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蕭瀟只是個空姐的前提下,在她從來都是潔身自好,沒有想著除外如何的情況下,她又怎麼能夠知道八旗會所。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八旗會所。

在前往八旗會所的過程中,李樂天的電話再次打過來,蘇沐則是讓他一會直接前去八旗會所便是。李樂天想都沒想便點頭應下,要知道今天雖然是八月十五,但說到團圓的話,那是晚上才吃的。所以現在的李樂天還是自由的。

再加上剛才發生的事情,李樂天是必須要見到蘇沐,和蘇沐好好的解釋解釋的。

八旗會所。

當蕭瀟跟隨著蘇沐下車之後,當蕭瀟剛剛走進這所飯店的時候,眼前所見到的裝飾,就那樣映入帶著一股強烈的視覺衝擊感,迎面衝來。蕭瀟瞧著這些,腦海中這時候能夠浮現出來的只有一個概念。

那便是:夠奢侈! 上回說道,佟思遙就自己的心境發了一大通感慨,從警這麼多年,生死邊沿經歷過不止一回,或許她是想從楊偉這裡得到幾句安慰的話,卻不料楊偉聽得之後,哈哈大笑,直笑得咳嗽起來……

笑了一大會,楊偉才反過勁來,一抿嘴兩眼笑意滿溢,看著不解的佟思遙,一副過來的樣子說道:「你這心態,正常,要是你殺了人還沒有什麼反應,那可就真變態了……不管是個好人還是壞人,你殺的都是人,你褻瀆的都是生命,佛家說這螻蟻尚且需惜命,何況你毀了一條活生生的人命!……我其實以前當兵的時候和你現在差不多,酗酒就是那個時候落下的毛病,一見了血就渾身發狂,一摸著槍就情不自禁!你可能沒有我那麼厲害,可也不是什麼事都沒有………現在你是不是見了死人,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是不是覺得對什麼事都無所謂了,遇到了危險反正覺得熱血沸騰!但真正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偏偏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失眠、多夢,有時候失眠的頭疼,想睡覺偏偏躺著比站著還清醒………」

佟思遙想想,點點頭,嗯,基本就是這種感覺!

楊偉很拽地說道:「這好像也算一種病吧,心理上的毛病………你聽說過戰爭綜合症嗎?從戰場上下來的老兵,經常被這樣的愧疚、血腥和死亡逼得發狂。,自殺率是平常人地十倍!我好多戰友,直接把當兵當成了終身制職業………像你們這種接觸暴力、血腥的人,不管你是警察還是悍匪,死亡率都比平常人高几倍,其實好多不是死在槍下死在別人手裡的。好多都死在自己手裡,被自己逼得發狂。被自己逼瘋的………前段時間我在網上看的啊,在人家老美哪兒,警察局裡,都有類似心理調試的科室,專門配有心理醫生。就是對開槍殺人地警察進行心理疏導,其實這東西很有必要,有時候,這警察的心理承愛能力和犯罪地比起來,可差遠了,人家都是在主動實踐中煅練出來的。可警察都在被迫實踐,這就差了。……聽懂了嗎?你現在不是需要別人來安慰,你需要自我調節。」

楊偉,這話卻說得很正色,很在理。佟思遙早已隱隱約約知道自己這種心態的來由,現在這麼一點拔,聳然動容之後,玩味了良久,默默地做了一個動作。豎著人大拇指,差點就豎到了楊偉鼻子上。

佟思遙,現在多少有點佩服的目光看著楊偉:「那麼,我怎麼調節?」

一下子把楊偉問愣住子,抓耳撓腮想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說了句:「不知道……我就是個放羊的把式,知道羊咋長不知道羊咋生,追根問根,我可就弄不明白了。」

「哈……哈……傻樣……」佟思遙被逗得咯咯直笑,笑臉燦爛得像一束編好迎春花。笑著問楊偉:「那你是怎麼調節地你總知道吧?」

「我那你學不來……我念經。就這樣……」楊偉雙手合十,寶相莊嚴。滿嘴酒氣,嘴裡嘰里呱拉做了個示範,說道:「外人看念經就像笑話,其實不然,很艱澀、難懂的經文,背到出口如流的水平,再這樣一遍一遍重複出來,很容易讓人的思想神遊於物外,就像佛家說的那種,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一切皆無,一切皆為虛妄……心靜而神寧、神寧而氣定、世間無我、世間皆是我………一個人,最大的敵人,是他自己,克制了自己、克服了自己,能夠掌握了自己,在遇到不幸、遇到挫折和遇到困難地時候,這種心境能讓人如履平地一般,這就是自我調節!………虧得我當過十年和尚,要不經歷過這麼的事,沒死也成瘋子了。」

雖然是一臉痞相、雖然是滿嘴酒氣,但說了佛性楊偉依然是一臉肅穆!

