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腦狀態下,我對周圍的感知能力達到了巔峯,我能清晰的感知到這名女子身上傳來的氣息,與我之前遇到的那幾名B級異人有所不同。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那名女子站到我的身前,眼中透露着興奮,身上傳來一陣巨大的壓力,讓我感受到巨大的壓迫感。

我緊繃着神經,不敢有絲毫放鬆的片刻。

“哈哈哈。”這名女子看見我的模樣笑的十分豪爽,手中的關刀揮舞到身後,隨後說道:“我跟他們都不同,他們把積分輸給你,但是我從來不去那座黑擂,因爲在那裏面全是弱者。”

從她的語氣重可以聽出,她對其他的B級異能者十分不屑,而然周邊的異能者聽到她的話不僅沒有反對,而是沉默下來。

周圍一邊安靜,沒有人敢反駁她的話。

這名女子環顧了一下四周,輕蔑的笑出聲來,放服一點也看不起這些B級異人。

看她的態度與別人截然不同,我也開口說道:“不管什麼原因,既然我們被丟在這擂臺賽,今天就必須分出個死活來。”說着我看了一眼廣場上的喇叭。

“哈哈哈。”這名女子依舊發出她豪爽的笑聲,開口對我說道:“這我當然知道,我的刀下不斬無名之輩,把你的名字和編號報上來。”

我心中暗暗感嘆,這要是換做是古代必然是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將軍,只可惜她生錯了年代,待錯了地方。

“二十五號,雷木。”我開口自我介紹道。

“345號,黃雅。”這名女子開口迴應道。

“黃雅,這名字出來這凹凸有致的身材還比較符合,其他的一點都不符合。”我一邊打量着她一邊心中暗暗想到。

只不過這名字我感覺又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裏聽過,只是現在又想不起來。

“哈哈哈,好,跟你這樣的強者交手纔是讓我隨興奮的事,等你死了我還把你的名字和編號刻到我的東皇上去。”黃雅依舊渾然大笑着,但是語氣中透露出一絲驕傲,彷彿把我的名字和編號刻到她的關刀上,是十分榮幸的一件事。

聽到東皇這詞,我頓時渾然一陣,想起來當初我剛剛進晉升場不久,就聽起過過黃雅的大名和她的刀。

在B級異人中也分三六九等,而中午黃雅就是B級異人巔峯的金字塔。

在晉升場中有四大天王,而黃雅就佔其中之一。

由於她的刀中罕有“東”一字,她被其他人稱作東王,相反的很少有人提到黃雅的本命,而黃雅最出名的就是有一場擂臺賽時,當時她纔剛剛晉升B級時,即使遇到了五名的B級異人,也通通被她一刀斬殺。

因此黃雅一戰成名,也被人叫做黃一刀。

沒想到我居然還能遇上一個四天王中的一員,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陳辰塵臉色也凝重起來,他這是才明白過來,爲什麼教皇讓自己躲在暗處,隨時讓自己準備救雷木。

陳辰塵的眼神開始有些飄離,似乎想起來黃一刀的那一刀威力,就是強大如斯的他也有些驚恐,想起來黃一刀那一刀的威力。

雖然黃雅身材高挑,達到一米六三,但是她手中關刀長達2米,重達一萬斤,遠遠超過黃雅的身高。

刀柄不知道由什麼金屬製成,從刀柄中散發出陣陣寒意,上面還雕刻着一條活靈活現的龍,彷彿一飛沖天,直接由刀柄尾部到刀柄的頂端。

另外,在刀柄處密密麻麻的刻着編號和名字,那些都是黃雅增加遇到過的強敵,每死一名都在上面雕刻着名字。

面對黃雅的話,我只能苦笑一番,這就相當於在準備殺你之前跟你說聲,“對不起,不好意思我要殺你了。”

我衝着她雙手抱拳的說道:“不好意思,但是我不想被你刻在你的刀上。”

