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這些傢伙都已經當家作主了。”重拳低聲罵道。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他們來這裏幹嘛?這不是伊拉克,而這幾個可都是他們的骨幹。”軍醫對於這些聯合僱軍的精英出現在東歐頗感意外。

“不知道,反正不是來找我們的。”紳士對此好像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走吧,我可不想和他們打招呼。”重拳關上車窗。

“不對勁。”軍醫還在盯着那些人,“他們在打伏擊。”

“什麼?”重拳立即把注意力又轉移到了那幾個人身上,就在這時那些人動手了,兩個中東人被按倒在地上,一名僱傭軍打開了一個黑色的揹包,裏面居然是一枚炸彈。

“我靠,他們是來反恐的。”重拳恍然大悟,“也不怕炸了。”

“電子干擾車。”紳士指着不遠處聽着都一輛麪包車說,“是官方的,看來他們早有準備。”

“是嗎?”重拳拿出手機,果然沒信號。

“僱傭兵反恐,而且和官方聯合行動,還是在大街上,真是……”軍醫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

“看他們有官方證件。”紳士一直盯着那邊,只見一個僱傭兵取出一個類似於警官證的東西掛在了脖子上開始驅趕陸續過來圍觀的人羣,還抽空對着他們這邊做了個鬼臉,很下然看到了他們。

“靠……”重拳罵了一句。

“你不覺得那兩個中東人眼熟嗎?”紳士還在盯着那邊。

“還真是。”重拳看了片刻馬上想了起來,“他是伊拉克政府軍,我們在摩蘇爾見過他,當時他是後勤小隊的。”

“世事難料,他居然是恐怖分子的一員,在政府軍臥底?”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紳士有點搞不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走了。”獅鷲拍了拍紳士指着另一邊的後視鏡,幾名警察正向他們這邊走過來。

“靠……”紳士趕緊開車離開,他們不怕警察,只是不想惹麻煩。

在拜訪了最後一個關係之後紳士就準備離開這裏前往雅典,那邊他約見了一個很重要的情報商,可就在他們準備前往機場的時候一輛車追上了他們。

“找事兒。”重拳打開腿上衝鋒槍的保險盯着已經和他們並排行駛的汽車。

對方的車窗降了下去,一個人對他們揮了揮手,他們這才發現是之前反恐的幾個僱傭軍。

“我們應該聊聊。”爲首的聯合僱傭軍的一箇中尉,代號大衛王。

“聊什麼?”軍醫也降下車窗,手裏卻握着槍柄。

“別緊張,你是手應該離開扳機。”大衛王笑了笑。

紳士指了指前面的一條岔路,大衛王會意的點了點頭。

幾分鐘後在一條較爲偏僻的路邊兩輛車停下,大衛王一個下了車,空着手走到身上一側俯下身:“美軍在伊拉克反恐,很需要你們這樣的專業人士。”

“說正事。”紳士冷眼看着他。

“有跡象表明馬丁和敘利亞的恐怖分子有着深度合作,他在那邊的山區出資興建了幾個恐怖分子訓練營,據說他要送一枚簡易核彈給那些恐怖分子用於對付俄軍,這是我免費贈送的消息。”大衛王拍了拍紳士的肩膀,“你們和馬丁的仇怨在行內已經不是什麼祕密。”

“馬丁不在那。”紳士沒有接大衛王的話。

“現在不在,但不代表他不會去,比如送核彈的時候,交易時間是在明天晚上。”大衛王說,“我會盡量拖延上報的時間,最多兩天,兩天後美軍就會得到這個消息。”

“爲什麼要相信你?”紳士問。

“算是同行的互通有無。”大衛王拍了拍紳士。

“不用隱瞞,將消息立即上報。”紳士說。

“哦?”大衛王很不解地看着紳士。

“但不要告訴他們馬丁會出現就是幫我們的忙了。”紳士說,“給你三個小時,三個小時之後我會通知中情局。”說完他直接開車走了,留下一臉不解的大衛王。

“爲什麼?”軍醫有點發懵的看着紳士。

“不爲什麼?你相信他嗎?”身上一邊開車一邊問。

“當然不相信。”軍醫搖了搖頭。

“所以要上報這個消息,如果是真的我們會總馬丁那邊得到證實。”紳士說。

“如果是真的那我們是不是要去敘利亞?”軍醫問。

“當然,但就算消息是真的也沒法保證馬丁一定在那。”紳士說。

“如果是真的你不怕美軍或者中情局介入嗎?”重拳也覺得紳士這麼做有點奇怪。

“他們會介入嗎?”紳士笑了笑,“敘利亞現在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地方,俄國人唯恐美國人插手,如果美國人出現在那俄國人會怎麼想?”

