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萬劍一重新出現后一道粗大的金色光柱降臨,他得到的精神本源是朱雀聖女和白虎聖子的三倍以上。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此時在場的宗門弟子和聖子們內心在短時間內已經震驚的麻木了。

倒是那台上凝聚出兩道仙氣的頂級聖子們開始內心震動。

因為這萬劍一的排名實在太高了,他的實力已經超出了白虎聖子一大截,這蜀山劍宗的聖子果然恐怖。

此時李沐白也是內心將這個萬劍一記住了,這傢伙的實力比彩虹男子還要厲害一些。

在李沐白打量萬劍一時,小天庭的元初也是在打量他,在他的眼中竟然露出了興奮之色。

「這個時代地球開始復甦,當年遠古天庭殘留的氣運也是開始蘇醒,所以在這個時代才會冒出這麼多凝聚出兩道仙氣的天驕,若是我能將這些天驕都收服以後絕對會是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

「這萬劍一很強,但是比我還差那麼一絲。」

感受到萬劍一帶來的巨大壓力,彩虹男子也立刻動身開始衝擊天碑排名。

但是在他用出全力后也沒能超越萬劍一停留在了第十九的位置。

對於自己的排名彩虹男子心中雖有不甘但是也沒有不服,他自從在李沐白手中多次吃虧后早就沒有了俯視這個世界天才的心思。

每當一個世界崛起,總會有恐怖的天才出現,地球現在正是在重新復甦之中,他來地球是要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爭取造化強大自身。

「這萬劍一用劍,他也用劍,若是能打敗萬劍一,他的劍道修為絕對會更進一層。」

在彩虹男子吸收完精神本源后他和萬劍一的目光觸碰到了一起,這一刻他們都感覺對方目光如劍猶如兩柄絕世利劍碰撞在他們之間必然會有一戰。

出現了第二個天碑排名前二十的天驕,除了個別幾人外其他人的心中除了震驚就是震撼。

這絕對是千百年來精神天界最震撼的事情,特別是彩虹男子這個陌生天驕的出現在那些弟子們傳出消息后讓許多宗門長老都是坐不住壓制自身修為從高層的精神天界中來到第一層。

隨後圍繞在天碑台附近的宗門之人開始越來越多,其中有許多是中年人和老者,這些都是各大宗門中的高層。

萬劍一和彩虹男子的恐怖排名出現后導致還沒有出手的玄武聖子和畫軒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玄武聖子雖然也凝聚出了兩道仙氣但是他的實力比其他頂級聖子要弱上不少,最後的排名只是在天碑的最末端。

本來能上天碑就是一種實力的證明和莫大的榮耀,但是在此刻他的排名就像是螢火之光一般完全被忽略,讓玄武聖子的雙手都是在顫抖。

而畫軒雖然實力也是強大,竟然超越了白虎聖子和朱雀聖女衝到了四十位,但是在前面已經有萬劍一和彩虹男子兩個恐怖的天驕,他的排名在他們的光輝下也就不再顯得耀眼。

只是畫軒聖子的心境很高,並沒有因為自己不如其他兩人而出現其他的情緒。

見到台上凝聚出兩道仙氣的天驕們都已經出手,一直沒有動作的元初終於開始動了。

他進入天碑之後一位位被天碑拓印下來的天驕身影被他擊潰,他的排名比之前所有人都要恐怖的速度開始上升。

白虎聖子和朱雀聖女的排名很快被他超越,隨後是畫軒聖子,超越這三人後那元初的上升趨勢根本沒有停歇,甚至都沒有放緩下來。

在場中無數弟子和宗門長老們驚愣的目光中,元初的排名沖入了前三十隨後又很快突破了前二十,甚至一路而上將彩虹男子和萬劍一的排名都是一舉超越。

超越萬劍一后元初還不停歇一直衝到了第十二的位置才停止下來。

隨後整塊天碑都是輕微震動了一下一道一人粗細的精神本源降臨在元初的身影上,等這道精神本源被他吸收完畢后他的腦海后竟然顯現出了一輪銀色的彎月讓他身上的氣勢變得更加磅礴猶如大海一般宏大,看的高台上所有天驕都是大驚失色。

