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媚兒秀眉緊皺,俏臉顯得很是凝重,而後便是檀口輕啟,道出了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讓得陳落內心觸動很大,他也是能隱約感覺到這『邪崖』很是妖異,長時間觀望,甚至可以感覺到一絲絲冰冷氣息向他體內鑽來,讓人不敢小視這邪崖,覺得毛骨悚然。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不簡單。」

陳落靈氣匯聚雙目,認真觀察,越發覺得這邪崖妖異的可怕,陰風陣陣颳起,但當靠近那暗褐色崖面之時,卻是陡然大變,直接化作絲絲紅毛旋風,雖然微小,但陳落卻是真實看到,心頭一跳,而後趕緊收回了目光,那暗褐色崖面似乎有著一股詭異能量蕩漾著,此刻他雙目之中流出了兩行鮮血,同時感到雙目酸痛無比,若是繼續深入觀察,肯定會為他帶來更大禍端,不得已後者不願意觸動那禁忌。

「沒事吧?」

冰仙仙、夜媚兒等人見得後者如此模樣,頓時心中一驚,擔憂的眼神看來,顯然也是知道後者怕是看到了些什麼,被一種禁忌力量所傷,頓時對那邪崖更加忌憚一分。

「不礙事,沒有傷到根本。」

陳落示意自己沒事,恢復一下即可,並沒有因此傷到根本,同時心中提高了一絲警惕,這邪崖不簡單,自古便是如此,顯得妖邪無比,他不得不重新審視這處地方。 陳落等人心中不平靜,這邪崖真的是很邪門,過多觸碰可能會引來不詳,陳落心中嘀咕,不明白那天女宮神女為何會到此地來,想來其中的原因目前不是很清楚,若是想知道,必須見到後者親口詢問。

「這地方竟然除卻我們之外,還有其他人涉足。」

語蘭俏臉微微揚起,曲線玲瓏,雖然不及冰仙仙、夜媚兒出塵嫵媚,但也是頗為清麗。此刻她感到驚訝,這地方還有其他生靈閃現蹤跡,外溢氣息都是極為驚人,其中有人族強者,但異族強者也是不少。都是遠遠站立某處,目光凝重的盯著那邪崖之上,雖不知具體目的是什麼,但想來也是沖著這巍峨古樸且其中透著一股邪異的邪崖而來的。

「這些人都是天資傲人之輩,我等能進入這裡,他們也是可以,不足為奇!」

陳落雙目露出一縷異彩,而後開口道。遠處林間亦或是溝壑間,人影綽綽,周身散發氣息極端驚人,陳落不敢輕視其中任何一人,這些都是天驕級英傑,戰力強的可怕,都有越階征伐命泉境的實力。後者早已發現了這一狀況,不過那些生靈並沒對他們主動發起攻伐,所以他也是懶得理會,任憑事態自由去發展。

不過他也是從其中發現了一些細節,這些人雖然各個都是強大無比,但卻都是謹慎的之間相互保持著一定距離,且那目光都是相互警惕著對方,顯然都不是來自同一勢力,那彼此之間防備之色讓陳落瞬間就是想到了很多。

「咯咯,看來這些人對我們的出現,也是極端警惕!」

夜媚兒撫媚多姿,掩嘴一笑,猶如春風掃過紅塵,酥胸飽滿微微顫抖起來,讓人忍不住浮想聯翩。遠處不少人都是目露異彩,對後者這般模樣忍不住陶醉其中,眼神瞬間陷入短暫的迷茫之中。

「這丫頭?」

饒是陳落一路與夜媚兒走來,也是差點著了道,隨即迅速清醒過來,再看看周圍其他人,此刻都是目露痴迷之色,包括語蘭、晴兒等人,只有少部分人能保持清醒,且看向夜媚兒的目光之中浮現出一抹凝重,這丫頭顯然施展了某種媚惑力驚人的功法,不然也不可能有著般情景出現。

