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一會兒,見澤伊沒有攆她走,她開口道,「我十八歲那年媽媽去世了。」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7 日 0 Comments

頭頂很安靜,可她知道澤伊是聽見的。

「我當時很無助,我爸爸雖然還活着,但他的生活跟我沒有太多的交接。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爸就拋棄了我跟我媽。我是被我媽一手帶大的,所以我媽走的時候,我感覺天都塌了。」

「那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不過還好我有個好朋友,她一直在身邊鼓勵我。因為朋友的鼓勵和陪伴讓我有勇氣走出那段黑暗的時期。」

「我原本以為走出黑暗生活就能迎來光明,可我居然從奎恩掉進了以諾,而且掉進來還變成了一隻醜陋的蝙蝠。這太讓人生氣了。女孩子都是愛美的,誰想變成蝙蝠呀?這事讓我鬱悶了好久,我想來想去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遇到這麼倒霉的事,直到遇見了你。」

說到這裏,暮秋站了起來,她拍了拍自己裙子上粘著的枯葉,而澤伊已經扭頭看向了她。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人形蝙蝠出現便是你的末日。這話可不可以換個思維。因為你覺得末日快要到了,人形蝙蝠才會出現?」

澤伊眼睛裏帶着詢問的光。

「如果我真是人形蝙蝠我一定不是來害你的,我跟你無冤無仇,我為什麼要害你?」說到這裏,暮秋有些委屈,「說不定我出現是為了拯救你。」

澤伊眯着眼,彷彿她的話越說越離譜了。

「不,或許不叫拯救,這個詞有點兒嚴重,我是說……我會出現在這裏,是因為上天讓我來陪你走過你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就像當時我的好朋友陪在我身邊一樣……」

突然,澤伊從樹枝上跳了下來,這動作嚇得暮秋退了半步。但他沒有靠近她,只是原地望着她。他的輪廓在林間斑斕的陽光下像件精美的藝術品,讓暮秋有點兒恍惚。

「程暮秋。」

「嗯?」她眨着眼睛。

「你這麼口齒伶俐早餐的時候怎麼不回嘴?」

「我不是給你留面子嗎?」

澤伊輕笑一聲,「你是不是人形蝙蝠你自己不知道嗎?這次我找到你的時候你飛得可得心應手了。就你那目標明確的飛行路線像是有人陷害你嗎?」

他說的沒錯,她是想飛到影子城,但她為什麼要去影子城她完全說不上來,她只覺得她必須去那裏,只有那裏能找到她要的答案。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暮秋才道,「我沒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變成人形蝙蝠,但少爵說我飛得帶勁兒就誇張了。我的飛行技術要真像少爵說的那麼強悍,也不至於被少爵一撞就差點兒少了半條命吧?」

「誰撞你了?我是看你突然掉下去才跟上來的。」

咦?他沒撞她?那麼那道襲擊她的黑影是誰?

「你先甭管這個,你就說說你是怎麼又一次變成人形蝙蝠的吧?」

「不都說了嗎?我不知道,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見澤伊的目光有變冷淡的可能,暮秋道,「我把自己知道的情況都告訴你了,你要不信我也沒有辦法。」

「你為什麼突然這麼配合?」

「嗯?」

「為什麼突然想明白告訴我這些?」

「少爵不是說過我們要坦誠相待嗎?而且我想回奎恩,少爵是以諾唯一可以幫助我的人。我想知道是誰讓我這麼倒霉?我想找出那個人,在這一點上我們是站在同一個陣營的。」

「你認為我會相信你的話?」

「我昏迷的時候都在叫着少爵的名字,足以見得我對你的信任。少爵難道不應該相信我嗎?」

澤伊看着她,半晌沒說話,最後才道,「我逗你玩的,你信了?」

「啊?」

「瞧你那傻樣。」說着,澤伊向著樹林外走去。

「少爵,你說的是真的?我昏迷的時候沒叫你的名字?」

「你那麼高興幹嘛?」

「這終於還了我的清白呀。」一個女人意志不清的時候叫着一個男人的名字。這事要是真的,她程暮秋只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哪還有勇氣再去面對他?

