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境必須要覺醒本命宿尊,否則感受不到大地的偉力,就如同凡人的血脈中暗藏著覺醒的種子而不自知。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1 日 0 Comments

經過凡人之力的修練與培育后,血脈之力充足的情況下,還必須有十分湊巧的機緣,才會厚積薄發。

種子發芽,這種子的生長已經不是凡人之力所能育養的了,因為力之能量的濃度與質量都不足以提供其生長與變化所需了。

在大地境,所有覺醒的本命宛如田畝中的禾苗,各種各樣,千奇百怪,不同的血脈與天賦有不同的本命宿尊。

有的人血脈單薄,雖經過努力,在凡人之力階段艱苦訓練,夯築血脈。千辛萬苦后,單薄的血脈亦變得豐厚,亦能誕生本命,只不過這種本命的先天性會稍差,天賦戰鬥能力與天賦生存以及天賦發展前景都沒有血脈力量強大的本命好。

但情況也不盡然,也有廢材本命宿尊在大地境的修練中找到十分適合自己的路徑,一飛衝天,單薄的血脈產生變異,比如雞可能變成鳳凰,煮熟的鴨子飛起來了等等不能以常理計的情況。

所謂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至少在凡人世界的宇宙規則下本命宿尊有著相對平等的尊嚴。