「天女宮的人?」

「這分明是修鍊了媚神決!」

「倒是修鍊出了一定火候,不過小丫頭還得回去多修鍊幾年,嘿嘿!」

遠處驚訝、疑惑、不屑各種表情都有,這裡不僅有少年天驕,老一輩強者也不在少數,對於夜媚兒的來歷有人猜到,因為那媚神決可是天女宮的不傳之密,名頭絕對響亮,不少強者曾經見過這種功法施展,可真是魅惑眾生。不過那種高度足以目前的夜媚兒所仰望,修為不足,現今根本達不到那種高度。

在此期間,陳落目光掃向周圍,不斷觀察。那邪崖雖是邪異,但若是不深入其中觀察,也是沒有多大危險,所以他小心翼翼之下,倒是很快的發現了一些異狀。

崖面傾斜險峻,呈暗褐色,陣陣陰風自天際席捲而過,但每當貼近崖面之時卻是詭異消失,化作絲絲紅毛旋風流淌崖面之上,陳落髮現那些紅毛旋風吹拂山石之上時,便是盪起微微猩紅熒光,好似那些乾枯血液再度煥發生機一般,讓人心中詫異也是疑惑無比,不知為何會出現如此事情。

「想通過此種辦法來旁敲側擊一些有關姐姐的消息,看來是行不通了,這些人顯然也是剛到此地不久,不然不可能絲毫不知姐姐的消息。」

陳落思索被打斷,旋即便是將疑惑漸漸壓了下去,等有時間再來探索。夜媚兒無奈,顯然沒有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陳落皺眉,後者通過此種方法來打聽一些消息,怕是也不知道那位神女的具體被困之地,這在此地顯然是極為麻煩的,總不可能挖地三尺一寸一寸的找吧!

要知道這裡可是強者眾多,即便真那麼做了,必定會引來各方矚目,陳落可不相信這其中沒有一些居心叵測之人暗中出手。況且這邪崖方圓極大,危機重重,指不定什麼時候會觸碰一些危險,到時候若是也被困住,那麼樂子可就真大了。

「能感應到大概位置嗎?若是盲目尋找指不定什麼時候能找到。」

陳落詢問,若是對方能感應出具體地方,那樣最好,將會省去不少時間,他一直對那之前骨海下方的恐怖生靈心中警惕,雖然不知後者何時脫困,但顯然眼前必須抓緊時間,未雨綢繆那種事情他不會去做,那樣等於拿生命去冒險,他不會蠢的以為自己能戰勝那個生靈,即便鬼徹在手也不行。況且陳落已經是隱隱知道,那恐怖生靈之後怕是還有更恐怖的存在,一山更比一山高,他不能拿諸人的性命去冒險。

「可以!就在前方不遠處,但更確切的地方沒法準確判斷出來!」

夜媚兒盤膝地面,仔細感應,不久之後便是睜開美目,俏臉之上喜色一閃,而後迅速開口道,並且指明一處方位。她與姐姐之間有著某種特殊聯繫手段,所以確定大概方位並不是很困難,並沒有因此耗費過多時間,但此地有股磅礴威壓籠罩,且陰風滔滔席捲天際之上,將大部分氣息都是遮掩,所以後者並沒有感覺出具體地方,不過如此已經是不錯了,陳落心頭一動便是讓後者在前帶路,而後帶著冰仙仙等人快速跟上,若是大概方位確定,接下來要找到那神女被困之地應該不是很困難,總比毫無目蒙頭亂轉來的要強的多。

「華陰草!」

期間有寶葯靈草現蹤,均是陰寒屬性極佳的靈藥,外界很少見到,且神效都是極為驚人,但想想也是就釋然了,這種終年陰煞死氣瀰漫之地,其他寶葯靈草想來也不能在此地存活下去,更況論其年份驚人。大戰隨之爆發,鮮血飄落,殘肢斷臂飛舞,不少人喪命。

陳落等人並沒有加入搶奪,一路快速掠過,向邪崖的一側行去。陳落明白現在那些靈草寶葯對自己已經是沒多大作用了,且一路上,他們搜刮的靈草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是極為驚人,眼前這些寶葯幾人並不放在眼裡,眼下還是協助夜媚兒救人最為重要。

