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索德的命令下,鎮里的青壯年們都去鎮外開鑿石材去了,烏拉爾鎮這個地方,什麼都缺唯獨不缺石頭,基本所有的房屋都是用岩石蓋得,所以但凡是本地人,都有點石匠的手藝。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待石材收集完畢之後,索德令眾人將石材切割成直徑為40厘米的正方體。切割好的石材統一堆放在演武場中,索德將所有石塊的一面銘刻上基礎強化魔法陣,以提升石材的強度和對魔力的承受能力。

半個月之後,基本所有的石塊都足以承受索德銘刻基礎聚魔魔法陣了。將所有石塊都銘刻完畢之後,索德覺得自己就是閉上眼睛,腦子裡面也全是聚魔術式。莉莉看到演武場中堆積的兩面刻滿魔法陣的石塊,腦子裡滿是疑問,靠這些東西真的能提高烏拉爾鎮周圍土壤中的魔力濃度嗎?

從莉莉?晨曦的眼中,索德看到得是滿滿的疑問,對此他並沒有做任何解釋,事實會證明一切的。

通過上次領地里的水源異常事件,索德決定首先提升烏拉爾鎮居民飲用水和灌溉用水中的魔力濃度。

在小鎮北面城牆下面的巨大蓄水池中,已經鋪滿了一層銘刻好魔法陣的石塊,水中的魔力濃度顯著提升,大概為原本魔力濃度的2倍左右,並不會造成像上次水源異常的那種醉「魔」現象,同時還能進一步提升鎮民們的體質。

感受到烏拉爾鎮空氣中水系魔力的微量增加,莉莉?晨曦好奇地跑到蓄水池邊上進行了仔細的觀察,沒想到基礎魔法陣的簡單堆砌就能造成這樣的效果,這樣的效果單一的白銀階的魔法陣也能達到,但是能夠銘刻白銀階魔法陣的魔術使有多少呢,足以承受白銀階魔法陣的材質又有多少呢。

莉莉?晨曦覺得自己的眼前似乎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一種完全不同於傳統魔術使的思考方式,這樣的思考方式似乎更直接更為實用。想到這,她便迫不及待地跑去詢問索德,是如何想到用這樣的方式來提高魔力濃度的。

索德是這樣回答的,「這就好比一個黑鐵階位以下的普通人抬一塊只有白銀階位的魔術使才能移動巨大岩石,一般情況下他肯定是抬不動的,一個人抬不動,那兩個人呢,或者更多的人,總能將岩石移動的,在質量不能保證的前提下,只能夠用數量補足,當數量足夠大的時候便足以產生量變。對於現在的我而言,基礎強化術式和基礎聚魔術式便是泛用性最好的術式,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聽了索德的話后,莉莉似乎明白了什麼,跟索德道別之後,便急忙趕回自己的魔術工房開始了魔術實驗。

在觀察了大概一個星期之後,確保蓄水池中的魔力濃度基本穩定之後,索德帶領鎮民們開始了耕地的開墾,以烏拉爾鎮為圓心向外輻射。

在第一塊耕地開墾完畢之後,索德命人將銘刻好魔法陣的石塊埋入耕地之中,間隔一天,記錄一次魔力濃度高低與石塊的數量及其分佈的關係,當魔力濃度達到最高點時,增加石塊的數量或者調整石塊的分佈,然後再進行記錄。

經過2個月的試驗,索德終於找出了魔力濃度高低與石塊的數量及其分佈的最佳關係,將第一期的耕地開墾全部結束。同時在莉莉的幫助下,完成了與其配套的灌溉渠的工程。

經過與莉莉的討論,索德覺得種植的作物還是以小麥為主,因為現階段土壤的魔力濃度還不足以種植高魔植物,但是對低魔植物的產量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提升了,小麥的用途又非常的廣泛,不論是作為食物,抑或是釀酒,都不愁銷路。