重生九零:錦鯉小辣妻 佟思遙靜靜地聽著,楊偉滔滔不絕地說著,說了半天才發現,佟思遙兩眼熱切地看著自己,很佩服的眼神,楊偉這才奇怪地說了句:「你別光看我,聽懂了嗎?……這很難懂的啊,我從五歲學到快三十了,都沒學全乎。」

偏偏楊偉說這話的時候很正色,一副擔心佟思遙聽不懂的表情,渾然不覺得和自己坐在一起的是一位對犯罪心理學有所涉獵的人士。

「呵……」佟思遙咬著嘴唇,被楊偉的傻樣又逗笑了。不過這話倒也真對佟思遙地觸動不淺,或許,自己真的需要這樣的自我調節了。笑了一會兒,這才抬起頭,有點熱切地說道:「楊偉,我今天才發現,我一直沒看懂你,其實你聰明的很,有些話說得,我都不得不服氣!……不過,你為什麼老裝傻充愣呢?有時候,你心裡比誰都明白,偏偏裝糊塗;有時候,你看得比誰都清,還偏偏喜歡裝著什麼都不懂。」

「有嗎!?………不過,你要說我聰明,說明你還是有眼光滴。我師傅就常這樣誇我…」楊偉抿抿嘴咽咽喉嚨,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還悠閑地夾了口菜下酒!

「那好,聰明的楊偉,今天是我生日,我給你提幾個小小的要求行不?」佟思遙又來了,又開始誘導了。

楊偉早被捧得雲里霧裡,不在意地說道:「那……你提你提。」

「別光我提呀,你不許回絕,不許耍賴,不許裝傻充愣,不許說假話騙我,更不許再打擊我的自信心。」佟思遙虎著臉,裝著正色的表情說了一通。

楊偉嘿嘿地笑著,成成!你說吧。僅限於今晚上啊!看樣對佟思遙打擊地不少,佟思遙都怕楊偉這張損嘴了。

「那好,我跟你說第一個問題,老實回答我啊!」佟思遙說著,撅撅嘴,看看楊偉一副奇怪地表情。終於說出了第一句話:「我漂亮嗎?」

「哦喲………」楊偉一擺頭,剛喊了句。怕是損話已經到了嘴邊。一抬頭就見佟思遙瞪著眼,拳頭齊到了耳邊,嘴裡叱道,敢胡說……

楊偉馬上激靈了一句:「漂亮!……數你漂亮!……你是我見過最漂亮地警花!哈……」

「這還差不多!……」佟思遙得意地放下了手。笑著說道:「那我怎麼漂亮了!……告訴你啊,說不出來。等於是假話……說不對了,說明你一點都不聰明!……說得我不滿意了,小心我揍你!」

「嗯……」楊偉上看下看,看了半晌,彷彿在找一個人的閃光點。

佟思遙笑著抿著嘴,得意地任憑楊偉打量。看來對今天的裝扮信心十足,笑著說道:「很難回答嗎?」

「其實你確實挺漂亮地,不過平時虎著臉,讓人感覺冷冷的,有點害怕而已……你要是天天打扮成這樣,那總隊小伙們,誰還顧得上訓練,就光顧看你了!……嘿,最關鍵地是你沒發現嗎?這兒……這兒。特別大……跟揣了倆大饅頭,一看絕對有食慾……靠,別打我啊!」楊偉比劃著胸前,壞笑著,看著佟思遙要起手了,馬上向後仰身子。

「哼……知道你沒安好心思……流氓!……」佟思遙不無得意地放下了手,嘴裡喃喃說道,好像並不介意楊偉的評價,多少還有著高興的成份。

「你看你看,我說實話吧。你又說我流氓……」楊偉絲毫沒有不好意思。或許是酒壯流氓膽的緣故,或許是今天佟思遙格外開郎的緣故。酒一多話就多,不是一個人話多,是倆個人話都多!

