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上的裂紋更大了,終於在某一刻完全裂開,一個縮小了一半的墨玉出現在兩人面前,上面竟然憑空多了三道金色的符紋,閃爍着淡淡的毫芒。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而那些裂開的部分似乎是失去了全部的能量,還沒等落地便化作了粉末。

“這就是真正的古元佩了,現在的它纔算是真正的覺醒,也真正配得上古元佩這個稱號。”

老者看着懸浮在半空的墨玉,輕輕的點了點頭,眼中充滿了肯定。

“我的任務差不多是完成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感悟了,你仔細感受一下,看看有什麼不同。”

許林嗯了一聲,隨後對着墨玉一招手,那墨玉便化作一道流光落入許林的掌心。

不過隨即許林便是一愣。“這是古元佩?”

那墨玉在接觸到許林的一刻,一股能量便毫無阻擋的融入許林的體內,這股能量也不知爲何物,在進入許林體內後瞬間便潛伏了下來,任許林怎樣都無法引起反應。

而且還有一段龐大的信息衝入許林的腦海,這段信息裏面包含着墨玉的運用之法。但是這運用之法用三個字便能概括:困,煉,融。

困,是指困人,困獸,將之收入墨玉內,沒有許林的允許根本無法出來。

煉,是將法寶,人,天材地寶等煉化,得到最純淨的能量和精華。

融,就是將一些東西融合,得到另一種東西,這個介紹倒是很簡單,用靈力催生出一股火焰便可運用了。

許林感受了少許,隨後緩緩的睜開眼。“我怎麼感覺這玩意像是一個丹爐,而且還是一個很高級的丹爐,居然還能提煉能量,煉器,煉丹。”

隨後許林的手掌一翻,這墨玉便消失不見。這就是和以前的不同之一,現在可以隨意融入許林的體內。

墨玉來到了許林的識海和以前的虛影融合在一塊,隨後便懸浮在許林的識海上空,一股特殊的物質從中出現,落入許林的魂力之中,旋即許林便感覺自己的魂力凝實了許多。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墨玉內的空間似乎是發生了一些變化,在許林的感知下居然達到了近千米大,外面的灰色氣流一陣翻滾,卻絲毫無法侵入半分。濃郁的靈氣化作了淡淡的煙霧,濃濃的生機瀰漫其中,在這股生機的催生下,這地面上竟然長滿了不知名的小草。

在感受這個空間的同時,許林眼中閃過一股奇異之芒,隨即心頭一動,那空間竟然在許林的一念之間快速變換,一個百米的空間便從中分離出去,融入了灰色氣流之中。

不過雖然這個百米空間融入了灰色氣流中消失不見,但是許林卻能準確的感受到這個空間的位置,一念之間便能在兩個空間隨意穿梭。

“古元佩自帶一個獨立的空間,這個空間就相當於另一個世界,不受這個世界的法則限制,在這個世界中,古元佩的主人就是無所不能的神,不僅可以創造生命,也可以滅殺生命,不過你現在的實力有點低,還遠遠達不到這樣的高度。只有當你達到仙人層次的時候這古元佩的世界纔會露出崢嶸,努力吧騷年,這古元佩內的世界會隨着你修爲的增高而變大,說不定或許有一天一個全新的世界就會在你手中誕生。”

老者笑了笑,隨後便閉目不語。

老者的話許林聽到了,不過此時許林卻是遇到了一個難題,墨玉居然要將離魂戒吞噬。

不過隨即許林便是一狠心,將離魂戒內的東西都弄了出來,然後便將離魂戒收入墨玉之內。

隨即許林便是面色一震,離魂戒在進入到墨玉之內後,瞬間便有一股無形的火焰將離魂戒包圍。

然後離魂戒竟然在那無形火焰煅燒下從中冒出一股白氣,白氣一出來便融入墨玉空間內,隨後在許林驚疑目光下,這墨玉的空間竟然在白氣融入後緩緩的變大了起來,很快這墨玉的空間就擴大了幾百米,更加濃郁的生機從中產生。

