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辰眼中閃過一絲疑色,不露痕迹地瞥了眼武王方向,緊接著直接出手對著青狼王殺去,下一刻,樺王也是一同殺了過去,沒有絲毫留手,竟是出手就要殺人。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18 日 0 Comments

青狼王心中頓時一驚,什麼情況,這兩人是莽夫么,直接就要下殺手,可他沒實力以一敵三。

「虎王、百山王,你們還在看什麼,還不快來助我!」

青狼王大聲求援,同時也是極為狼狽地抵擋。

對面,竹王氣息也微微有些波動,他也沒求援啊,這兩人什麼情況,以前和復生之地開戰也沒見你們這麼激動啊,難道也是自己人?也沒聽王說過啊。

他此刻也是暗暗叫苦,只能不留意間緩緩手氣手上力道,同時只能讓青狼王自求多福了。

若是真的被殺了,他也只能替他悼念,要不然,他一但反水,傻子都知道有問題,自己跑不掉不說,指不定還會影響王的大計。

這一下,虎王、百山王哪怕再不願,也得站在青狼王這一邊,迎戰上去。

「好啊,你等竟然想戰,那今日就戰個痛快!」

楓戟此刻也不再留情,手持長戟,直接殺入戰場,一戟竟是直接將青狼王金身斬碎。

「大膽!」

下一刻,天命王庭幾位剛剛趕來的真王強者,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怒罵一聲,竟是直接殺入戰場。

就彷彿被推動的多米諾骨牌一般,原本青狼王和竹王兩人的戰鬥,瞬間成了近二十位真王的大混賬。

大戰爆發,真王氣息彷彿要將天都捅出個窟窿來。

大量能量溢散,九品都只是拚命抵抗,那些六七品武者豈能抵擋。

除了被九品武者庇護的楓滅生、槐木清以及姬瑤三人,這次進入王戰之地的武者,再無一人存活。

也許有一些人真王還保持些許冷靜,已經察覺到不對勁,可是大戰爆發,既然卷進去了,再想脫身可就難了。

大戰邊緣,槐王半划水半出力地划水,一雙目光卻注視著青狼王和竹王二人。

夕辰不好說,殺一個統領,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樺王估計只是被捲入戰鬥,可是青狼王和竹王這兩人絕對有問題。

因為南七域的存在,他對這兩位真王並不陌生。

平日里這兩人大半時間都呆在南七域那邊的御海山上,極為低調。

別人不了解,他可很清楚,這兩人之間私交不錯,根本不可能一言不合就開戰。

青狼王不是那種莽夫,竹王方才微微收手的細節也被他第一時間捕獲到。

這兩人是一夥的,他們的目的是挑起真王大戰。

武王的人?

槐王這一刻大腦快速運轉,不斷猜測著,又覺得不太靠譜。

武王有這麼大能耐么?

剛剛青狼王險些都要死了,地窟可能有真王和武王合作,但豈會有真王被武王收服,連命都不要了。

如果不是武王,那又會是誰?萬妖王庭或是守護王庭?

又或是二王的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外面的侍衛忽聞驚呼,以為有人半夜行刺司馬冷塵,帶着兩隊人以靈氣化出兵器,衝進營帳準備緊急營救。

「主帥,你沒事吧?」將士們氣勢如虹地喊道。

剛衝進帳子,所有人都愣怔站在入口,目瞪口呆地看着床榻上疊在一起的兩人同時轉頭看來,一時之間,空氣尷尬快結霜。

「額…我,我在幫將軍翻身,這樣睡,睡得舒服點。」落亦竹立即坐了起來,伸出手挑起被子的一角,假裝給司馬冷塵蓋上。

「原來是幫忙翻身啊…」

將士們眯着眼,一……

《毒舌靈君要報恩》第二百零六章覬覦許久(上) 馮銳齊原站在門口,以為自己聽錯了,轉頭看了看總統,再看看一旁下令的少帥,一時半刻沒敢動手。

這可是總統千金,這裏還是人家的地盤,把她……扔出去?!!

還真是少帥的做事風格,不是自己的地盤也能這麼如此霸氣,連總統的面子都敢不給!

「還愣著做什麼?沒聽見很吵嗎?」

「是!」馮銳齊原互看了眼,走上前伸手就去拉司文萱的手臂。

剛碰到,司文萱就發瘋似的一把打掉他們的手,「幹什麼!小小一個少校,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動手動腳!小心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兩人為難的看向沒吭聲的總統,再看看臉色不悅的少帥,這麼個亞歷山大的差事,還真是不好做啊!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可他們現在是頂着兩邊的巨大壓力,直接碾壓成了夾心餅乾啊!

雲曦沖慕非池看了眼,他大爺還真是什麼命令都敢下,可不是誰都跟他一樣權勢滔天無所畏懼啊!

