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邪惡的一笑。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突然,杉落又清醒過來,掙開了女人,說:「真的醉了……認錯人了……」

「什麼嘛,帥哥。那個艷瓔有我漂亮嘛。」

「艷瓔,是最美的……」說著,杉落開始搖搖晃晃地離開了酒吧。

女人邪惡的一笑,遠處一個男人走了過來。

那個男人戴著帽子,戴著大墨鏡。

「好奇怪啊……」艷瓔坐在沙發上,為剛才那個女人聲疑惑著。

「怎麼了?」華姐吃著水果,問。

「沒什麼啦,就是剛才我給落打電話時,是一個女人接的……」艷瓔搖搖頭。「算啦,沒什麼,呵呵……」

「對嘛對嘛,愛一個人啊,就應該相信他。」華姐笑著說。

第二天,各大報紙頭刊都登出了杉落和一個女人相擁的圖片,下面則是天花亂墜的文章。

「姐。怎麼回事啊……」小傑看著報紙,皺著眉頭說。

「啊?我看看……」艷瓔接過報紙,看了一眼,扔回給小傑。「嘿,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呢,沒什麼啦。」

「姐,是不是你和未來姐夫吵架了?」

「沒有啊,你小屁孩管那麼多哦,快趕上三姑啦。」艷瓔取笑小傑。

「姐,我不是小孩子啦,我19歲了……」

「唉呀,好啦好啦,你是男人了,行不?」

「可是,你和未來姐夫真的沒有感情不和諧吧?」

「嗯。好啦,你快去打工啦,今天我還要去面試呢。」

在鹿新報社。

「你好,我叫藍艷瓔,我想要應徵一名娛樂記者。」

「呵……藍小姐,你的條件倒是蠻符合我們的。不過……」馬主任拿出一份報紙,是今天的。「你看看,別以為大家都忘記了,四年前,宮伊杉落向你告白的那一幕可是感動無數人啊,可是,相隔四年,他就拋棄你,和一個坐台女郎卿卿我我,這,怎麼解釋呢?」

「馬主任,相信我,宮伊是被偷拍的,事實肯定不像報上寫的那樣。」

「證據呢?只要你拿到證據,我們就聘用你。一個最基本的娛記,起碼要找到證據來反駁,是吧?」

「沒問題,給我兩天時間。」

「OK。說定了。」

來到SNY公司。

正在工作的秋琳看到艷瓔來了,驚訝地跑到她前面。「艷瓔艷瓔,看報紙了嗎?」

「看了啊,呵呵,沒什麼的……對了,落呢?」

「落?」

「呃……就是宮伊。」

「啊!?你竟然稱呼總經理為落,太讓人羨慕了……」秋琳發花痴中。「對了,總經理今天沒來上班耶……」

「是嗎……呃,那秋琳,你好好工作哦,改天咱倆再一起去逛街哦。」

「嗯嗯!拜拜。」

憑著直覺,艷瓔來到了一個地方。

杉落孤獨地坐在樹下。

「嘿……」艷瓔拍了拍杉落的肩膀,微笑著。

杉落抬頭,是艷瓔,心情這麼好,肯定還沒看報紙吧。

艷瓔坐了下來,挽著杉落的手,靠在杉落的肩上。

「心情很不錯嗎……」

「嗯啊,對啦,今天怎麼沒去上班?」艷瓔問著。

「呃……對哦,我忘記了耶。」杉落裝傻。

艷瓔心裡暗笑著。「嘿嘿,別裝了,不用問我看報紙了沒有啊?」

杉落一驚。

艷瓔靠著杉落,在他的耳邊輕輕地說著:「我相信你。」

杉落看著艷瓔,無助地垂下頭:「對不起……你肯定,很生氣對吧……」

「沒有啊,我不生氣啦。」

「還是你,已經不在乎我了……」

「你說哪去了啦。」艷瓔輕輕打了杉落腦袋一下。「嗯,只不過,你應該跟我解釋解釋昨晚的事情吧?」

「其實昨晚,我去了酒吧喝酒,因為我心情不好……那個女的主動過來對我拉拉扯扯……還有,其實,我抱她,是因為……我把她當成了你……這是真的,可是,聽上去,好像是騙人的,對嗎……」杉落又深深地垂下頭。