就連台下那些宗門的高層都是無比震驚,「此子的天賦恐怖絕倫,竟然衝到了天碑第十二的排名!」

「其實他就是天碑第二,因為這天碑前十的排名都是遠古時代凝聚出三花聚頂的恐怖天驕,從遠古的天庭崩滅后再沒有人能夠凝聚出三花聚頂。」

「而且現在這元初絕對是最強的天才,因為排名在他前面那一位在一千年前衝擊第三道仙氣失敗被反噬身亡了。」

心中震驚歸震驚,但是他們這次下來的主要目的還是招攬那位現在排名第二十的彩虹男子。

但是在這些各大宗門的長老們開口之前已經吸收完精神本源的元初帶著絕世風采來到了彩虹男子身前道:「這位道友可願意加入我小天庭?只要你加入我可以做主,除了鎮教功法外其他密典可以隨你觀閱。」

見到元初竟然在他們之前開始招攬彩虹男子,那些專門為此事而來的宗門長老各個心中焦急。

他們立刻擠開身前的弟子飛速向天碑台靠近。

「多謝道友的盛請,我一人無拘無束自在慣了,我不會加入任何宗門。」

彩虹男子這句話說的堅定無比,元初知道這種天驕認定的事多說無用,搖了搖頭暗道一聲可惜后也就沒有再招攬彩虹男子。

「諸位道友,若是你們之中有想要轉換門庭加入我小天庭的我都掃榻相迎,可有人願意?」

面對元初的話天碑台上眾多聖子聖女沒有一個搭話,因為他們各自宗門的長老在台下的臉色已經變得無比難看各個吹鬍子瞪眼,這傢伙竟然敢當著他們的面公然挖他們宗門的牆角,實在是有些無法無天。

若是一般人這些宗門高層肯定讓他的下場凄慘無比,但是開口的卻是這位恐怖的天驕而且他背後還是神秘的小天庭,在沒有弄清楚小天庭的底細之前他們還得剋制。

「這位小友,我們宗門的聖子都是花費無數精力和資源培養起來的宗門接班之人,你這樣公然挖我們各大宗門的牆角是否有些不將我們各大宗門放在眼裡?」

一道蒼老又帶著威嚴的聲音響起,此時各大宗門的聖子聖女都裝作沒有聽到元初的話目視前方,因為他們此時都看到了自家宗門的長老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面對那宗門長老的嚴厲言辭,元初絲毫沒有表情。