見沒人敢對自己動手,司文萱頓時找回了總統千金的優越感,冷哼了聲,一臉不屑的瞪着馮銳齊原。

「還愣著做什麼,給我滾出去!別打擾到我媽媽休息了!」

「該出去的人是你!」慕非池轉過身,一把掐著司文萱的後頸,推着她直接出了病房。

病房門口,慕非池冷眼看着不識好歹的丫頭,這麼囂張傲慢,看來總統閣下對這個女兒缺少該有的千金小姐的教養!

「他們沒資格,老子總該有吧?」慕非池猛地把她往前一推,轉身砰一聲把病房門關上了。

側過身,他懶懶的靠在門邊的牆上,環抱雙臂看着病床邊一臉懵逼的眾人,面不改色道:「你們繼續!」

房門口,被推了一把直接撲倒在地的司文萱狼狽的爬起身,試圖打開門鎖,誰知裏頭已經被慕非池反鎖了。

她不甘心的拍著門沖裏頭的人叫喊:「池哥哥,你給我開門!你是不是也被這個小狐狸精迷了眼了!她對我媽媽根本就是別有居心!我媽媽平日裏最疼你了,你怎麼能胳膊肘往外拐!你這是想害死她嗎?」

慕非池的母親去世得早,對於看着慕非池長大又沒有兒子的蕭唯筠來說,她是真心疼愛這孩子,把他當親兒子看待。

所以,從小到大,最容易見到慕非池的女人,除了蕭唯筠就是司文萱了。

只可惜慕非池選擇了從軍,打那以後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部隊里,司文萱想見都見不著。

後來被封了「少帥」的頭銜授了天譽山建了自己的府邸慕公館以後,司文萱就被禁止上山了,即便是過來總統府,慕非池也是掐准了她上課的時間過來。

「爸爸!你不能把媽媽的命交到一個來歷不明的丫頭手裏,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蕭唯筠微微嘆了口氣,一臉和善的沖雲曦笑了笑。

「雲曦,文萱那丫頭被寵壞了,你別聽她的,這件事是我們大人的事,我們自己做主。」

雲曦看了眼尷尬的總統夫人,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病人家屬不同意,這個手術就不能進行,請閣下和夫人三思。」

她可不想給自己背鍋,免得到時候有點術後排斥反應,司文萱就找人把她抓起來,污衊她一個謀殺的罪名,那她可就冤枉大了!

司敬亭跟蕭唯筠互看了眼,直接道:「她的意見不做參考,就按着你跟約瑟夫教授的安排來,這周日就做手術!」

「既然這樣,那好吧!」總統都這麼說了,在場那麼多人證在,到時候真要背鍋她也不怕。

門外的司文萱還在叫囂,叫不開門就開始撞門了。

就在司文萱撞上來的時候,慕非池突然伸手擰開門鎖開門,房門毫無預警的被撞開,司文萱剎車不及整個的栽在了地上。

。 「姐,我覺得差不多了。」四郎謹慎的看了看外面,「我覺得這次大伯回來可能咱們就能分了家,就算是不能分家咱們也能好過一些。」

啊,曉婭是無比的震驚,這幾個孩子不要命了,他們在密謀分家。這不是現代,一句孩子不懂事就能含糊過去,這是以孝治天下,一個分家能要了一家子的命。曉婭看看小七,再看看五郎,兩個人認真的放著哨,時不時的還偷聽一下,原來大家都知道。

「不成,必須成功。」枝兒堅決的說,「你和我說說,我看看還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嗯,村裡我和小七偷偷在大嘴巴上廁所的時候,我們兩個在外面聊的。我還讓他裝的狗蛋,我們在外面吵了一架,大嘴巴肯定猜不到我們身上。」額,兩人真夠拼的,不嫌臭呀,婭斜眼小七。「姐,我們沒在廁所裡面,離著廁所還有段距離呢,不臭。」小七看到曉婭看他,居然一下子就能猜到她想什麼,趕緊解釋。「真的不臭」看著小七的架勢,曉婭再不說話小七都要哭了「嗯,我們小七香香的。小七真棒。」

「小七,別鬧,看著點人去。一會哥給你找好吃的。」四郎看見小七湊了過來,趕緊哄小七。「嗯」小七又轉回去和五郎一起望風了。

「嗯,張大嘴巴知道了,差不多全村都知道了。」枝點頭道。張大嘴巴其實不是叫大嘴巴,只是大家給她氣的外號。張大嘴巴是李鐵柱的媳婦,嫁到五里店第二天就看是到處傳話,基本上她知道的事村裡人就都知道了,按理說這樣的一個媳婦在這個年代早該休了,不過鐵柱叔家裡太窮了,能取個媳婦就很不錯了,所以張大嘴巴就徹底在五里店安家了。她還有一個特長,善於聯想,各方面信息聯合在一起往外傳,為此在村裡沒有少吵架,村裡人有事都不敢讓張大嘴巴知道,就怕她給傳的到處都是。