「哼……就是流氓……哎,小流氓!第二個問題,比你第一個還重要,不許說假話………說假話我以後都不理你了昂。」佟思遙側著頭,越說越深了。

「你說你說……別問太難地問題啊。」楊偉笑著,此時的氣氛是和諧無比,絲毫不覺得一警一匪拉著家長里短有什麼不妥。

佟思遙訕訕地叉著手指,嘴裡喃喃地說了句:「你喜歡我不?」

楊偉一怔,馬上回答了:「喜歡?挺喜歡的昂,要不咱們能坐到一塊吃飯。」

佟思遙一聽,高興了,跟著就是一句湊上來:「那……我給你當女朋友怎麼樣?」

楊偉聽這話的時候,剛抿了口老白汾,一聽兩眼發直,「撲……」的一聲就側著頭把嘴裡酒全吐地上了,低著身子、身子顫著,吃吃吃笑個不停。佟思遙面紅耳赤,筷子當武器,一把惱羞地甩了過去,啐著說道:「笑……笑……讓你笑,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楊偉笑著起身擺擺手,好似聽到了最可笑地笑話一般地說道:「我怎麼覺乎著,你丫嫁不出去了,準備訛我呢?哈……哈……你手下那幫小子知道怎麼說你的,一急了就是,信不信告老處說整死你……哈……弄上你當女朋友,那不等於到監獄里找了個管教嗎?你這隔三差五揍我一頓,誰吃得消!……哈……」

楊偉,被這個提議笑得前俯後仰,這個問題,也許對於楊偉現在這心態太過於突兀了!要說偶而找個美女爽下就跑,說不定比這事還好接受,要正正經經找個女朋友,找個女警當女朋友,那在楊偉看來,還不如乾脆和卜離住一塊得了………

「哼……不理你了。」佟思遙恨恨地起身。抽著自己的小手袋要走。

看佟思遙像真的有點生氣了,楊偉這才急了,不迭地站起來,攔著佟思遙,別別別,你聽我說完!咱生日呢,別生氣昂,咱們這朋友關係處得多好,幹嘛非要揭那層紙,今兒喝了酒了,話不能當真,那天你清醒了再說,別答應當你男朋友,你回頭又把我甩了,多沒面子……

佟思遙也是做做樣子。聽得楊偉說,好似真地生氣一般,氣咻咻地坐下了,也許,這才是今晚這頓盛宴的目的,被人取笑一通。當然要惱羞成怒了。看著楊偉一副勸慰的樣子,不知怎麼滴。更覺得心裡的喜歡多了幾分!

「思遙!」就聽楊偉笑意未褪地說道:「玩笑……開玩笑啊,千萬別當真!」

「哼!我可沒開玩笑啊!」佟思遙故作生氣地說道。不過口氣緩和多了。

「喲,來真箇地啊!……你可想好嘍,我這名聲可不怎麼好,案底有多少你比我還清楚。我還沒想著泡你,你倒想著泡我了,靠,這年頭顛倒過來了!聽說過男人泡妞,那聽說過妞泡男人!…哈……」楊偉看著佟思遙臉色緩和,這話又不像話了。一場溫情。立馬被楊偉攪得像開玩笑一般。

佟思遙,知道楊偉地沒正經的得性,卻是很拽地轉過身來,盯著楊偉,很近很近,擰擰鼻子說道:「哼……我就是想泡,怎麼樣,不服氣呀!兩年前我就不該放跑你,要不。我早把你治得服服貼貼地了,哼……」

楊偉下意識地迴避了一下,往後仰仰身子:「別……別,咱不提這個啊!喜歡歸喜歡,咱們不是一類人,大馬駒和草驢不能擱一塊拴,一拴准出事,生個娃都叫騾子!……」

「噁心死了你……」佟思遙啐道,大拳頭敲了楊偉兩下,楊偉笑著躲過了。看著楊偉還是一副開玩笑的口吻。佟思遙眼珠一轉。好像又有了想法,湊上來說道:「那不提就不提……不提這個。那我給你提個其他要求,你必須滿足我,要不我這個生日,就多了一樣遺憾!」。

