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壽顯信心十足繼續推動工作的時候,姬曄也有著自己對未來的考量,她已經開始習慣了人民黨的作風,她盤算著自己回到浙江之後該怎麼模仿這種模式,思前想後竟然找不到確切的方向。一個十七歲的小姑娘靠單純的想象去構架一個社會體系實在是太勉為其難了。首先,姬曄不清楚人民黨從哪裡弄來的這麼多鐵農具,實際上姬曄自己完全不知道生鐵、熟鐵、白口鐵之間是怎麼一回事。如果姬曄知道這些農具是通過人民黨的物流體系,千里迢迢從武漢運來的,只怕小姑娘會嚇得驚叫起來吧。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位於漢陽的鋼鐵廠的工人並不知道工廠生產的農具竟然能夠銷售到廣德縣,實際上絕大漢陽鋼鐵廠的工人,以及絕大多數湖北人並不知道在當今的大清,有這麼一個叫做廣德縣的地方。幾百里地之外就是這些普通百姓遙不可及的地方,即便是現在有了輪船,能夠遠行的人依舊只是少數。

最近漢陽鋼鐵廠對安徽的了解總算是多了些,這了解並非來自安徽人民黨的傳聞。傳聞就跟神話一樣,實際上帶不來絲毫知識。一批安徽人在近期加入了漢陽鋼鐵廠,雖然領頭的是說一口官話的北方人,下面的工人和技術人員卻是實打實的安徽人。

從技術部到一線工人,這些人分到了漢陽鋼鐵廠的各個崗位,令鋼鐵廠工人感到訝異的是,這些人的崗位也會變化,例如工程師部門的人,會進入一線工作,而技術部門的,則會到工程師的崗位上工作。

對於這些人的來歷,漢陽鋼鐵廠的工人頂多拿來當茶餘飯後的談資。湖廣總督趙爾巽大人卻不能不派人嚴密關注。趙爾巽可不是什麼官場上的「雛」。自打春節時候盛宣懷急急忙忙從北京趕到武漢,專門讓一支大船隊拉走十幾萬噸鋼鐵之後,他就知道這事情背後隱藏著一項交易。能出動這等船隊的,現在只有人民黨一家。果然,沒多久,他就聽說被人民黨俘虜的新軍「殺出」了安徽,回到徐州。

趙爾巽大人對這等小把戲嗤之以鼻,新軍全副武裝的時候尚且當了人民黨的俘虜。怎麼當了俘虜之後反倒能打起來?騙誰去啊!

不過趙爾巽大人身為敗軍之將,還是三路圍剿裡頭第一個被打得全軍覆沒的一路。天知道人民黨怎麼想的,居然把湖北新軍俘虜都給放了。所以趙爾巽大人是最沒有資格對此指手畫腳的人。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趙爾巽大人就不能不警惕了。漢陽鋼鐵廠一直經營不善,三年前由盛宣懷注資。現在盛宣懷對漢陽鋼鐵廠擁有極大的發言權。人民黨運走了十幾萬噸鋼鐵,擺明了是北洋給人民黨的贖金。船隊走了沒多久,盛宣懷就將一大批安徽人安置進漢陽鋼鐵廠。

趙爾巽曾經旁敲側擊的問詢過此事,盛宣懷苦笑著答道:「這是些安徽商人,準備投資漢陽鋼鐵廠。」

之後,盛宣懷甚至擺了酒,請趙爾巽與「安徽商人」聚一聚。

這哪裡是安徽商人,那群說著流利河北話或者天津話的北方人,大多數都在北洋水師興建的「天津機械局」干過。他們自稱在天津機械局覆滅後到了在安徽討生活。趙爾巽看著舉止大方的這群「亂黨」,又看了看盛宣懷苦笑的表情。然後就恍然大悟了。安徽亂黨垂涎漢陽廠的鋼鐵,這是派了人一面學習,一面調查來了。

可是即便知道這些,趙爾巽大人也決定視而不見了。漢陽鋼鐵廠是朝廷出資興建的,現在主要出資方是北洋的盛宣懷。這與趙爾巽大人何干?若是安徽亂黨攻打武漢,趙爾巽大人還可以先把這些人抓了。可人民黨與北洋勾結,趙爾巽大人若是主動把這些人抓了,然後被激怒的安徽亂黨出兵攻打武漢,這不是憑空自找不痛快么?

既然抱了這種心思,趙爾巽大人徹底放開了。「安徽商人」在漢陽購買了好大一片土地,趙爾巽大人視而不見。「安徽商人」上門讓他批准,他就批准。連「安徽商人」照規矩繳納的「潤筆費」,趙爾巽大人也坦然收下。趙大人聰明的很,既然安徽亂黨們願意這麼干,那就說明他們暫時不想用武力攻打武漢。有這麼一群人在武漢,反倒可以當作風向標,隨時考察安徽亂黨的想法。