“嗯……”重拳對揣測這些國家暗鬥的利害關係並不是擅長。

“美國人會表示密切關注,而且很有可能在確定對美國利益沒有損害之後將這個消息做順水人情告訴俄國人。”紳士說,“然後……”

紳士說:“然後看熱鬧,看俄國人心急如焚,看俄國人自亂陣腳,一枚簡易核彈,絕對能讓俄國人心神不寧很久。”

“哦……”重拳終於明白了紳士到底是怎麼想的,“那下一個問題,這傢伙爲什麼要幫我們?”

“是不是幫我們還無法判斷,不過這種事他應該不會胡說八道,至於原因……天知道,或許真如他說的那樣,只是出於對我們是同行的一種善意的提醒。”軍醫說。

“我是不相信他的屁話。”重拳用了一句中國很常用的詞兒形容他對大衛王的不屑。

“屁話?”軍醫又不懂了,用屁股說話的意思?

“滾,沒心思跟你解釋。”重拳最煩的就是軍醫的問東問西,對他的“勤奮好學”簡直深惡痛絕。

軍醫撓了撓頭已經習慣重拳的這種說話方式,但嘴上還是不吃虧的回了一句。

“那我是不是現在就不用去雅典了?”重拳不理軍醫。

“可以暫緩行程,看看各方反應,尤其是赫斯,如果他那邊能夠證實這條消息,那我們就有必要去一趟敘利亞。”紳士說。

“萬一他不知道呢?或者萬一他不希望我們知道呢?”重拳還是有點擔心。

“不會,如果是準確小心的話中情局不可能不知道,這是大事件。”紳士說,“如果他們知道了也不可能瞞着我們,他們不方便接入肯定需要合適的人進入敘利亞,而我們恰恰是最合適的人選,出了什麼事兒他們又不用負責,再者說赫斯比任何人都瞭解我們,他很清楚,我們肯定是得到消息纔會聯絡他,就算他不同意後者隱瞞什麼我們都會去,但他卻不會想到我們聯絡他的首要目的是爲了確定去敘利亞而是爲了覈實情報。”

“在某種程度上講你比隊長還狡猾。”軍醫揉着太陽穴有點頭痛。

“和他們打交道不狡猾也不行,這是逼得沒辦法。”紳士笑了笑。

三個小時之後紳士和赫斯取得了聯繫,事情得到了證實,和紳士推斷的一樣,中情局不願意介入這種引起美俄矛盾的風險,但又表示了熱切的關注,所以他們希望有人前往敘利亞,而且是他們信得過的人,又不能是自己人,所以紳士他們成了不二人選,其實赫斯並不是沒有其他選擇,而是紳士他們在印證消息之後肯定回去,當然他們不會只派一批人去,但紳士他們是一定會出現在那裏的,而他們出現在那裏的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隨時背黑鍋,對於赫斯他們來說解決一件事情永遠有多重選擇,而紳士他們卻不同,他們沒得選,背黑鍋的事情他們也不願意幹,但他們必須通過這種方式去達成自己的目的,這是無奈之舉,再有一點就是這種事他們幹多了,反正名聲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多年來他們背的黑鍋還少嗎?

和赫斯他們合作的最大好處就是會得到相當多的便利條件,比如出行,他們從這裏前往敘利亞的行程很快就被安排好了,一切都不用他們操心,只是之前他們脫離監視的目的至少在中情局面前失去了意義,世事多變一切都不可能按照他們預計的發展下去,很直白地說這就是紳士他們的身不由己,一切都不在他們的控制之下,他們這能隨潮流而動,美國人和俄國人主導的潮流不同,不管是在世界範圍內還是在幹掉馬丁這件事上,雙方都有着各自的打算,方式可謂天差地別,但其中的一個目的都是爲了找到馬丁,而這一點恰恰和紳士他們完全相同。

從東歐到敘利亞的過程紳士他們都在睡覺,赫斯安排的飛機他們從來都不過問到底是幹什麼用的,他們只是乘客,直奔目的地,幾個小時的睡眠效果不錯,充足的休息給他們後面的行動提供了保障。