為了提升作物種子的品質,在莉莉的建議下,索德又令人建起了一個小型的岩石倉庫,在倉庫的內外牆壁以及石質地面上銘刻上了大量的基礎強化魔法陣和基礎聚魔魔法陣。在魔力濃度較高的環境中,種子的品質會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在這些基礎工作都結束之後,索德頒布了關於領地的第五條新規定,有烏拉爾戶籍的居民每戶都可以獲得一塊屬於自己的耕地,但是需要自己開墾,領主府免費提供可以提高土壤魔力的濃度的魔法陣石基,家裡沒有勞力無法開墾土地的,將由領主府派人代為開墾,但是在耕地產生收益之後,將必須歸還開墾耕地的費用。

這條規定張貼在布告欄的當天,便引爆了整個烏拉爾鎮,幾乎所有的鎮民都跑到鎮外去開墾耕地了。

站在城牆上,看著下面忙得熱火朝天的鎮民們,索德做了個深呼吸,領地內的基本建設總算是差不多了,但是自己最近都沒有好好練習自己的劍術和呼吸法。

下了城牆,回到演武場中,索德開始進行了呼吸法的練習,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的魔力濃度有了相當程度的提高,單從濃度而言已經無限接近於白銀下位了,同時對於魔力的掌控力也增加的非常明顯,甚至可以從腋下幻化出以魔力構成的手臂。

感受著明顯提升的魔力濃度和魔力掌控力,索德發現自己之前似乎走進了一種誤區,魔術是一種泛用性很強的力量,戰鬥只是其中的一種手段,並不是目的。倘若自己抱著「戰戰戰」的思路走下去,即便是有著系統的金手指,恐怕也不會走得太遠。能走到最後的智慧生命,並不是某一方面最強的,而是沒有最弱的一面,就像一個木桶能裝多少水,並不取決最長的一塊木板,而是取決於最短的一塊木板一樣。想到這裡,索德對於接下來的修鍊已經有全新的規劃。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烏拉鎮的居民們發現他們的領主似乎迷上了雕刻魔法陣,領主府里的所有傢具、牆壁、地板都被刻上了魔法陣,甚至連廚具都不放過,當領主府被刻完之後,索德的目光又轉向了民居和城牆……

在帝國的貴族圈子裡,名不見經傳的騎士領主索德?懷特以另一種方式被大家所熟知——雕刻狂魔索德?懷特…… 黑鳥城傭兵工會的一間暗室內,一名執事正在拍著桌子,大發雷霆:「他怎麼敢殺死我的兒子,那可是我唯一的兒子啊!啊!啊!」接著他指著跪在地上的兩個人,大吼道:「我的兒子已經死了,為什麼你們還活著,為什麼!」

如果索德在這裡的話,他一定可以認出跪在地上的兩人身上穿著的紅色皮甲,那是烈焰傭兵團的統一裝備,就是那個被他像砍瓜切菜一樣滅掉的傭兵團。

就在這名理事憤怒到快要失去理智準備拿這兩名殘存的烈焰傭兵泄憤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另一名執事,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說道:「彼得,你還是那麼衝動,就算你現在把兩個傭兵殺了又有什麼用呢?如果你真想給你兒子報仇地話,那個騎士領主索德?懷特才是罪魁禍首。」

彼得深吸了一口氣,問道:「那你說怎麼報仇,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一名貴族,雖然只是騎士爵位,但是他是封地貴族,不是那些只有頭銜的樣子貨。」

執事笑著回答道:「只要想報仇總還是有辦法的,這個人的資料我已經收集過來了,孤兒一個,沒有受過什麼系統的魔術使訓練,完全是野路子,是靠著瀕臨死亡時的潛力激發,實力才提升了一截。你說,就這樣的人,你對付不了嗎?我們唯一需要擔心的是那名從帝都來的稅務官,動手的時候一定要避開這個人。」

彼得又問道:「那麼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呢,你應該已經有了計劃吧,毒蛇斯內克。」

