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淺墨發落下來幾縷,遮住冷笑的嘴角。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5 日 0 Comments

……和微微泛白的嘴唇!

「轟隆——轟——」本來融合劍意就強大,被乾坤鎖疊加后,威力更是成倍增長。

饒是琴瑟爾和冷湛,夜駭然驚恐。

只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鳳凰!去!」奚淺不顧刺痛的識海,又召喚出九天神雷!

趁你病!要你命!

「轟隆隆——」

烏雲密布,天空突然變色!

另一邊殺紅了眼的眾人臉色大變。

這是……雷劫?

這邊。

「啊——」琴瑟爾和冷湛發出凄厲的慘叫。

嘶吼得撕心裂肺!

「噗!」奚淺也吐了口血!

實在是兩人和她的差距太大了,兩個都是化神中期。

差不多兩大階的差距!

「娘親,沒時間了!」小寶聲音突然開始虛弱!

奚淺臉色微變,也就是說,她沒有機會了。

「咳咳……」

「小賤人,接下來就該本尊了,放心,本尊不會讓你輕易赴死的……」冷湛冷酷一笑,氣息更冷。

「咳咳……噗!」突然,他感覺胸口鈍痛,吐了一大口血。

九天神雷!果然厲害!

冷湛臉色很不好,別看他現在這樣,實際內里已經受了傷。

琴瑟爾也是。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彼此眼裡的殺意。

此時,隱藏在暗處,一直沒有出現的梵音眼神幾經變換!

想到天音寺曾經留下來的預言,一咬牙!

拼了!

同時,奚淺在心底呼喚小天,「小天,加持!」

「好!」

奚淺感覺到識海里突然一陣波動,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站起身來!

「歸一!」

九天神雷和琉璃聖火都放了進去。

同時,混天綾加持神月訣,攻擊向兩人的神魂!

所有的靈力抽出來,直到丹田枯竭!

剛才嘛!她不敢!

現在……

想到識海里的波動,奚淺放心的罐入所有靈力。

「小寶!疊加!」乾坤鎖疊加威力。

小天加持神罰之劍的力量!

神罰之劍雖然還沒到晉陞到神階,但它始終是上古神器。

所以!

「轟隆隆——」

。 「嘶……」

視頻會議中,十幾個境外勢力,聽到剛才那個人的提議。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聯合境外獄神殿,一起打擊美特斯,他可真敢想。

這一定是活膩了吧?

要知道,美特斯,那可是全球霸主,擁有最先進的設備,最精良的武器。

對美特斯動手,那可比對境外獄神殿動手要危險得多啊。

畢竟,美特斯的老總,那可是瘋狗一般的存在。

仗着全球霸主的地位,美特斯的老總,他可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而獄神殿的殿主,獄神做事,最起碼還會考慮一下後果。

他們這些境外勢力,如果選擇和獄神殿站在一起,和獄神殿一起,打擊美特斯。

除非他們能夠取得圓滿成功,否則,得到的後果,可能是他們整個勢力的覆滅。

因為美特斯的整體實力太強了!

