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還沒有嫁給太子的時候,他就愛慕她。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19 日 0 Comments

只是那時候她身邊總跟着一個太子,而他又是葯堂的一個學徒,拿什麼去和太子比,他根本不敢妄想。

可他不敢妄想的事情,現在卻有了轉機,他是顧珞的未婚夫,而且,現在他和顧珞同在同濟葯堂。

這一輩子,他怎麼可能不去爭取。

他清清楚楚的記着,在那個夢裏,他每每看到顧珞和太子在一起的時候心中的那股妒意和難受。

他想要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看着顧珞,嫉妒讓薛青央發狂,他幾乎脫口就要說出,那個喊你小紅兄弟的簫譽他根本就是太子爺本人。

可這話在舌尖兒打了個轉,他沒說出口。

他憑什麼要告訴顧珞,等到將來顧珞發現簫譽騙她,不是更好么。

緩了一口氣,薛青央道:「你和我之間的婚事,是顧伯父很早之前就和我祖父定下來的,我有婚書,婚書上,有顧伯父的親筆字。」

薛青央摸出一個信封,將信封遞給顧珞。

顧珞藉著桌上的燭光,抖開信封里的那張婚書。

的確是她爹的筆跡,也的確是一封婚事,許諾在顧珞及笄之後和薛青央大婚,而這個同濟葯堂,作為薛青央給顧珞的聘禮。

顧珞愣住。

同濟葯堂不是爹爹當初給她準備的及笄禮么?

怎麼成了薛青央給她的聘禮。

可上面的字的確是爹爹的。

「你從哪得到的這封婚書?」 黑長直站出來,當即便道:「隊長,我覺得不妥。我現在的狀態,可能無法同時照顧六妹與七妹兩個人下來,我希望能和柳小姐一起下來,我也會輕鬆許多。」

「而且,我和柳小姐也有許多交流,比較比較了解,我相信我們的合作不會太差。」

聞言,陳東都有些意想不到,這個先前被隊長聲討的女子,在團隊中現在已經是處於劣勢,竟還是站出來,為自己發聲。

副隊這麼一說,兩個雙胞胎也都齊齊說道:

「隊長,不好意思啊,我們實在是傷得太重了,希望能讓陳東帶我們下來,那樣我們的壓力應該會小很多。」

聽了雙胞胎言及傷得太重,隊長後面的幾個女子也是仔細看了,發現兩人的緊身衣有許多傷痕,其中一個更是數處挂彩。

她們看到情況確實不容樂觀,也俱都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女隊長聽了,頓時眉頭大皺,從她的這個細節明顯看得出來,她的心中定是有濃濃的不快之意。

但是現在大家都比較贊同這個辦法,她也不想再耽擱時間,便揮了揮手,道:「那快點吧。」

「柳小姐,你跟我一起,我走下面,你走在我上面,我下去就接住你。」副隊長對柳雪蛾道。

「啊……」

柳雪蛾從始至終,都沒有表態,而是將目光看向陳東,在等陳東的答案。

陳東對柳雪蛾道:「副隊長的一片好意,你就不要辜負了。」

「對了,這個就交給你了。」

陳東說著,突然拍了拍腦袋,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趕緊從兜里搜起來。

接著,陳東當著眾人的面,竟然掏出了一張閃閃的金卡!

眾人頓時一陣無語。

她們還以為陳東要掏出什麼水啊,吃的啊之類的東西,沒想到這個時候了,都還想著錢的事。

下面的幾個女孩兒,本來還對陳東抱有期待的,但是一看到陳東這模樣,頓時一個個都撇了撇嘴,完全沒了興趣。

陳東將這張銀行金卡,交到柳雪蛾的手上,讓她攥緊,對她道:「這可是我的寶貝,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活下去了,這個就先交給你,切記切記一定不要丟了。」

聽著陳東對柳雪蛾的囑咐,下面的幾女都有些無語,女隊長更是不耐煩地道:「行了,弄完就趕緊跟上,不要耽擱時間。」

說著,她又補了句:「好像那卡里的錢,你還能用著不成?」

但陳東卻沒有管她,而是又仔細地對柳雪蛾好好叮囑了幾句,見柳雪蛾都無比鄭重地點頭,陳東這才是放下心來。

接著,柳雪蛾便隨著副隊一起順著藤蔓下去。

看得出來,這兩個人有了這藤蔓的輔助,確實是比上來的時候徒手爬,還要再帶一個七妹要輕鬆多了。

但就算是副隊長,也不敢太快了,畢竟這是從近二十米高的巨岩之上滑下,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而且手裡面的藤蔓雖然是許多捆藤莖集成的,但要承受兩個人的重量,也不能保證不會出問題。