「嗯,這幾天有好幾個外村的媳婦來過,估計鎮上應該也有傳的了。」四郎補充道

「上次去姥爺那邊的時候我讓五郎揍了大寶了,大寶娘最記仇。上次我們回來的時候就聽到姥爺村裡在傳咱們是姥爺家養的了,估計很快也會傳過來,就是帶累姥爺了。」四郎說道這裡情緒有些不高。

「是連累姥爺他們了,姥爺對咱們這麼好,總是給咱們送吃的。」枝姐也有些憂愁了,「等咱們分家了,到時候咱們給姥爺道歉去」枝姐說

「別,姐。這事咱們誰都不能說」四郎趕忙攔道

「哎,我知道,到時候看吧。不行等以後咱們把姥爺姥姥接過來,咱們養」枝說

「嗯」四郎點頭道

「下面怎麼辦?」曉婭插嘴道,後面好像他們已經不能控制了,不知道家裡大人會有什麼反應呢?今天看爺爺的意思是立馬要把這個事壓下去,可是聽四郎他們說的,這個事應該已經不是簡單的能往下壓的事了。大郎哥要考科舉,家風必須要正,聽說明年就要考童生了,這個時候如果家裡面傳出來把叔叔當奴才的事,這個報名應該就是問題。

「今天中午的時候我聽到爺爺讓四叔四嬸去村裡打聽了,我估計四叔現在已經在鎮上打聽去了,四嬸肯定也從村裡聽到了。爺爺還讓四叔叫大伯回來,這事到處都傳開了,現在要想解決,要不就是當著外人的面對咱們特別好,要不就是分家」五郎分析

「要不就是徹底捨棄咱們」到底是孩子,想的就是簡單,曉婭直接插嘴。

「捨棄咱們?婭你是說..」枝很是震驚的看著婭,遲疑道「應該不會吧。」

「曉婭說的是對的,這個咱們沒有考慮到。要是真的捨棄咱們,咱們就徹底不能翻身了,要是奶奶去告咱們不孝,咱們就有可能被流放」四郎思索著說。「要是他們直接說咱們思想有問題,所以對咱們進行的處罰,那咱們就真的不能立足了。」

「四哥,怎麼辦?我不想被流放。」說著小七就哭了起來。

「小七,來。」婭招呼小七過來,可憐的小娃都被嚇到了。「不哭,咱們想辦法。」

「四哥,姐。光靠咱們自己想要提高待遇或者是分家都不可行。第一,提高待遇奶奶那一關就過不去。奶奶能看著咱們吃饅頭?能看著咱們攢私房而不管?你們覺得爺爺能管住奶奶嗎?」婭分析道「肯定不可行,咱們就只有分家一條路能走。」

立秋和枝都看著曉婭,示意她繼續說。「分家這條路也不好走,不過勉強能走走。你們覺的咱們想分家,別人是不是也想分家?」婭問大家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第三很沉得住氣,全程沒有流出絲毫氣息來,就算是用神魂之力探測,都很是小心與謹慎。

而林凡與身旁的『聖皇』則是在抓緊時間吞服丹藥,在快速的修復傷體。

不多時林凡掙紮起身,嘴角帶着失望笑意:「哎,沒必要偽裝了,那孫子根本不敢來。」

「哼、螻蟻一個,若他敢來,本尊誅他!」

身旁那個臨帝起身了,氣勢駭人。

《蘇莫至尊武魂》第1959章一路人頭換酒錢 半小時后,宋顯急吼吼地把車停在了自己公寓樓下,急吼吼地拉著喬天羽下車,剛要上樓,前面一輛車上,卻走下來一個女子。

她望著宋顯,急切地走了過來:「宋顯,公司出事了!」

宋顯和喬天羽抬頭一看,這個女子竟然是黎曼。

宋顯一蹙眉,問道:「出了什麼事?」

黎曼遞過來一個文件夾,說道:「昨天剛到了一批大青蝦,銷售一空,可是今天有顧客投訴,說吃了咱們的蝦,出現了腹瀉情況。現在顧客已經住院了,她的家屬叫嚷著要投訴我們!

現在我們公司是關鍵時刻,不能出任何負面消息,否則……」

她臉上透著焦慮,沒有把話說完,眼睛卻掃向喬天羽。

宋顯忙碌了兩個多月,沒有休息過一天,今天還特別請假,如她預料的一樣,果然是和喬天羽在一起!

還好,她過來的及時!

喬天羽在黎曼出現的時候,心裡就不高興了。她感覺這個女人,真討厭,尤其是看她的眼神,滿滿的敵意,讓她都無法忽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