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他有些惆悵的看了看周圍的山脈,上一次他吃果子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姜浩天回到了餐廳裏,石傑就趕緊跑了過來,他看了一眼姜浩天這才說道,“老闆我上次跟他們交談過了,這三個人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要麼把大黑交出去,要麼就是把這些金銀財寶還回去。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還是期待你如果下次再來教室的話,一定會派更加厲害的人物來。”

他說到這裏還不忘打量一下姜浩天臉上的神色。

姜浩天點了點頭,把手裏的雞丟了過去說到:“你把這些雞收拾一下吧。”

看到姜浩天不在意,石傑心絃一顫,看得出來,老闆現在對那幾個人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視線落在那隻幾隻土雞的身上,瞬間一跳,老闆今天又打算做好吃的啦,他也樂於跑腿,飛快地跑到了隔壁的餐廳,將自己的雞給收拾了一下。

姜昕兒像往常一樣拜託姜浩天打開了電視,就坐在沙發上安安靜靜的看着電視。

姜浩天則是去了廚房裏簡單的準備了一下,等到石傑把雞打過來的時候,他手腳麻利的將雞肉給剁好,然後將這些雞肉放到盆子裏醃製了半個小時,將這些肌肉撈了出來就放到了鍋裏炒,不多時便有一股清香從鍋裏溢了出來,門口的那些人不由得吞嚥了一下口水。

雖然現在時間還早,只不過11點,但是門口已然是排起了長長的隊伍來。

不少的人以爲自己能夠早點來,就能夠早點吃到姜浩天做的飯菜了,但是沒想到抱有這種想法的人同樣很多,每次都能夠登上快一個小時才能夠吃到飯。

等待是漫長的,可是爲了那種難以置信的美味,等得再久,衆人也是願意的。

排隊的人羣中出現了一個亮眼的女人,她就是上一次來這裏吃過飯的孟一燕。

她來姜浩天的餐廳裏吃過了一次飯就愛上了姜浩天的廚藝,無法自拔

這次她還是忍不住來到了這裏,看到長長的隊伍,她眼底劃過了一絲不敢置信,現在又不是午飯的時間,沒想到門口竟然排了這麼多的人,可見這生意的紅火。

這家餐廳的規矩再多再不合理,可是來吃飯的人依舊是絡繹不絕,這纔是真正的實力。

不去吹捧客戶,拉攏客戶,卻以那種令人震撼的美味征服了每一個人的胃口,就算餐廳的老闆再怎麼高冷,所有人對於他的美味還是趨之若鶩的。

正在這時門口突然開過來一輛勞斯萊斯,這輛豪車的出現瞬間就將所有的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從車上下來的便是高楚河一家人。

高雅欣蹦蹦跳跳地從車子上下來了,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衝到餐廳裏去了。

原本她應該在姥姥家繼續待上幾天的,可是她在吃姥姥家的飯菜時,總是覺得沒胃口,食不下咽的。

在她的哭鬧之下,高文然沒辦法才又將他送了回來。

這不她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拉着爺爺和奶奶跑到了星月餐廳,一是來見一見她的好朋友姜昕兒,二是來滿足她的胃口。

高雅欣一跑到餐廳裏就嚷嚷着姜昕兒的名字。

姜昕兒原本還在看動畫片,聽到她這熟悉的聲音時,一下子就擡起了頭,歡快的從沙發上跳了下來,邁着小短腿跑了過去,兩個小傢伙一見面就激動的抱在了一起,像是久別重逢一般。

要知道她們也不過是三四天沒有見面而已。

“昕兒,我好想你啊,我想你想的都睡不着了。”高雅欣掰着小指頭看着面前的昕兒。

“我也好想雅欣,我爸爸今天又做的好吃的,待一會兒我們可要吃好多好多。”

姜昕兒突然轉過頭去跑到了姜浩天的身邊說道,“爸爸那個很好吃很好吃的香腸還有嗎?我想讓雅欣也吃。”

姜浩天笑着點了點頭,他轉身走到了一旁的置物架上,取下來了一根香腸一切兩半。

原本打算給姜昕兒一個,然後再過去給高雅欣一個,姜昕兒這小丫頭卻是蹦蹦跳跳的說道,“爸爸你把兩個都給我吧。”

姜浩天將香腸交給了姜昕兒,小丫頭歡快地跑拉回去,她連忙說道,“雅昕你也吃這個香腸,好好吃。”

高雅欣在看到自己的好朋友這麼爲自己着想的時候,瞬間心花怒放,她很喜歡這個好朋友,想要一輩子對他好。

看到姜昕兒亮晶晶的眼睛時高雅欣,忍不住說道,“昕兒你太好了,我太喜歡你了,我們一輩子做好朋友吧。”