所以,穩著來,只要不出差錯,便並不會花太多時間。

柳雪蛾也是緊緊地跟上。

「等她們都下去,我們也就跟上。」陳東對兩個雙胞胎道:「也是我在走下面,你們在我上面,隨時接應你們。」

「謝謝你了,陳東。」

雙胞胎姐妹其中一個,對陳東道。

陳東發現,她們兩個人,長相幾乎沒有任何的區別,造物主竟然同時創造了兩個如此美麗又可愛的女孩兒。

唯一能夠辨識的,就是她們的聲線不同。

妹妹的聲線要活潑明朗一些,姐姐的聲線倒卻是清澈寒冷,聽她們說話,就比較好辨識了。

但是這時,聽著這個女孩兒有些熱誠的道謝,陳東竟一時間分不清,她們哪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

「你是姐姐還是妹妹啊。」陳東摸著這個女孩兒的頭,問道。

「哼,不告訴你,你猜。」

這個女孩兒又別過了頭去,這下,從她的聲音,大致可以聽出,她應該是姐姐,也就是她們口中的六妹。

陳東不禁笑笑道:「你謝我幹啥啊,整的那麼正式的樣子,好像謝過之後就不見我了似的。」

「我這不是要和你們一起回你們的營地里去么?」

陳東這一說,兩個雙胞胎,像是有心電感應的一般,異口同聲地道:

「真的嗎?」

看著兩個雙胞胎齊閃閃的期待目光,陳東的心中卻升起一抹戲弄之意,故意壞壞地笑道:

「假的!」

聽到陳東的話,兩個女孩兒就像是斷了一片一般,臉上的笑容突然僵硬凝固。

陳東也沒想到,兩個女孩兒的反應這麼大,趕緊就要先解釋,卻沒想到,下方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呼。

這讓陳東心頭一緊,連忙往下方看去。

只見柳雪蛾和黑長直兩女,正下降到離地四五米的高度了,已經快要落地了。

她們並沒有出什麼事。

但反倒是隊長帶來的那群緊身衣女子之中,內部一片喧嘩,都望著一個方向。

「她們吵個什麼?」陳東心頭感覺不大對勁兒,便順著這群緊身衣女子的目光看去。

只見林中,一片草木驚動。

陳東心中頓時升起一抹恐懼——

是莽豹群又回來了?

還是有其他凶獸靠近?

陳東從這個高處,卻看不分明,只能感覺到叢林中的生物,行動十分的迅速。

「又是它們。」

柳雪蛾也不禁轉過了頭,看了看後面的情況。

她現在是離地有四五米,進退兩難。

她現在,如果改變主意,不下去了,要順著藤蔓往上爬——卻不一定能爬得過莽豹。

她身下的黑長直僅離地三四米,再往下滑一點就能順勢躍下——但她卻不可能。

而且,她對於隻身一人,又再去這群緊身衣女子的營地,顯然有些恐懼。

她只好用求助的目光,看著陳東。

陳東聽了柳雪蛾的話,也大概明白是個什麼情況了。

「我拉你上來。」陳東立馬衝下面喊道。

陳東自然看出了柳雪蛾對於孤身一人的恐懼,與其讓柳雪蛾拼一下時間與從莽豹口中逃生的運氣,不如把她往上拉回來,再做打算。

可是陳東剛攥起這藤蔓,準備用力,手中卻是突然一空。

定睛一看,柳雪蛾身前的藤蔓,竟然不知何時被人割斷了!

而柳雪蛾和黑長直兩女,都是露出意想不到的神情,齊齊向下滑落而去!

。 白拓國西部邊境。

一道土龍升天,黑壓壓的異獸大軍正朝著一個方向奔襲而去,一眼望去都看不到邊際,密密麻麻的全是渾身散發凶戾之氣,卻十分壓制自己慾望的異獸大軍。

異獸大軍之中有一道身形漆黑如墨的麒麟正四蹄踏火而行,也正是因為他的存在周圍這接近百萬的異獸大軍才如軍人一般令行禁止。

此次黑麒麟親自統領這支聲勢浩大的異獸大軍,準備將西部的防禦重地,飛虎城蕩平!

