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尅,,”老闆娘庫拉對老闆說了什麼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5 日 0 Comments

“來,把那水管和電線都收好了,庫拉已經把飯做好了”老闆對郝利說

今天老闆娘庫拉做的還是地方餐,一鍋的大雜燴,就是那些米呀豆呀,還有蔬菜胡蘿蔔和羊肉一起用高壓鍋壓熟了壓爛了,盛在盤在裏粘粘的,用勺蒯着吃,不過今天另外加了一盤炸雞翅,還有一碗湯,郝利吃的很香很飽,

“夾尅,,”老闆娘庫拉對老闆又說了些什麼,郝利聽不明白

Www☢тт kдn☢c o

“爸爸,,,”馬東方也說了一些,

郝利也沒聽明白,聽不明白就聽不明白吧郝利也不聽了就去了客廳,他打開電視換到了中國臺看了起來,還是《康熙王朝》這是郝利最喜歡的歷史劇,也是郝利最欣賞的演員陳道明和斯琴高娃主演的,郝利看的是津津有味

“小利,庫拉和馬東方讓我們給調調電視,馬東方看不到她最想看的動畫片了” 老闆走進客廳對郝利說

“這不是有臺嗎?” 郝利擡起頭疑惑地看了一眼老闆

“是塞浦路斯的臺子,不是大鍋接收的,是另外的天線接收的,需要調一下方向” 老闆說

“啊,怎麼調啊,那就調吧” 郝利現在才明白原來庫拉和馬東方兩次和老闆說的就是這事呀

郝利哆哆嗦嗦地站在合梯上,一手拿着老闆娘庫拉的手機聽着裏面老闆的指令,一手把着天線頭變換着方向,合梯的下面是一個臨時搭起來的還有些晃動的隨時可能散架的架子,架子上橫放着兩塊木板,合梯就顫顫巍巍地架在模板的上面,郝利本來就暈高,他閉着眼睛聽着手機里老板讓他把天線頭轉過來轉過去,郝利的手心已經沁出了汗水,黃昏也已經悄悄的降臨了,還飄起了小雨

“他爸爸的,還有完沒完了” 郝利心裏想着,手卻緊緊地抓着天線頭,身體僵硬的隨着腳下的合梯,合梯下的架子來回地晃動着

“怎麼樣了?馬舅” 郝利問老闆,他不敢看身下晃動的三米高的合梯還有差不多三米高的架子,

“他爸爸的,就是你們這的醫院看病再不花錢,我的罪也的我自己來受啊”郝利想這要是掉下去肯定是會摔個筋骨折斷面目全非的

“對,再往回轉一點,唉,過了,再回來點,對,別動啊,就這了”聽老闆這樣一說,郝利可算是出了一口氣,但是他還是不敢大意,不敢輕舉妄動,等着老闆來解救他

“小利,你把手機揣兜裏,然後下來吧”老闆站在一張桌子上用手把着晃動的合梯,郝利慢慢地下來,有些不聽使喚的腿和腳終於踩在了架子的橫板上,然後把合梯遞給了老闆,老闆把着晃動的架子準備讓郝利從架子上下到桌子上

“啊”架子上的橫板折了,郝利的身體向下壓了下來,那木頭架子也隨之散架了,

“嘭”郝利落地了

“啊,吧內亞姆,吧內亞姆,巧麗”老闆娘庫拉看到了這一幕,大聲的驚叫着喊着郝利的名字

“怎麼樣,小利,你沒事吧?”老闆也趕緊從桌子上下來

“沒事,好像沒事”架子下面是荒草,郝利站了起來,

“真沒事?走走看看”老闆說

“真沒事,真神奇,可能是佛祖保佑吧,哈哈”郝利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腿,走了兩步,

天已經完全的黑了,雨也逐漸的大了起來。 九個月的時間過去啦,郝利來塞浦路斯整整九個月啦,今天郝利高興啊,非常的高興,郝利今天開工資啦,完完全全是屬於自己的錢,來的時候講好的前八個月的工資要還人家墊付的費用錢,其實這費用並不多剩下的都是好處費,這好處費都進了三姨的腰包。