這種尊嚴取決於修練的人是否努力,是否有悟性,是否能把握住機緣,在大地境、戰天境等高級階段充分讓自己的本命宿尊得到成長與壯大。

有的人血脈充足,可能會覺醒雙本命,甚至有三本命,或許會更多,但本命越多,覺醒越難。有的人的本命在超越了凡人境後會在不同階段不斷覺醒。

就像樹枝發芽,大樹抽枝。 悠然山村 根壯才能葉茂,土厚才能根壯。很多人開始覺醒一個廢材本命宿尊,就心灰意懶,不再努力修鍊。

在自己放棄的同時,機遇與神跡也開始遠離,有時候由於修鍊不夠,覺醒的本命宿尊還會萎縮,從大地境跌落凡人境。

若想重新再度覺醒,那就十分困難了。

世界的偉大在於選擇的偉大,她給予其中生活的物種選擇的權力、選擇的機會。

你若想向上,我將賦予你白雲與星辰大海,你若自甘平庸,那麼我就給予你泥淖與小日子。

夏洛奇的本命宿尊是蝴蝶與三刃方天畫戟,這是雙本命覺醒,這就意味著他先天是很優厚的。

小時候吃過的苦讓夏洛奇成為了一個堅韌頑強的人,與大鵬一起謀生的日子裡,他就明白了什麼都要努力奮鬥才能獲得。

凡人境時,鍛煉肌肉力量,夏洛奇每天的訓練量大到驚人。從六歲開始,就堅持跑步,一萬米、兩萬米……一直跑到自己燃燒起來。

力量與速度是凡人境下必須修練的兩項重要內容。之後就是反應與心理素質的訓練,這就要找專業團隊來指導訓練了。

夏洛奇加入紅軍中央戰堡特戰隊,很大程度上就是沖著這去的,專業系統的訓練方式絕對重要,不是想當然的說自己是天才,天資縱橫,無需外力等,這些都是瞎編故事。

真正的天才其實是不放棄任何一次能夠改變自己的機會。天道酬勤,酬的也不是蠢笨固執愚昧的勤奮,而是獎勵那種在選擇與把握機會上的勤奮。

夏洛奇無疑是做了當時條件下最為正確的選擇,否則要想提升與發展壯大難度要增加無數倍了。

人類的發展不單單是個人的力量,人類的進步最關鍵的是集體的智慧與文明的傳承。

對於覺醒本命宿尊與之後的修練,夏洛奇在加入紅軍戰堡后就一日千里,在心理與反應方面更是得到了良好系統的訓練。

大鵬也是如此,兩人一起努力,一起打拚天下。只不過夏洛奇的天賦要優異些罷了。

當突破至戰天境,本身內在的血脈之力經過大地境界培育而形成的雲力逐漸由氣態變成液態雲力,這是一個飛躍,這意味著天道之力開始接手大地之力對本命宿尊進行培育。

像夏洛奇的雲力在凡人境時屬於青色氣態,在大地境時已經泛白而轉銀色。蝴蝶的翅膀由青色變成玉色,更加凝練,感知能力更加靈敏,探測範圍也隨之增加。

到了戰天境,頓時有了一個質的飛躍,那就是玉色蝴蝶再次返青,這種青色就是由於天道之力接手培育后所賦予的仙靈之氣。

再如他的三刃方天畫戟,在大地境覺醒,充滿了大地之力的質感,厚重端凝,韌性強,攻擊力大。但靈活性與感知力都還沒有覺醒。

等到了戰天境時,其三刃方天畫戟就開始擁有了天之力。感應與靈敏,有時候根本無需夏洛奇主控,它自己也會產生一定級數的防禦與攻擊。

有些像唐傳奇中的飛劍,待在匣中發出怒吼,主動飛出降魔斬妖,這就是戰天境下本命宿尊所擁有的靈性。

天之道,浩瀚而飄逸,地之道乃厚德而載物,人之道乃自強而不息。並不是說那一層的力道有高低之分,只是在那一個層級應該做那一個層級的事情。

突破是指從一個層面上升至較高形態的層面,這種比較只是能量層級的比較。能量層級高了,受到的束縛也多了,天地規則與人類、萬物規則是不同的,有很多道理能適用於天道,但就不能適用於人類。比如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君子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就是將天地規則使用到人類社會,這樣就違反了天地之道的另一個規則,那就是天地違和必降災禍,其應於君王,或應於世道。

再如所謂天之小人乃世之君子,天之君子乃世之小人。同樣說的就是這樣的道理。

人乃靈長類動物,之所以為萬物之首,就是由於他本身天賦中具有溝通天地之力的能力。很多普通人之所以普通,就是他放棄了對這種能力的追求。

也有很多人以其努力加之天賦,以其悟性用於追尋,在不懈的努力中厚積薄發,在某一時刻,在某一場合,合於天地之力,悟得天地之道,終於成為通達天地至理的高人。

這種悟道之人必然須覺醒本命宿尊,得此本命,就獲得了晉級天地之道的階梯,就獲得了感悟天地之力的法門與載體。 夏洛奇從冰兒修鍊塔中出來,滿天的艷陽與晴空,心情實在是大好。定睛看去,只見黛莉斯正在青草地上做俯卧撐。

她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牛仔服,上身是洞,下面也滿是洞,沒有完整的地方。

雪白的肌膚從那些洞中泄露出來,宛如雪光與春光在綠色的河水中閃爍,一點一點泛著漣漪。

這個捕快不太冷 夏洛奇看見她那高聳的胸脯在一上一下的接觸著草地,不禁暗罵一聲,太招人了,簡直是不讓人活。

可是人家又沒做錯什麼,她是在努力按照《特戰手冊》進行嚴格力量訓練,夏洛奇又不好說什麼。只是覺得這丫頭是一個大麻煩,是一個很大的麻煩。

在綺羅軒入駐金光意念世界后,很久都在修養復原元神,夏洛奇也不去打擾她,只是儘可能的將純凈的能量一點一滴的輸入意念之海,好讓她破損的元靈早日恢復並強壯。

在自己達到戰神三階巔峰境后就能夠為綺羅軒重塑肉體,再將此充沛的元靈注入,綺羅軒就會獲得重生,徹底擺脫迷情惡魔對綺羅軒的控制。

這個迷情惡魔是魔山次元空間研發中自行產生的變異。頂級設計員與國家最高級的負責管理魔山次元空間研究的部門都知道這種情況。

但這情況非常罕見與稀少。

讓綺羅軒與夏洛奇碰見只能怪他們倒霉。

那是魔山次元空間自動連接了另一世界位面,人類目前暫時將之稱為魔山世界。

從魔山世界位面透露而獲得的信息,人類只是明白那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世界位面,充滿了負能量,充滿了誘惑、殺戮、恃強凌弱,充滿了叢林競爭法則。

魔山世界似乎有一個從下至上的社會管理體系,共有七十二魔神,每一魔神管控一個區域,有大有小,這與魔神自身的實力密切相關。

每一個區域都有一個領主級人物,或是准魔神,或是魔人,或是魔獸。

綺羅軒碰見的就是迷情惡魔,應該屬於魔山世界中的領主級魔人。主七情六慾,最喜歡蠱惑人YIN亂,她在迷情空間中採獲這些迷情之人的精元作為食物。

一旦被迷情惡魔捕獲,就只能作為她的女僕。讓她幹什麼就必須幹什麼。

在魔山登頂遊戲空間中,夏洛奇與綺羅軒雙雙落入迷情空間,這應該就是魔山空間自動變異而產生的BUG。等於說另一個位面世界通過某種方式與魔山次元空間產生了聯繫。

現在還不清楚,那個恐怖的位面是否會通過魔山次元空間與現實人類世界產生聯繫。這是當今所有次元研究人員的擔心,也是最高機密。

「主人好,你看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呢?」夏洛奇的十位火焰使者感應到主人出關,馬上過來請示工作。