姜昕兒點了點頭,剛剛嗯了一聲,就看到高雅欣突然一把將她摟住,想要親她的臉蛋。

然而突然多了一隻大手,高雅昕猝不及防,就親在了那隻大手上面。

高雅欣瞬間傻了眼,擡起頭來愣愣的看着姜浩天,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兩個小女孩親親鬧鬧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姜浩天就不喜歡別人親她的寶貝女兒,再說了教育也是從小抓起的,若是昕兒以爲可以隨便親親的話啊,那怎麼得了。

姜昕兒也有點意外問道:“爸爸,你這是做什麼呀?爸爸不是說不可以讓小男孩親心兒嗎?可是雅欣是女孩子,難道女孩子也不可以嗎?”

姜浩天搖了搖頭,一臉認真地說道,“不行呢。”

聽到這話高雅欣就有些委屈了,她不是想要去傷害姜昕兒的,而是太喜歡姜昕兒纔會想要去親她,怎麼這個叔叔就像是防賊一樣的防着她呢。

她和別的小朋友這樣親親就沒有關係呀。

姜昕兒不經意間看到自己的好朋友露出一臉的委屈,快要哭了出來的樣子時,瞬間正義感爆棚,她像個小大人一樣的跑了過去,抱住了高雅欣拍了拍她的背,安慰着她。

“雅欣別哭啦,你和我永遠都是好朋友。” 有了姜昕兒的安慰,高雅欣一下子破涕爲笑。

兩個小姑娘又開始吵吵鬧鬧的。

姜昕兒看到們和好如初的樣子時笑了笑說道,“你們先在這裏玩,爸爸這就去給你們做可樂雞翅。”

“可樂雞翅,我最喜歡吃可樂雞翅了。”

高雅欣一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頓時雙眼放光,她好像被饞的口水都要流了下來,忍不住說道,活脫脫的是一個小吃貨。

姜昕兒淡淡的說道,“喜歡吃的話,過會兒可以多吃一點。”

高雅欣到底是小孩子,以爲自己剛纔的做法會讓這個小孩子對自己有些牴觸害怕的,但是看樣子,她轉眼之間好像就忘記了之前發生了什麼。

姜昕兒看了看自己帶回來的4只雞,一瞬間就覺得這些雞肉好像不夠用了,尋思着要不要再去取幾隻雞回來。

姜昕兒看到高雅欣還在發呆,連忙提醒她,“雅欣你快點嚐嚐看這個香腸很好吃的,我最喜歡吃這個香腸了,我爸爸做的特別香。”

高雅欣聽到這話就咬了一口香腸,那個美味瞬間讓她大聲喊了起來,“我的天吶,太好吃了吧,太棒了,謝謝你願意請我吃這麼好吃的香腸。”

聽到她的話時,姜昕兒也很開心,和好朋友一起分享自己的快樂,就是這麼的簡單。

恰在此時,高楚河一家人也走了進來,他們手上還拎着幾個袋子,大包小包的,裏面看起來都是一些非常昂貴的食物。

就連高文然手裏還拎着兩個大袋子,裏面好像裝滿了玩具。

高楚河率先走到了姜昕兒的跟前,笑着說道,“姜先生的飯菜做的是太好吃了,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吃你做的飯菜。我這小孫女給他姥姥過生日的時候,還念念不忘你們家的飯菜,這不剛給姥姥過完生日就要趕回來。”

石傑淡淡的笑了一下,他看了看兩個興奮的小丫頭,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石傑則是很有眼力見的,將這些袋子都給接了過來。

看到小丫頭的時候,還特意停頓了一下問道,“昕兒你要不要吃山竹呀?”

昕兒聽到他的話時,想了一下說道,“那我就吃一個山竹吧,石傑叔叔可不可以幫我剝了殼?”

石傑當然願意了,於是給她撥了一個山竹將果肉遞了過去。

姜昕兒看到之後提醒了他們一句,“過一會兒飯就要做好了,你們少吃一點水果,可不要吃撐了,到時候可就吃不了可樂雞翅啦。”

姜昕兒乖巧的說道,“爸爸你放心吧,我就吃一個。”

高雅欣快速的將自己手裏的香腸吃完了,她舔了舔嘴角,還有心意猶未盡,可憐兮兮地望着姜昕兒,“叔叔我不想吃水果,你可不可以再給我一點點香腸,我還想吃。”

高雅欣的話讓高楚河夫妻兩個人的臉上有些掛不住。

他們在進餐廳之前都跟高雅欣交代過,要規規矩矩的做一個小淑女,這還沒怎麼的,她就開始問人家要吃的啦,難道之前教導她的話都忘記了嗎?