他轉過頭看著那發話的長老道:「你口中的宗門還不是在遠古大戰時苟延殘喘才能保存下來,若不是有我天庭先輩頂著你們早就成了飛灰。」

「現在你們倒是底氣足了敢來質問我這個天庭傳人。」

元初的話讓這位白虎一族久居高位的長老感覺顏面無光,在眾多宗門同道面前他豈能在這元初面前弱了氣勢。

於是冷哼道:「哼,你說你是天庭傳人你就是嗎?」

「我以白虎一族長老的身份斷定你是假的!」

「哈哈哈哈,你們相信能如何,不相信又能如何?」

「你,豎子狂妄!」

「老東西,不要在我面前倚老賣老,乘我還沒有起殺心之前趕緊消失。」

元初這話一落,一股恐怖的氣勢在他身上出現,壓迫的那位白虎一族的長老連連後退。

這位白虎一族長老在元初那裡吃癟后其他宗門的長老並沒有出聲,因為他們清楚在這一重精神天界最高的實力只能是覺醒境界,若是這元初出手他們還真是擋不住。

而且他們判斷這元初應該就是小天庭的傳人,否則他的底氣不可能這麼足實力不可能這麼強。

若是因為此事得罪他背後的小天庭也是太不值得。

那白虎一族長老承受不住元初的氣勢被壓迫的不斷後退直接撞在了李沐白身上。

此時他在眾多宗門同道和小輩面前丟了大臉立刻惱羞成怒,對他撞到的李沐白吼道:「滾,給我滾開!」

說完還伸出一隻手去推李沐白,但是他一推后發現根本推不動,反而那人一發力自身後退了幾步。

「你叫誰滾!」

李沐白本來就對白虎一族的人沒有任何好感,這白虎一族的長老竟然還惹到自己頭上那真是冤家路窄。

李沐白一聲暴喝讓那倒退中的白虎一族長老有些懵逼,但是下一瞬間他就反應過來立刻勃然大怒心中對李沐白殺意暴漲。

「那元初頂撞我,你這無名小卒竟然也敢頂撞我,真當我白虎一族長老是擺設不成,今天我要殺雞儆猴,死了只怪你自己不長眼!」

這白虎一族長老右手直接變成了虎爪一招黑虎掏心向李沐白胸口抓去。

這黑虎掏心是白虎一族排名前列的殺招威力恐怖,一擊中就能斷絕敵人體內的心脈和所有生機。

對李沐白那些各大宗門長老都不認識,見到白虎一族長老對他下殺手他們都沒有阻攔,李沐白在他們眼中已經死了。

但是下一刻他們的心臟就急劇跳動起來,因為他們看到了完全超出他們預料的一幕。

李沐白竟然一拳就將白虎一族長老的黑虎掏心打滅而且那一拳余勢不減直接打折了白虎一族長老變成虎爪的右臂。

而且李沐白龍拳上恐怖的力量更是將他擊飛撞在高台上爬不起來,而如此恐怖的一拳對李沐白來說彷彿是微不足道的一拳。

「我跟你們白虎一族還真是犯沖,走到哪裡都能來找事。」

「這人是誰?實力竟然也這麼恐怖,但是他竟然公然將白虎一族長老打的半死,白虎一族不會放過他了。」

本來在李沐白身邊的宗門弟子立刻向外退去跟李沐白拉開距離,免得白虎一族事後牽連到自己。

「黑虎長老!」

見到長老被擊飛,白虎聖子立刻一聲驚呼趕到了他身邊,但是一查看后發現這黑虎長老已經受了致命重傷,他全身的經脈和骨骼都被李沐白一拳震斷了。

白虎聖子此時心中暴怒無比,他們一族的長老竟然被一個無名之人一拳打的半死,這不止丟了白虎一族的臉,讓他這個在這裡的白虎一族聖子更是感覺無地自容。

他眼中也是爆發出了濃烈的殺機盯著李沐白殺氣四溢道:「你是誰!」

此時李沐白解除了龜息術掩蓋的氣息一股衝天的氣勢如狂風一般從他身上擴散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神色大變!

「這人是誰?他的氣勢竟然絲毫不比那些頂級聖子弱!」

在李沐白氣勢爆發后白虎聖子終於認出了李沐白,他雖然沒有見過李沐白本人但是見過他的照片。

「竟然是你!」

而在台上之前在京城見過李沐白的幾個聖子更是內心一顫,李沐白當時摧枯拉朽滅殺神通者的恐怖情景還烙印在他們心中無比清晰。

「黑龍王,黑龍王,他是大魔頭黑龍王!」

這幾個聖子一聲大喊,所有人心中又是一驚,他就是最近惡名昭著被傳的兇殘無比的黑龍王?

一瞬間六個人直接圍住了李沐白,其中五個是宗門弟子一個是宗門長老。

「黑龍王就是你殘殺了我懸空山的聖子!今天要你償命!」

那懸空山的長老一聲暴喝和五名宗門弟子組成了一個陣勢以六人聯手之力直接對李沐白出手。

同時白虎聖子也是一聲令下人群中白虎一族的弟子也是立刻向李沐白圍攏過去。

「你們想死我就成全你們!」

對於這些對他有敵意的宗門李沐白下手毫不手軟,他一瞬間就打出了六拳,每一拳都是全力出手,懸空山圍攻他的人幾乎在瞬間就被他打爆滅殺在當場,就連那個長老都是一樣。

而後面那些剛剛靠近的白虎一族之人李沐白也沒有放過他們,他的身影極速變換一拳一個全部將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都打死。

在白虎聖子反應過來時懸空山和白虎一族的人已經全部覆滅,在李沐白身邊形成了一大片空地。

李沐白如此凌厲狠辣的手段嚇得其他宗門弟子不斷後退,在他們心中李沐白此時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

解決那些跳樑小丑李沐白一步步向白虎聖子走去,這傢伙天資也是恐怖,既然出手就索性將他也滅殺在這裡省的以後麻煩。

見到李沐白向他走去白虎聖子背後已經被冷汗浸透,他感覺到了李沐白對他的殺氣,面對李沐白他心中沒有絲毫把握。

儘管心中有無盡的不甘和恥辱但是白虎聖子還是毫不猶豫直接捏碎一塊護身符籙,瞬間在他身邊形成了一圈強大的護罩。

見到白虎聖子的動作李沐白知道他要走立刻一拳打在那護罩上,一圈如水波一般的波紋在護罩上出現隨後白虎聖子的身影消失在了精神天界。

面對黑龍王這白虎聖子竟然不戰而逃了。 實力強大的白虎聖子面對兇殘的黑龍王不戰而逃讓眾人眼中的李沐白凶威更甚。

「這下界的一條蛟龍怎麼可能強成這樣,宗門培養出來的精英弟子和長老在同境界竟然擋不住他一拳!」無數宗門弟子內心想道。

一時間普通弟子和長老們紛紛避退但是萬劍一和元初卻是盯著李沐白目中戰意盎然,「這黑龍王果然很強下手也夠狠!」

而彩虹男子看著李沐白眼中卻是出現了一絲複雜之色,他敏銳地感覺到李沐白比上次見面時又強了一些。

而另一處朱小仙看到李沐白后立刻想要靠近卻被朱雀聖女一把拉住,因為李沐白剛剛用拳頭打死十多名宗門弟子其中還有兩名宗門長老,就算在朱雀聖女眼中他都是個心狠手辣無法無天的傢伙,這樣的人極度危險。

