下去也沒什麼熱鬧可看了,至於唐萱那裏,自己又不熟,也不可能上去跟人家套近乎,頃刻間,這殿前廣場就只剩下了大長老一行人,以及司徒長老一行人和孔執事了。

司徒長老向着大長老和衆位長老以及孔執事一抱拳道:“各位,既然考覈已經結束,我就帶她們回山了,這蜀天學院的名額,我們第十山也是想要一爭呢。”說罷就要帶着唐萱等人離開。

“司徒長老請留步!”大長老淡淡的說道。 司徒長老聽罷停了下來,說道:“大長老還有何吩咐?”

大長老哈哈一笑道:“吩咐倒是談不上,只是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商量商量,這裏不是說話之地,可否移駕去我的第一山。”

“這……好,既然大長老有請,我哪敢不從,你稍等片刻,我安排一下我的徒兒們。”司徒長老略一遲疑,說道。

“好,老夫前面等你。”大長老說罷,就帶着幾位長老向一旁走去,那孔執事也是在一旁點頭哈腰的跟隨着。

“阿東啊,你帶着師姐她們去任務殿去轉轉,現在離那三月之期還有很長時間,你們可以去做做任務,在修煉之餘也好賺點修煉資源。”司徒長老吩咐剛纔趕來之後一起沒有離去的阿東道,眼中嫌棄之意表露無遺,可是又沒有其他人選可以用了。

“可是,師傅……”阿東坐在地上說道,他實在是有些不放心師傅跟大長老走,他哪裏知道司徒長老真正的修爲啊。

“師弟啊,乖了,師傅去和大長老說正經事兒,我們走吧。”唐萱說罷向衆長老和孔執事略一施禮,和碧蓮二人,一人攙着阿東一邊胳膊,就離去了。

“阿東啊,你能自己走路不?”唐萱看着那隻要鬆了手就會繼續坐到地上的師弟說道。

“師姐啊,我腿兒有些軟,這不怪我啊,我這是情不自禁的,您不知道剛纔您和碧蓮師姐有多威風,那李天宇師兄和你們一比,那真是可以說是沒什麼了。”阿東雖然腿兒軟,但是嘴上說話倒還是挺利索的。

“你少來,你怎麼這麼沒出息呢,你看看誰像你似的,要不你告訴我們任務殿在哪裏,我們自己過去,你先慢慢走着?”唐萱說着就要鬆手放開阿東。

“師姐,不要啊……”阿東哭喪着臉說道:“我會馬上調節好的,我想要和師姐們一起做任務。”

此時唐萱她們走在路上,已經成爲了衆弟子的焦點,但是大家對於唐萱二人還是有着一些恐懼的,不敢輕易的上前答茬,可是卻有這麼一個人,跑了過去。

“阿東師弟!你還記得我媽?我是王朗啊。”一個眉目清秀的青年,快步跑到了唐萱一行人的身後,他還是有分寸的,並沒有去攔在唐萱身前,他擔心這樣會造成唐萱等人的反感的。

“師姐,有人叫我。”阿東說着回過了頭,看了看眼前的這位自稱王朗的青年,想了半天,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那個誰,你告訴我任務殿怎麼走?”唐萱真是對着阿東無語了,轉身看着那個叫王朗的問道。

“唐萱師姐,您叫我?”王朗激動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說道。

“嗯,是跟你說話呢,任務殿怎麼走?”唐萱微笑着看向王朗,問道。

“順着這條路一直向前走,走到頭之後向右一轉就到了。”王朗看到唐萱對着自己笑,心頭一顫,但卻識趣的沒有多廢話,恭敬的答道。

“好,既然你認識阿東,那就拜託你帶他去任務殿吧,我們先走一步了。”唐萱說罷,就和碧蓮同時鬆開了阿東的胳膊,向着王朗的方向推了過去。

“師姐!不要扔下我啊,我不認識他啊。”