佟思遙笑著,說著。兩眼的熱情絲毫未減,好多年,都沒有這樣笑過、弄過和說過這麼多讓自己覺得臉紅的話。

楊偉道:「又出什麼餿主意!?」

「又不是讓你賣身,嚇死你呀?答應不答應!」

「答應!你說你說!」

「給我唱首歌!」

楊偉一聽又是一個大驚失色:「哈……哦喲,你咋不說讓我給你跳艷舞呢?就我這嗓門還唱歌,讓我放羊喊號子還差不多。」楊偉又是笑得樂不可支,這佟思遙越說越離譜。

佟思遙卻是不依了,拽著楊偉耍賴:「那好啊,你跳艷舞啊!你說的,不許耍賴!」

「喲喲……你這不坑人嗎?我……我還是唱歌吧!」楊偉一下子被話套住了,跟著話音一轉:「我唱什麼?我不會唱呀?我活這麼大,就沒過過生日,生日歌我那會唱!」「哼……這次我教你……早有準備啊!」佟思遙說著,高興起來了,摸索著抽出手機里,一摁鍵一挑,pda手機里,播放開始了,緩慢、悠長地生日歌開始了……看著楊偉發愣,佟思遙的腳在桌子下踢踢楊偉,不高興地喊著:「唱著、不會讓你學呢?……跟我唱……祝你生日快樂……happy-birthday-to-

或許,是為了安慰佟思遙這個生日,或許是為了讓佟思遙高興一點,楊偉跟著也壓著嗓子五音不全地唱起來了……播放完了,佟思遙又摁開了錄音鍵,催著楊偉唱,楊偉地借酒發瘋,拿著筷子在杯子沿上打著節奏,唱著地時候,笑吟吟地看著佟思遙,眼裡,真的是祝福……佟思遙拍著手,為自己唱著生日歌,唱著唱著,眼裡潤潤地,三十歲地生日彷彿是最讓自己感動的一天,最讓自己高興的一天,唱到最後,唱得兩人都覺得怪怪的,唱到最後,佟思遙指著楊偉的鼻子說了句:「你唱得就不好聽!明顯敷衍了事,罰你一大杯!」

「認罰認罰,只要不讓唱,我喝三瓶都沒問題。」楊偉這才表現的比較老實,端著杯子一飲而盡,佟思遙也端著杯子,陪著浮了一大白!

一男一女、一警一匪,弄弄哄哄從快七點多一直弄騰了十點多,兩瓶見底了,倆人才意猶未竟地起身了,幾分醉意的楊偉倒不覺得什麼,佟思遙卻是一出門,有點搖搖晃晃,楊偉忙不迭地把佟思遙扶著靠著自己。看樣是強喝得不少,步履踉嗆地下了樓,佟思遙很拽刷了卡,出了飯店門一迎風,就有幾分醉意盎然了,楊偉扶著佟思遙不迭地說了句。不能喝還非要喝,看看。喝成這樣了。

「我高興……我願意,你管得著嗎?…」佟思遙步態不穩地被楊偉扶進車,仍然是一副很愜意地伸著胳膊大喊:「我就願意,我還要喝……我……」

喊完了,又得意地把手機拿出來。放開了楊偉唱的生日歌,邊聽邊笑邊評論,楊偉,你這唱歌怎麼都像念經……難聽死了……

「靠!版權歸我啊,只許你一個人聽,讓別人聽見了誹謗我。跟你沒完……」

楊偉說著,看著佟思遙有點發瘋,這才坐到了駕照員位置上,勉強把車行著起步了……

一路上,兩個車窗都開著,夏日夜裡地輕風徐徐吹來,處處是出來乘涼的人群,車開得很慢,佟思遙旁若無人地跟著手機大唱生日歌。偶而唱到了高興處,還拽著楊偉的胳膊要他跟著唱,楊偉這一邊開車一邊應付佟思遙的騷擾,不勝其煩之下,停下車靠了邊,把佟思遙抱著扔到車後座,這才安安生生地開著車,問了半天住址,佟思遙糊裡糊塗指引著,好歹才開到了離省公安廳不遠的一個小區。門口保安一看車再一看人。認識!佟思遙大喊了幾句,保安倒也認識。放行了。