艷瓔微笑著,然後她將杉落轉向自己,吻住了他。

「你……真的相信我嗎?」

「嗯啊,如果不是相信你,我幹嘛來找你啊?」

「謝謝你……」

杉落輕輕擁住艷瓔。

樹下,一朵一朵的櫻花華麗地飄落……

「落,嗯……我想有件事要告訴你,我啊找到一份記者的工作,可是啊,他們給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澄清今天報上的八卦新聞。」

「嗯,我知道怎麼辦了。」杉落微笑著。

艷瓔攬住杉落的脖子,歡呼雀躍著。

杉落微笑著:艷瓔,謝謝你。

再次來到天涯酒吧,不一樣的心情。

人們依然瘋狂地扭轉著,舞動著。

來到那個吧台,酒保專心地調著五顏六色的酒。

「請問,你還記得我嗎?」杉落坐在椅子上,問。

酒保抬起頭一看,啊,當然記得啊。

「嗯,當然記得,昨晚啊,你喝的太醉了,我還真怕你會出事呢。」酒吧邊調酒邊問。「可是,今天報紙你看了嗎?」

「嗯,所以我才來問你。」

「不是我爆的料……」酒保連忙解釋。

「所以,我要你跟我說,昨晚那個女人是誰?」

「哦,嚇我一跳啊。她啊,是曉美啦,要找她嗎?看,在那邊——」酒保指著一個角落,說。

「謝謝了。」

曉美落寞地抽著煙,頭髮是刺眼的火紅色,煙熏妝塗得很濃,穿著很是暴露、性感,過往的人總不忘望一眼。

杉落才不管這些,他徑直上前。

曉美看到有人來了,立刻掐掉煙,滿臉陪笑著說:「帥哥,來喝杯酒啊。」抬頭一看,怔了一下。「怎麼是你啊……」

杉落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說,昨晚,是你的陰謀吧。」

「哼,原來啊,跑這麼一趟,就是為了問問我是不是玩陰的啊?」曉美又換了一個表情,冷冷地坐了下去。「要做生意找我,沒事給我滾開。」

「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拜託啊,不就上報嗎?必須搞得那麼隆重啊。」曉美又抽起了煙。

「給我說!」杉落拉起了曉美,低吼著。

「給我放開……我就不說,你怎麼著!?」曉美狠狠地瞪著杉落。

杉落力氣放小了,也放開了她。

她又重新滿臉堆笑著:「這樣就好嘛,帥哥啊,坐下來好好說話嘛。」她上前開始肆意碰著杉落。

「給我放手!」這次,不是杉落的聲音,是艷瓔的聲音。「你給我放手。落是你可以隨便碰的嘛。」

艷瓔上前,挽住杉落,對曉美說。

「你是誰啊?」曉美放開杉落,重新坐在沙發上,說。

「我?我是他的女朋友。」艷瓔不知從什麼時候,變得有些小任性了。

「喔,我知道了,就是他口中的那個什麼艷瓔的,是吧?」

「沒錯!」

「我還以為這麼帥的男生會看上那個美女啊,原來是你啊,不過如此嘛,不就是你早點遇到帥哥嘛,如果我比你早一步,說不定啊,帥哥現在就是我的人了。」曉美斜視了一下艷瓔,不屑地說。

「你說什麼啊……」艷瓔想說下去,又想起有更重要的事情。「對了我問你,昨天你為什麼要那麼做?是有人指使的嗎?」

「勸你啊,有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給我說。」杉落從錢夾里抽出一疊大鈔,說:「如果你說的話,這些就是你的。」

曉美被錢吸引住了,她連忙說:「真的?」

「嗯。」

「那好吧……其實啊,是——」曉美湊近艷瓔和杉落,說:「是江越臨喔,是他讓我靠近帥哥,然後伺機拍照。其實啊,艷瓔,我很羨慕你呢,有這個帥哥,還有那個明星……」

「夠了。這是你的錢,艷瓔,我們走。」杉落把錢扔給曉美,牽著艷瓔離開。

「怎麼會是江越臨呢……」艷瓔想了大半天還是沒想通。

「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杉落還是很奇怪。「艷瓔,你……有對江越臨動心嗎?」

「沒有。」

「真的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