而此時那離魂戒也變成了一團黑色的液體,隨後在許林的驅使下重新化爲了一枚戒指,只不過這枚戒指已沒有了任何功效。

將戒指從墨玉內拿了出來,許林嘴角泛起一股微笑,這戒指雖然沒有任何功效,但是在無形火焰煅燒下強度竟然增加了數倍。

許林心中浮現一股喜意,同樣的材料經過墨玉的煅燒後強度竟然增加了數倍,這效果,嘖嘖,墨玉絕對是個寶貝,如果將雲清劍煅燒一翻,肯定會讓他的威力增強許多。

不過此時許林對於雲清劍的煅燒卻不着急,他快速的睜開眼,將從離魂戒內拿出的東西都放在了墨玉內自己劃分的空間內。

“師父。”看着面前閉目的老者,許林恭聲道。

老者緩緩睜開眼。“嗯,你對於古元佩的感悟如何?”

“基本上有些瞭解了。”

“好,以後你就專心熟悉古元佩,我看你有不少煉器材料,索性你就用古元佩煉器,錘鍊精氣,這是你們人類的鑄器方法,你看看吧,裏面的一些法陣有些意思。”

老者笑了笑。放入許林手中一本書。隨後一揮衣袖,許林的面前便多出了一堆各種各樣的礦石。“這是一些材料,不夠再找我要,給你七年的時間,煉出一把仙器,等到煉出仙器的時候我再教授給你別的。”

許林臉上浮現難看之色。“仙器,這恐怕是太有困難了吧。”

“有古元佩相助,仙器?絕對不是問題,最主要的是看你的煉器水平了,在這裏極爲的靜心,任何修煉都會事半功倍的。”

老者看了看許林。“你開始吧,等你煉成仙器的時候我自會下來,如果七年後你還沒煉出仙器,那麼咱們的師徒緣分也就盡了,我會送你下山。望你好自爲之。”

老者似是嘆了一口氣,隨後身影便緩緩消散,這裏也就只剩下了許林一人。

許林輕輕舒展了一下身子,隨後便是眼神一定,閉目調息起來。 許林攤開手中的書,這是一個關於煉製法寶的書,書雖然不大,但是裏面的內容很齊全,裏面甚至連神器的煉製方法都稍有涉獵。

這本書沒有名字,大概有一百來頁,其中有跟多地方都已破損,不過並不影響閱讀。

“天衍萬道,人法仙,伐諸生,寄下修靈。人修千機,化元行,逆輪迴。心機器,斷蒼穹,器者,兵也。。。。。。”

