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吃兩盒冰激凌!草莓味的!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跟叔叔一起偷偷吃,麻麻一定不會發現的!

所謂的吃甜食,就是回官邸南翼吃。

小糯米:「……」

慕靖西站在車門外,張開雙臂要抱她,發現她遲疑著,眉頭微微一擰,「怎麼了小糯米?」

小糯米噘嘴,叔叔太壞了!

不是說好吃甜食的嗎?

在姨姨這裡吃,麻麻一定會發現噠!

到時候,她屁屁一定會被麻麻揍開花的……

可是,叔叔看起來很不開心的樣子。

看在叔叔對她那麼好的份上,好吧,她豁出去了。 慕靖西看她臉上神色變換,最後,一副視死如歸的小模樣,忍俊不禁,捏著她的小臉蛋,「你放心,叔叔會保密的。」

「嘻嘻。」小傢伙放心了。

撲進他懷裡,抱著他的脖子,聲音小小的,壓抑不住的興奮,「叔叔,小糯米要吃兩盒冰激凌!」

「可以。」

「還要棉花糖!」

「叔叔馬上讓人去買。」

「還要慕斯蛋糕。」

「叔叔讓廚師長給你做。」

小糯米十分滿意,笑眯眯的,像一尊招財貓一樣,小臉蛋埋進他脖子里,偷偷笑。

叔叔太好了!

唔……現在比麻麻還好一丟丟。

慕靖西原本想躲到南翼來靜一靜,沒想到,慕靖南竟然在家。

看到抱著小糯米進來的男人,今天早上受了司徒雲舒一肚子氣的慕副部長,這會兒,臉色陰沉得很。

「自己的西翼不呆,跑我這來幹什麼?」

小糯米覺得自己跟慕靖西有革命友誼了,梗著小脖子頂嘴,「叔叔,我們是來找姨姨的,不是找你的。」

慕靖南:「……」

小侄女,你現在還不知道他是你爸,就這麼護著他了么?

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那饞兮兮的模樣,哪像是來找姨姨的。

分明就是來找吃的!

慕靖西沒搭理他,抱著小糯米到沙發上坐下,吩咐傭人拿冰激凌來,小糯米萌噠噠的叮囑,「阿姨,要草莓味的哦。兩盒哦!」

傭人失笑,「好的,小小姐。草莓味冰激凌,兩盒,馬上就來。」

冰激凌送上來,小糯米才發現,慕靖西沒吃。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轉了轉,她小嘴巴微微一噘,舀了一勺冰激凌餵給慕靖西,「叔叔,你吃。」

慕靖西一怔,沒想到她會捨得給他吃一口,一時之間,在喬安那受到的傷害,在女兒這裡得到了安慰。

這個可愛的小傢伙……

慕靖西吃了一口,小糯米仰著小腦袋問,「叔叔,你心情有沒有好一點點?」

「嗯,好多了。」

小糯米一聽,高興極了,又給他餵了一口。

一點也不心疼自己的冰激凌,大方得很。

慕靖南就坐在對面沙發上,看著這一幕,說實話,很羨慕。

雖然慕靖西和喬安沒把話挑明,但慕靖西知道,小糯米就是他的女兒。

有女兒陪伴在身邊,無論怎樣,都是開心的吧。

想到司徒雲舒,他眸色一黯。

秘書走進來,恭敬的向慕靖西問好之後,才看向慕靖南,「副部長,下午還有個會議,您現在該過去了。」

「知道了。」

霸氣女友:冷少我來愛 慕靖南起身,往外走。

西褲褲管被人輕輕拽住,他頓住腳步,低頭一看。

小糯米皺著小眉頭,軟軟糯糯的問他,「叔叔,你是不是惹姨姨不高興了?」

「為什麼會這麼問?」

小糯米傲嬌的抬了抬精緻的小下巴,「每次姨姨不高興,叔叔也不會高興。」

慕靖南無奈失笑,小糯米善心大發,指了指自己另一盒還沒吃過的冰激凌,問,「叔叔要吃嗎?」

「不用了,你吃吧。」頓了頓,他心情愉悅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炎炎夏日,驕陽似火蒸烤整座磐石城,城中繁華街道行人寥寥,想來也沒有人會在這個時辰外出。一股熱浪襲來,順著街道形成的軌跡延伸向道路的盡頭。

繁華街道盡頭,一名年約十五六少年坦露上身,手臂抬起舉在額頭遮擋住灼烈的日光。那股熱浪襲來,少年單薄的身子頓時搖搖欲墜,顯然無法承受炙熱浪風。

少年站在炎炎烈日下一動不動,皮膚被炎日晒的通紅,毫無血色的嘴唇乾裂,汗水從泛黃的臉頰滑下滴落在青石鋪墊的地面,汗水和地面接觸,竟是瞬間被高溫蒸發乾凈!