那之前的恐怖氣息始終是他心中的一根刺,陳落並沒有將心中的警惕放下,時刻戒備著,眼下顯然是越早前往最頂層越好,相對第八層,那裡顯然將會安全很多。

「停下,跟我走!」

不久之後陳落停下腳步,開口說道,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便是稍稍改變了一下方位,而後直接掠出,四女雖然疑惑,但是並沒有因此反駁,繼而快速跟上後者步伐。

「就在附近,方才這裡隱隱間有些奇特氣息溢出,大概方位不錯,但這裡想來跟接近一些。」

夜媚兒、冰仙仙等人都是知道後者靈覺遠超常人,所以並沒有因此而吃驚,而後均是美目異色閃現,向四周看去。

「咦!」

不久之後陳落站立再把一處巨石之上,目光看向一處方向,漆黑眸子驚異閃現,發出一聲輕咦來。 陳落疑惑,眼眸之中有著異色閃爍,在他不遠處有著奇異能量微微溢出,那種精純的能量頗為詭異,隱隱間鑽入體內,那周身的靈氣都似乎變得凝滯下來,不能正常流轉。

「怎麼回事?」

陳落覺得奇怪,周身靈氣運轉,若滔滔大河奔涌而過,那種凝滯的感覺頓時消失不見。後者一掠而出,這種能量不簡單,似乎有著鎮封體內靈氣的詭異能力,陳落不敢大意,而後向著那氣息溢出飄散的源頭而去,那距離並不是多麼遙遠,但此地危機重重,動輒觸碰什麼暗中的危險,可是極為麻煩的。陳落不得不認真對待,若是一不小心自己也被困在此地,肯定不是什麼讓人高興的事情,所以這個看似很短的距離,後者卻是行進的相當慢。

「不好!」

一股極其危險的感覺浮上心頭,陳落暗道一聲不好,旋即身形急轉,陡然間向一旁閃去。只見得耀眼光芒閃爍間,那陳落之前所在的地方,直接是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漆黑如墨般的滔天死氣自其中席捲而出,那周遭數十米方圓的地面頓時間塌陷下去,深不見底的黑洞憑空出現,那令人驚悸的波動擴散開來,讓人心中悚然,不敢絲毫輕心大意。

「好驚人的神禁,若不是我靈覺感知力強大,提前躲開,此刻即便不丟掉半條命也得重傷。」

陳落心中一驚,這種神禁強大的可怕,事先根本無法察覺,這也就是他靈覺強大,可以提前預知到一些危險,若是換做其他人來,此刻怕是早已被轟的連渣滓也不剩下了。

「怎麼樣,沒事吧?」

雖然沒有巨響響徹開來,但方才那股光芒極為耀眼,都是將半片天空快要照亮了。冰仙仙等人都是看到了,皆是一驚,快速向這個方向趕來,因為之氣幾人可是都清楚的見得陳落向此處而來的,不容她們不擔心。況且凡是在此地的修士可是都知道這裡有著多麼的危險,彼此之間的防備都是小事,那種無法預知的危險才是最可怕,一旦遭遇,一般情況下很難擺脫,隕落在此地很是正常不過。

「不要過來。」

陳落提醒,這裡危機重重,隨時可能再次遭遇危險,後者不想冰仙仙等人涉險,因為連他現在應付起來都是極為困難,若是出事,後者根本無力去救其他人。

「姐姐應該就在此地,方才若隱若無感應到了她的氣息,只是好像有什麼東西從中阻隔一般,那氣息也是時斷時續的!」

夜媚兒皺起秀眉,在此地她感應到了姐姐的氣息,且極端清晰,但是其中彷彿有什麼東西阻隔著,她也不能詳細判斷準確位置。

「啊!」

慘叫聲響徹天際,伴隨著一團火紅灼熱的氣浪翻卷而出,有幾人慘死,並非與人爭鬥,顯然也是觸動了某種神禁,直接瞬間便是被那種熾烈可燃盡一切的火焰燒成焦炭,下場很是凄慘。不少人臉色驟變,不斷警惕的提防著周圍,此處神禁隱伏,動輒觸碰,全身而退可能性極低。即便一枚毫不起眼的石子都有可能成為觸發條件,慘死其中,也是不無可能。