斯內克得意正了正右眼上的水晶鏡片,說道:「那是當然,這個索德?懷特是一定要死的,但他是個很好的棋子。你不是一直想當黑鳥城傭兵工會的會長嗎,現在扳倒銀?布拉德雷的機會已經來了,我們將索德?懷特抓住,給他灌入我特製的迷失魔葯,然後讓他指認是銀?布拉德雷指使他殺了你的兒子,以及烈焰傭兵團的大部分傭兵。這樣就可以給他安上一個「排除異己」的罪名,這樣你能坐上會長位置的機會就大大增加了,你的兒子可不能白死,你說是不是?」

彼得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喃喃道:「真不愧是毒蛇,確實,我的兒子不能白死,這件事辦完之後,索德?懷特一定要交給我,我要好好地折磨他。」

斯內克低著頭,看著桌子上的茶杯,說道:「好,事成之後,肯定會把他交給你的。」黑色的茶水中一雙暗綠色的眼睛充滿了戲謔,斯內克心道,那個騎士領主是那麼好對付的嗎,即便這個計劃成功了,坐在會長位置的也會是我,而不是你,還有你的兒子,是我派人通知他說有一隻大肥羊的,當然那人也已經死了,被索德?懷特砍成了好幾段……

斯內克同彼得商議完計劃的細節之後,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啟了隔音魔法陣,開始狂笑起來:「彼得,我不明白露西為什麼最後選擇了你,家世、地位、能力,哪一點我都比你要強得多……」

「彼得,你知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兒子那麼廢物,那全都是我造成的啊,從小給他養成好吃懶做的習慣,妄自尊大的性格,你一直以為那是我的寵溺,其實我就是想把他變成一個廢物啊,我最愛的露西因他而死,他該死,但不該死得這麼輕鬆。」說罷,便嚎啕大哭起來,「露西~~~,露西~~~……」

就在索德正在城牆上興緻勃勃銘刻基礎強化和基礎聚魔魔法陣的時候,警備隊長伊萬帶著一封信找到了他,並報告說:「這是黑鳥城傭兵工會的人帶來的,說是銀?布拉德雷大人有重要的事要找大人,請大人您儘快打開。」

索德將暗焰劍插入劍鞘中,拆開信封看了起來,看完之後,手上便冒出一簇暗紅色的火焰將信件燒成灰燼,就在信件被點燃的一剎那,「路上小心」四個字在獸皮上一閃而過。

囑咐伊萬做好烏拉爾鎮的警備工作后,索德一個人朝著黑鳥城的方向去了。

快到赫里斯峽谷出口的時候,索德發現了黑霧的蹤跡,聯繫到之前一閃而過的警示,他的心裡已近大概了有眉目,是誰要對付自己。

就在馬上就要到出口處,索德忽然開始加速,同時右手拔出暗焰劍,左手拿好圓盾。在衝出峽谷出口的一剎那,索德再次加速,浸了毒的弩箭盡數穿過了索德的殘影,打在了地上,就在一眾傭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索德已經開始了屠殺,來不及抽出近戰武器的傭兵們普遍被砍成了數截燃燒著暗紅色火焰的屍體,其中倒是有一個用大鎚做武器的傭兵,實力還是挺強的,至少有白銀下位的實力,通過武器帶起的勁風,索德知道自己的力量遠遜於這名傭兵,於是他決定先把雜魚解決了再說。

等索德將雜魚傭兵屠戮一空的時候,身後追趕的傭兵也停下了自己的腳步。拿著大鎚的傭兵吼道:「怎麼不跑了,你就沒有一點強者的羞恥心嗎,屠殺弱者算什麼英雄?你肯定是用了什麼不光彩的手段才能殺了我的兒子的,今天我就要替他報仇!」話沒說完,便掄著鎚子沖了過來,索德的左手中暗扣了一團被極度壓縮的暗火魔力,在傭兵馬上接近的時候,索德將這枚火彈甩在了他的身上。

