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林蕭聞言林宏所說的這一番話,氣不打一處來,怒聲道:“林宏!你什麼意思?”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林宏此刻,緩緩座了下來,嘴角露出冷笑道:“大長老,你雖比我林宏年長,但你此番辱我辰兒,是不是太不把我林宏放在眼裏了?”

林震天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要論是非,還不如擂臺上見分曉,既然辰兒回來了,小輩考覈就正式開始吧!”

話音剛落,擂臺中央處站立的中年男子喝道:“我宣佈,流雲鎮,一年一度的小輩考覈正式開始!所有參加考覈的小輩,準備就緒。”

林楓聞言,走了過來,嘴角上揚,得意道:“廢物!你還敢回來?小爺我現在已經踏入肉體境七重,你贏不了我的!”

話剛說完,擂臺上僅剩下的十九位各個家族的小輩們,拔出刀劍,混戰成一團。

不過幾息之間,並會有一個人被淘汰。

林辰見狀,急忙拉住晴雪道:“晴雪,躲在我身後,我來保護你!”

晴雪聞言林辰的舉動,臉蛋羞澀,在內心道:“現在的他,真的與之前大不相同了。”

此刻,見擂臺上,林楓帶了五人衝來,晴雪正欲抵擋,林辰身形速動。

現已獲得青鱗玄重槍的認可,速度快的可怕,身輕如雁,所過之處留下道道殘影。

林辰手持青鱗玄重槍,猛然揮出,一陣靈力波動,化爲勁風而過,連續震飛四人。

林楓見狀不妙,一躍騰空,體內靈力瞬間涌現,一層靈力防護層包囊全身,抵擋住了林辰的這一擊。

豁然間!座在觀戰席上的衆人面色驚訝,見擂臺之上,林辰的表現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當中。

觀戰席之上,血刀盟族長,浩雲峯,面色一驚道:“這位少年,竟然只用出了一招,就擊敗了四人?真不可思議,林家竟會有如此天賦異稟的小輩!”

林震天聞言撫摸着鬍鬚,面露喜色欣慰道:“現在的辰兒,好似脫胎換骨一般,日後的前途不可估量啊!”

羅家族長,羅天此刻按捺不住,激動的指向擂臺上的林辰道:“都看見了沒,林辰他可是我羅家的準女婿!”

林震天聞言,笑出了聲,點了點頭,便未多言。

突然!擂臺之上,林楓怒衝而來。

“林辰小心!”晴雪眉頭微皺急聲道。

“全部住手!”擂臺上中年男子厲聲喝道。

林楓聞言,即刻停止攻勢,林辰此刻,站在晴雪身前雙眼殺氣騰騰,死死盯着面前正欲攻來的林楓。

這刻間!擂臺上現已剩下十名小輩,林辰見狀在內心裏冷言道:“這傢伙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林楓簡單活動了下四肢,得意忘形的向自己走來冷聲道:“廢物終究是廢物,沒有這個實力,還想英雄救美?離我的晴雪姑娘遠一點。”

林辰聽聞林楓對自己的恐嚇,面色凝重道:“你當我是嚇大的?誰是廢物還不一定呢!”

“我沒聽錯吧,廢物失蹤了這麼久,現在回來了,竟學會了叫囂?第二輪的個人守擂戰,我勸你還是先祈禱一下你自己吧,最好別和小爺碰上。”林楓擺出一副得意的神氣冷冷道。

擂臺之上,二人爭鋒相對。

突然!擂臺上響起一聲洪亮嗓音道:“恭喜各位!在第一輪的混戰比試成功晉級,接下來就是考驗你們的修爲、功法、實戰環節等”

“家族小輩考覈,第二輪,個人守擂戰便無任何規則,只要能將對手擊下擂臺者方可守擂成功”

“當然!爲了公平起見,之前,三位族長已將每位晉級的小輩的名諱打亂。”

“當我念到名字者,可上擂臺,切忌!不可私自上場,違者取消考覈資格!”

“現在,我宣佈,第二輪個人守擂戰,正式開始!”中年男子喝道。

“第一位守擂者,是來自血刀盟的浩刃!挑戰者,來自羅家的羅逢,請上擂臺!”

剩者爲王:傲嬌萌妻 浩刃聞言,嘴角微微上揚,抽出一把血刃,指向面前的羅逢。

羅逢見狀,握緊手中長劍,拔出劍鞘,怒視着守擂者浩刃道:“拿命來!”