而且她對黑龍王根本不了解,雖然朱小仙在她面前提到過他很多次讓她之前對黑龍王真人很是好奇,但是李沐白此時身上的凶焰實在太強,她不敢讓朱小仙靠近。

李沐白察覺到一眾天驕的各色目光心中並沒有介意,他跟懸空山和白虎一族的仇怨已經是不可能化解。

日後等這兩大宗門全面降臨地球他肯定會被他們追殺但是李沐白心中絲毫無懼。

「等你們降臨我肯定也已經變得更強。」

他在眾人的目光中一路登上高台來到了天碑前隨後直接進入了天碑中。

在這天碑裡面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李沐白一出現這空間中一個人影就凝聚而出。

這人影身上的氣息不弱有凝聚出兩道仙氣的實力,但是在李沐白看來這人影的實力在凝聚出兩道仙氣的天驕中屬於最弱的層次。

雖然這黑影的實力跟李沐白差距巨大,但是李沐白也沒有用實力碾壓它而是跟它不斷過招,同時用天眼破解它的招式吸取對方的戰鬥技巧提升自己。

這些黑影經過李沐白之前的觀察都是曾經那些天驕闖關時被天碑拓印下來的分身,在這天碑中這黑影的實力和那曾經闖關的天驕幾乎一樣。

幾十招后這第一個黑影的招式被李沐白全部看透李沐白才將它擊敗隨後第二個黑影產生又跟李沐白大戰在一起。

如此一個個往上李沐白的排名上升的非常緩慢,此時在天碑外的所有人都是驚奇黑龍王的排名為什麼會上升的這麼慢。

當李沐白到達第五十的排名時已經過去了半天,而且他現在每上升一個排名都是無比緩慢像是已經到了極限一般。

在外面眾人的心中都開始懷疑這黑龍王應該並沒有像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強,雖然他能到天碑排名第五十也算是比較厲害的天驕了,但是跟萬劍一那些頂級的天驕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

致命遊戲:與冷少的盛世愛 許久之後李沐白又上升了一個排名,外面的大多數弟子都已經等的心浮氣躁,甚至許多宗門的長老都是已經認定了他們心中的推測。

「哼,這黑龍王雖然厲害,但是他現在幾乎已經到了極限,跟萬劍一他們幾位頂級的天驕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我斷定他是沖不過這第四十九的排名了。」

「李道友說的有理,我也是這麼認為,這黑龍王到五十名時已經極為吃力,這已經到他實力的上限了。」

「那白虎聖子之前竟然被他嚇跑了,落下一個不戰而逃的污點,現在想來真是可笑,他們若是生死相搏誰生誰死還不一定。」

許多宗門長老都是開始大聲議論,他們雖然跟李沐白沒有直接仇恨,但是李沐白如此肆無忌憚屠殺宗門之人讓他們內心對他也是不喜。

就是台上的眾位天驕也都以為黑龍王的排名也就到這了。

他們之中只有彩虹男子心中清楚,李沐白的實力絕對不止這些,但是他心中也是疑惑,「黑龍王這傢伙排名上升的如此緩慢到底在搞什麼鬼?」

一刻鐘后李沐白的排名又上升了一位。

而剛才那個斷定李沐白達不到第四十九排名的宗門長老在人群中老臉微微一紅立刻又加了一句道:「這是運氣,他肯定是用了什麼壓箱底秘術才能再進一位,老夫斷定這次絕對已經是他的極限,他的排名不可能再前進了!」

但是在這位長老的話剛一落下時李沐白的排名立刻又上升了一位,這一刻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盯住了這位長老。

此時這長老看著天碑排名自己也是目瞪口呆,他剛剛肯定無比的保證立刻就被打臉了。

這是一種當著各宗同道和小輩的面被當眾打臉,就算是他的老臉也是扛不住一瞬間變得面紅耳赤,就連之前附和他的幾位其他宗門的長老也是一個個要麼低頭看地要麼抬頭看天。

一路上來李沐白跟那些以前的天驕黑影分身戰鬥用他們磨礪自己,見識到了他們眾多的手段后讓他的戰鬥經驗有了不小的長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