這傭兵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樣,將鎚子擋在身前,全身散發出淡淡的土黃色光芒,撞向火彈,爆炸過後,傭兵只是頭髮和鬍鬚有點微焦而已,他繼續吼叫著,沖向索德,「小子,我暴熊彼得精修地系魔力,防禦力超強,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彼得將大鎚徑直砸向索德,索德向側邊一閃兩劍便卸掉了一隻手的臂鎧,但是在彼得的胳膊上只留下兩條細細的白印,連皮都沒破。

看到這裡,彼得便停下攻擊,哈哈大笑道:「看到了吧,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青銅就是青銅,白銀就是白銀,這不是靠技巧可以彌補的。」

索德微笑著回答道:「當然是可以彌補的。」說罷,便提著暗焰劍向彼得衝去,殘影包圍了揮舞著大鎚的傭兵。

彼得將大鎚放在胸前,保護住自己的頭部和心臟,叮叮噹噹的聲音從他的身體各處傳來,不一會兒四肢的鎧甲便被索德用劍劈開了。

等彼得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的其中一隻手臂上,被刻上了密密麻麻的魔法陣,好像是基礎強化魔法陣,魔法陣開始吸收彼得身體里的地系魔力,魔法陣越來越亮,同時彼得的手臂上傳來劇烈的疼痛。他朝遠處的索德吼道:「你對我的手臂做了什麼!」

當魔法陣開始發光的時候,索德就已經開始急速後退了,隨著魔法陣的亮度達到頂點,「嘭」的一聲,彼得的那條手臂炸成了肉末,他自己也被炸成了重傷。

索德:「我最近刻石頭髮現,當岩石被銘刻強化魔法陣后,其強度會越來越高,但是達到極限的時候,如果再次銘刻新的強化魔法陣,其結構將會快速奔潰,甚至發生爆炸,暴熊彼得,你對我來說可不就是一塊強度俱佳的岩石么。」

奄奄一息的彼得聽了這話,險些一口氣沒上來…… 「啪~啪~啪」,就在彼得努力想要站起來的時候,他背後的岩石陰影中忽然傳出來一陣掌聲,隨著掌聲越來越近,毒蛇斯內克的身影慢慢浮現出來。

斯內克走到彼得面前,說到:「『暴熊』彼得,我的好兄弟,現在感覺怎麼樣呢?」

彼得艱難得說到:「快救~我,斯內克,快給我點~療傷的魔~葯。」

聽到這話,斯內克蹲下,用手輕輕拍著彼得的臉,說:「難道你還沒發現嗎,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呀,你的兒子其實還是有些天賦的,好好培養還是有機會成為白銀階魔術使的,但是他硬是被我寵成了一個廢物,只因為他的出生,導致我最愛的露西死亡,只有這一點我絕對不能接受!」

彼得嘴角開始慢慢得滲出黑紅色的血絲,他喘了幾口氣,苦笑著說:「你怎麼就知道那是我的兒子呢,斯內克,露西一直喜歡得人是你,只不過你當時的表現實在是太差勁了,整天的買醉消愁,連表達自己感情的勇氣都沒有,這樣的你是無法成為一個合格的父親的,露西當時是這樣說的。」

就在斯內克準備繼續追問彼得的時候,彼得的瞳孔漸漸變大了,喃喃地說道:「總算是結束了~~。」說完后,便斷了氣。

斯內克看著閉上雙眼滿臉血污的彼得,心裡簡直就是一團亂麻,忽然那孩子小時候身影的不斷浮現在眼前,確實還是有些相像的,露西、彼得還有那孩子的身影和聲音充斥了他的腦海。斯內克捂著腦袋,只感覺頭痛劇烈,我怎麼會錯呢,錯的怎麼會是我呢,錯的是你們,錯的是這個世界,「對,錯的是這個世界」,斯內克抱著頭大吼道,眼神里的陰狠早已消失不見,有的只是完全喪失自我意志的崩壞。