羅逢此刻身形速動,長劍猛的刺向浩刃胸膛。

浩刃見狀,打了一個哈氣,撇了一眼,指尖輕彈刺向自己的長劍,一陣靈力威懾,瞬間席捲擂臺,羅逢悶哼一聲,倒飛出擂臺。

此刻觀戰席上的羅家族長羅天見狀,握緊雙拳,嘆息道:“唉!技不如人啊。”

血刀盟族長,浩雲峯見擂臺之上的浩刃輕鬆取勝,面露喜色,便未多言。

“下一位挑戰者,來自林家的林奮!”中年男子喝道。 “呼!”秋以山長出一口氣,平復一下激動的心情,暗道:“我們三個還是先將《祥雲氣決》修煉到第九層吧,之後再去南蠻荒蕪之地尋找‘鐵果’。”

秋以山又開始盤膝靜修了。

wωω тt kān ¢ ○

第二天,秋以山通知了秋澤與秋白易,讓他們倆加緊修煉《祥雲氣決》,以最快的速度修煉到第九層,之後便一同前往南蠻荒蕪之地,找尋鐵果,衝擊先天之境。

三人在學院的修煉密室開始了沒日沒夜的修煉,之前秋澤與秋白易也都到了第六層,雖然秋白易與周琪打鬧期間耽誤了一點修煉的時間,但後來也趕上了秋澤的修煉進度。

十天之後,秋以山率先突破到了《祥雲氣決》第九層,秋以山感覺到自己的丹田比以前更大了,而且裏面所儲存的真氣也比以前渾厚多了,只是還沒能形成漩渦。

將《祥雲氣決》修煉到第九層後,並不是說《祥雲氣決》就沒用了,只要繼續運轉第九層口決修煉,天地靈氣還是一樣會被吸收,轉化成真氣存於丹田。

在等待秋澤和秋白易的時間裏,秋以山並沒有停止吸收天地靈氣,依然在不停地運轉《祥雲氣決》第九層,不斷地聚集真氣于丹田中,他太需要真氣了,有了足夠的真氣,秋以山就能輕鬆踏入先天。

第十九天後,秋白易到達《祥雲氣決》第九層。

第二十一天後,秋澤也到達《祥雲氣決》第九層。

看着眼前的兩位兄弟,秋以山豪情萬丈:“三日後,我們一同前往南蠻荒蕪之地,找尋鐵果,共同衝擊先天之境!”

秋以山說完向兩們兄弟伸出了手,秋澤與秋白易互看一眼,也都伸出手來,三隻手緊握在一起。

三日後的早晨,陽光燦爛。

穎中城蒼凌學院大門外,三位年輕人各自牽着一匹‘赤狐馬’,背後揹着包裹。

“好了,你們不用送了,我們此去時間不會太長,達到目的即刻返回。”秋以山笑着跳上了馬背。

“以山,路上小心,速去速回。”上官語芙盯着情郎的眼睛道。

“周琪,我不在的時候,記得要想我啊。”秋白易大聲道,這廝老是喜歡有事沒事地調戲一下週琪。

周琪立即被鬧了個紅臉,狠狠地一跺腳道:“滾!鬼才想你呢!”

“哈哈哈……我們走!”秋以山哈哈大笑。

上官語芙與周琪二人目送秋以山、秋澤和秋白易三人離去。

噠!噠!噠!

赤狐馬向城外飛奔而去,所過之處,將道上的塵土濺起老高。

在學院裏的高樓上,兩個中年模樣的人也在注視着大門外的情形。

“老周啊,看來你快要做別人岳父嘍!”上官宇道。

周友笑道:“你還不一樣?”

“只怕是沒那麼簡單啊,我是最怕傷害到芙兒,無奈有很多事不是我能左右的。”上官宇搖頭道。

“往好處想吧,秋以山那小子也許能辦到,這三個年輕人返回的時候可能就是三個先天了。”周友道。

上官宇長出一口氣道:“但願吧,走,陪我下盤棋!”

……

南蠻荒蕪之地,位於鳳凰城以南約五百里,加上穎中城與鳳凰城之間的千里距離,總共一千五百里路程。三人一路急行,花了兩天半的時間,到達了南蠻荒蕪之地的外圍——荒蕪小城。

荒蕪小城大小隻有穎中城的五分之一,鳳凰城的五分之二,雖然是小城,可是卻很繁華,有大量的人員聚集在這個小城裏,可能是因爲距離鳳凰城比較近的原因吧。

很多不怕死的武者會去南蠻荒蕪之地歷練、探險。大部分都是一些去到南蠻荒蕪之地邊緣採藥的人,南蠻荒蕪之地雖然危險,可是那裏卻生長着很多其他地方難以尋覓的藥草。還有一小部分是藥商。

荒蕪小城內。

“掌櫃的,準備三間上房。”秋以山、秋澤和秋白易步入一座客棧一樓大廳內,吩咐道,“再來一桌酒菜,上幾個硬菜,三壺好酒。”說完三人選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