「嗯?」

陳落目光向前掃去,頓時眸中驚訝一閃,因為在那不遠處竟然有一處青石鋪就而成的廣場,且同時還矗立著數十尊巨大的雕像,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撲面而來,後者心神一震,覺得不可思議。先前他只顧著周圍會不會有危險出現,倒是沒有過多去在意其他,此時望去,那矗立著的巨大石像頓時引起了他注意,因為陳落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自那石像身上透發且向著周遭蕩漾而去,赫然是他之前所感到的能隱隱導致體內靈氣運轉凝滯的奇異能量。

「是黑羅果,竟然有三顆之多,且都是年份極為驚人的。」

有人出現在周圍,顯得很是狂喜,但更多的則是震驚,頓時瞳孔之中貪婪閃爍,顯然是發現了了不得的靈藥。

「黑羅果!」

陳落極目望去,此刻在那青石廣場邊緣赫然有著一株周身死氣繚繞的古樹佇立著,古樹不是很高大,但卻是極為蒼勁,整體自地面蜿蜒而上,猶如上古蟠龍一般,遠遠便是能清晰的感覺到濃郁的死氣蕩漾開來,那種死氣極為精純,不像周遭天地間的死氣那般駁雜,那顯然是一株靈株,黑羅樹。年份不僅久遠,且其中所蘊含的濃郁死氣極為驚人,是為數不多的鬼道靈樹,價值難以估量,根本不是其他吸納死氣陰氣而成的靈株可比擬的。

黑羅樹雖然價值不可估量,但其上所結出的靈果卻是更加寶貴,那種神果常年被濃郁死氣滋養,成熟後足有頭顱般大小,其中蘊含的死氣精華很是珍稀,乃是修鍊陰寒屬性功法的最愛,對於其他修士卻並未有多大作用。若是煉化進入體內根本沒有絲毫後遺症可言,盡數會化作本身靈氣,那種情況之下,修為進境極為神速,每逢這種神果出世,都會引起異常激烈的競爭,無數人為之趨之若鶩,即便不是修鍊鬼道功法之人得到,也是可以將其拿來拍賣,那種價格翻上數十倍都是很常見。所以也無怪那眼前之人震驚的大呼小叫,常人根本無法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冷靜。

「若是奪得煉化,想來『地獄十八重墜』應該可以小成,那時候戰力絕對成倍翻漲,比之現在更強!」

饒是陳落此刻都是覺得口乾舌燥,目光看向那黑羅樹難掩驚喜之色,黑羅果能有頭顱般大小,其上黑色光華閃耀,死氣流轉,一股強橫的波動自其上波動開來,讓人心醉。陳落不能平靜,這黑羅果他必須得到,通過此果他將會省下不少時間,絕對不能放過。

「嘿嘿,朋友這樣可不好,難道當我等不存在么?」

有人看向陳落目光泛出一絲戲謔,且周身殺意流轉,瞬間就是將後者鎖定,因為陳落離那黑羅果最近,剛欲動身,就有數人目光掃來,其中的不懷好意任誰都是看得出來,顯然對陳落已經起了殺心,不想被後者近水樓台,從而奪得那神果。

「實力為尊,這句話很殘酷,但卻很實用!」

陳落停下身形,沒有在繼續前行,而後目光一冷,看向那不遠處幾人,森白的牙齒露出,輕輕飄飄的話語說出,頓時讓得那幾人臉色陰沉了下來,那種殺意愈發濃郁。

「黑羅果不是你能得,在這種地方的確是實力為尊,那麼就看你有這個實力沒有,到時候別怎麼死的都是不知道!」

一名身穿銀袍,長相陰柔的少年跨步而出,陰冷的目光盯向後者,猶如擇人而噬的毒蛇一般,那種周身涌動而出的陰寒氣息,彷彿是令這片空間溫度都是驟降幾分,陰風刮過,猶如利刃一般切割肌體般,使人不敢小視此人。