斯內克緩緩站起身來,他看到了索德眼中的憐憫和戲謔,這樣的眼神似乎一下子點燃了他處在邊緣的情緒,他抽出刺劍,朝著索德狂奔過去,嘴裡還叫嚷著:「誰都不能這麼看我,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

斯內克的刺劍非常的快,他的攻擊似乎只有一個動作,那就是刺,但他刺向索德的時候,卻很少選擇要害部位,因為他修習的是罕見的毒魔術,他的刺劍里已經浸透了他自己煉製的毒魔葯,只要擦傷一下,別說是白銀階的魔術使,即使是對黃金下位的魔術使來說,也是比較麻煩的。

隨著斯內克的刺劍與索德的暗焰劍不斷的碰撞,刺劍五彩斑斕的色彩漸漸褪去,這是被索德武器上燃起的黑紅色火焰灼燒的結果。

其實索德早就發現藏在陰影里的斯內克了,自從寶具書的魔力爐心解鎖之後,魔眼就是一直開啟的,索德可以看到大多數人身上的魔力光輝,而毒魔術的所造成的光輝與其他魔術的截然不同,之前在協會的圖書館里,曾經看到過斯內克,所以他一下就被發現了。

不緊不慢的的格擋著斯內克的刺劍,索德漸漸地感到有些無趣了,斯內克的劍對於一般的青銅階位的魔術使來說確實是快,但是自己來說,不夠快,貪婪?劍印最基本的能力就是快劍,索德在心底說道。

佯裝跟不上斯內克攻擊速度的樣子,索德逐漸減慢格擋的速度和減弱格擋的力度,就在斯內克以為勝券在握,以最大速度刺向索德左肩的時候,索德一劍砍向他的脖子,斯內克不得不急忙抽劍格擋,刺劍在暗焰劍的重壓下逐漸變彎,這就是毒魔術使的悲哀,他們從來都不適合於正面作戰。

就在暗焰劍馬上就要接觸到斯內克脖子的時候,斯內克左手忽然從刺劍劍柄底下抽出一把藍瑩瑩的細劍,刺向索德的右眼,索德左手從右腰處快速拔出強化鐵劍,順勢就從肋間切入了斯內克的心臟,此時,細劍距離索德的右眼還有一指寬的距離。

感受著身體中急速流失的生命力,看著從指間滑落的細劍,斯內克的眼神逐漸恢復了正常,對索德說到:「沒想到,我居然會栽到一個青銅階位的魔術使手裡,『烏拉爾的索德』不簡單,你絕對不是野路子的魔術使,但是我還沒有輸。」說罷,臉上出現一種瘋狂的表情,用左手抓住刺入胸口的暗焰劍,全身的魔力開始快速紊亂,同時吼道:「來感受一下毒魔術使的最強奧義——自爆魔術。」

『嘣』的一聲,斯內克的身體變成了一團極具擴張的五顏六色的毒霧,頃刻間便將索德籠罩在內,毒霧與地面接觸不停地發出『嗤嗤』的響聲,石板上的魔法陣逐漸變得暗淡,最後徹底消散。

毒霧中發出的『嗤嗤』聲越來越響,隨著索德的移動,毒霧便隨著索德一同移動,稍微想了一下,索德全身便燃起黑紅色的火焰,右手處則燃起黑色的火焰吸收周圍空氣中飄蕩的黑色惡念,隨著火焰不斷的灼燒,毒霧逐漸稀薄,直至消失。

在斯內克爆炸的一瞬間,索德用雙劍和手臂交叉護住了自己的頭部,所以雙臂受的傷最嚴重,臂鎧已經完全消失了,皮膚已經被全部炸碎,肌肉也被炸掉不少,有的地方還能看到白色的骨頭,感受到雙臂上缺失不少的魔力迴路,索德在心底感嘆道,果然能成為魔術使的都不是碌碌無為之輩,前面的彼得和對自己造成如此傷害的斯內克,從某種程度來說,不是他們夠強,而是自己犯規了,畢竟有黑暗聖印這個外掛,從這以後得好好注意了,金手指可不是萬能的,永遠不能小看任何人,否則指不定哪天陰溝裡翻船呢。