此時已至傍晚時分,秋以山打算休息一晚,次日找幾個採藥的人打聽一下有關鐵果的信息,三人用過酒菜,去到各自房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正盤膝打坐的秋以山被隔壁房間的談話聲給吸引了。雖然談話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能聽得清楚,由於秋以山修煉功法的緣故,聽覺是特別的敏銳。

“師兄,這次我們跟蹤那羣‘青蟄蜂’已有三個月之久了,在十幾天前,蜂羣終於不再四處亂飛了,想必蜂羣所在之處就有鐵果,不然蜂羣肯定還會四處找尋。”一個人說道。

“蜂羣現在何處?”另一人問道。

“在黑水湖附近,距此大約一千二百里路程。”先前說話的人道,“師兄,那‘青蟄蜂’你有把握嗎?那可不是鬧着玩的,‘青蟄蜂’喜歡羣攻,你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險,太可怕了。”

“哈哈哈,師弟啊,你就放心吧,我不會盲目地去與‘青蟄蜂’爭搶鐵果,我這次可是做好了萬全之策,不會有意外,你就等着踏入先天吧。”那位師兄道。

“師兄,我雖然很想進階先天,但我覺得還是太冒險了,要不還是算了吧。”師弟道。

“好了,我意已決,三日之後前往黑水湖,此去一定要弄到鐵果,更何況也不是爲了你一個人,這次只要成功,我們燁剎門至少會新增三名先天高手,實力將會大增,距我們控制鳳凰城的目標又近了一步。爲此我冒一點險又算得了什麼。”師兄道。

“那我就不多說了,師兄,大恩不言謝。”……

秋以山聽到此處,面露喜色,真是無巧不成書,剛來荒蕪小城便聽到了有用的訊息,想要找到鐵果,只要跟着燁剎門的人就可以了,到時搶奪鐵果籽,就各憑手段了。

在那位燁剎門的師弟離開隔壁房間的時候,秋以山特意將房門開了一道小縫,把那位師弟的樣貌給記住了。 蕭辰還以為這幾個人是來搶他剛到手的寶貝,卻不料對方其中一人似乎認識他,手裡的劍鋒直接對準了他,喝道:「此人便是冥屍派的蕭辰,淬靈果一定在其身上!」

淬靈果!

聽到這三個字,蕭辰心頭一跳,旁人怎麼會知道淬靈果一事。

「哼!蕭辰,你身為冥屍派弟子竟然與谷暉劾裡應外合的,在一眾宗門的眼皮子底下玩手段,你倒是可以啊!」除了幾個散修之外,其中還有一名古妖峰的弟子,就是此人識破了蕭辰的身份。

「你們聽誰說的?」蕭辰沉聲道。

「聽誰說的?人家都是可放出話來了,你憐香惜玉為了救人家,不惜拿出淬靈果……」那名古妖峰的弟子冷笑著。

難道是艾倩妍出賣了他?!

蕭辰的心中頓時隱隱作痛,有些不願相信,但除了艾倩妍之外,怕是也沒有別人知道他有淬靈果了。看著蕭辰陰沉的面色,幾名散修都露出了一種同情外加譏諷的神情,說道:「英雄難過美人關!不要自以為是了,你在人家眼裡根本屁都不是!」言畢,一群人附和的大笑了起來。

「滾開!」

蕭辰一聲大喝,頓時破空而去。

「哪裡走!」幾名同樣是皇階之境的散修,臉色一變,就要將他攔下,不成想蕭辰大袖一揮,周圍林海中的無數枝葉騰飛而起,形成一片片密集如刀鋒般的翠芒,朝幾人席捲而去。

等幾人破去蕭辰的術法時,蕭辰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蕭辰!你跑不掉的,五大宗門的人已經準備聯手圍剿你了!」

蕭辰在山嶺間飛速穿梭著,他聽著背後天空中所傳來的喊聲,目光爆發冷芒,仔細想想,無論是誰透露的淬靈果一事,都和那艾倩妍脫了不關係,若艾倩妍無意,總會站出來言明此事。

但現在,卻使得他面對如此被動的險境,擺明了,就是有人故意想陷害他,不管這人是誰,艾倩妍在蕭辰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他也是暗罵自己一時被豬油蒙了雙眼,竟然沒能看清艾倩妍的本來面目。

本來以為自己和對方之間的情誼還算可以,但現在看來,這些都不過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

「他在那!」

片刻,空中傳來一聲爆鳴,蕭辰抬頭一看,就見數名宗門弟子已經飛臨到了頭頂,放眼望去,附近周圍的山域都已經被大批宗門弟子地毯式的搜索給摸查的差不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