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別哭了。”我走上前,把小美女臉上的淚水抹掉。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大哥哥!”小美女直接撲進了我的懷裏。“對不起!”

“別瞎說!”我嗔怪道。“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啊!在這樣我可生氣了啊!”

小美女擡起頭,看見我那清澈而又含着一絲柔情的眼神,咬了咬嘴脣,便踮起腳尖在我的脣上輕輕的吻了一下。

我頓時就懵了,傻呆呆的愣在原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小美女站在原地,滿臉嬌羞的看着我,我從她的眼神中讀出了,她對我剛剛告訴婁亮的那番話非常感動。唉,最難消受的,便是美人恩吶!

小美女和我說了會兒話,因爲心裏一直擔心着父親,便說去國師那裏看看,究竟有沒有人來幫助他們。

時間很快過去,時間期限就剩下半天了,可是,還是沒有一個魔法師來幫忙,小美女急的直掉眼淚,整個城堡上下都陷入了一片悲傷的氛圍。

雖說我必須要幫小美女把她父親救出來,但是我並不着急,因爲我很清楚,綁匪再沒有拿到錢和小美女之前,是不可能撕票的,否則,他只會引起衆怒,說不定巴瑟國的人還會和他們同歸於盡。所以,我相信如果三天過去,這王室的人還是沒有動靜的話,他們恐怕就會自己找上門來。

這天,我正在和木頭人在房間裏聊天,他告訴我,他原先是一個明朝的時候皇宮裏一個普通的侍衛,因獲得了一個武林至尊的傳承,所以練就了一身非凡的功夫,而且,他所修習的那套心法,竟然可以讓他長生不老,不死不滅,關於這個,他並沒有告訴別人,直到後來,他遇上了一個人,也就是他嘴裏的老主人,那個人傳授給他魔法,將其收爲身邊的貼身侍衛,而木頭人也是死心塌地的跟在老主人身邊,直到老主人隕落。

我聽後也是有些感慨,若是現在在地球,這木頭人恐怕是地球上最牛逼的人了吧?要知道,他可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了!

忽然,我聽見外面傳來了嘈雜的喊叫聲:“不好了!不好了!”

隨即,沒過多久,一道聲音便驟然間在所有人的耳邊憑空響起:“桀桀!看來,巴瑟帝國的人民不怎麼擁戴國王呢!”

“這是……”我驚愕的衝了出去,於是,便看到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道白光,接着,一高一矮兩道身影便憑空出現,高個的手中,提着的正是國王。

“桀桀,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在太陽落山之前,一萬藍玉幣和公主我必須要見到!否則,你們將看到你們最敬愛的國王被我們撕成兩半!”

“是綁匪!”國師一臉憤恨的吼道。

王室的人見狀,都是面面相覷,畢竟這裏的大部分人都不是魔法師,無法與空中的兩個綁匪抗衡。

國師咬了咬牙,現在巴瑟國也只有他和婁亮兩個魔法師,所以,現在必須要拼一把,否則,或許連翻盤的機會都沒有!別到時候綁匪既撕了票,還把公主給搶走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權衡了一下利弊,國師便騰空而起,手中用紫色的能量凝聚出了一把光槍,狠狠的對那綁匪插了過去。

“受死吧!混賬東西!”

矮個的綁匪淡淡的瞥了一眼疾速向其掠去的光槍,而後緩緩的伸出手,在手心處凝聚了一個巴掌大的圓形能量屏障,待到光槍射向那綁匪的手心的時候,在衆人驚駭的目光之下,那光槍竟然是彷彿沒有收到一點阻礙,直接被那能量屏障給吞噬了!

“嘶……”國師看後也是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自己的這一招竟被如此輕鬆的就破解了。

“雕蟲小技!”矮個的綁匪淡淡的看了一眼國師,邪笑道:“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於是,那綁匪手輕輕一揮,憑空做了一個切割狀,頓時,便有兩道薄如紙張的圓形能量盤向國師飛去,國師看後大駭,連忙在自己面前凝聚一道屏障,以此來抵抗那綁匪的攻擊。

“嗖……”兩道能量盤毫無懸念的突破了國師的能量屏障,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國師的身上!

“噗哧……”國師直接便是吐出了一口鮮血,倒在地上,很是虛弱。

“舅舅!”小美女見狀急道。

這時,我想也是我該出場的時候了。國師大喊:“婁亮呢!快給我把婁亮找來!”