「嗯,你們首先要負責勘探隊的安全問題。」

「另外,再交給你們一個任務,將這個丫頭與旁邊那個小子給我狠狠的訓練,一直訓練到他們配得上他們的本命宿尊為止。」夏洛奇惡狠狠地說。

妖媚蝙蝠莫斯蒂、鐵鎚戰士劉易斯、紫血刺客蕭伯納、鋼鐵戰士巴克、熊君、花木蘭、李文白、戰旭東、笑邊城、高慕白齊聲答應。

妖媚蝙蝠莫斯蒂看見夏洛奇似乎對黛莉斯有一種厭惡的感覺,立刻上前輕聲說:「主人,是不是讓我們好好修理修理這小妞?」

「你能不能把她教得再壞些?」夏洛奇看見那張蒼白如鬼的臉對莫斯蒂說。

「嘿嘿嘿!我明白了,主人。」莫斯蒂尖聲尖氣的說完退了下去。

妖媚蝙蝠莫斯蒂,女,戰天三階初級,主精神誘惑與靈魂攻擊,主要有利之誘惑、色之誘惑、貪婪之誘惑,利用化學製劑,發動幻境。最厲害的是嗜血之魅,需燃燒自己的精元,一旦中招,被簽訂誓約,將永久沉淪成為莫斯蒂的奴僕。

夏洛奇心想,莫斯蒂的精神誘惑與靈魂攻擊十分厲害,要是黛莉斯能夠學上些,怕是以後更加厲害的。只是不要學莫斯蒂的蝙蝠大法,那樣把人給練壞了。

想到這裡,馬上叫住莫斯蒂,對她說:「你把你擅長的精神誘惑與靈魂攻擊好好教教她,別的就不用教了。」

「是的,主人。」莫斯蒂低頭答應。

「喂,別難為她太厲害,知道嗎?」夏洛奇還是想起了很多黛莉斯的好處。

那邊草地上哼次亨茨的做著俯卧撐的黛莉斯冷不丁的連打了兩三個噴嚏。

站起身來,染成金色的捲髮在山谷的春風中微微飄揚。黛莉斯伸開雙臂,一下一下的擴胸,呼吸,再擴胸,呼吸。

陽光照射在她臉上,從側面看,她的身體的曲線簡直美到爆炸!

那邊夏洛奇剛剛平復下黛莉斯那惱人的身影,甚至都準備好了收拾黛莉斯的「邪惡」的辦法,正心中暗暗得計時,抬頭看見春風陽光下擴胸的黛莉斯的剪影,鼻血噗的噴出了老遠。

「我了個去,還讓不讓人活啊!」夏洛奇大怒,立刻把巴克與熊君給叫過來,然後又把黛莉斯與外毛小軍叫過來。

「什麼事啊,夏大哥?」黛莉斯柔美溫暖的聲音飄過來。

「好事,好事!」夏洛奇閃開目光,看向側旁的遠山春色。

「什麼好事啊,跟我說說唄。我就知道夏大哥一有好事准忘不了我,對吧?」

黛莉斯走近后一手就勾住夏洛奇的胳膊,還輕輕的搖了搖,腦袋一歪,眼神一瞥,盯著夏洛奇那帥的沒邊的臉龐,裝受寵,裝要寵。

「嗯,黛兒,你跟小軍兩人的本命宿尊儘管已經穩固了,但那是強行逼出來的。你們兩人太缺少凡人境的系統訓練了。」

「左右無事,我呢,正好有空,想了一個訓練計劃,已經邀請了巴克與熊君還有莫斯蒂,給你們開個小灶。」夏洛奇盡量平靜而人畜無害的說著。

「好啊,我最喜歡訓練了,嗯,我要好好訓練給夏大哥看。你看我的!」說完,立刻就在夏洛奇面前來了一個倒立。

然後夏洛奇的鼻血就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

這時,趙欣和白河橋過來對夏洛奇說:「夏大哥,劉老師找你過去。」

夏洛奇心裡大叫一聲:「太好了!」

說完,表情古怪的向前微蜷著腰,雙手按住小腹,顛顛的沿著山路小跑找老劉去了。

趙欣與白河橋有點納悶,夏大哥今天是怎麼了?黛莉斯也恢復了體位,看見夏洛奇跑掉,還在後面喊:

「哎,夏大哥,你看我的倒立標準不標準啊?」

然後,夏洛奇剛練成的光明及身之火焰呼的就冒了出來,一呼一呼的十分不穩定啊。

…… 「小夏啊,我跟你商量商量,咱們勘探隊馬上就要進入深山區了,裡面的地質構造十分複雜,地形地貌也非常有特********山外殼所需要的石材越堅硬越好,這樣的石材只有板塊擠壓非常嚴重的地域才能有。當然,天外飛來的隕石也是備選。」