黃雅聽到我的話絲毫沒有介意,虎虎生威的舞動起手中的關刀說道:“雷木,我很佩服你,居然能憑着c級就幹掉多的B級異人,我彷彿在你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說着黃雅從面具中露出的眼神裏滿是興奮,甚至聲音有些微微顫抖。

mmp,真是什麼人都給我遇上了,有喜歡獲取別人記憶的,有喜歡別人痛苦神情的,如今還遇上這麼一個好戰奮子。

想到這些,我忽然意識到自己也不是什麼正常人了,而是一個吃人的怪物,想要活下去,我只能吃人肉,只有活下去纔有說話的機會,當我擁有強大的力量,才能夠改變這個世界。

想到這些我不僅有些頭大,教皇這是要把我從死裏搞啊,我才一個C級異人,就給我安排了一個能與A級異人相抗衡的變態。

這不是想要我的命嗎?而然我不知道的是陳辰塵一直都在暗中窺視,準備在我危機時刻救下我的性命,我雖然開啓着異腦狀態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周圍。

我也感受到了躲在暗處的陳辰塵的目光,但是終究不能把這道目光的主人給找出來,加上擂臺周圍的異人都看着我,想要從成千上萬道目光中找出一名特意隱藏自己的目光,這對目前的我而言,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黃雅不再跟我說廢話,身上的氣勢開始節節攀升起來,變得恐怖如斯,光是她身上穿出來的氣勢,就把周圍的空氣扭曲起來。

我在心中盤算了一下時間,開啓異腦的時間只剩下20分鐘,我必須在20分鐘以內解決黃雅,不然我沒有一點機會。

黃雅暴喝一聲,揮舞手中的關刀,直接朝我劈砍過來,攜帶着一股地動山搖的氣勢。

雖然黃雅的速度在別人眼中如同一道閃電一般,連看都沒看清就到了我的跟前,但是在我眼中黃雅的速度雖快,但也沒有達到沒得躲閃的地步。

在我眼中,黃雅的速度被放慢,一切我都看的一清二楚,我想也不想,憑着異腦帶給我的本能,我直接往旁邊撲閃過去,本來我已經躲開了黃雅的這一擊,但是讓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黃雅這一刀劈砍過來,直接在地上形成一條裂縫,同時還攜帶着威力巨大的刀風,我能感受到我的身形失去了控制,被這威力巨大的刀風給刮到了地上。

於此同時,我感受到我的臉上有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感。

“雷木,你能避開我這一擊還不錯。”黃雅把關刀抗在肩上,面具難掩她的興奮感。

我張來張嘴,最終又閉上了嘴,面對這樣一名類似暴力狂的人,我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結局不是她死就只能是我亡了,這是迫不得已,一切都是教皇所造成的。

黃雅也又一次朝我發起進攻,這一下我早已有所防備,控制着異能氣壓,險之又險的將自己推離開她的攻擊範圍內。

而然黃雅在我的身後緊追不捨,連一口喘氣都機會都不給我,嘴中暴喝一聲,又拎起手中的東皇朝我襲來。

我我頓時感覺渾身喊寒毛都樹立起來給我警告,我連看的不往後看一眼,連忙推動自己的身形,躲開這一擊。

“黃一刀這都劈了第三刀了,這小子居然都躲開了。”

“這小子還真是不簡單。”

在衆人紛紛感嘆的言語中,我並沒有驕傲,這每一擊我都勉強躲過,沒有與她正面交鋒,看着坑坑窪窪的地面,慶幸着自己判斷是對的。

我看着眼前這個面帶猙獰面具的女子,心中暗暗驚歎她強大,同時催動起異能,在自己的身後形成一道推進的力量,朝着黃雅衝去。

我原本單手握着白痕,如今已經是換成了雙手握着白痕,黃雅也不是弱者,直接反應過來,狠狠的衝我劈下一刀。

“叮,”兩個武器激烈的撞擊到一起,迸發出無數的火花,我額頭青筋暴起,這已經是我的全力了,而然黃雅僅僅憑着一隻手握着武器,就佔據着上風。

看着手中的白痕不斷往回推來,沒想到我主動發起一次進攻居然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之中,如今我正面與黃雅交鋒,若是我手回手中的刀,依着黃雅的速度,我是躲不開這一擊的。