下了飛機換車,開車的是“本地人”,至少在外表上看起來是本地人,車上裝了大量的武器裝備,足夠他們四個人進行一次成規模的戰鬥。

“HK416、G36、AK12、HK121I、msG-90、KsG……”車上重拳將各種武器全都擺出來,“美、德、俄、法……亂七八糟,典型的僱傭兵混用武器,看來他們是在隱藏我們的身份,撇清和我們之間的關係。”

“當然要撇清,他們可不希望讓俄國人抓到橫插一槓子的藉口。”紳士拿起G36試了試,“連搶號都銼掉了。”

“能殺人的都是好武器,性能不同而已。”軍醫端起HK121I,“反射式瞄準鏡,不喜歡這種沒有放大系統,沒有倒像系統的玩意兒,怎麼不混混合瞄準?真是摳門。”

“近戰足夠了,遠程有獅鷲你還擔心什麼?”重拳擺弄着AK12,“這個有,給你?”

“算了,還是這個趁手。”紳士頭也不擡地說。

“這玩意你們誰要?”身上從箱子下面摸出一把沙漠之鷹。

重拳看了一眼搖頭:“不如mK23好用。”

“還有雙管的m1911。”紳士很意外的說,“真是超級混搭。”

“口香糖不錯。”重拳翻出一塊分割好的c4。

“幽靈不在這東西都歸你。”軍醫翻出一套山地作戰服,“德國的。”

“還有俄國人的。”重拳踢了一腳旁邊的盒子,裏面散落出幾雙作戰靴。

“防彈背心是中國的,褲衩哪國的?誰看見了?”軍醫開玩笑。

“操……”重拳罵了一句。

“夜視儀和望遠鏡在哪?”紳士問。

“沒看見。”重拳說,“可能在下面那盒子裏。”

“水袋水袋……”軍醫把裝作戰服的箱子全都倒出來,踢了一腳掉出來的水袋,“太小。”

“要是能用一套陸地勇士系統就好了,何必這麼費勁的東拼西湊。”重拳將自己需要的東西都裝進一個攜行袋。

“那不是直接指向老美,讓俄國人懷疑?”紳士收着自己的東西說。

“這叫欲蓋彌彰。”重拳把步槍上膛關上保險放在身邊以防萬一,“如果有一兩套老美的東西反倒好解釋,在外人看來可以理解爲栽贓陷害;別問我,不解釋。”後一句是對正準備提問的軍醫說的。

“人家肯定有自己的顧慮。”紳士將自己的東西全都拿走,“你們繼續,我夠了。”

“醫療包太小,差評。”重拳將多餘的東西都丟到一邊,“不如我在網上買得好。”

“彆着急,還有很多東西可選。”軍醫從後面搬出一個大箱子,“榴彈,各式各樣的榴彈,特種彈藥,這個我喜歡。” 在經歷了七個多小時的顛簸穿越了政府軍、恐怖分子的幾個控制區之後車子總算是停下了,此時幾個人都已經被顛的腰痠背痛,這裏是交戰去他們必須保持時刻警惕,隨時應對突發事件,不過他們很幸運,並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可能是司機對這裏相當的熟悉,繞開了一些比較危險的地方,但代價就是多走了很多路,耗費了大量的時間。

開車的“本地人”更有意思,他將一個導航設備交給紳士之後就離開了,從上車到現在自始至終一句話都沒說。

“赫斯僱了個啞巴。”重拳開着玩笑說,“也好,一路上我們也落得個耳根清淨。”

“車開不了多遠了,還有一大段路程的靠步行。”紳士調整了一下地圖,設定好參數之後將其帶着手臂上,“走吧,我開車。”

大概四十分鐘之後他們徹底進入山區,沒路了,剩下的路只能靠兩條腿,紳士將車開到一個地方藏起來。

“走吧,大概需要三個半小時。”紳士看了一眼天,“好久沒走這麼遠的路了。”

“靴子不錯,起碼不磨腳。”軍醫活動了一下手腳,車上悶了那麼久的確不怎麼爽。

“大山,大山,這裏和阿富汗差不多。” https://ptt9.com/86336/ 重拳打開步槍的保險走到隊伍前面,“跟上。”

“有沒有衛星圖像可用?”軍醫問紳士。

“有,這一帶都在監視範圍內。”紳士說,“赫斯的人應該正通過衛星盯着我們。”

