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軍陣前,一名雪月軍高級軍官震撼說道。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4 日 0 Comments

這一道劍氣極為恐怖。

絲毫不弱於那道刀光。

且招式中透著一絲王道之氣,莫非……是王級武技?

——————

(還有一章,不知道能不能趕上審核,趕不上就明天了。抱歉,今天寫的不是很順,腦海中的大場面描述不出來。讓我捋捋。) 「是王級武學!」

有別於這麼軍官的遲疑,雙方大軍首領,慕容玄和周炎,都是第一時間確認道!神情滿是震撼!

王級武學。

居然是王級武學!

先天之下的至高武學,只有皇族才能接觸到!

而即便是慕容玄這樣的皇族高層,也僅僅修鍊過其中兩層。

想要第三層,必須實力再進一步,才可到皇宮禁地觀摩一次。

可現在。

這樣強悍的武學,居然出現在一名隨意冒出來的錦衣青年身上?

看起來還和那大鬍子很熟悉的樣子。

難不成……這兩人曾有奇遇?

崑崙大陸,廣袤無邊,更鼓長存。

的確有許多未知之地,少有人涉足。

而往往這些地方,最容易出現前輩高人留下的傳承。

這兩人皆非幽州頭面人物,若非有所奇遇,焉能得此功法?

一時間,不僅是慕容玄,連對面的周炎,也都眼神熱切起來。

甚至連流風國方陣那名寒刀宗的白衣長老,亦是眼神一閃,掠過一絲貪婪。

只是大戰當前,無暇去做這些事情罷了。

「王級武學!臭小子,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擂台中心,與江少直接對抗的寒刀宗大師兄也震驚了。

身為當事人,他明明看出,對手的實力外強中乾。

看似修為達到了凝山境五六重,其實真元並不是很凝練。

這說明,對方一身修為,絕對是通過大量服食丹藥而得來。

再加上武技也不算出眾……按理說根本沒資格與他對抗。

可偏偏,此人的武學等級更高,竟是王級武學!凡人所能接觸到的極限!

反觀他的武學,只是玄級絕品,與對方根本不是一個層次。

——別看只差小小的一線。

一線之遙,天人之隔。

王級功法是武道巔峰的結晶,代表了人世間飛天以下,最高的武學成就。

而玄級武學,不說滿大街都是,至少每一座郡城,都能出現個三五部。

因此,兩者實不可同日而語。

另外,對方武技水平雖然一般,但路數極為正宗,明顯是經過高人指點。

這種武學傳承,是他遠遠不能比擬。

畢竟,他只是一個外門弟子,還得不到內門長老的親身指教。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竟會為雪月國出戰?

「何方神聖?本公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江凌風是也,但想來你也沒聽說過,還是不要廢話了,一個字,服不服?」

江少卻並沒有糾結的意思。

手中長劍一甩,斜指地面,另一隻手背在身後,姿態極為瀟洒。

讓不少雪月國年輕女子,看的是眼泛桃花,美目中異彩漣漣。

「這位公子……他好帥啊!比剛才那個大鬍子俊多了~」

「是啊是啊,這是哪個世家的公子?小女子似乎從未見過~」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這才是少年天驕,比那個大鬍子強多了。」

幾個小姑娘花痴似的議論,而且就站在擂台不遠處。

聲音傳到剛策馬回來的葉某人耳中,頓時腦門一黑!

大鬍子!

誰是大鬍子!?

人家明明長得很帥的好嗎!

還是語嫣妹子體貼。

作為第二輪比武的團隊首領,她就站在擂台邊緣觀戰,聞言后掩嘴一笑,輕斥道:

「你們呀,就知道俊男美女,殊不知,戰場上,實力才是王道。那大鬍子軍爺雖然長得丑,但一身武藝的確不凡,是你們眼拙看不出罷了。」

好吧。

當我沒說。

葉老闆嘴角一抽,早知道挑個帥點的扮上了,偏偏玩個性選了個大鬍子。

議論之際,慕容玄與周炎等高層,都是聽到了江少的話。

可是……江家?

似乎雪月國境內,並無哪個大家族姓江。

就連四大宗門,也沒聽說哪一位長老姓江。

難不成是他國人?

這般想著,慕容玄自是樂見其成。

管他哪國人,肯為自己出戰,就是好人。

周老將軍卻面色一沉,非常不爽!

這個慕容老狗,居然請外人代戰?

想時渾然忘了,此刻為流風國奮戰的,一樣是宗門弟子。

世外之人,不也是外國人么?

追古溯今,可沒見哪家宗門給朝廷上繳賦稅的。

有的只是逼朝廷納貢……

擂台上,大師兄聞言,面色一怒:

「就憑你?也敢問我服不服?也好,今日便拿你試刀,叫你嘗嘗本門絕學《寒月斬》的厲害!」

《寒月刀》。

《寒月斬》。

一字之差,天壤之別。

前者只是上品。

後者卻是絕品。

同級不同品,戰力相差三成以上!

尤其是,大師兄的《寒月斬》,已然臻至巔峰!

以巔峰戰小成,即便武學品級差了一級,也足以碾壓。

「看刀!」

只聽一聲厲喝,大師兄身形一閃,刀光如月。

依然是與之前差不多的刀罡,卻更為凝練!

「唰——」

一道寒光掃除。

竟激射五丈不滅!

全力施展開來,滿場都是刀罡。

且一刀快似一刀,幾乎形成一片刀陣,讓江少無處著地!

無處著地,索性就不著地。

「《江流訣》!」

只見江少怒喝一聲,凌空飛起,竟在空中扎出馬步!

雙手握劍,由後向前,猛然一掃!

「轟——」

一道真元巨浪,洶湧而出!

如排山倒海,覆壓而下!

「哇!」

見此一幕,場外驚呼聲響成一片。

眾人無不目瞪口呆!

就連慕容玄,眼中也透著幾分驚異。

如此強大的武學……絕不僅僅是王級下品!

有可能是……王級上品!

若真如此,那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又或者,有著何等奇遇!?

驚疑之際。

巨浪與刀陣撞擊。

「砰砰砰砰砰!」

只聽一連串巨響,一道道刀光悉數爆炸,光影交織,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

甚至於,原本堅硬的黑石擂台,都被炸出一片片碎石,四射而出!

太強了!

這門武技的威力,遠遠超出了幾乎所有人的想象。

對於兩國人民來說,哪怕是慕容玄和周炎這樣的高人,也從未見過如此高明的武技。

尤其是慕容玄。

這種武技他只在遊戲中見過,現實中從未親眼目睹!

以他的眼光看來,這完全就是《三國群英傳》里那些猛將的終極殺招!

出招華麗,動靜極大,威力還極其霸道!

所到之處無人能敵! 只可惜。

那青年的武學境界還是太弱了些。

對於這門武技的掌握,顯然只停留在能使出來的階段。

招法粗糙,力量狂暴而不內斂。

一招使出,很多地方都浪費掉了,並沒有攻到實處。

只是武學本身厲害,才顯得八面威風。

……

大約一盞茶工夫之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