阿東哭喊着,但卻是沒有絲毫用處,只能任由着王朗扶着他,望着唐萱等人快速離去的身影。

…………

在唐萱一行的急速飛掠之下,她們的身形之後劃出了四道彩色長虹。

兩道紅色,是唐萱和丸子那充斥着火屬性的狂暴氣息。

一道金色,是寶寶那金屬性的鋒銳氣息。

重生之錦繡春 一道潔白耀眼的光芒,那是碧蓮充斥着水屬性的冰冷氣息。

火雲宗,任務殿。

不知是不是和剛剛大長老宣佈蜀天學院招生名額的事兒有關,這任務殿前異常的熱鬧,唐萱站在任務殿前四下裏看了看,發現這任務殿除了人多之外,和蜀山派的沒什麼兩樣。沒想到之前被她輕視的蜀山派弄出來的東西倒還真是像模像樣,她帶着碧蓮和二寵穿過了排隊的人羣,向着一處門可羅雀的分殿走了過去。

途經一處石碑,石碑上刻着任務殿的分佈以及一些規則。

原來這任務殿一共有六個分殿,依照任務的等級,分爲S級,A級,B級,C級,D級,E級,而根據任務殿的等級不同,發佈的任務和獎勵也是各有不同。

E級任務殿所發佈的任務,難度最高的也只是適合練氣修士去組隊完成。

D級任務殿所發佈的任務,就比E級的強上了一線,必須要有築基初期的修爲,纔有資格去接任務。

C級任務殿所發佈的任務,又是比D級的強上了一線,必須要有築基中期的修爲,纔有資格去接任務。

B級任務殿所發佈的任務,也是比C級的強上了一線,必須要有築基後期或者巔峯的修爲,纔有資格去接任務。

至於A級和S級任務殿,則是至少需要金丹以上修爲,纔有資格去接,但卻是沒有像前面那幾個任務殿那般去細分修爲等級,因爲就目前宗門的情況來講,根本就沒有人會去接S級任務,就連A級任務也只是偶爾會有長老去做,當然,長老出手也是爲了宗門的利益,而接過A級任務的弟子,也只有李天宇一人。

“萱姐,我們這是要去接A級任務嗎?”碧蓮看着望向A級任務殿方向的唐萱問道。

唐萱沒有回答,反問道:“碧蓮,你現在可是已經能夠施展攻擊術法了嗎?”

“啊?萱姐你爲何這麼問呢?”碧蓮覺得很詫異,不知道唐萱爲何會這麼問。

唐萱說出了冰鳳凰之事,那可是絕對強大的羣傷術法,可沒想到碧蓮卻是毫無印象,而碧蓮說出了她那五道鳳凰的事情,她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這會兒她才知道在那集中精力通過試煉石考覈之時,參加考覈之人是處於無意識狀態的。想到這裏,她問道:“對了,你煉化那個水靈珠之後,領悟了什麼特殊術法嗎?或者說是有什麼效果,我好幾次想問你,後來都給搞忘了。”

碧蓮想了想說道:“理論上是可以增加‘戰意覺醒’時水屬性的增益,可能會有對戰意覺醒範圍內的己方修士提供靈力恢復,也可能會有冰凍之氣對於戰意覺醒範圍內的敵方進行減速,甚至是冰凍。”

唐萱聽後,這個汗啊,如果這些都是真的,那也太霸道了吧,可是爲毛都是可能啊,想到這裏,對着大家說道:“走,我們先回第十山。”

“萱姐,我們這就回去了?”碧蓮奇道。

“嗯,我想要回去確認一下咱們團隊的實力,再做打算。”唐萱答道。

“我說,丫鬟……”寶寶剛一開口,下意識的一歪腦袋,躲過了丸子的一爪,繼續道:“主人,我們來都來了,要不要先去看看任務殿都有什麼任務再說啊。”

“啊……你總算是說了一次有用的話。”唐萱摸了摸寶寶的狗頭,想了想寶寶說的有道理,於是笑着說道:“走吧,我們先去哪A級任務殿看看吧。”

就在她們走入那A級任務殿時,其他任務殿前排隊的人將目光全部看向了A級任務殿那裏。

“我沒看錯吧?她們是去了A級任務殿?那可是隻有李天宇師兄和長老們才能去的啊。”

“怎麼?你剛纔沒有去大殿啊?”

“去大殿?去那幹什麼?”

“她倆是新加入到咱們宗門的,考覈評定可是十星弟子啊,可是有着金丹修爲呢。”

“啊?這麼厲害?”