前兩個月郝利就讓妹妹給他開了一個美元的賬戶,就是準備這一天往自己的賬戶內匯錢,老闆給郝利開了一張塞磅支票,因爲國內的銀行和塞浦路斯沒有直接通兌的業務,所以這錢要走美國的花旗銀行變成美元后才能轉到國內的賬戶上,這是第一次往自己的賬戶裏匯錢,老闆要帶着郝利到商業街的分行幫助他辦理,辦理完這一次以後在餐廳附近的銀行就可以匯錢啦,也不用老闆再帶着來這裏了,只要帶着支票向銀行提供自己的國內賬戶就可以啦,以前第一次給三姨的賬戶匯錢也是這樣,

老外的銀行井然有序,大家自動的排着隊,等待着辦理業務,到了郝利的號被叫到一個經理的辦公室,郝利拿出支票還有提前準備好的賬戶和護照,剩下的一切有老闆和經理交涉,

老闆和經理說完了,最後由郝利簽字生效,因爲激動這一次郝利握筆的手都有點發抖,他在經理指點的地方寫着自己的名字,郝利寫完了經理拿過去看了看,又看了看電腦

“黑爾,夾尅,,”這經理和老闆是比較熟悉的,郝利看見他指了一下郝利的簽名對老闆說了一些什麼,郝利也聽不明白,老闆看了一眼郝利寫過的單子又和經理說了兩句

“怎麼了,馬舅?” 將軍夫人惹不得 郝利聽不明白說的是什麼,就問老闆

原來郝利把郝字的右邊雙耳朵籤成了單耳朵,老外是比較認真的,經理在電腦中一比對覺得這次郝利的簽字和以前給三姨匯錢的簽字不一樣了,這就麻煩了,老闆和經理解釋了好多,郝利也聽不明白,

“他爸爸的,我這還太激動過度了”郝利心想,最後那經理讓郝利重新再籤,纔算可以,

老闆也告訴了郝利,老外不管你籤的是不是自己的名字還是亂畫出來的,只要第二次還有以後的所有次數和第一次籤的一樣就行,所以你以後再來銀行匯錢一定要注意簽名,經過這小小的波折辦理好了一切,郝利的錢終於出發了奔向了國內,終點是自己的賬戶,郝利的心也踏實多了,出了銀行的門老闆沒有送郝利直接回去,

“小利,我們出去轉轉吧”老闆對還沉浸在幸福當中的郝利說,

“好啊,走吧”郝利想轉轉就轉轉今天就是高興。

老闆開車出了城走了一段高速路,然後就下了一條鄉間土路,也是山路,崎嶇不平的,好像是通往山裏,

“這是要去哪呀,馬舅?”郝利在顛簸之中問老闆

“這山裏面有一個垃圾場,我們去那看看“老闆一邊開車一邊對郝利說

”啊“郝利應了一句但心裏想”他爸爸的,說是出來轉轉,原來是去垃圾場,那有什麼好看的”郝利看着車窗外的大山

“那的東西可多了,到那你就知道了”老闆似乎看出來郝利覺得去垃圾場是莫名其妙的事

“他爸爸的,我這是上了賊船了,只是不知道這老闆又要出什麼花招了“郝利心裏想着嘴上只是“啊”了一聲,

給老闆家打完混凝土地面後的兩天就下雨了,今天雖然晴天了,可這路是很泥濘的,還好老闆的翻斗子車是後輪驅動的,爬個坡還是很容易的,但是上了坡以後在靠近一個山邊的時候,兩人還是真驚出了一身的汗,

“什麼情況啊?”郝利有點緊張,心裏在想“完了,完了,他爸爸的,我這錢纔剛剛掙個開頭啊,就遇到這事呀”