眼見澤伊越走越快,暮秋小跑兩步追了上去,「誒,少爵,你去哪兒?」

「你管我。」

「我想跟你一起去嘛。」

「你臉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厚了?」

「您不是說我是您的魂靈嗎?我不是應該隨時跟着您嗎?」

澤伊突然停下腳步,暮秋趕緊剎住腳。半秒,他轉身對着她,「你晚上也跟着我嗎?」

「呃?」

「笨。」澤伊嘴角輕輕上揚,沒再理她,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斯諾里和布洛克擠出了食堂。布洛克把斯諾里請上了他的座駕-一輛發動機前置的四輪小車。

坐在皮質座椅上,感受着汽車發動機的震動和輪子通過不算平整的石質路面那一跳一跳的感覺,斯諾里幾乎迷失在了對前世經歷的回憶之中。

兩人駕車一路前往工程師行會的大廳。儘管那裏距離食堂路程並不算遠又有交通工具代步,他們仍花了近一個小時。

布洛克這位工程師行會的會長一改以往孤高的作風,在路上每遇到一個認識的同胞他都要停下車來把昨晚的故事講述一遍。

似乎因為有斯諾里這位女神之選坐在身旁見證,他傳播母神神恩的熱情愈發高漲了。

好不容易抵達了行會的門口,斯諾里發現這裏不愧是新興科技的基地,正門的構造上和他之前所見的各個大門都有所不同。

不像一般的石質或鋼製大門需要好幾個門衛一同努力才能進行開關,這一道大門可以通過門旁的搖桿驅動內置的滑輪組來單手完成開啟與關閉。

門前的守衛握著的也不是戰斧和鐵鎚而是一支支火槍。

倒是大門兩側的雕像仍是標準的矮人風格,一邊是工程師之神莫格里姆,另一邊則是摩爾金,炸藥的發明者也是工程師行會的奠基人。

一路往裏,沿途的每一個工程師都熱情地向斯諾里打招呼,靠着女神的神恩,他大概是激流關落成以來頭一位得到這樣待遇的符文使用者了。

在大廳的外圍是較為低端,基本的武器生產線,在這裏工作的矮人們普遍歲數不大,對於工程師這個在創作靈感之外也需要很多知識積累的行業中他們只能算剛剛入門。

在這裏生產的弩炮,仇恨投石車以及雷鳴槍大多銷往其他的矮人城塞,憑斯諾里粗淺的工程學知識還看不出什麼特別的門道來。

接着往裏走,穿過了兩扇由守衛把守的小門,斯諾里在布洛克的帶領下進入了一個稍小一些的車間。

在這裏流水線上生產的是加龍炮和鐵龍手炮,這兩樣武器在較為開放的矮人城塞也稱得上必備品了。

其中鐵龍手炮善於應對地下的威脅,掃蕩大量的低級對手,而加農炮是目前矮人軍隊最常用的火炮,沒有之一。

它們可以輕易破碎敵人的護甲,對付那些身披重甲的敵人十分有效。

它們還具有相當的精度和破壞力,能夠對近戰部隊難以處理的大型怪物造成巨大殺傷。

它們當然也可以用來攻擊敵人的城堡和防禦工事,殺傷一般的有生力量自然也不在話下。

正因為加農炮的泛用性和低廉價格,它們在軍隊出征時會由馬匹拖拽著一同隨軍出發。

布洛克簡單介紹了他們目前正在研究的提升加農炮裝填速度和增加鐵龍手炮射程的課題后引著斯諾里走向行會的更深處。

按布洛克的說法,真正有意思的還在後面嘞!