我一咬牙,催動異能將氣壓凝聚在自己手肘背後,當達到巔峯時,我將氣壓釋放,頓時氣壓如同被壓縮到極致的彈簧一般彈了起來。

腹黑甜妻纏上身 “咔嚓。”我清晰的聽到這一下讓我自己手肘處碎裂開來,隨後我手中的白痕如同猛的加力一般,在黃雅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之下直接與她的關刀持平,我連忙一個驢打滾往旁邊躲閃開。

途中將白痕從右手放到了左手,等我站立身形的時候,右手已經失去了控制,耷拉在空中,剛剛那一擊不僅僅是讓我的右手肘骨裂開,更是讓我的右手脫臼。

我將右手接回來,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點小傷對我而言就突然吃飯喝水一樣那麼久簡單。

這已經是剛纔情急之下,能夠受到最輕傷害的辦法了,若是我剛纔一定要繼續跟黃雅對峙着,那麼可不僅僅是那麼輕的傷能相比的。

造成的下場多半可能是少了只胳膊都是最輕的傷了。

我皺着眉頭,喘着粗氣,說道:“東王不虧就是東王,即使還沒使出全力就能讓我收拾。”

“哈哈哈,你這小子如果不是因爲擂臺,我還真想留下你的性命。”看着黃雅的豪爽我心中冒出來一個念頭,怎麼跟個東北老孃們似的,大大咧咧的。

自愈的異能已經開始恢復手肘處的骨裂,我觀測着自己傷勢開口說道:“那還真是感謝東王了,如果有可能我也挺想留你一命的。”

說着我的身影從黃雅的面前開始緩緩消失,我動用了隱身的異能,在空氣中隱藏着身形。

黃雅看着我失去身影沒有陷入處慌張,而是饒有興趣的看着空氣,對我說道:“都說你是雙異能者,我這還第一次見,不過你逃不掉。”

說着兩隻露出面具的眼睛緊緊的盯着空氣,彷彿真的能夠看到什麼。

我躲在角落沒有說話,我正在凝聚精神力,準備與她最後進行一搏,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黃雅將手上的兩米長的關刀高高舉過頭頂,隨手兩隻手開始轉動。

只聽見空氣被撕扯開來的聲音,隨着關刀的旋轉,空氣中的氣流被帶動起來,以黃雅爲中心,形成一道強烈的氣流回旋起來。

“去!”黃雅大呵一聲,這一道強烈的氣流散開,形成一道道小氣流,但是威力卻依舊不容小視,撞擊在擂臺的屏障上,連屏障都微微搖晃了一下。

我暗暗猜測着黃雅究竟是什麼異能,爲何有那麼大的破壞力

眼看着氣流就要撞到我身上來,我不得不被迫露出身形,此時的我已經操縱了腦海內的傲慢小人,連同身上的氣勢也變得傲慢起來,我冷冷的看着襲來的氣流,隨意一揮手,立起一道屏障,抵禦了黃雅的這一擊。

大概因爲受到腦海小人的影響,我一臉傲慢的走到黃雅的面前,黃雅被我的表情給愣住了,我明明一直苦苦抵禦她的進攻,還一直拉開着距離,不知道腦子抽了還是怎麼,怎麼會突然主動跑到她面前,而且還是一臉傲慢,看的黃雅眉頭一皺直接拎起手中的關刀,狠狠的朝我劈來。

我連眼皮都沒有擡一下,大手一揮,比黃雅的速度更快,巨大的高氣壓直接猝不及防的壓在黃雅的身上,將她凹凸有致的身軀給壓倒在地。

她企圖再抵禦我的氣壓,想要站起來,卻紋絲不動,彷彿有一座大山壓在了她的身上,讓她不能動彈,也不能呼吸。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280倍的高氣壓,換做一般的B級異人早已被碾碎成血沫,但是由於黃雅的實力強大,僅僅只是被壓的不能動彈。

我舉高臨下的看着她,拿着手中的白痕就要刺進她的心臟時,她卻發出一絲低吼聲,披頭散髮,頭髮居然在我高達280倍的氣壓下漂浮起來。

隨後她臉上的面具碎裂開來,露出黃雅的如山真面目,膚如凝脂的皮膚,高聳的小瓊鼻但是在她臉上,滿是刀疤破壞了她臉上的美貌,若是在她毀容之前想必也是個美人,難怪她要整日帶着面具,也不知道是誰把她的面容毀成這樣,這對美女來說是一個生不如死的感受。