就在索德自己包紮的時候,銀?布拉德雷帶著一干黑鳥城傭兵協會的執事出現了,只是他們身上多少都有些傷。銀看著索德不成形的雙臂,低著頭說道:「真是太抱歉了,索德領主,這都是我考慮不周造成的。」說罷,便快速讓具有治療魔術的執事給索德做應急治療。看著面無表情,嘴裡說著不要緊的索德,一眾執事心底不由地發寒,這人的神經到底是什麼做的,這對疼痛的忍耐力已經遠遠超出常理了。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早在六之刻印(暴怒?忿印)激活的時候,索德就已經在狂戰士之間中進行了漫長的廝殺,被刺穿心臟,被砸爛大腦,甚至是被萬箭穿心,什麼樣肉體上的痛苦都嘗試了個遍,所以索德現在才有如此淡定的表現。

隨著應急治療做完,索德被銀?布拉德雷親自送回烏拉爾鎮,同行還有一名擅長治療魔術的女執事。將索德安頓好后,銀?布拉德雷便返回黑鳥城了,而女執事則留在鎮內繼續治療索德。 這次的傷勢真得是很嚴重,左右雙臂上的魔術迴路已經十不存一了,即便是魔力爐心能夠源源不斷的提供高濃度的魔力,這些魔力也無法作用到雙臂上。右臂因為黑暗聖印的緣故,恢復的快一些,但是由於黑鳥城傭兵協會會長銀?布拉德雷安排的隨行而來的擅長治療魔術的女執事,索德不得不壓制黑暗聖印,使傷口癒合的速度看起來正常一些。

經過一個月的治療,索德的雙臂從外觀來看基本恢復了正常,但是手臂里的魔術迴路卻是慘不忍睹,右手手臂靠著黑暗聖印勉強重新開闢了一條極細的魔術迴路,只能通過少量的魔力。至於左手手臂,想要開闢完整的魔術迴路的話,至少還要一個月的時間。

通過這次的傷勢,索德算是第一次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治療魔術,名為客秋莎的女執事的魔力屬性是極為罕見的木屬性,是由地屬、水屬相合而產生的,特別適合治療魔術。客秋莎每次治療的時候直接以雙手輔助精神力在空中畫出極為複雜的治療魔法陣,據索德觀察裡面至少有上百個術文,隱約在裡面看到了強化魔法陣和聚魔魔法陣的痕迹。綠色的魔法陣浮在索德面前,從空氣中攝取水、地、木三種屬性的魔力轉化為生命力注入索德的雙臂中,這是最溫和的治療魔術,不以激發被施術者的生命力為手段,而是通過補充生命力使其自行癒合,唯一的缺點就是效果比較慢。

終於在第二個月結束的時候,索德的左手手臂的魔術迴路也基本恢復了一條極細的通路,客秋莎的治療也就結束了,在仔細叮囑有關於魔術迴路的相關事項並留下足夠量的治療魔葯之後,她返回了黑鳥城。

又過來幾天,索德的左手手臂中的魔術迴路算是完全穩定下來了。

「叮,滿足偽?英靈之軀的解鎖條件(至少有兩條已經開闢的魔術迴路被完全毀壞,並重新貫通)

「偽?英靈之軀:魔力容量提升,魔力凝聚速度提升,身體自愈能力提升,魔力濃度越高自愈能力越高,身體趨於魔力化,進入身體的異物(包含異種能量)將被純化為魔力。」

看到這條系統提示,頓時索德心中一群羊駝呼嘯而過。深吸一口氣,索德明顯感覺到身體周圍的魔力似乎活性化了,更容易被自己吸收了,雙臂中魔術迴路的癒合速度大大加快,重新開闢的迴路更堅韌,容量更大。