縱然是如此惡劣的炎熱天氣,少年眼神透著堅毅,目光始終不移的盯著前方豪宅大門上的古家牌匾。

古家,傳承百年的家族,而這少年正是古家的嫡系子弟,古木。

雖然出身豪門,可古木卻從未享受過世家子弟錦衣玉食的生活。因為在這個以武而立的世界,他那天生十二經脈堵塞的體質註定享受不到與身份匹配的待遇。

從小受盡同輩欺辱,就連長輩在診斷出他是天生經脈不通的廢人後,看待他也仿若空氣一般形同虛無。

沒有武道資質就如同空氣一樣存在。這是尚武大陸最殘酷也最為真實的生存法則!

「我不是廢物。」古木嘴角上揚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在這炎熱的烈日下,居然還能做出如此舉止,當真讓人匪夷所思。

正如他自己說的,古木不是廢物,不,準確說現在的古木不是廢物。因為在兩天前,另一個世界的靈魂成功和這個世界的古木融合了,也就是俗稱的奪舍。而這個奪舍成功的靈魂也叫古木,來自遙遠無邊的地球。

現在的古木來自地球,是一名響徹全球的內家高手。若不是因為爭搶《五行真元訣》的時候被眾多高手圍攻,他不會落難,也不會無巧不巧的穿越到這個世界,並奪舍同名且奄奄一息的古家嫡系子弟身上。

在奪捨身體之後古木對這個世界有了初步了解。他所在的世界名為尚武大陸,單單從尚武兩字不難看出這是一個崇尚武道的世界。在這裡想要獲得別人的尊重,想要獲得名利,那就比比誰的拳頭更大。

如此簡單!

曾經的古木經脈不通,被家族斷定終生不能習武,也正是如此,在他十幾年的歲月里,欺辱、鄙夷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而身為內家高手古木倒並不在意。因為這副身體雖然經脈不通,但也絕非終生不能習武,只要悉心調養再加以藥材輔助,經脈全通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要比常人麻煩一些。

這個世界有嚴格的等階劃分,而一個人的實力分別被劃分為:入門級、武徒、武士、武師、武王、武皇、武聖、武神九種級別。這讓素有練武狂人著稱的古木熱血沸騰。甚至一度覺得在地球的那二十幾個年頭裡算是白活了。不過,現在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他決定不負蒼天厚望在這裡成為最強者。

因為經脈不通的緣故,現在古木沒有任何等階,和普通人沒有區別,在古家這樣大家族裡的確如同廢物。就連砍柴做飯的下人也要比他強上不少。也難怪會被家族二長老處罰站在門外承受烈日煎熬。

有難度才有挑戰,古木鬥志昂揚,絲毫不在意自己現在的體質。因為前世他擁有一套先輩五千年傳承下來的修武精髓。而且在腦海記憶里,也有著在隕落之前所獲得的《五行真元訣》口訣。單憑這兩點,他還是有自信能突破身體的阻礙邁的更高更遠!

那本出現在地球上引人瘋狂的武功異常神秘莫測,在遭遇圍攻之前古木曾經大致瀏覽過,雖然上面所記載的武功簡單易懂,但是裡面所指的真元卻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的世界都是修鍊內力,並沒有聽說過真元,而當他穿越到這個世界后才恍然大悟,因為這個世界有一群被稱為真元武者的存在。想來五行真元訣就是這類人所修鍊的武功秘籍。

在遭受致命一擊的時候,那本古怪的書籍驀然散發出熾亮光芒,然後融入古木的身體里,當他再次醒來就已經是現在的世界了,所以古木始終認為能夠穿越到這個世界就是拜它所賜。

「昨天可以修鍊五行真元訣,看來因為不是本地人,倒是不用在意有真元才能修練的限制條件。」古木想起了修練五行真元訣的硬指標,體內必須有真元,否則不能習練。

雖然昨天修練了一夜,可根本沒有絲毫感覺,若非精神在修練后清爽了許多,他還以為自己根本沒有修練成功呢。而讓古木更為困惑的是,自己不是經脈不通么?怎麼可以修練五行真元訣?難道這五行真元訣不是依靠經脈運轉?

拋開胡思亂想,抬頭看了看那仿若蒸烤般的烈陽,古木裂開的嘴角又翹了起來,心想:「古家,你若再讓小爺跟個傻子一樣站在這裡煎熬,小心小爺一怒之下脫離古家遠走天涯,而到那時候你們肯定會白白損失一個武學天才,多了一個不共戴天的敵人!」

古木很不爽,穿越的第二天就被古家二長老找了一個莫須有罪名給轟了出來。若是按照以前自己的脾氣,必然不會忍受這種恥辱。

可是如今自己手無縛雞之力根本沒辦法上門報仇,而且古家是尚武大陸的名門望族,裡面少不了一些調養身體的藥材。自己現在又急需養身材料,所以只好忍住脾氣先當一次孫子。

同時也暗暗決定,若是等自己修鍊有成定然讓古家不得安寧,最不濟也要把二長老那一撮山羊鬍給拔乾淨,因為這老頭仗著在古家地位頗高,在這近幾年總是找自己麻煩,實在太可恨了!