品讀這艱澀難懂的字句,許林心中漸漸明瞭,一個廣闊的煉器世界漸漸呈現在許林的面前。

許林緩緩的閉上雙眼,玄奧的字眼在許林的心頭快速閃動,許林如同入定老僧,身子一動不動,仔細品味着書本里字句的意思,反覆推敲。

不知過了多久,許林漸漸的將這本書捉摸明白,這裏面沒有具體的煉製方法,隨意二字便可概括,只要你能想到的兵器,而且材料充足,便能夠煉製。

經過仔細的琢磨之後,這本書的內容也在許林心中明瞭,裏面包含的是一百零八道的煉製手法,每一道又可以拆成99式。

在煉器的時候只要運用其中的煉製手法便可讓法寶具備相應的功效,而且隨着使用的煉製手法越多,這法寶的威力也就越大。

這些煉製手法除了鋒利,加速,堅固,增幅等幾樣許林知道是什麼功效,剩下的幾十種許林甚至都不明白是什麼玩意,比如千機,化妖,合靈等。

不過這些手法是循序漸進的,從第一道開始,越往後難度就越大,在許林估計,五十道以後至少需要仙人的實力才能自如的使用。

寶貝王子落難記 要說煉製仙器,許林猜測只有掌握了八十道手法才能煉製成功,這任務卻是有點難啊,不過隨後許林便是咬了咬牙,閉目回想煉製手法的修煉要訣。

這煉製手法就是在法寶成型的時候,按照手法將靈力輸入到法寶之中,這些靈力會在法寶中形成玄奧的符紋,手法的不同這符紋也不同,功效也不同。

而且形成符紋不僅需要靈氣勾勒,還需要煉器之人的精氣神融入,只有這樣這符紋纔會具有強悍的功效。

越複雜的手法需要的靈力和精氣神就越大,如果強行修煉絕對有死無生,很可能會被吸成人幹。

許林快速的靜下心來,心中開始快速的演化複雜手法,以及精氣神和靈力的配合。

前幾道手法都非常的簡單,很快許林便在推演中將之掌握。

終於,許林也不知自己推演了多久,此時的他已經掌握了二十道手法,心神魂力在這推演中也增長了許多。

許林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隨後便緩緩的睜開眼。“現在該開始煉製了,推演已經沒有了什麼用處,只有在實踐中修煉剩餘的手法了。”

許林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後便是一陣低喝,一個旋渦憑空出現在許林的面前,將一些礦石吸了進去。

這些旋渦的盡頭便是墨玉的空間,這些礦石都來到了許林單獨劃分的一個數米空間內,在這裏許林專門進行煉器。

隨後許林便是心神一動,整個人便都融入了墨玉之內,旋即這周圍便只剩下了一堆的礦石和懸浮在半空的墨玉。

許林立在這個數米的空間內,他的面前懸浮着近百塊各種各樣的礦石,這些礦石都散發着濃郁的靈光,也都不是什麼凡物。

一股無形的火焰騰起,瞬間便將近百快的礦石包圍,一股股灰氣從火焰中涌出,那正是礦石中的雜質被煉化了出來。

這些無形的火焰都是許林用靈元催發出來的,是墨玉內獨有的火焰,有着非凡的煉器功效。

許林實驗過,九幽魔火等火焰在墨玉內根本就無法使用煉器,而且墨玉內的這股無形火焰也是極爲的奇特,不僅有着高溫還能徹底的煅燒雜質,讓材料的精純程度增加數倍,所以許林便耗費一些靈元催生這股無形的火焰。