楊偉總算鬆了口氣,好歹還沒喝太多,要不,還真沒地兒扔這貨了。

34幢b座304室。

楊偉扶著佟思遙,自己都站不太穩,到了門口,楊偉剛一開門把佟思遙扶著進去,佟思遙卻是攔在門口,一把揪住了楊偉地領子,眼裡醉意盎然地說著:「說……你是不是剛才想把我扔路上!……虧得我這麼喜歡你,真沒良心。」

「哎喲喲……我說警花大姐,就你這樣,扔街上也是個女流氓,誰敢招惹你……來來……進來進來,別讓樓道里誰瞧見了……」楊偉不迭地把佟思遙扶著進了門,看看屋子裡,摸了兩間找著了卧室,終於把佟思遙扶著放床上了……

「哦喲………」楊偉累著直出了一身汗,現在反倒酒醒了幾分,好氣又好笑地看著躺著哼哼的佟思遙,把鑰匙往床頭上一扔。得!總算把她送回來了…………

正準備起身,驀地背後床上的佟思遙喉嚨里…呃…地一聲,像是要吐!楊偉這才嚇了一跳,上前扶著佟思遙拍拍背後,佟思遙萬分難受的樣子,摸著前胸,嘴裡哼哼著,我要喝水……我渴……

「哦……你等等啊……」楊偉放下佟思遙,快步出了卧室,亂翻了一通總算在飲水機旁邊找著個紙杯,就著冷水倒了杯,又快步跑回來,遞給佟思遙……看佟思遙喝了一口,喉嚨里「呃」地一聲,又要吐,焦急之下,又跑到衛生間,不管三七二十一,扯著塊毛巾浸濕了,端著臉盆又跑進卧室………

回了卧室,佟思遙卻是斜斜躺著,看樣已經沉沉地睡了……

「哎……你明明不能喝,還喝這麼多,一個破生日至於嗎?………我活這麼大,壓根就不知道我生日是什麼時候……」楊偉說著,有點可笑,擰了把濕毛巾給睡著地佟思遙擦擦臉,幫著佟思遙解了高跟鞋,感覺房間里有點涼,又四處找了找,找著了空調又關了空調……一關了又覺得不對,又開了了空調,省城這天氣悶熱的厲害………一切收拾妥當了,這才拉開夏涼被,給佟思遙輕輕地蓋上……

佟思遙,睡著地佟思遙難受也似地又翻了個身,正面朝著在床邊蓋被子的楊偉,楊偉輕輕問了聲:「還難受啊!……」

沒音,佟思遙一翻身,卻是胳膊抱著枕頭,一臉紅暈的沒有醒來……

楊偉笑著,看看醉酒後的女人,倒也別有一番風味,比不醉地時候乖多了!……被子,輕輕地覆到了佟思遙地身上。一覆著,楊偉不經意地看著,一看心下驀地猛跳了幾下……

睡著的佟思遙,側著身,胸前壓迫著,自上而下看著弔帶裙里。風光一下子外泄了,讓楊偉看了個滿眼珠圓玉潤。那裙子里,兩個偌大雙峰中間,是一片很大很大的空檔,一條很深很深的溝,燈下的陰影。襯得模糊不清……看得楊偉頓時有點血湧上頭的感覺……天公作美,睡著了地佟思遙感覺渾身不舒服也似地,扯著被子,夾在了腿中間,成了一個抱著枕頭、夾著被子的睡勢……修長、光滑、麥色地大腿一直露到了根部,甚至能看到隱隱約約地腿根部的粉紅色小內褲……

楊偉。鼻子酸酸地,差點自己憋得把鼻血憋出來………狂喜之後,再看睡美人,眼睛卻是一動不動,再也離不開了。

其實,佟思遙很美的,楊偉現在才發覺,除了那雙打人的手有點恐怖外,其他部位確實誘人的慌。而且明顯是煅練有素,長腿地伸縮子小腿肚子上甚至能看到成型的肌肉,配著麥色的皮膚,是很有衝擊力那種美……

不過遺憾的是,不是自己的女人,也不是自己敢上地那類女人。………美人在前、玉體橫陳,楊偉這縱有邪念卻也不敢造次…………抬腿要走,卻是暗自吸了口涼氣!……此景只應此時有,他時那還再得見……看看,咱看看總不壞事吧!