雖然這個身體是古家的嫡系,古木卻從他曾經的記憶中沒有感受到一絲家的溫暖,而現在的古木更不會對古家有什麼歸屬感。

回想那一幕幕被人欺凌的畫面,古木為這哥們感到悲哀,甚至認為這小子能活到現在沒有崩潰是個大大的奇迹。

「朋友,我會讓你成為天下最強者!」

古木不是大奸大惡之人,奪舍了別人身體還是比較慚愧的,不過又想到這副身軀本來就奄奄一息了,若非自己奪舍,恐怕屍體在這炎熱的夏日早就腐爛了,想到這裡,那一些慚愧才減輕了不少。不過成為天下最強者是他給這死去的哥們一個承諾,也是給自己定下的目標。

「嘎!」

那緊閉的古家大門驀然敞開,一個年約七旬的老者從裡面走出來。這老者雖然年事已高,可紅潤面容和精神盎然的氣質,很難看出是一個七老八十的人。古木一眼就認出這老者是古家七長老古蒼風,擁有武師中期實力的古家強者之一。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臭小子還不進來,在外面很涼快嗎?」古蒼風見得古木站在那搖搖欲墜,頓時開口訓斥道,不過那口氣隱隱有幾分關心。

古木撇著乾裂的嘴唇微微一笑,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真正關心疼愛自己的人只有門前這刀子嘴豆腐心的老頭了,他很想聽老頭的話進去,可雙腳卻不聽使喚,渾身無力冷汗直流,他知道自己這是脫水的徵兆。

站在烈日高溫這麼長時間,自己又沒任何內力,能支撐幾個時辰已經算是毅力超凡了。

感覺到古木情況有些不對,古蒼風急忙飛掠過去。可剛剛趕來古木就頓感眼前一黑,整個身體便向一側栽倒下去。

一把抱住身體傾斜的古木,古蒼楓急忙將手搭在他的脈門上,見得只是中暑昏厥過去,也暗自鬆了一口氣。看著躺在懷裡的倔強少年,古蒼風暗暗嘆息,這是一個生在大家族的苦命之人。 「小孩子不能吃太多冰激凌,小心鬧肚子。」

小侄女真可愛。

還會關心他。

嗯,比少璽還要可愛一點。

往外走的腳步,略帶幾分急促的狼狽,他想要孩子。

迫切的想要一個跟司徒雲舒一起生的孩子……

…………

喬安只在官邸住了一晚,便回到航天基地。

她專心致志投入工作里,每天把自己累得再也沒有一絲力氣想其他,才罷休。

夏霖看著她這麼拚命,心中憂慮,不管他怎麼勸都無濟於事,最後,只好向慕靖西求救。

凌晨兩點四十分,喬安剛從科研室里出來,餓得雙眼發黑,一手揉著腦袋,她低聲叫了一句,「夏霖,有巧克力么?」

男人沉默的將巧克力遞到她面前,還貼心的剝開了包裝袋。

「謝……」抬眸,便看到了男人那深邃立體的輪廓,俊美中,透著幾分矜貴的冷傲。

怎麼是他!

夏霖呢?

「夏霖在公寓里給你熱宵夜,我過來接你。」慕靖西淡淡的解釋,他不想讓自己感情太外露。

更不想讓她察覺自己的小心翼翼。

「嗯。」

喬安低頭吃著巧克力,往公寓里走去。

慕靖西就跟在她身後,不遠不近的距離。

不會太緊迫,卻又在她一回頭就能找到。

這一周以來,她沒有去皇家醫院看雲瑾,每天都會在晚餐時間,跟小糯米打視頻電話,從視頻里看小糯米和雲瑾。

她沒有回官邸,一次也沒聯繫他。

如果不是聽夏霖說,她不要命的工作,每天都把自己累死,慕靖西恐怕還不敢這麼快出現在她面前。

他一直都知道,她對三年前的事有陰影。

承恩妃 平時看不出來,那是因為,她早就將那些陰暗的痛苦往事,深埋心底。

一旦觸及,便如海嘯一般,席捲一切。

帶著摧毀一切的力量,摧毀她的心理建設。

推門進公寓,便聞到了食物的香氣。

夏霖笑著招呼她,「喬小姐,宵夜已經熱好了,快過來趁熱吃吧。」

「好。」 重生:嫡女上位 喬安到餐廳里坐下,慕靖西猶豫了片刻,便去了客廳沙發坐下。

夏霖看看慕靖西,又看看喬安,嘆息一聲,「喬小姐,您慢用,我先出去了。」

「出去幹什麼,坐下一起吃。」

夏霖:「……」

慕少校不吃,他哪敢吃啊!

「坐下。」喬安加重了語氣,夏霖立即坐下。

兩人沉默的吃了宵夜,吃飽喝足,喬安回卧室洗澡準備睡覺。

每天把自己累得沒有一絲力氣想其他,然而,她到底疏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