雖然都很好奇的望向那邊,但是這任務殿排隊不易啊,排隊之人沒有人因爲好信去圍觀,而放棄這排了很久的隊伍,卻是有着三三兩兩的剛接完任務的,發現這新加入門派的十星弟子去往A級任務殿,都圍了過去。

唐萱和碧蓮走到了A級任務殿內,沒有理會身後圍觀的弟子,這大殿之上的光幕和其它大殿有所不同,不是那種整屏整屏滾動的任務,而是隻有着三條任務,在那裏固定着。

唐萱擡頭看着光幕,念道:“任務一:去往萬年雪山之上採集雪蓮花,任務時間,不限,每上交一朵雪蓮花,獎勵1000貢獻點或1000靈石。”

“任務二:緝拿宗門叛徒獨孤殤,任務時間,不限,生擒回宗門獎勵10000貢獻點或10000靈石,帶回首級者獎勵5000貢獻點或5000靈石。”

“任務三:護送任務,護送蜀國公主前往東極大陸無情山莊,任務時間,往返半年,成功完成任務後,獎勵10000貢獻點或10000靈石。”

“萱姐,我們要不要再去那S級任務殿看看啊。”碧蓮也是在看着那顯示任務情報的光幕,感覺完全沒有頭緒,先不說那第三個任務,時間上根本就來不及,就連那前兩個任務也只是簡單的描述了一下,鬼知道那萬年雪山在哪,那雪蓮花又長什麼樣,那什麼叛徒獨孤殤,去哪兒找啊,而且也不知道是什麼修爲。

“嗯,我們走!”唐萱點頭道。 當看到唐萱一行並沒有去接任務,而是直接從A級任務殿走出來時,門口圍觀的弟子們長吁了一口氣,心道她們畢竟是新弟子,就算再是十星等級又如何,還是無法和李天宇師兄以及衆位長老比擬的。

可是接下來,當他們看到唐萱一行又走向了S級任務殿,下巴都驚掉了,剛剛放下的心又都懸了起來,這回不光是接過任務的圍了過來,就連那些正在排隊的弟子,也都是放棄了排了好久的隊伍,也都跑了過來圍觀,這回不光是在門外圍觀了,而是默默的跟隨在了唐萱等人的身後,浩浩蕩蕩也有數百人之多。要知道這S級任務殿,在宗門內可是擺設般的存在,爲什麼這麼說呢,因爲已經有着千年沒有人踏足這個任務殿了,不管是像李天宇那樣的天驕弟子,還是門派裏的長老們,都沒有人過來嘗試,莫非這新人唐萱是要來接S級任務?

唐萱徑直的走向大殿內,她要看看這S級任務殿中又是有着怎樣的任務。進得大殿內,映入眼簾的同樣是只有一道光幕,而這光幕之上只有一行大字,‘請將宗門令牌放在凹槽處’。

唐萱疑惑着將腰間的令牌摘下,放入凹槽之內,隨後光幕之上又出現了一行大字,‘還需要一枚宗門令牌’。

碧蓮看了看唐萱,也將腰間的令牌摘下,向着凹槽之處放了下去。

“師姐!!!不要!”

這時,阿東在王朗的攙扶下,已經走到了S級任務殿之內,眼看着唐萱要將令牌放入凹槽,連忙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嗯?”碧蓮在回身望向阿東的那一瞬,手中的令牌也是‘咔嗒’一聲,鑲嵌在了凹槽之內。

同一時間,原本不是很光亮的光幕,發出了耀眼的光亮,一行行字在光幕之上投射了出來,同時傳來了七聲鐘鳴,那是宗門大殿前的大鐘響聲,唐萱看着這種種變化,發現好像不太對勁兒,目不轉睛的盯着那個和之前大有不同的光幕。

“確認身份,十星弟子唐萱,金丹初期修爲;十星弟子碧蓮,金丹初期修爲。確認完畢,兩名金丹修士,符合任務開啓條件。”

“任務內容:統一北地……”

“征服北地內十五個三流宗門,以及不入流宗門數百。”

“時間:任務啓動後,三個月內速戰速決,遲則生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