一個星期之後,索德的雙臂完全恢復,魔術迴路中比之前更為洶湧的魔力進一步增強了他的戰鬥力。就在此時,莉莉?晨曦從紅葉城回到了烏拉爾鎮,得知所發生的事件之後,她覺得整件事都非常奇怪,偏偏是在這個時候,沃爾夫家族發現了極為罕見的魔力之花——瑪娜之花,並且邀請自己前去鑒別,時間分毫不差,完美地錯過索德受傷的時間,使自己無法治療他,這不禁使莉莉有些自責。作為一名擅長於植物魔術的精靈魔術使,見到珍惜的魔力植物,就像饕餮食客看到了美食一般,不享受夠的話是絕不會罷手的,在得到一枚瑪娜之花的種子之後,莉莉才從紅葉城起程返回烏拉爾鎮。

莉莉對索德說出了自己的疑惑,果然,這是有人要算計自己呀,殺不了我索德,就想廢了我,這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安慰了一下有些自責的莉莉之後,索德重新開始耽擱了好幾個月的修習。

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在烏拉爾鎮的陰影里,在鎮民們所看不到的地方,黑鳥和稅務官賽恩斯已經殺死了好幾波刺客,刺客的身上有著狼的圖騰,武器上有著狼的刻印。

禍國妖妃:紅顏醉君心 據賽恩斯推斷,這幾波人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沃爾夫家族的人,只有沃爾夫家族才會使用狼形的獸魔術,被殺死的刺客的肌肉和骨骼幾乎都有異化為狼形的特徵,這是獸魔術最顯著的特徵,以何種魔物為魔,便會顯現出何種魔物的特徵。

聽了賽恩斯的分析之後,索德經過思考,覺得自己肯定了是檔了誰的路,但是像烏拉爾這種貧瘠的地方,又有什麼值得覬覦的地方呢,又或者自己有什麼大有來頭的生世也不一定,在苦思無果之後,索德便放棄了,只要自己的實力夠強,遲早有一天對方會漏出自己的狐狸尾巴的。

在索德完全恢復后,銀?布拉德雷還來專程看望過他,感受到索德完全恢復的雙臂,和身體周圍明顯活躍的魔力,銀認為索德應該覺醒了某種血脈的力量。魔術使的階位達到黃金及黃金階位之上時,就可以將魔法陣固化在身體和靈魂中,他們的後代身體中將會擁有類似的弱化術式。所以銀覺得索德的先人中至少有一位黃金級別的魔術使。對此,索德只能表示銀的話很有道理,自己確實是來自某個沒落家族的成員,黑鳥就是最好的證明,至於有沒有過黃金級別的先人,自己是真的不清楚。

通過不間斷的苦修,偽?英靈之軀的加成,以及寶具索德?懷特??的百科全書所提供的源源不斷的魔力,索德懷特已經將魔術迴路從心臟處蔓延至整個軀體,腦部除外,腦部只有視神經建立了魔術迴路,大腦剩下的部分,則要靠魔力的緩慢滋潤以提升神經組織的強度,才能慢慢產生魔力節點形成魔術迴路,這是個水磨工夫,不能著急。由於魔力迴路的覆蓋,身體得到了進一步的強化。

能力值提升為:

筋力:V-

耐久:V-

敏捷:V

魔力:V+屬性:暗、火

這是索德苦修6個月的成果,雖然就提升速度而言,已經不慢了,但作為一個有著金手指的穿越者,這個速度可是不快,如果不能在這個世界毀滅之前,肅清惡黨的話自己也要一同毀滅的。

「叮,宿主滿足激活任務劍之試煉的條件」

「劍之試煉:在試煉世界中,至少將一種劍術提升至宗師級

獎勵:解鎖一之刻印(貪婪?劍印)的進階能力

請宿主做好準備,近期將會前往試煉世界……」 大興城外一處道觀中,一名年紀大概有6、7歲的道童正坐在蒲團上打坐練氣,過了大半個時辰之後,道童的呼吸開始漸漸散亂,面色開始發紅,紅得發紫。