「西山白鐵山深處的地形地貌就是地塊擠壓嚴重的地域。我們需要開山查礦脈,鑿山取石樣。小夏,你們特戰隊能不能幫忙啊?」

「好的,一定全力以赴。到了您需要開鑿的地方您就告知一聲,剩下的事情我們特戰隊來完成。但您必須告訴我們開鑿的深度與方位。」

「那太好了,你看國外同行已經開始阻擾我們的行動,這說明我們的勘探是十分有必要的。若是我們搶先一步找到能夠替代目前那些不穩定不牢固的魔山次元空間的外殼石材,那我們就真的搶佔了最先進科技的前沿。」

「到時候,別的國家再需要構架魔山次元空間外殼就得找咱們國家,我們呢,可以把一些次等級的魔山外殼賣給他們,自己用的當然是最頂級的石材,你說這前景是不是十分光明啊?」老劉興奮的說。

「咱們這西山中真的會有這種理想的石材么?」夏洛奇也是很關心這項目。

「我現在只是說的是次元空間的外殼,還有內核呢?還有連接部呢?都需要找到穩定適合的石材。」老劉道。

「目前的合金材料儘管也能支撐魔山次元空間的運行,可升級換代卻缺少發展性。」

「那些合金既貴又難煉製,遠遠不如自然石材的效果好。」

「我們國家現在已經搭建好的幾處次元空間,就是用的自然石材,效果比用合金好上數倍。最關鍵的是合金技術掌握在別人手裡,每次我們國家需要建構魔山次元空間,都要支付昂貴的技術轉讓費用。」

「這一次他們派人來狙殺我們,就說明了他們不想我國有獨立自主的魔山次元建構開發的能力。」

「哼,那些人做的事情,我一定會血債血還的。」夏洛奇冷冷的說。

夏洛奇想起了那些可惡的魔法師居然施展禁咒的事情。等這次勘探結束,他就準備去好好會會這些傢伙,上次檀香府的事情夏洛奇就要出去辦理調查這些人,順便一道解決吧。

「夏大哥,你能不能過來說話?」趙欣在夏洛奇與劉德全老師說完后問。

「哦,什麼事?」

「有些東西想讓你看一下看。」白河橋接著趙欣的話說。

「哦,什麼東西,你們倆搞得有點神秘啊。」

「好吧,咱們那邊細說。」夏洛奇站起身,拍了拍白河橋的肩膀,用手摸了摸趙欣小丫頭的頭髮,拉著兩人往邊上走了走。

拐了一個彎,四下剛好沒人。

白河橋從胸口掏出一塊玉佩,雪白雪白的上好的玉,火焰形,上面雕著一朵深紅的焰火。

趙欣從雪白的脖頸處往下一探,也掏出一塊雪白雪白的上好的玉,火焰形,上面雕著一隻黑色的鳥,鳥的四周燃燒著一圈火焰。

夏洛奇頓時想起了光明之神的遺訓中的一段話:

「我主,那個時代光明蒙羞,偉大的光明之神納達爾戰死,光明守護神木樨之火鳳之鳥被暗界封印,火焰之石遺落靈淵暗界。」

然後轉頭凝視著趙欣的大眼睛問:

「這是木樨火鳳?」

趙欣凝重的點點頭。

夏洛奇轉頭問白河橋:「你這個是火焰黑石?」

白河橋也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們從什麼地方得到的?」夏洛奇有點迷惑。

「既然夏大哥能叫出這兩樣東西的名字,我想我們的猜測應該沒有錯誤。」白河橋對趙欣說。

趙欣點頭。

白河橋接著對夏洛奇說:

「夏大哥,你聽說過火焰石與木樨鳳鳥的故事么?」

夏洛奇說:「略知一二,怎麼了?」

白河橋從儲物手環中取出一本書,趙欣曄取出一本書遞給夏洛奇。

夏洛奇翻開《木樨》,頭一頁就和光明神的遺訓一模一樣:

「我主,既然您得到光明之路的認可,既然您受我火焰的眷顧,我主,我懇求您,必將要恢復光明故,必將要愛護火焰的子民」

「我主,光明與黑暗交替,時間在其中輪迴,光明之樹必將復甦與重生,我主,我願您帶領火焰的後裔守護光明,擊退黑暗。」

「我主,這乃是光明戰神的鎧甲,等到您實力足夠時,您將獲得它全部的護佑。我主,我火焰之族乃滅於暗界靈淵魔族的降臨,他們信奉黑暗,仇視光明。」

「我主,那個時代光明蒙羞,偉大的光明之神納達爾戰死,光明守護神木樨之火鳳之鳥被暗界封印,火焰之石遺落靈淵暗界。」

「我主,您必將尋找到火鳳之鳥木樨與火焰之石,您必將解開它們的封印,您必將使得光明之樹復甦與重生,您必將率領火焰一族復我光明世界火焰之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