楊偉。實在控制不住自己地心魔。乾脆返回來,駐足下來仔細看……

越看。越覺得有點熱血賁涌;越看,越覺得有點精蟲上腦;楊偉的不甘心地動動佟思遙地胳膊,「哎,醒醒……喝口水……」

沒反應!楊偉壞笑著,她要醒了,就給你倒水喝;要不醒,咱就看看……楊偉壞笑著深為自己的計策感到得意!

又過了幾十秒!

「哎……醒醒……」楊偉又動動佟思遙,佟思遙依然是沒反應……這次楊偉可是拈著大便宜,直接推在胸前,那地兒,真叫一個好摸,柔軟程度和彈性程度馬上讓楊偉覺得自己下身的堅硬程度大幅提高了……

摸了一把!佟思遙看著醉得不輕,楊偉這樂了,便宜沾大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捂著手掌很仔細地摸了一遍……咂咂確實舒服……舒服極了,隔著薄薄的裙子,能感覺到那樣大,如果都呈在眼前,一定是很壯觀的………

又摸了十幾秒!開始的刺激感覺消退了,畢竟是隔著衣服,楊偉又嫌隔著衣服摸著不舒服了!開始意淫衣服下面的感覺了……

男人,都這得性,得了寸就得進尺了!………看看佟思遙,一臉靜宓、安詳地睡著,臉上洋溢著幸福。楊偉霎時有點不忍了!……好歹是朋友,咱是不是有點齬齪了,趁著人家睡覺看人家走光……

不過,這高尚地感覺就是一個剎那而已,剛剛伸回手來,楊偉又覺得心裡空落落的,怔住了!

「媽的……反正摸都摸了,乾脆好好摸摸,反正她也喝多了不知道……明兒她總不好意思當著面問吧……」楊偉壞壞地想著,小心翼翼地撩起胸前的裙邊,小心翼翼地把咸豬手往進伸了伸,小心翼翼地撩開罩罩上的帶子……

楊偉,從來不覺得自己高尚,也從來就不是一個高尚的人,何況,高尚的人也不能不摸奶吧!這年頭,放著美女不動手都是傻b一個,寧願今兒被打斷腿,也不能日後再後悔………一霎那的遲疑之後,楊偉根本沒有任何思想鬥爭,便把手長驅直入,一把中的!

哇!中獎了……入手,滿是溫潤、光滑、彈力十足的軟房子,那個愜意、那舒服,舒服得楊偉一禁「嗯!」地哼了一聲,手在佟思遙那隻偌大地**上來回遊走著,臉上,是久違了地滿足表情!

男人,太需要這東西了!太好摸了。

這東西,簡直就是為了男人也生的!怪不得人說這是生命之源。摸著人都感覺神清氣爽!

楊偉,不自覺地把自己曾經摸過吮過地**和現在手裡的比較一番,噢!有感覺,還是這個大、還是這個彈性好,這麥色的奶是什麼樣子呢?說不定就像晉中地區那蕎麥麵大饅頭,看著入眼、摸著舒心、吃著更中吃………這女人真是奇也怪哉,這麼凶個女警,偏偏長了這麼一對可人的大饅頭,誰將來有幸含到嘴裡,可他娘有福氣了……

喲……要不,把另一隻也摸摸……楊偉摸著摸著,把自己摸得怡然自得,渾然忘我了!

俗話說樂極生悲,不知道是楊偉是太過份了還是動靜太大了,這意外說來就來……

舒服的感覺由表及裡,把精蟲上腦的楊偉撩得神情有點恍惚!