“坐好,抓緊門上的扶手”老闆告訴郝利

車剛上到坡上老闆的視線也看不到,可能是因爲下雨從山上滑落下來的石頭正好墊在了前左輪上了,車頭向山下滑去,老闆猛打舵向右,因爲緊張的原因方向打的過猛車又上了山體,幸好速度還不是太快要不然就翻車了,老闆趕緊又轉回來才讓車走上正路,要是真翻車掉到山溝裏可就車毀人亡了,

“好懸好懸”老闆用手擦了一下臉上的汗

“還好還好,沒和上帝見面”郝利也擦了一下額頭

“那是上帝不收咱們,哈哈”聽郝利這樣一說老闆也笑着說了一句

一路溝溝坎坎終於進了一個羣山環繞的垃圾場內,老外的垃圾場還真壯觀,真就和國內的不一樣,滿滿的黑色垃圾袋子正在被剷車填埋,郝利知道這是生活垃圾,成堆的汽車輪胎堆積如小山,走過這些進入裏面到處扔着廢棄的洗衣機,電視機一些家用電器,五花八門什麼廢品都有,還有各種廢棄的鐵架子鐵管子,在國內這就是個拾荒者的寶藏,但是在塞浦路斯這些東西是沒有人回收的,

老闆和郝利下了車,郝利看到還有比較新的電視就那樣被扔掉了也不知道是好的還是壞的,郝利上前按了按開關,郝利到處看看好東西還真不少,老闆沒有看這些他在廢鐵堆裏找來一些三角鐵扔到了車上,郝利也不明白老闆要幹什麼,最後老闆開車走的是另一條路出的山,繞了一個大圈才把郝利送回了住處,

郝利想到今天真是好險,但是想到自己的錢已經回到國內自己的賬戶裏了還是高興的。 幾天過後,老闆家的混凝土地面已經凝固好了,完全的幹好了,郝利以爲這下可以風平浪靜了,可以休息了不用幹活了他錯了,而且是完全的錯了,因爲這個錯是他自己想出來的,

老闆又決定要幹一項新的偉大工程了,就是郝利當時想的那樣,老闆要在房子的右邊,靠近廚房後門這一面的混凝土地面上也就是原來的停車位置上,建一個停車棚子,應該叫車庫,

“他爸爸的,我想的真就這麼準,還靈驗了”郝利聽了老闆的決定頭皮都有點發扎,他想這蓋車棚子還要砌牆壘磚呀,以老闆砌牆的風格那搭車棚子這活還不得幹到猴年馬月去呀,

還好還好,這一次不是啦,郝利的擔心終於沒有實現,老闆的決定是用鐵和鐵皮蓋車棚子,用電焊來焊接,不要磚混結構的了要蓋一個鐵的車庫,不錯不錯,郝利也終於明白了老闆那天爲什麼良苦用心地帶自己去垃圾場了,是想找一些廢鐵回來蓋車棚子,老闆真是老謀深算他的每一步都是那麼神祕莫測這讓郝利佩服的五體投地

老闆的車帶着郝利開到了老城,在賣五金的大商店前停了下來,五金店內各種各樣的工具種類齊全應有盡有,郝利看的是眼花繚亂,也看不明白都是幹什麼用的,這些不像廚房用具能提起郝利的興趣,

賣貨的店員迎上前來,老闆和他說了幾句,他把老闆和郝利帶到了一排電焊機前說了兩句就去招呼別的客人啦,大個的小個的外殼藍色的紅色的,左看右看郝利對電焊機是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老闆伸手摸摸這個又摸摸那個,給郝利的感覺他好像也是小癩蛤蟆十米跳臺不太懂(咚),

“你看這藍色的怎麼樣?,小利”老闆拍拍那藍色外殼的焊機問郝利,

“我的那個天,他爸爸的,不看說明還有看顏色買東西的,你怎麼不搖骰子呀”郝利真是佩服老闆很有想法,他是搞不明白只有對老闆說“你看着辦吧”