黃雅的氣息不斷高升起來,直接突破了B級異人的限制,達到了A級異人。

我驟然繃緊了神經,準備控制第二名小人,秒殺了黃雅。

屏障外的陳辰塵全身肥肉緊繃,一臉緊張隨時準備竄到擂臺賽阻止比賽,阻止黃雅痛下殺手,救下我的性命。

若是他一個不注意時,我被敵人給殺了,想必教皇也不會讓陳辰塵有好果子吃。

而然她直接突破我的氣壓,但是卻沒有再對我動手,而是摸了摸自己臉上的傷疤對着我說道:“知道我是怎麼進來的嗎?”

我搖搖頭,我和她這次第一天剛見面,怎麼可能知道她是爲什麼進入這個黑暗的世界。

黃雅眼神中透露着一絲悲哀,“那時候我老公的小三想要上位,設計陰謀毀了我的臉,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她,我把她臉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來,燙的火鍋裏涮了一會就把她的肉塞進她的嘴裏。 就這樣我讓她一步步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死亡。”

說着黃雅開始變得平靜下來,摸了摸自己的臉朝我說道:“那都是過去了。”

隨後她在擂臺上大聲喊道:“教皇,我已經達到A級了,不需要再攢足積分了。”

緊接着擂臺的屏障開始落下,我關閉了異腦,恢復了正常,我走到她的身旁問道:“你不殺我嗎?”

黃雅搖了搖頭,朝我開口說道:“之前我的實力就已經快達到突破A級,只不過有一層無形的障礙阻擋住了,你剛纔的壓力把我障礙給清掃了,我謝謝你還來不及爲什麼要殺你?”

黃雅一臉平靜,沒有因爲即將離開晉升場而感到興奮,也沒有因爲達到A級有什麼特別的變化。

“那麼你出去後準備幹些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黃雅一臉懷念的說道:“我想再做一次人,真正意義上的人,等我離開地方一定要去看看這個世界美麗動人的地方,順便再感受一下這個世界的溫暖。”

我對黃雅的態度感到驚愕,先前她還是一個興奮的戰鬥狂,怎麼突然就變得那麼溫柔。

我剛想完這些,黃雅突然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打了個趔趄,說道:“不過我們終究還是逃離不了這個殺虐場,後面我要去的一個地方叫做強化場,真不知道到時候會有多少強者,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殺上去了,到時候你小子可要快點跟上,我會在我的關刀上留一個位置來刻你的名字的。”

mmp,果然戰鬥狂人還是個戰鬥狂人,時刻惦記着我的性命,想要把我的名字和編號刻到她的武器上。

雖然我早就聽說過晉升場上面被稱作強化場,但是沒想到黃雅居然這麼大大方方的就告訴我了。

只是她也不知道其他的消息這讓我感到有些可惜。

與黃雅告別後,我回到自己的屋子,我不僅搖搖腦袋,在前一秒還是敵人,到下一秒就變成像親密無間的朋友一樣。

朋友,這個詞在殺虐場是多麼的稀有,甚至是可笑,但我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首先黃雅的性格確實與其餘人不同,雖然一開始有些冷漠,但是在戰鬥中,黃雅也沒有太過於過分的辱罵我,要知道這可是決定生死的擂臺賽,許多人看自己落入下風都會破口大罵,用粗鄙之語來激怒對手。

第二當黃雅因禍得福突破A級時,那時候我十分清晰的感受到她體內蘊藏的力量,但是她卻沒有選擇在那個時候下手對付我,而是直接呼叫教皇,允許她離開擂臺 離開晉升場,沒有下手取我的性命。

第三,當黃雅描繪出那種場景畫面時,我也十分羨慕,心底也升起來這麼個念頭,這大概就是身處黑暗,心向光明的說法吧 我靜靜的躺在牀上休息時,茹萍卻直接推門而入說道:“雷木,教皇要見你。”

茹萍如今因爲已經無法探取我內心了,所以她一同反常,沒有像以前那樣熱情的對待過我,多半都是因爲我不受她掌控,這讓她十分不爽快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