卻不料,正在自己享受的時候,猛地覺得手腕子一疼………一眨眼功夫,那醉得不省人事的佟思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楊偉心下又一狂跳,正準備抽回手的當會,卻不料佟思遙突然發難了,藏在枕下的手「喀嚓」一聲甩出來了……

很帥的一個銬人姿勢,楊偉的手還未伸得回來,腕子上已經被銬了一幅亮鋥鋥地手銬……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佟思遙揪著一隻手,把另一隻手,也一併鎖到了一起……

半蹲著的楊偉,被鎖上了手銬,足著看著剛才還養眼的秀腿,一抬,楊偉撲通被踹地上了,一屁股坐到了床邊,佟思遙居高臨下地看著楊偉,兩眉蹩著,眼神里是那種被非禮后火冒三丈的樣子………

彷彿是從雲端掉進了冰窟窿里,楊偉瞬間覺得心挖涼挖涼滴……非禮誰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敢非禮佟思遙……非禮也就非禮罷,還偏偏讓人逮了個正著……

看著佟思遙的大手,眼看著大手朝著自己打來,完了!要挨揍了……

媽的!反正我摸都摸了,大不了挨幾耳光!……楊偉索性一閉眼,準備迎接暴風驟雨了…… 因為知道蘇沐要過來,所以皇甫青蜂早就在會所大廳的會客沙發上等候著。當然在她身邊坐著的還有,就是趙家趙英男。更多的時候,趙英男喜歡的是別人稱呼她為趙家趙英男,而並非是徐家趙英男。這是一種沒有辦法說出來的渴望,或者說是自尊心在作祟。

「蘇沐!」

當蘇沐和蕭瀟的身影出現的瞬間,皇甫青蜂便微笑著起身走了過來,趙英男自然是跟隨在旁邊。說起來其實趙英男和蘇沐之間是沒有任何矛盾的,相反趙英男對蘇沐還是比較欣賞的。

更別說當她知道蘇沐所說的老師,赫然就是吳老的時候,心中稍微有點的不平也徹底消失。

今天這個聚會,就是趙英男純粹想要和蘇沐更多的深入了解而舉辦的。倒也談不上私密,因為真的要是私密的話,趙英男就不會將皇甫青蜂也給扯上。

「青蜂,這次我又過來叨擾了。」蘇沐笑道。

和皇甫青蜂之間,蘇沐早就變的比較熟悉,雙方也是這樣稱呼著。真的要是還像是以前那樣,皇甫總裁的喊叫著,怎麼都會感覺到不舒服那。

「蘇沐,像你這樣的人,就算是天天在我這裡叨擾我都不會皺眉的。走吧,咱們別在這裡說話了,裡面我安排好包廂了。」皇甫青蜂說道。

「稍後李樂天會過來,青蜂,你到時候安排下人迎接下。」蘇沐道。

「好的!」皇甫青蜂笑著道。

包廂之內。

當幾個人分別坐下之後,便隨意的品嘗起茶來。要知道這個包廂之中。裝修的那是小橋流水,有專門的茶師負責茶藝表演。還有專門的琴師負責彈著古箏,置身在這樣的地方,你會感覺到濃烈的中國風氣息,迎面撲來。這哪裡是吃飯,吃的簡直就是享受。

「這得多少錢一頓飯那?」蕭瀟心底嘟囔著。

多少錢?

在京城之內像是這樣的地方,有時候就算是有錢都沒有辦法訂到的。至於說到價格的話,當然是相當的高,最起碼依著蕭瀟現在的消費水準,真的是半年的工資干進來。都未必能夠吃上一頓飯。

「青蜂。你這樣的地方消費一次價格不菲吧?」蘇沐笑道。

「沒多少錢,再說要真的是花錢的話,今天我也就不讓你進來了。我這是看在英男的面子上,說是要和你聯絡下感情才讓你進來的。不過我倒是沒有想到。蘇沐。之前我還一直認為你是孤家寡人那。沒有想到竟然還是徐老的干孫子。聽英男的意思,在徐家之內,你比她還要有地位那。」皇甫青蜂笑著說道。

「說笑了!」蘇沐道。

「怎麼能夠是說笑那。你就是比我在外公那裡受寵嘛。」趙英男撅嘴道。

「行了,英男,你只要知道我和你之間,是沒有任何敵對關係的。我能夠進入徐家,那也是陰差陽錯之下的事情。你怎麼說都是爺爺的親外孫女,難不成你還吃我的醋不成嗎?」蘇沐笑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