“就這藍色的吧”老闆最後終於做出了英明的決定

電焊機已經選好了,還要買其他的東西,兩盒電焊條,還買了好多膨脹螺絲,砂輪片,鑽頭,拉鉚釘,付過錢後老闆又帶着郝利去了上一次買水泥和磚的地方,買了一些方鋼和鐵皮就回到了老闆家,既然武器都已經配備好了,那就試試吧,插上電源打開開關老闆左手拿着電焊帽右手拿起電焊槍在兩塊三角鐵上開始試驗,郝利看老闆的架勢還是很熟練的,

“唉,怎麼焊不上呢,這鐵怎麼還粘電焊條呢?”老闆沒有預期的把兩塊角鐵焊接在一起

“怎麼呢?”郝利還以爲老闆會焊接呢,看到這裏郝利明白老闆不是不太懂是真的不懂

“這破玩意怎麼這麼難焊呢,你試試”老闆焊了半天也沒弄明白,順手把焊把子和帽子就遞給了站在一旁的郝利

郝利也是一樣,一下一下的把電焊條往兩個鐵之間觸動着,一流火星兒後要麼把鐵觸了一個白點,要麼電焊條粘在了上面,往下拔的時候脫離了焊把手,趕緊用手左右掰一下電焊條才能把它拿下來,然後再夾到焊把子上,再一下一下的往鐵上觸着,電焊條都觸彎了,電焊條在鐵上一打一點的上面的焊藥也掉了,再換一根還是如此,也沒有焊上

“看人家焊怎麼那麼容易呢,一流火光後就焊上了”郝利也弄不明白

“是不是這撿來的鐵不行啊,換兩根今天買的新鐵”還是老闆有想法,他拿來兩根新鐵讓郝利繼續試

“還是不行啊” 郝利的臉上都冒汗了

“再試試,不行我就去找個人來教教我們” 老闆說

“焊上了,焊上了”呲的一聲後郝利終於把兩塊鐵焊在了一起

“怎麼焊的?”老闆轉過臉來看到了粘在一起的兩塊鐵

“這焊條要離開鐵一點,不要徹底的挨在上面”郝利終於明白了原來焊接是這樣的

“來我試試,還真是這麼回事”老闆也把兩塊鐵焊接到了一起

技術就在工作中熟練吧,反正能把兩塊鐵連接在一起了這就算會焊接了,天色將晚,老闆已經急不可耐了,下一步工作就是設計車庫啦,雖然這應該是最先的預期工作居然放到了這裏,但是對於在建築上兩個幼兒園水平都不算的廚子來說這已經不錯了,

老闆拿出紙筆畫了一副兒童版的草圖,不管怎麼說吧大體還是對的,哪裏需要長管,哪裏需要短管,各需多少根,哪裏需要固定,初步大概的算出來了,先期買的料是不夠的中途再補吧,

在老闆的指揮下開始下料,郝利也是第一次用砂輪鋸這工具,雖然切割的茬口肯定沒有他切菜的刀工好但是總算是把料截開了,老闆說差不多就行,得了,既然老闆都這樣說了就別客氣啦,本來就不是專業的師傅,郝利按老闆量好的尺寸切割着長短不一的材料,

“艾拉,巧麗,,”在郝利停下砂輪鋸的當口,老闆娘庫拉給郝利送來了一副明鏡,

“啊,對啦,小利,把這個戴上,防止鐵末進眼睛”老闆也趕緊使用他一貫的“馬後炮”

“他爸爸的,阿彌陀佛”郝利很感動,他戴上眼鏡笑着看了一眼庫拉,夕陽就像一個法 輪在庫拉的頭頂上放光,郝利感覺這就是慈悲的菩薩顯靈了,

“好了,小利,今天就到這裏吧,明天再繼續吧” 老闆量尺郝利下鋸,郝利終於截完了最後一塊料。 “我跟你說小利,我們這樣從這裏固定,在那裏立柱,,”站在昨天截好的一堆鐵料前,老闆比劃着牆上地下對郝利說