兩人又往裏走了一進,這一次出現在走道盡頭的大門守衛明顯森嚴了許多。幾個鐵龍炮手警惕的盯着來着,布洛克輸入了一串密碼才順利打開了大門。

這扇大門內的大廳面積明顯小了許多。裏面工作的矮人也幾乎沒有青壯年。「這些位都是正式的工程師!」布洛克介紹到。

一種正在生產的小型火炮吸引了斯諾里的注意。這種四管火炮被稱為風琴炮,是因為它並排安置的四根炮管看上去類似於管風琴。

風琴炮的炮管和普通加農炮的炮管相比顯得更小也更輕便,這意味着風琴炮並沒有加農炮的那種極遠的射程和強大的火力,

但風琴炮卻可以在同一時間連續發射一連串的致命炮彈,可以對聚在一起的大隊輕甲敵人造成巨大殺傷。

看着這樣的殺器斯諾里連連點頭,對付地精和耗子它們再合適不過了,而且由於較為輕便它們也可以牽引到地下。

在風琴炮後面停著幾架組裝到一半的矮人直升機。

「幾乎每一個能來到這裏的矮人都會對這些小可愛表達讚歎!是科技為我們群山之子插上了翅膀!」布洛克驕傲地說。

「當然,您除外。睿智的至高王索爾格林陛下是我們最大的客戶!也正是他的慷慨和開明促進了我們航空事業的發展。」

「是啊,我在卡拉茲-阿-卡拉克的停機坪見到了足足有一個中隊的直升機!」斯諾里接話了。

「這幾架是供給卡拉克-卡德林的!讚美屠夫王!他的智慧和他的武力是同樣的超乎常人!」對大金主布洛克毫不吝惜自己的讚揚。

繞着這些直升機仔細觀察,斯諾里發現它們和自己前世記憶里的軍用直升機有所不同。

應該是為了在面對這個世界以各類巨龍為首的飛行巨獸和強力魔法時有一定抵抗之力,這些直升機都加裝了重型護甲。

為了平衡厚重裝甲帶來額外的重量,工程師們只能做出了減少機載武器和縮減駕駛艙空間的調整。

得到布洛克的允許之後,斯諾里坐進了機艙里簡單感受了一下。他發現狹窄的座艙坐下一個矮人略有富裕,想擠下兩位就相當艱難了。

「難怪永恆之峰的飛行員們天天抱怨要減肥!」斯諾里想起那些雖然看着拉風,但嘴裏罵罵咧咧個不停的族人若有所悟。

「布洛克會長,這樣的設計恐怕只能起偵查作用吧?」斯諾里簡單體驗后開口了,這樣的直升機讓他有些失望,它們還遠遠起不到斯諾里構想中的空中打擊,投放物資,轉移部隊等作用。

「不愧是女神之選!您真是懂行!」布洛克看着斯諾里彷彿遇到了知音。

對其他的矮人領主們來說,能意識到直升機作用的已經稱得上開明,也只有斯諾里憑着前世的記憶能把思維發散開來,預見到空中力量的更大發展前景。

「按慣例,走到這兒咱們就該調頭了。但既然您都問出來了,咱們就再走一走!您是先祖女神的神選,破例一下料也無妨!」布洛克一臉的驕傲。

感謝格瑞杜度斯,仰天長嘯兮氣白虹的月票和誠實小白軍的打賞月票哈。

剛建了書友群718754638,如果有想提供人物靈感的書友可以加一下 「媽媽呢?媽媽現在在哪裡?」

程晚晚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幾乎是脫口而出。

趙濤臉上仍舊是陰沉沉,聞言,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繼續警告道:「媽媽也不準提。」

雖然知道問了也是白問,程晚晚還是忍不住問道:「表舅是說,媽媽還活著?」

趙濤一雙桃花眼瞬間眯起,指著她的小鼻子恐嚇道:「再廢話,我就不幫你找叔叔。」

為了程四叔,程晚晚縱然一肚子的問題,也只能乖乖閉上了嘴巴。

趙濤看她不再吭聲,回頭掃了李放一眼,「你叫什麼?」

李放剛才在路上已經跟他的小跟班說過自己的名字,聞言,直接將頭扭向一邊。

程晚晚伸手扯了扯趙表舅的衣袖,「表舅,他叫李放……」

趙濤回頭瞪她,板著臉打斷道:「不準叫我表舅,他既然姓李,那你也姓李,叫李小晚……」

說著,他又伸手,指了指正站在一旁打瞌睡的小暴君,「你叫李小逸。」

程晚晚:「……」

來趟外婆的娘家,還得改名換姓,難怪前世首富爸爸找了三十年,方才找回自己的前妻!

「趙濤,你今天又跑去那裡鬼混了?這個學期再補考,我立刻把你丟去你三叔那裡,這輩子都別想回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