而白拓國在發現異獸大軍行軍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將消息上報,白拓國的高手以及飛虎城周圍的大軍也在飛速奔襲飛虎城準備支援。

這一次,白拓國也是第一時間集結了兩百萬的大軍準備和黑麒麟打一場硬仗!

於此同時,飛虎城的平民也在第一時間要求出城給參戰的將士騰出空間來,畢竟在荒野上排兵布陣和異獸大軍死斗簡直就是送死,唯有依城而戰才能有一線生機。

而此時異獸大軍已經在黑麒麟的率領下兵臨飛虎城門下,一些老弱病殘的異獸率先發起了衝鋒,摧毀了布置在城池之外的各種陷阱陣法和道術。

隨後,大軍才鋪天蓋地的朝前挺進,兵壓飛虎城!

守城的強者也第一時間組織了大軍抵禦異獸的進攻,一戰就是三天三夜,打的飛虎城四周山川破碎,大地崩裂,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直到守軍和異獸都死傷過半,雙方這才停止了絞肉機一般的戰鬥。

而此時的守軍也精疲力竭,異獸大軍也是如此,雙方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第一回合的交戰以平手告終。

就在眾人以為異獸大軍會和之前一般撤退時,不料異獸大軍竟然出現了新的隊伍開始融入之前參戰推下去的那數十萬之眾中。

一時間,異獸的數量瞬間突破百萬大關,而白拓國的將士也在第一時間奔赴飛虎城進行補充兵員,甚至直接取而代之將之前上場的將士換下!

這一次,雙方的數量基本持平,人族的劣勢已經漸漸的浮現出來。

之前的戰鬥,人族的強者基本死傷殆盡,新補充的隊伍中雖然也有一些強者,但是顯然沒有異獸大軍那邊多,而且之前人數一比二的優勢也沒有了!

也就是說,接下來人族要以同等的兵力對陣異獸大軍,唯有將其擊退才有活命的機會。

然而,所有人都清楚,這是不現實的事情,人族捉對廝殺本就不如異獸,此時失去了人數的優勢,雙方交戰的死亡比例也在飛速上升著。

直到人族付出了一比八的代價后,才堪堪穩固住雙方的戰鬥損傷。

也就意味著,要殺死一名七星道祖初階的異獸,必須付出同等境界的人族八位才有希望徹底將其廝殺。

當然,這個數據並不標準也不能代表最終的決定,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證明的,那就是人族現在漸漸的人數上已經成為了劣勢。

不過好在的是異獸的屍體給人族帶來了一些希望,畢竟那都是強大的異獸血肉,對於修士而言就是難得的大補之物!

當然,人族修士的屍體對於異獸而言也是如此,雙方都在戰鬥的同時消化著戰場上的消耗,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只不過這次大戰過後人族漸漸的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異獸大軍並沒有急著攻城,而是源源不斷的增兵,圍而不殺,似乎在等白拓國增兵!

這一下,眾人都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黑麒麟似乎是打定了主意在飛虎城外和人族打持久戰,將此處變成練兵之地,異獸大軍的晉陞之地!

白拓國的將士仔細清點了一下異獸的屍體之後才發現,如今的異獸死傷的不過都是一些七星道祖初中階的,高階的死傷都不超五萬之數,八星道祖級別的異獸死傷的更是有限。

而人族死傷卻是異獸的數倍乃至十倍之多,死的七星道祖巔峰境甚至八星道祖級別的將士也是如此!

要知道,八星道祖級別的將士即便是整個八重天都是屈指可數的存在,而在這飛虎城外,折損的人數就達到了十位之多!

白拓國國主得知此事,火速發兵飛虎城,準備殺退黑麒麟攜帶的百萬大軍。

而此時,他們所不知道的是異獸大軍已經儼然超過三百萬之多,而且還在源源不斷的補充!

當大戰過後,人族慘敗,白拓國國主才幡然醒悟,火速讓往國內最強的遠征軍團增兵飛虎城勢必要擊退黑麒麟保全顏面。

在遠征軍團增援飛虎城的時候異獸大軍依舊在和人族死斗不下,而後周圍的大城也在第一時間火速增援。

只是,相隔甚遠大軍開赴尚需時間,只能暗自祈禱飛虎城能多撐一些時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