“赫斯,有什麼變動你的告訴我們。”重拳對着空氣說,他知道赫斯肯定在對他們的通信進行監聽。

“好的,我知道,如果馬丁來了提我們殺了他。”耳機裏突然傳來赫斯的聲音把幾個人都嚇了一跳,他們知道赫斯可能會監視他們,但並沒有相當這傢伙會突然說話。

“靠,你這傢伙倒也直接。”重拳罵了一句。

“東歐那邊對幾個恐怖分子的審訊結果有了新的進展,他們招認馬丁或許會出現在這次交易之中,所以這邊全靠你們了。”赫斯很直接。

看來大衛王的確幫他們隱瞞了馬丁會來這裏的消息,至少是延遲了這個消息的上報。

“你們的人呢?如果馬丁真的出現你們是不會放心由我們來動手的是吧?”紳士問。

“的確,上面曾經提過類似的要求,我們的人正在準備前往,但可能因爲某種原因會晚到甚至趕不上,所以你們纔是最大的希望;還有一點不是我不相信你們,而是上面希望能做的更穩妥一些。”後面赫斯強到了一下自己的態度,無非是一些拉進彼此關係和強到信任的套話。

“知道了,你們是不想來,是不方便吧?被監視了?還是被關注了?”紳士問。

“呃……這個還是不要談的好,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俄國人有可能在未來四個小時內得到這個消息,我們在儘量拖延,該區域可能會有俄軍特種部隊出現。”赫斯說。

“這又是什麼意思?”重拳立即皺起了眉,事情變得越發不受控制,可能真的有大麻煩。

“有消息泄漏出去,原本上面的意思是在交易之後提醒俄國人,但我們剛剛發現有人他故意泄漏了一些內容,我們正在追查。”赫斯的聲音有點無奈。

“中情局也會走漏消息?你們這基礎工作做的是不是有點垃圾了?”重拳開始冷嘲熱諷,不管事情多糟糕他們的都已經在這了,何況馬丁會出現,他們是避無可避,怎麼都得走一趟,但對於赫斯的話他還是很惱火的。

“你們能確定保證多久之內俄國人不知道?”紳士問。

“無法確定,現在情況特殊,屬於我們內部問題,不方便說太多,不過有一點你們可以放心,消息走漏的並不完全,我們及時做了攔截,俄國人得到消息也不大可能在短時間內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另外他們可能只知道在那裏會有一次交易,但不清楚交易的內容,也就是說他們不可能知道那邊會有一枚簡易核彈。”赫斯開始閃爍其詞。

“屁話,這纔是你們推測可能有特種部隊來這裏的原因。”紳士大罵。

“可以這麼說,但我們會跟前情況的發展才側面給你們爭取時間,這些只是是我們的推測,這完全取決於俄方的情報能力。”

“儘量拖延,時間足夠的話他們是沒機會派兵來的。”重拳說,“對了,他們直到具體地點嗎?”

“可能會掌握大致範圍,但別忘了他們也有軍用衛星,只要將該區域一段時間的監控內容做數據分析就能很快得出結論,找到交易地點應該不成問題,只要提前派直升機運兵到該區域,然後等確認具體位置就行了,俄軍的機動性還是很搞的。”

“真他*的繞?”軍醫罵了一句,他聽得的有點頭疼,“你們至少可以在有飛機臨近之前通知我們。”

“如果俄軍飛機起飛我們就會立即通知你們。”赫斯答應的很乾脆。

“俄國人來橫插一槓子的話可能會很麻煩。”重拳說,“你們人多發現交易雙方出現就告訴我們,別讓我們再問。”

“我們會把所有設備和渠道彙總的信息分析整理之後發給你們……”赫斯說。

“行了……”紳士也很不高興,他打斷赫斯的話,“既然是合作你們就得用心點,我們可是在前面賣命,你們卻坐享其成,怎麼也得拿出點誠意讓我們覺得賣命賣的值得。”

赫斯在另一邊苦笑:“當然,但事情不是我一個人掌控,我會盡力而爲。”

“好了,沒力氣和你廢話。”紳士不再理赫斯。

事情還真的有點麻煩,俄國人知道這裏有武器交易肯定會干預,真的運兵過來的話可能會很麻煩,很有可能把紳士他們一併當成恐怖分子幹掉。

“如果俄國人真的知道這裏有一枚核彈他們會怎麼辦?”重拳突然問。

“大驚失色,然後想方設法把核彈搶走,保證這東西不會落在恐怖分子手裏,只有這樣他們纔會安心。”軍醫說。

“那豈不是很危險,這可是在邊境地帶,萬一在行動時核彈被引爆怎麼辦,就算是他們不把這兩個小國放在眼裏也得注意一下國際影響。”重拳覺得俄國人沒那麼傻。

“那就直接說就說是恐怖分子乾的。”紳士來了這麼一句。

“我靠,這倒是真有可能。”重拳心裏咯噔一下,“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核彈以包紮我們豈不是白死了?”