“在那行嗎?,怎麼整呢?”郝利對老闆說的有些疑問

"行,肯定行,我都想了半宿了,你看這圖紙我都畫了好幾遍了"老闆給郝利看他手中的圖紙

“他爸爸的,這老闆還真下功夫了,也對,這是給他自己幹活他當然要下功夫了”郝利看着老闆手中的圖紙描描畫畫的很細緻

“把梯子架好,你先從這用衝擊鑽打孔,上膨脹螺絲”老闆指揮郝利下一步的工作

“好的,我先接上電源線”郝利接上電源,挨着牆邊支好合梯爬了上去

“對,小利,你再往左邊點打,行,就這吧”老闆把衝擊鑽遞給了郝利,並且在地上指揮着郝利方向

“那我,開始打了”郝利也是第一次使用衝擊鑽,雖然他在地上也開動了試一試,但是對準牆上他勾動開關,這玩意冷不丁的突突一下還真就差點把郝利從那搖晃不穩的合梯上震下來,郝利趕忙停止勾動開關,另一隻手把住了合梯的上面

“你小心呀,小利”老闆緊忙用手把住合梯的下面

“沒用過這玩意,冷不丁一突突,就像過電一樣”郝利開始打第一個孔

打了第一個有了經驗,接下來就順利多了,把合梯移動位置繼續把孔都打完,老闆接過郝利的衝擊鑽,變換一下檔位換上鐵鑽頭,在一段方鋼上打孔,然後郝利在上面用膨脹螺絲把這方鋼固定在牆上,作爲車庫棚頂的一個支點

“等一下,等一下,小利,不對呀”老闆拿來捲尺量了一下地上的準備的立柱,又量了一下郝利固定的方鋼到地面的距離

“他爸爸的,對不對我怎麼知道,這都是你半宿半夜設計出來的東西呀”郝利看着老闆在地上量着兩下的尺寸好像是一樣

“這不成平頂了嗎,沒有下坡水就沒法流下去了”老闆自言自語地說

“那咋辦?要不把那立柱截斷短點”郝利故意這樣說,其實他知道自己在牆上打的孔是白費力氣了

“那不行啊,那樣這一面就太低了,還是你在牆上重新打孔吧”郝利無奈他知道就是這樣的結果

郝利的衝擊鑽已經使用的很溜了,他用行動檢驗了那句話“技術真的都是在實際工作當中鍛煉出來的”,老闆把打好孔的方鋼一塊一塊的遞給郝利,郝利把它們都固定在了牆上,這樣牆上的所有支點就完成了,開始在混凝土地面的另一邊立柱,又開始動用電焊了,在每一根立柱的下面橫着焊接一小段柱腳,在把柱腳固定在混凝土地面上,六個立柱都是兩米的間距,

按老闆的指揮接下來的工作就是在每一個立柱上方和牆上的固定點上橫一條方鋼作爲車庫的房樑連接在一起,這個距離是六米也正好是立柱和牆上固定點的距離,其實還是把立柱固定的有點遠了,開始就沒算計好距離這又是一個失誤,老闆還是有辦法的,他搬着立柱向牆的一面歪一些,他讓郝利再騰出一隻手把橫着的方鋼往支點上拽着點,這樣就有多餘的一點方便郝利在上面焊接了,但是郝利沒有那麼好的焊接技術一手把着一手焊接,本來在高處作業郝利就有點暈高,焊了半天也沒焊接好

“不行啊,馬舅,橫的方鋼還是有點短呀,你得給我把着這面呀,要不我焊不上啊”郝利對老闆說

“我把着你那邊,這邊不把着,就從立柱上掉下來了呀”老闆說的也是實際情況

“那咋辦呀?”焊接不上郝利也沒轍呀

“你等一下我去叫庫拉來給把着點”老闆把整個方鋼放到了地上就去屋裏找庫拉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