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向來乖巧,姥姥說什麼便是什麼。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所以即使是最危險的時候,凌霜也不打算開門,因為那是姥姥的吩咐。

現在姥姥命懸一線,凌霜再也沒有什麼顧忌,入了彼岸后她便義無反顧打開了那麼門。

門裡面是有怪物的,這一點凌霜很清楚。

她不止一次看到門前的柵格中,會浮現出怪物細長的手臂以及妖紅色的雙目。

當凌霜打開這一扇門后,門內幽黑的通道頓時對她產生了莫大的吸引力,似乎有某種力量的源泉隱匿在內。

在猶豫了片刻后,凌霜便義無反顧的走入門內。

這扇在十四重天萬靈城內打開的門,只出現了那麼一瞬,凌霜與門便悄然消失了。 踏入那扇門后,尚還沒適應其中的黑暗,一絲甜甜的銹味已竄入鼻息。

凌霜皺了一下眉頭,眼中有些困惑。

猛然驚覺,為何自己能聞見氣味了?

她不過是陽魂之體而已……

可當她打量自己時,頓時嚇了一跳。

她的靈魂之體內布滿了一根根紅色的絲線,這些絲線散發著紅寶石一般的光澤。

這些紅色的絲線自她的手臂中勾勒出一條條脈絡,同時將五臟,六腑,頸椎等等,甚至頭部的眼耳口鼻也大致勾勒出來。

「我……這是怎麼了?」

凌霜後退了幾步,她想退出這扇門。

但想到姥姥,她內心的恐懼如六月天的雪花,瞬間消融……

不管迎接自己的是什麼命運,她都會義無反顧的接受。

如果凌霜去過魂城,她一定會發現,自己陽魂中發生的一切,與踏入聖魂境非常類似。

區別在於她不需要進入靈魂雲彩內,只是朝那扇門內踏出一步罷了。

當靈魂有了五感之後,凌霜對周圍的幻境變得更敏銳,即使是一片漆黑的通道也事無巨細的呈入她的眼帘。

「這兩側是監獄?」

通道兩側是一間間用柵欄隔斷的房間。

距離大門最近的柵欄隔斷皆有破損,看上去是用蠻力掰斷的,房間內自然是空的。

凌霜順著通道繼續前行,目光不斷掃向兩側的隔斷。

「全部都是空的……」

「關在裡面的東西,都跑了么?」

「可我明明看到過那些怪物……」

在凌霜心目中,那些怪物代表著恐懼。

幼年的她常常在惡夢中驚醒,就是因為這些怪物……

可怪物也代表著力量。

她需要力量,也需要這些怪物,無論付出什麼也在所不辭。

一路向前走出數百丈的距離,通道兩側房間的柵欄都是破的,凌霜心中有些失望,她鼓起了這麼大的勇氣,卻闖入了一個空掉的大門中,這不是她願意看到的。

就在她再度越過一間空房子時,前方忽然傳來一陣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凌霜的目光一閃,快步上前。

凌霜剛剛靠近那鐵柵欄時,一隻毛絨絨的大手猛的抓在柵欄上,「砰!」

所有的柵欄都猛的震動起來……

「磅……」

「嗷嗚……」

通道深處房間中的怪物們聽到這聲音后,更多的人沖向了柵欄。

它們捶打著,搖晃著,發出各種古怪的呼喊聲。

整個通道在這一刻似乎活了過來,遠處的黑暗化為怪物的大嘴,洶湧而來的氣息將凌霜逼退了好幾步。

房間中那些怪物們的激動地叫聲,驚動了什麼東西。

通道遠處的黑暗中,忽然漂浮起兩點紅光,那紅光由遠及近,迅速拉近與凌霜的距離。

走進近處時,凌霜終於看清楚它的面孔。

出金屋記 那看上去彷彿一個體型巨大的馬猴,長滿長毛的雙手垂落在地面上,雙手長滿尖利的指甲,行走時指甲在地面上拖動,劃出刺耳的聲音。

凌霜的瞳孔猛然張大,那正是無數次趴在門上觀察自己的怪物!