“否則呢?”紳士頭也不回的問。

“在他孃的是個死局。”軍醫罵了一句。

“那我們不是成了主動送上門的傻瓜?”重拳愣住了。

“所以才說很危險。”紳士罵道。

“奶奶的,爲什麼這種冒險的事情都是我們來做?”重拳罵道。

“因爲我們是僱傭軍,吃這碗飯的。”紳士說,“之前他們是用錢僱傭我們,現在他們只是用信息就把我們使喚的團團轉,時代變了,我們已經不值錢了。”

“奶奶的,和被施捨的乞丐沒什麼區別。” 岩忍者日誌 軍醫罵道。

他們知道一直都在被監視被監聽的狀態下所以他們不再交談,連閒聊的興致都沒有,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只是默默趕路,氣氛沉悶的要死,三個小時不到他們就進入預定地點,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交易是在天黑之後,所以他們有充足的時間選擇合適的落腳點,偵查地形,至於休息,就得看幹完活之後能剩下多少時間了。

任務地點離邊境非常近,地勢比較複雜,幹這種事總的找個合適的地方掩人耳目,看來馬丁他們很有可能是從邊境另一側過來,整片山區的落差起伏較大,隱蔽性較強,很適合幹這種勾當。

其實紳士他們得到的交易地點就是一個座標,在一座大山的背面,四面山石林立,有一塊巨巖從山崖上橫出一大截,擋住了上面的天空,衛星是看不到下面的,這就是情報所提及的交易地點。

“這地方不錯。”重拳爬上那塊巨巖觀察附近的情況荒涼的大山死氣沉沉,他擡起頭看着天空然後對上面豎起了終止,他是在與赫斯的人打招呼。

“好了,不要在上面太久,可能會有敵人提前來做偵查。”紳士在下邊說。

完成對這一帶的偵查之後他們彙總了信息,峽谷是可以開進來車輛的,只要能解決邊境另一側的問題,另外他們還發現沿着邊境線一側還有一條隱蔽的道路可以通車,可能是之前政府軍爲了防禦邊境有修造的隱蔽公路,這個發現讓他們大爲光火,這條信息的缺失導致他們白白的浪費了三個小時的力氣爬山,這對於揹着大量裝備的他們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消耗。

“從路程和時間上計算恐怖分子和賣家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介於只有這一條路通往敘利亞內部恐怖分子目前應該在這個範圍內,賣家在這邊,但我們在衛星圖像上卻什麼都沒看到。”紳士點着手裏的電子地圖說,“赫斯,你的衛星是不是都睡着了?爲什麼沒有發現?”

“的確沒有。”赫斯在耳機裏說,“我們在得到消息之後就一直盯着這一帶,並沒有發現什麼。”

“如果不來人怎麼交易?難道他們有任意門嗎?”重拳罵道。

“確實不清楚問題出在那,抱歉。”赫斯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低三下四。

“除非他們不是開車來的。”軍醫說,“如果是步行的話可以藉助山區的複雜環境、樹木、岩石躲避監視。”

“有道理,但恐怖分子懂這些嗎?他們都是大老粗。”重拳說。

“恐怖分子懂不懂我就沒法推測了,不過他們可不都是大老粗,別小看他們,現在的恐怖分子也是要學習的,很多薩達姆的支持者和前國防軍加入了這些恐怖組織,所以就算是恐怖分子也有可能會學到相關的知識。”

“跑題了。”紳士揮了揮手,“說眼前的問題,如果是步行來的話那倒是有可能,如果只交易一枚簡易核彈也不一定非得用運載工具,一頭驢就能馱走了。”

“這些都是猜測,你們還是再等等吧,如果情報沒錯的話他們肯定會出現,到時候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赫斯在耳機裏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