“對不起,國師,婁亮法師好像剛剛離開了。我看見他拿着包袱飛出了城堡。”這時,一個王室的大臣說道。

“草他個媽了!”國師聽後氣急敗壞的說了一句粗話。顯然,此時的婁亮竟然成了逃兵,引起了巴瑟王國上上下下人的公憤。

我想了一個十分牛逼的出場方式,於是,我便邪笑着走出了人羣中。

“我給你五分鐘的時間,把國王放下,然後讓我再踢你們一腳,最後,你們就可以走了。怎麼樣?”我在聲音之中夾雜了一絲玄氣,這使得所有的人都能清晰的聽到我說的話。

“大哥哥……”小美女又驚又駭,不知道我爲什麼貿然的就這麼跑了出來。心裏雖然有些感動,但是還是氣我有點虎逼。

“這……”其他人見狀也是不明白怎麼回事,都紛紛奇怪的望向了我。

“小夥子!快回來吧!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他們並不是你所能對付的!”國師見狀連忙喊道。

我擺了擺手,給了國師和小美女一個放心的眼神。

“咦!我怎麼聽到有人在說話?”高個子望了望四周,彷彿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一般。

“臥槽了!”矮個的突然指着我大叫道,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這裏竟然有個傻逼男的!你不說我還沒發現!”

“我說傻逼男的,你的存在感也太低了點吧?”高個子指着我說道。“要知道老子最討厭的就是存在感低的人!”

“你是那個傻逼褲子沒提好,把你給露出來了?”矮個滿臉得意的問我。

“呵呵。”我揹着手站在那裏,氣定神閒的說道:“逼裝完了吧?裝完了就該我了。”

“什麼!”矮個的聽後面色一沉,眼神充滿殺氣的望向了我:“你找死?” “不,是你們找死。”我淡淡的說道。

“哼!”那矮個綁匪冷哼一聲,旋即雙手飛快地結着手印,頓時,一道粗大的黑色光刺便出現在了他面前。

“去!”矮個綁匪右手一揮,那光刺便朝着我的面門暴掠而來。

“嗖”

面對着突如其來的攻擊,我非常的淡定,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站在原地,就和絲毫沒有看到那光刺一般。

就在光刺距離我還有半米的時候,忽然,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縫,裂縫張開之後,那光刺便掠進了裂縫之中,而我,則是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什麼!”兩個綁匪見狀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其中高個綁匪雙眼一眯,似乎不信邪。他將國王扔給矮個綁匪,而後便緩緩落到地面。

“呼……”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氣,而後,便張開嘴,將那口氣向我吹來。頓時,周圍便颳起了強橫的大風,圍觀的人們都不禁被風吹的一個趔趄,這風越刮越猛,似乎有着趕上十二級颱風的趨勢。

而我還是一副古井無波的樣子站在原地,那裂縫也是陡然間憑空出現,頓時,那大風便被狠狠吸進了裂縫之中,無影無蹤。

“你到底是什麼人?”矮個見狀有些沉不住氣了,說話的語氣也少了一分囂張,想來是有些忌憚我了。

“呵呵,我只不過是一個路過的……”我眯了眯眼。“魔法師罷了!”

頓時,我手中一水一火兩道光柱昇天而起,頓時在空中形成了兩方圓形大陣,而我則是在衆人驚駭無比的目光之下,緩緩的將那兩方大陣合在一起。

“嗞嗞……”大陣被我強行融合,頓時便溢出了強橫的能量漣漪,向四方散去。

這時,我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幽藍色的能量球,雖說只有巴掌大小,但其內部所蘊含的能量可是不可小覷,那兩個綁匪見到我的這一手之後,已是目瞪口呆,站在原地,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把那能量球往空中一拋,能量球頓時便化爲了一條藍龍,這藍龍氣勢無比強橫,在空中一邊盤旋,一邊發出一聲巨吼,嚇得那兩個綁匪腿肚子都開始發起抖來。

“去。”我揮了揮手。那藍龍便一聲咆哮,向那高矮綁匪掠去。

高矮綁匪見狀先是一驚,旋即咬了咬牙,趕忙聯手施展出了土系防禦魔法天地之盾,打算強行抵禦我的這一擊。

“轟!”巨龍毫無懸念的轟在了那大盾上,並將其打破,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啊……噗哧……”兩個綁匪不約而同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飛出了好幾米遠,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這是……融合魔法!”矮個一邊吐血一邊驚道。“你是高級魔法師!”

“呵呵。”我笑了。“現在才醒悟,不過,已經晚了!”

於是我趕忙利用瞬間移動,過去將國王救下,而後便又出現在了那兩位綁匪的面前。

“說吧,你們想怎麼死?”我淡淡的說道。

那高個的綁匪見這次踢到了鐵板,於是便屈服道:“這位少俠實力非凡,不知道肯不肯放我們兄弟二人一次,他日我們兄弟二人定當涌泉相報!”