這十幾個境外勢力,他們用來攻擊獄神殿的洲際導彈,甚至還是美特斯給他們提供的。

「你們怎麼都是這個表情?」

提出建議的這個人,這時是一臉的鬱悶和害怕。

當着十幾個勢力的首領,當面提出要聯合獄神殿,打擊美特斯。

這種話說出口,萬一有人走漏了風聲,把消息傳到美特斯老總那兒去。

那麼,他和他的勢力,就得徹底完蛋。

開口提出建議的這個人,他快要嚇壞了,額頭上,冷汗狂流。

他害怕的樣子,大家自然看在眼裏。

這時,十幾個勢力的首領,出奇團結地說道:「你不用害怕,美特斯的老總就不是一個守信用的人。」

「不管怎樣,我們是不可能再和美特斯有合作了!」

「是啊,炎國有一句話,叫『與虎謀皮』,我們和美特斯合作,就是與虎謀皮的行為。」

「所以你放心好了,我們都不會出賣你的。」

某勢力的首領,嘴上信誓旦旦地說着,但其實,他內心卻在打着別的主意。

剛才,提議和獄神殿聯手打擊美特斯的這個人,他的勢力,在經濟上,一直是某勢力的對手。

某勢力一直受到他的制裁和打壓。

某勢力的首領,對他那個勢力早就懷恨在心了。

這次被他逮住機會,還不出手整治對方,那他這些年就是白活了。

視頻會議結束后,某勢力的首領,立刻和美特斯老總連線。

視頻通話被接通后,某勢力的首領就急忙說道:「尊敬的美特斯老總,我有重要的情報向您彙報。」

「哦,什麼情報?」

美特斯的老總,漫不經心地說道,「就你們這個不入流的小勢力,你能獲得什麼重要情報?」

美特斯的老總,還真的沒把某勢力的首領放在眼裏。

論情報的收集,美特斯的特情局,可以說是世界頂尖,無人能與之匹敵。

如果是美特斯特情局沒有收集的信息,那肯定是垃圾信息。

對美特斯老總來說,或許毫無意義。

不過,美特斯的老總,還是給了某勢力的首領機會,讓他說出他掌握的重要情報。

某勢力的首領,很雞賊。

他們十幾個勢力,召開視頻會議的時候,就他偷偷錄屏了。

現在,某勢力的首領,只需要動動手指。

他就能把那個勢力的首領,提議聯合境外獄神殿,一起打擊美特斯的那一段視頻,傳給美特斯的老總。 某片場。

魏舒雲正在拍古偶類型的電視劇,亂七八糟的劇情她也不是很了解,但她本人的人設還不錯。

一個驕縱狂躁,恣意灑脫的的富家千金,和她現在的人設反而有些相像。

她的戲份不算多,都安排在這一兩個月拍攝。

郎姐是個能把控全局的人,也是她提出來,把這部戲集中拍攝,以便於後續工作。

也因此導魏舒雲的工作強度增加了不少。

導演看在魏舒雲身份,不過分的要求都能答應。

這部劇的女一是資本要捧的人,本子雖然不好,但女二的這個人設的是真不錯。

魏舒雲雖然身份特殊,但她為人謙虛,性格討喜,和劇組的人混的都很熟悉,導演也很喜歡她。

魏家的實力更高一些,他對魏舒雲更照顧一些,也算合理。

今日便是女一和女二以及其他人的對手戲,導演請來的化妝師是圈子裏有名的老手,女一和女二的造型都交給了她。

按照番位,原本應該是女一先化,化完可以先和其他人走戲,接着是女二……

但今晚魏舒雲有一個家宴,晚上需要先走一會兒。她和導演解釋了情況之後,導演毅然決然地讓化妝師先給魏舒雲化妝。

女一阮小姐是個被資本寵壞的孩子,她並不知魏舒雲的身份,聽到化妝師要先給魏舒雲化妝,她心裏膈應的很。

「阮小姐,你消消氣,那魏舒雲不過是個女二,是給您配戲的人。我聽說這次也是她家裏有事,所以才去求導演先給她化妝……」

阮小姐的助理深知她的品性,只能朝着讓她不生氣的方向來說,先替魏舒雲解釋一番,希望能讓阮小姐消消氣。

阮小姐不滿魏舒雲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一個女二,全劇組都為她服務,這死丫頭到底什麼來路?不過說了幾句導演愛聽的話,居然就得到這樣的厚待,她心裏自是不平靜。

「好了,我一個人休息一會兒,我要睡一會兒,保持一下皮膚的狀態,你們先出去吧。」

意外的是,阮小姐這一次並沒有生氣,而是把眾人趕了出去,助理眼前一亮,沒想到老妖婆也有通人情的一天,對着她點點頭,簡單的收拾一下就出去了。

助理出去之後,阮小姐關閉門窗,把空調調高了幾度,關閉燈光,只留了一盞光線較暗的小側燈。

做好這一切之後,阮小姐拿出自己的包包,從裏面翻出了一盒粉餅。

這裏面裝的並不是什麼化妝品,而是他用來對付噁心之人的好東西。

這是一種微生物,可以讓人的皮膚腐爛,看起來就像是簡單的過敏,但過幾天會越來越嚴重。

她原本是打算把這個用來對付金主的另外幾個情人,但現在用來對付一下魏舒雲,也能解解他這一陣受的悶氣。

金主雖然捧她,但金主並不是只有她一個情人。

她扒開窗戶往外看了看,這會兒沒人在這裏,今天一天的戲份都很足,大家都在各司其職的忙着,只有她一個人在等待化妝。

阮小姐心裏怎麼可能會平衡?她拿着粉餅,悄悄地摸到了魏舒雲的化妝間。

幸好她平時有關注劇組動向的習慣,助理早就打聽過,化妝師還有十幾分鐘就會過來給魏舒雲化妝。

這個化妝師,是個謹慎小心的人,東西都用自己的,唯獨有一樣,她用不了比自己的,那就是水。

阮小姐拿起粉餅,在水龍頭那裏抹了抹。

只要魏舒雲用這裏的水洗了臉,她那張臉就毀了,這個女二自然會有別人來頂替她。

娛樂圈是個很現實的地方,莫說還沒有拍多少戲份,就是拍完了,演員出事了,也能另外找人來替代,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來頂替他們的人。

阮小姐做完這些,才心滿意足的去睡覺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