漸漸的那些礦石的表面便開始浮現密密麻麻的液滴,而那礦石卻在急劇的縮小,片刻間便縮成一個漆黑的金屬球,然後在無形火焰的煅燒下,化爲虛無。

很快許林面前便浮現密密麻麻的各種顏色的液滴,隨後許林的雙手便迅速閃動,一道道靈元涌現指尖。

許林的心頭涌現加速,堅固,撕裂,嗜血,鋒利,增幅五種手法,隨後一把大刀在許林的腦中快速的勾勒。

全身的靈元運行猛然加快,龐大靈元化做絲絲縷縷纏繞許林的指尖,煉製手法在許林的心頭快速閃動。

絲絲的靈元摻雜着許林的精氣神浮現在許林的面前,恍惚間似是形成了一個個的玄奧符紋。

而這時那些液滴也在許林的一念之間,疾速旋轉,眨眼間便摻雜着無形火焰融合成了一團五顏六色的液體。

許林也不着急,懸浮在面前的符紋眨眼間便都融入五顏六色的液體之中。

一陣特殊的光芒快速閃動,那些五顏六色的液體竟然緩緩的融合,在無形火焰的煅燒下漸漸的變成了暗淡的深灰色液體。

不過這時許林的臉色變了變,臉上浮現一股蒼白之色,卻是消耗過度的表現。

但是許林手上的動作不停,懸浮在半空中的深灰色液體快速拉成長條狀,而這時無形火焰也在疾速收縮。

由於溫度的降低,這長條狀的液體開始緩緩地凝結。

無形的火焰開始快速的煅燒,始終不讓液體徹底凝固。

許林的精神力也在這時快速的出動,將半凝固的深灰色液體層層包圍,隨後這液體便一陣涌動,一個簡約但不失威勢,刀身修長,留有血槽的長刀便出現在許林的面前。

只不過由於還沒有凝固,整把刀看起來有些透明,不過這並不影響許林接下來的動作。

絲絲的靈元摻雜着許林的精氣神快速的融入長刀之中,在許林的控制下一點點勾勒着什麼。

無形的火焰再次收縮,長刀又凝固了幾分,不過這時許林的勾勒也在剎那間完成,隨後長刀上便是一陣嗡鳴產生,鋒銳的氣流激盪。

隨後許林便是手掌快速拍動,道道靈元涌入無形的火焰之中,旋即這無形的火焰便瞬間一漲,將長刀整個都包圍了進去。

陣陣的顫鳴從中響起,這次在火焰的燃燒下長刀並沒有一絲要融化的現象,反而在無形火焰的煅燒下長刀快速變得光滑,一層細密的紋絡漸漸浮現在刀身上。

隨着細密紋絡的出現,那無形火焰竟然有被排斥出去的現象,陣陣刀鳴涌現。

眨眼間整個刀身便都佈滿了細密的紋絡,無形的氣流將無形的火焰阻擋在外。

許林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隨後便是心神一動,周圍的無形火焰竟然瞬間變換,剎那間便如萬年寒冰,極致的寒意將長刀包圍。

一陣咔咔聲傳出,懸浮在半空的長刀竟然結上一層的寒冰,而此時那寒冰竟然快速的佈滿裂紋,剎那間便如碎屑般從刀身上滑落。

嘹亮的輕吟猛然傳入許林的耳中,聽到這股輕吟許林蒼白的臉上緩緩的浮上一抹紅暈。

“終於成了,第一次煉製居然都達到了靈器上品的層次,威力直逼寶器。”

許林伸手將長刀攝到手上,鋒銳的寒芒在其上流動,上面密密麻麻的紋絡帶給一股玄奧的氣息,許林從中感受到了加速,堅固,撕裂,嗜血,鋒利,增幅五種手法,只不過融合的卻並不是太完美,或者說,根本就沒融合在一起,不如說是被生生的安在一起。

許林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如果能夠熟練運用這些手法,並把他們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這長刀起碼能達到寶器中品,只是現在有些可惜了。”

撫摸着手中的長刀。“我賜你名:天伐,願我能夠完成任務,就算是天阻擋我也要討伐。”

許林眼中閃過莫名之色,隨後將天伐刀放到一邊,開始閉幕調息起來,激盪的靈元在身周繚繞。

。。。。。。。。

旋渦又將大量的礦石吸進墨玉內,不過這次卻是近萬枚礦石被快速的煉化,而許林只是神情淡然的看着,輕鬆之極。

許林也不知道自己修煉了多長時間,反正他已經煉製成功幾千把各式各樣的法寶,這些法寶在他的周圍堆成小山。

期間老者下來了一次,留給了許林海量的煉器材料後便離開,這裏面不僅有礦石,還有靈獸的骨骼,奇異的木頭,甚至還有許多許林認爲根本就不是這個星球的產物,很可能是來自別的星球。

不過老者留下了一塊玉箋,讓許林能夠清楚的知道材料的功效。

許林一直以來都是耗幹靈元和精氣神後就馬上修煉,清醒後便開始煉器。

這麼久了,在消耗與補充需循環之下,雖然許林的修爲沒有太大的進步,但是他體內的靈元卻是強韌數倍不止,而且他的神識在不斷的錘鍊中也強大了數倍,他的境界也遠遠超過了修爲,達到了渡劫期初期。

看着面前懸浮的近萬滴液體,隨後許林手中便出現一個赤金色的羽毛和一個透明的珠子。

許林快速的沉下心來,從他的口中落下三滴鮮紅的血液,輕輕的在許林面前旋轉,許林這是準備煉製仙器,因爲在早前許林已經練成了兩個僞仙器。

這次煉製仙器許林是志在必得,因爲許林不知道自己離七年之期還有多遠,反正他已經感覺過了許久,許林他不敢耽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