「呵呵,廢話挺多,要戰就快點,沒有時間陪你在此磨嘴皮子。」

陳落輕笑,對方看來是打定主意要吃定他了,真將他當成軟柿子了,不過他可是沒有時間陪對方在此磨嘴皮子,畢竟眼下還是尋找那天女宮神女最是重要。

「啊!」

這時慘叫聲突然響起,一下便是打斷了目前的緊張局面,在場所有人聞聲望去,而後一絲絲驚恐便是緩緩攀爬至瞳孔之中,其中很是感到不可思議。 「石化?!」

此刻在場的人絕對不少,這些人能夠跨入陰冢之地,不是鬼道功法有成,就是自認戰力無雙之輩,沒有一名弱者。那黑羅果被發現之時,不少人就是聞訊趕來,但不論是原本就在此地的陳落等人,亦或是剛趕來之人都是被眼前詭異一幕驚呆了,那眼神極為凝重,同時不可思議的目光便是看向那發出慘叫聲之人身上。

「鎮封之力?不對啊!若是鎮封也不可能是這種樣子。」

先前有幾人試圖從一側繞路那青石廣場,從而摘得那已經是成熟了的黑羅果,結果剛踏進那矗立著數十尊石像的廣場,驚變卻是發生。石灰色霧氣陡然瀰漫開來,顯得很是沉重,猶如真正石壁一般,快速將幾人籠罩,而後那石灰色霧氣不斷翻滾,並且快速凝實。

想暗中摘取黑羅果的,瞬間便是自上而下,被一層石灰色硬殼所覆蓋,任憑期間作何攻擊都是不能阻止那石灰色霧氣包裹,彷彿周身原本急速運轉的靈氣陡然間變得粘稠起來一般,根本不能調動,那種感覺令人驚恐的同時,也充滿了無盡絕望,只能眼睜睜看著己身緩緩化作一尊石雕。

「好詭異的力量。」

「不是鎮封之力,只是那種石灰色霧氣作怪,一旦接近某種限定範圍,我等也有可能變作向他們一樣。」

「肉身被封於石,這地方的確不簡單,動輒身死都是顯得很正常。」

在場之人議論紛紛,都是修為強絕之人,但看向那石像廣場之上,卻是顯得極為震驚,那種力量相當令人忌憚,凡是石灰色霧氣所過之處,什麼也不能倖免,盡數化作石像矗立在那裡,像是亘古便是存在一般,任憑歲月流逝都是不會腐爛。這種感覺雖然奇異,但是沒人敢大意,因為那方才之人化作石雕的一幕所有人可是親眼目睹了。

看著那化作石雕之人臉孔之上還保留著之前的驚恐之色,所有人都是眼眸凝重,向遠處倒退,對那青石廣場可是相當避諱,根本不願接近,甚至那黑羅果價值在驚人,也是沒人敢上前去摘取,因為那黑羅樹可是緊緊挨著青石廣場,雖然並不是真正佇立那廣場之上,但也是不排除那石灰色霧氣會不會突然間撲散而出,那麼到那個時候,可是連哭都沒地方哭去了。

「去別處看看,這等靈果,即便沒有那石灰色霧氣存在,我等也是不能得到。」

有人臉色灰暗,顯得沉默無比,這些都是天驕,且戰力驚人。可是周圍還有些人更為強大,所散發出的氣息猶如滔滔大河,讓人充滿壓力,不敢與其對視,一些人顯得很失落。

修鍊一途就是這樣,有輝煌,便是有灰暗,各人機遇不同,未來強者之路也就是不相同了,沒人不想一路高歌猛進,但是卻又何其困難,在修鍊界之中,這種事情很是常見,沖關不成運氣好了,還有重振旗鼓的機會,可是這種狀況畢竟太少,往往因此重傷隕落的人不計其數,誰都明白這一路有多麼的艱難,往往繼續走下去之人,最後無一不是名動一時的強者。