“呵呵,如果此時我揚言強姦你老婆殺你岳父,但是並沒有成功,你說你能饒過我麼?”我反問道。

“這……”高個聽後語塞。

矮個的終於沉不住氣了,吼道:“你是高級魔法師又怎麼樣?既然不肯放過我們二人,那麼我們就來個魚死網破!究竟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哼!”

“呵呵,說句實在話。”我淡淡的說。“你們連成爲我對手的資格都沒有。所以並不存在什麼魚死網破。”

二人一聽臉都氣紅了,這對他們來說絕對算是最大的侮辱。

“行了,別耽誤時間了,我還有事兒呢!說吧,你們是自己死還是我幫你們?”我不耐煩的說道。

“大哥……”高個的望着矮個的,眼中透漏着十分的不甘心。

“算了,人生自古誰無死!我們兄弟二人這輩子壞事做盡,算是死有餘辜!”矮個的嘆了口氣,說道。

呵呵,我望着面前的這兩個綁匪,還算是有點良心,臨死前還能認清自己的錯誤。不過他們必須得死,我不能給巴瑟國留下一個潛在的危險,畢竟我做事比較喜歡斬草除根,不喜歡拖拖拉拉。

“但願你們來世做個好人。”我說道。

於是,我的手輕輕的在空中揮過,兩把由能量凝成的刀陡然插進了他們的心臟,我不是變態,沒有分屍的嗜好。所以給他們留了一個全屍。

當他們呼吸停止之後,我便轉過身去,這時我才發現,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我。

“還不快跪下!”忽然國王喊了一聲。

於是,巴瑟國所有的人都朝我跪了下來,感激道:“感謝大人力挽狂瀾,挽救了我巴瑟國!”

我頓時便汗顏了,一臉的尷尬,畢竟這種感覺是我第一次體會到。雖然爽,但是我還是有點狗肉上不了席。

於是,我趕忙走過去將國王給付了起來,說道:“國王您快起來,您這是想讓我折壽啊!”

“大人你這是讓我折壽啊!”國王滿臉苦笑着說:“您是尊貴的高級魔法師,我給您下跪是理所應當的啊!”

“咳咳……”我無語,所以只好板起了臉,說道:“再這樣的話我可要生氣了!我現在的身份僅僅是一個路過的人而已!”

國王聽後也不敢太過於矯情,畢竟再矯情就是做作了,於是便讓大家都站了起來,都散了去。

“這次多謝少俠的救命之恩了!”國王感激道。

“呵呵,沒事,舉手之勞而已。再說了,我是朵朵的朋友,我總不能看着她每天傷心吧?”我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哦?”國王一臉曖昧的看了我和朵朵一眼,笑道:“原來是這樣啊……”

我和小美女瞬間會意,小美女頓時就羞紅了臉:“爸爸!你說什麼呢!” “呵呵……”國王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猥瑣。我知道,他肯定是看上我了。

待到事情平息,國王便舉行了一場熱鬧恢宏的盛宴,來慶祝自己的大難不死,當然,還有爲我這個高級魔法師接風。對外,他們對於我是高級魔法師的事情一概絕口不提,畢竟,我這個人很低調。

這場盛宴整整舉行了三天三夜,弄得我是疲憊不已,還好,這裏的酒水度數並不高,否則,我估計會被喝死,即使有魔法護身,可能也得拉幾天肚子。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我在巴瑟國已經待了一週,每天和小美女到處亂跑,玩的不亦樂乎。

直到今天,我纔想起來,我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尋找一個叫素楠的女人。

於是,無奈之下,我便把事情的原委告訴了國王,畢竟我不能在這裏久留,傑斯還等着我去救他的族人呢!

“咳咳,聶法師啊,你這火急火燎的是要上哪兒去?”國王憂心忡忡的問道,顯然是不想放我走。

“這些天謝謝國王的招待了,不過在下真的身有要事,所以不能再次久留,若是他日了了事情,便再來此地叨擾吧!”我十分含蓄的說道。

“唉,好吧!不過聶法師,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可要提出來啊!”國王說道。“本來,我們巴瑟國還缺一個護國法師的。”

“呃……那婁亮呢?”我無奈的問道。

“哼,他啊!不提也罷!真是我們巴瑟國的恥辱,也是魔法師界的恥辱!”國王一提起婁亮,便開始吹鬍子瞪眼。

“呵呵,恐怕在下並不能勝任吶!”我搖頭歉意的說道。“我這個人自由慣了,喜歡浪蕩江湖,淡泊名利,不過還是要謝謝國王的好意了!”

“沒關係沒關係。”國王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曖昧的笑容。“對了,小女每天都嚷嚷着想和你出去玩,我看你把她也帶上吧?正好做個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