「你……我進來了,」凌霜說道。

她原本想要問它是誰。

可心中卻覺得自己和它是熟悉的。

它觀察過自己很多次,而自己也觀察過他很多次,應該不適合這麼問。

那怪物伸出長長的手臂,尖利的指甲朝凌霜延伸。

即使是在黑暗的環境內,指甲的表面都閃爍著寒光,凌霜絲毫不懷疑,這怪物能夠輕鬆將自己撕的粉碎。

可它將指甲伸到凌霜面前後,「噗通」一聲,竟單膝跪在了她面前。

「我,我,我們……等了無數年了,太痛苦了,嗚嗚,求您兌現承諾,幫幫我們吧!」

那聲音沙啞而粗糙,彷彿兩塊鐵片在地上摩擦。

但絲毫不妨礙它表達乞求之意。

「放過你們?」

凌霜的眼中儘是困惑。

「我們身上的詛咒,已經太久了,那些兄弟們撐不住,都結束了自己的性命,我將它們從監獄里拖出來埋葬了……」它又說道。

現在凌霜算是聽懂了一些。

那些柵欄中也是有這些怪物的,但它們被詛咒了,一直關在這裡等候自己的到來。

但自己是否來的太晚,一些怪物撐不住便選擇自殺。

那些柵欄上的大洞,應該就是眼前這個怪物咋開的,它砸開那些大洞只是為了埋葬它們。

「我不知道怎麼解除你們的詛咒,」凌霜如實說道。

姥姥知道她有這一扇門,甚至還知道,自己能夠號令其中的怪物……

但這扇門意味著什麼,凌霜與這些怪物有著什麼關係,姥姥也沒有提及過。

估計姥姥本身也不清楚……

凌霜話音剛剛落下,通道兩側的怪物們頓時咆哮起來。

她的答案無法讓它們滿意。

「嗖!」

遞在她面前的爪子忽的一繞之下,一把竟她整個人抓在手中,抓在了半空中。

「不可能!你不可能不知道!」怪物的聲音中充滿了不甘,「約定不是這樣子的,你本該拯救我們!」

那怪物的力量大的不可想象。

凌霜覺得自己在它手中,宛若一件脆弱的瓷器,只要它輕輕一發力,自己就會化為碎片。

「啊嗚嗚,啊嗚嗚,啊嗚嗚……」

通道兩側那些怪物的聲音從凌亂,變得整齊劃一。

「聽到了嗎?」它對凌霜說道:「它們說如果你做不到,就殺了你……我的兄弟們早就已經絕望了,不在乎捏碎最後這一點希望!」

這既是威脅,也是實情。

在無憂無慮中成長的凌霜,根本想不到,自己竟會是這些怪物們最後那一絲希望。

等到她終於進入這扇門時,凌霜卻什麼都不知道。

它們的心情可想而知……

「咕嗚嗚」

就在眾人吵嚷之際,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尖銳的聲音。

那個聲音的主人似乎極有權威,當這聲音傳出來后,通道又瞬間歸於寂靜。

凌霜咬了咬嘴唇,「可我真的不知道……」

「咕嚕嗚嗚……」

遠處的那個聲音繼續訴說著。

抓著凌霜的那個怪物聆聽了一會兒,才將凌霜放在了地上,語氣也稍稍緩和下來,「你隨我來……」 在這樣的環境下,凌霜沒有第二種選擇。

她只能跟隨著這個身材高大的怪物前行。

在通道內前進了千餘丈距離,兩側的房間中都是這種長滿長毛的怪物。

每當她經過那些房間時,那些怪物們都在搖晃著柵欄,傳達著興奮或憤怒的情緒。

陡然之間,凌霜覺得自己是一個還債的人。

恐怕是自己上輩子欠了它們什麼,現在必須還債來了……

前行了千丈距離后,左側的房間中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這聲音就是剛剛發出命令的那位。

凌霜上前後,才看到這個長毛怪物渾身的毛髮已變得蒼白,身材也比一般的長毛怪物矮了半截,顯得十分虛弱。

但白毛怪物的地位應該很高,至少其他的長毛怪物們都是聽從它的。

白毛怪物打量了凌霜一會,隨即開口問道:「你,真的都忘記了?」

凌霜點點頭,如實回答道:「我什麼也不記得,我只記得有這扇門……」

「呼……」

白毛怪物嘆息了一聲,「其實也對,如果你還記得,你早就會來這裡了,只有到這裡,你才能回家。」

「回家?」凌霜睜大瞳孔,「我出生於這裡?」

白毛怪物搖了搖頭,朝著不遠處指過去。

女孩也能這樣酷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前方不遠處的通道有了分岔,左側有一扇門,右側一扇門。

「左側的那扇門就是回家的路,」白毛怪物說道。

凌霜眨巴著眼睛問道,「那右側呢?」

「前往三十三重天,」白毛怪物又回答道。

聽到這個答案,凌霜的瞳孔微微一縮。

得知姥姥出事後,凌霜做夢都想前去三十三重天。

可她清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首先卷中人這一條必要條件,她恐怕永遠都不可能滿足。

最終只能將希望寄托在腦海中的這扇門內。

沒想到這扇門中真的有通向三十三天的路?

「踏入三十三重天,必須成就卷中人,不朽境,我現在這般狀態,可以進去嗎?」凌霜問道。

「呵呵呵,當然不行,」白毛怪物笑道。

「你不想回家,而是想要去往三十三天?」 假面騎士ZIO的自我修養 長毛怪物在凌霜身後問道。

凌霜是他們這一族唯一的希望。

剛剛長毛怪物與白毛怪物有過一個小小的爭論,就是要不要告訴她,那一條回家的路?

如果告訴她了,她會不會前行?

要不要和她解釋一下,那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若是她一意孤行怎麼辦?

它們準備了滿肚子的「解釋」,可凌霜好像對回家的路絲毫不感興趣!

長毛怪物忍不住了,便如此問出來。

「我必須去往三十三重天,」凌霜執著的說道。

長毛怪物與白毛怪物對視了一眼,目光中透露出一絲意外的驚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