「沒有平白無故的報酬,這些都需要血與汗的堆積。」

這一幕許多人也是看到了,有不屑的,有沉默的亦有感嘆之人。陳落目光璀璨,有耀眼光輝閃現,不曾被這種低落的情緒所感染,堅信憑自己可以走的更遠,連那曾經令整座八荒殿都是束手無策的妖邪封印都是出現在自己身上,他如今沒有什麼抱怨的,前面的路雖然還很長,但是後者心中卻是很明亮,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的腳步。

陳落折回,這地方雖然邪異,那石灰色霧氣可以將人化作石雕,但後者並沒有因此而退縮,那黑羅果,對他目前來說作用很大,陳落並不想就此打算放棄,想來若是施展一些手段應該可以很快到手,只是那種手段若是施展必然會損耗嚴重。對於目前局勢不容樂觀,所以此事還是先放一放。

因為陳落可是清楚的看到了,那陰柔少年不時瞥過來的目光,那其中的隱晦殺氣可是絲毫瞞不過後者敏銳的靈覺,況且陰柔少年身旁的那幾名少男少女修為也是相當的驚人,只是目前都相對而言沒有動作,所以陳落也是無法猜測真實戰力,相信自己若是現在摘取黑羅果,對方絕對不會就這麼干看著。

「怎麼樣?」

而後他便是迅速掠回冰仙仙等人身旁,簡單招呼之後,便是將目光看向此刻垂頭顯得沉默無比的夜媚兒。

「姐姐和之前那些人一樣,此刻就是那些石雕其中的一員,同時我也是感到了幾股熟悉的氣息也在其中,只不過是曾經遠遠見過,到底還有什麼人也化作石雕,我也不是很清楚。」

夜媚兒體態妖嬈,豐滿誘人,此刻卻是美目凝重,見得後者詢問,便是雲袖輕輕一揮,藕臂揚起指向那此刻矗立著數十尊巨大雕像的青石廣場處,而那裡赫然矗立著大小不一,且形態各異的三十餘尊石雕,有的體型碩大面目猙獰,明顯不是人族,有的則是宛若仙子臨塵世般出塵,給人第一印象便是亘古存在一般,若是沒有夜媚兒的提示,後者真的很難將這些死寂冰冷的石像與活生生的生靈聯繫起來。

「這些石雕,可是沒有絲毫生機流露而出的。」

陳落等人震驚,這則消息對他們來說衝擊很大,雖然之前親眼見到有人化作石雕,但後者等人可不認為對方還能活下來,這種事情根本無法想象,因為那之前的石灰色霧氣給在場的人造成了不小的震撼,陳落覺得邪門,越想越覺得汗毛直立,若是此番那天女宮神女沒人來營救,豈不是要被活生生的封印在那石雕之內無盡歲月,那種漫長寂寞孤獨,足以令人發瘋,這簡直比千刀萬剮還要痛苦。

「那石雕之中有生命!」

不少實力強大之人還沒有離開,想來對那黑羅果仍舊不死心,要不就是還有其他目的。沒過多久便是有人施展秘術觀察那青石廣場上的石雕,結果瞬間發現竟然還有生命波動,只是並沒有陳落等人知道的那麼詳細。饒是如此此話一出,頓時猶如風暴一般席捲周遭天地,不少人震驚,覺得此事過於妖異。

「不會是什麼上古邪物被封印於此,若是這樣還是不要輕易觸碰為好,否則在場所有人都要隕落在此地。」

也有人對此不看好,通過秘術自己探查,覺得很可能是上古強者將一些邪靈鬼物封印於此,讓其被歲月慢慢磨滅,若是貿然接觸這些石雕,很可能為在場所有人帶來一場大禍。

「能夠和你姐姐溝通么?」

陳落目光掃向周圍,輕輕皺起了眉,旋即便是開口詢問夜媚兒,若是能夠了解一些有關於那廣場之上石灰色霧氣的信息,相信也不會這般束手無策,至少也可以避免一些很多不必要的危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