高楚河連忙說道,“行啦,別給姜叔叔添麻煩了,過一會兒吃飯的話要多吃一點。”

高雅欣嘟着小嘴,說道:“好吧,那我就不吃了,我要吃水果。”

她隨手拿了一個蘋果,就開始啃了起來。

高雅欣果真是一個小吃貨,吃的胖嘟嘟的,看起來很有喜氣。

高文然有些尷尬的立在原地,都不知道該怎麼做纔好。

她手足無措地看着自家老父親和老母親,他們已經坐到了位置上面,小女兒跟餐廳老闆的女兒玩得不亦樂乎,感情他就是個多餘的。

石傑看了他一眼,想到他送玩具的情誼,說道,“您別愣着,直接坐吧。”

高文然連忙坐了下來,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一直站在那裏會有多丟人呀。

方晚則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家的女兒,她完全是一個小吃貨,只要有吃的,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老母親。

高文然原本還對這家餐廳充滿了不懈,覺得只是一家規格小小的餐廳,甚至有哄騙自己父母辦會員卡的嫌疑。

可是他出入了這家餐廳兩次之後就完全改變了想法。

這家餐廳的老闆,看樣子高冷,實際上卻是不善交際,制定了規定也就是避免了交流的麻煩。

這種人雖然不容易交朋友,但是一旦和他關係變好了之後,他的態度也會轉變許多。

他原本打算去跟姜昕兒聊聊天的,但是姜昕兒現在身在後廚,他也不好突然過去打擾了姜昕兒。

看了看跟女兒玩鬧的姜昕兒,他決定旁敲側擊問一下。

“雅欣, 你別以爲我沒看見哦,你都吃了兩個蘋果了,可不能再吃了,過一會兒可就吃不下飯了。”

高文然看到女兒伸手拿了一個蘋果的時候,立馬直指了她,這也就插上了話。

他將女兒的蘋果放回了袋子裏,看了看姜昕兒笑着說道,“你應該學學姜昕兒,你看人家小姑娘多文靜啊,你這麼貪吃,長胖了以後可都嫁不出去了,人家童話故事裏的小公主不就是漂漂亮亮的嗎?和姜昕兒一模一樣。”

高雅欣有一個所有女孩子都有的通病,那就是自己可以說自己胖,但是別人就說不得了,就算那個人是自己的老爹也不行。

當即就瞪圓了眼睛,氣鼓鼓的,像是一隻河豚。

姜昕兒見狀立馬說道,“雅欣長得很可愛很漂亮,昕兒最喜歡雅欣了。”

聽到姜昕兒的話時,高雅欣的臉色纔有了好轉。

她笑着捏了捏姜昕兒的臉蛋,心想若是昕兒給他做妹妹的話,那該多好呀,那她每天都可以見到昕兒了,能夠跟昕兒一起玩耍了。

“我也很喜歡昕兒,昕兒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啦。”

高雅欣頭一揚,不滿的看着高文然說道,“爸爸你看看我,我沒有很胖胖,我也很瘦。”

聽到她的話時,高文然笑着摸了摸女兒的頭,視線又再次轉向了姜昕兒問道,“昕兒是哪裏人呀?是不是本地的呀?”

姜昕兒不知道本地的是什麼意思,她捏了捏自己的臉蛋說道,“爸爸說啦,昕兒是華夏的人,杏兒的頭髮是黑黑的,血液裏流淌的也是華夏的血脈。”

高文然有些驚奇地看了她一眼,很少有父母這麼教導孩子的。 想了想,高文然又再次問道,“那昕兒是在哪裏出生的。”

“昕兒以前跟媽媽生活在一片很廣闊很廣闊的草原上,那裏的人都長着藍色的眼睛,昕兒沒有藍眼睛。”

高文然雖然沒能知道昕兒的出生地是哪裏,但是從他的三言兩語當中也瞭解了他們不是本地人,再結合昕兒的話,恐怕昕兒從小就生活在外國,果然這老闆一家都是不簡單的。

“昕兒可真厲害,從小在外國呢,那英語一定很棒啦。”

一直沒說話的方晚在聽到昕兒的話時,頓時眼前一亮,高興的說道。

昕兒從小在國外長大,那一定見識很多,英文肯定相當棒,她爲女兒能夠交到這麼涵養高的朋友而感到高興。

“既然這樣的話,你們兩個人可以試探着用英文介紹一下彼此嗎?”

方晚看了看女兒,又看了看姜昕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