看到這裡,鬚髮皆白的老道士急忙朝著這道童飛奔過來,就在他剛將雙手搭在道童後背準備運功幫道童平復氣息的時候,道童右手上的奇異圖案突然散發出黑紅色的光芒將老道士彈開。黑紅色的光芒將老道彈開后,先集中在道童的頭部,而後擴散至全身,隨著黑紅色光芒的遊走,道童的呼吸馬上變得均勻起來,面色也開始恢復正常,又過了大半個時辰,道童眼皮動了動,從入定中醒來。

守在旁邊的老道士關切的問道:「德兒,感覺怎麼樣?」

道童站起身來,活動了下身體,回答道:「師傅,我感覺似乎全身都輕鬆了,就是身上出了好多汗,很臭。」

老道士又給道童把了一下脈,發現脈象非但沒有減弱,反而增強了不少,尤其是氣血方面更是渾厚了不少。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之後,老道士便讓道童到道觀後面的小溪去清洗身體了。

躺在水面上,看著天空中奇形怪狀的雲彩,道童在心底呼叫系統,「為什麼我過了這麼長時間才蘇醒呢?」

系統:「因為宿主是靈魂穿越而來,需要與此世界進行一段的時間磨合才能完美地融入此世界,同時由於此世界能量濃度低於宿主之前所在的世界,進一步延長了宿主蘇醒的時間。」

道童繼續問道:「那麼究竟是什麼時候把我拉到這個試煉世界的?」

系統:「就在宿主解鎖偽?英靈之軀的當晚,您是在睡夢中被拉過來的。請不要擔心,在宿主參加試煉直至回歸原本世界的時間段內,宿主所在的原世界是靜止的,或者宿主不能理解的話,可以將這場試煉當做一場夢,請宿主查看當前角色模板。沒事的話,請盡量不要呼叫系統,減少不必要的危險。」

道童呼出系統模板,開始觀看起來。

模板一覽如下():

提示:為了保證試煉的難度,某些專長將不可用。

姓名:索德?懷特??(獨孤德)

稱號:見習代行者

職階:無

聲望:0(當前世界)

能力值: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真氣):

幸運:D

技能:

黑鳥劍盾術(大師)(1%):達克帝國通用步兵劍術,所有的架勢已經成為了你的本能。

魔眼(入門)(40%):你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比普通人的世界更為真實。

達克帝國通用步兵呼吸法(入門)(90%):通過全身呼吸加速魔力流轉速度的方法,帝國流傳最廣的呼吸法,有很強的適應性幾乎所有人都可以練習,但從來沒有達到過最高的境界。

獸之契約(入門)(50%):在野獸不反抗的前提下與其簽訂契約的能力,同時你可以獲得契約獸的全部能力,契約獸可以獲得你的部分能力,契約獸無數量上限(只要你的靈魂足夠強大)。(基於專長御者)

強化魔術(精通)(50%):最基本的魔術,通過以魔力構建的術式來增強所作用對象本質的魔術。

聚魔魔術(精通)(9%):基本魔術,通過以魔力構建的術式來提高被銘刻物體周圍魔力濃度的魔術。

太上感應篇(入門)(1%):與傳統的內功心法大相徑庭,講究的是感應體外的能量,進而吸取煉化,提升功力,初期修鍊極快,但易造成真氣不純與根基不穩的問題。

專長

黑暗聖印(八重刻印)(入門)(16%):惡的澆灌,方能孕育黑暗,黑暗中綻放而出的是魔力之花。

一之刻印(貪婪?劍印):對於劍的一切,你的身體都有一種異乎尋常的貪婪……

劍士(精通)(50%):對於剛入門的劍士而言,你是很厲害的。

領主(入門)(15%):對於領地的治理,你有一些了解。(基於專長學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