不過「安徽商人」把這片土地整體規劃,模仿著租界那樣建起了水塔和自來水管道,修起了下水系統,又在修建道路,並且開始興建起住宅區的時候,趙爾巽大人倒是真的吃驚不小。在他看來,亂黨們從來都是破壞者而並非建設者。安徽亂黨的表現一直與其他只知道煽動造反的亂黨截然不同。治療受傷戰俘,釋放戰俘,甚至不搶奪戰俘的私人財產。莫說亂黨,官兵也絕對干不到這等程度。趙爾巽大人了解過湖北新軍,儘管被人民黨擊敗,但是提及人民黨,湖北新軍上下並沒有任何發自內心的恨意,不少人甚至頗為欽佩人民黨的仗義。

這也是趙爾巽大人不願意強行對「安徽商人」下手的原因之一,若是人民黨打著「只殺趙爾巽」的旗號而來,趙爾巽並不認為湖北新軍會真心的保衛自己。

「趙大人,今天漢陽鋼鐵廠出鋼的時候又出事了。燒死了幾個工人,其中一個就是安徽亂黨。」手下的探子興沖沖的向趙爾巽報告了最新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趙爾巽心中一喜,「哦?那些亂黨還在幹活?」

「他們一直在幹活。天知道他們怎麼想的,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這些亂黨還是不怕死。」探子偽裝成工廠工人,所以對鋼鐵廠頗為了解。在上千度的高溫環境下工作,融化的鉄汁散發著令人窒息的熱浪,工人們經常要觀察爐子,從高爐上方的天橋上走過。稍不小心落下去就是個死。就算是很小心了,當放出鐵水鋼水的時候,經常會出現鋼汁飛濺的事情,那東西濺到身上就非死即傷,根本無法防禦。

「這些人是真心來學習鍊鋼的么?」趙爾巽對此非常不解。

探子或許是對趙爾巽大人說話的特點不熟悉,或者是在工廠也不得不參與勞動,所以他倒是有點佩服的答道:「這些亂黨學習的可是認真呢。不少人在鋼鐵廠裡頭已經乾的頗為不錯。」

「什麼?難道亂黨已經蠱惑了不少工人?」趙爾巽吃了一驚。

探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安徽亂黨們並沒有鼓動工人們造反。他們通過認真工作,逐漸成了鋼廠裡頭頗為能幹的成員。既然他們工作幹得好,為人又和氣,遇到普通工人求教的事情,這些亂黨也從來不藏私,總是能認真的解答普通工人的問題。工人們自然會服氣。

不知道為何,偽裝成工人的探子感覺,無論自己怎麼解釋,面前的趙爾巽大人未必會真的理解此事。想了想,探子順著趙爾巽的意思答道:「亂黨現在還沒有開始蠱惑工人,不過小人覺得他們也快差不多要開始蠱惑工人了。」 長青樹的底價為百萬華夏幣!每次喊價不能低干十刀,正靜雅微笑著看著下面,閻王藤的價格已經過了他們的預料,而且也把現場的氣氛帶動了起來,所以他們非常有信心將下面的拍賣會辦得更加火爆。

不過,意外還走出現了,當王靜雅將長青樹推出來之後,現場到沒有靜下來,很多人都在竊竊私語,相互交流著,並且不時的看向高台,但是卻沒有人喊價。

「咦?怎麼沒人喊價?」整整過了一分多鐘也沒有人出價的時候,李震奇怪了。

「呵呵,雖然這丫頭的能力不錯,資質和潛力都很優秀,但是卻還是太年輕了,這個時候隨便拿出個人參、靈芝什麼的,也不需要那些千年的,只要百年的,也不會出現冷場的情況,但是她卻把長春樹弄出來了,不冷場都怪了。」公孫浩如同看熱鬧一般的說道。

「這又是為什麼?難道這棵長春樹不好?或者還有別的什麼原因?。李震很是不解得問道。

「長春樹沒有任何問題,而且長春樹的珍貴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甚至我可以保證,長春樹要比那些什麼國家一類保護植物還要珍貴萬分。如鼻放在外面的拍賣會上,絕對會引起轟動的。但是它畢竟還是一棵觀賞植物,這樣的植物,對各大世家來說,基本上沒有任何用處,而且各大世家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與其浪費在這種賞玩之上,還不如買點有用的東西更加實在!」公孫浩解釋道。

「啊!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李震的神情非常怪異,然後不解的問道「沒有用處就不買?難道沒有人喜歡收藏或壽搞點投資嗎?。

「呵呵,你說的那些都是世俗家族才去做的事情,我們從小就在封閉的環境下接受教育,雖然學的東西都是令世俗震撼並且嫉妒眼紅的技能,但是卻也令我們沒有了自我。一切都要以家族為重,哪裡還能有什麼愛好。而且投資也不需要我們這些嫡系人員去做,自有家族旁系子弟去操勞,我們只是修鍊、學習、學習、修鍊!」公孫浩語調有些低沉的說道。

,可

「那你們的不是很沒有自由了?」李震有些可憐對方的問道。

「其實我們七大世家的子弟表面上看風光無限,但是說起自由程度和你們根本比不了!你們可以紈絝,可以揮霍,但是我們卻不行。每個世家的家規、族制約著我們這些人,一旦觸犯,可不是被關禁閉,打幾下板子那麼簡單的,有時候可是會要命的。所以有的時候,我們還真是很羨慕你們!」公孫浩情緒低落的說道。

「啊!」李震再一次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不過他轉念一想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七大世家傳世上千年,如果不能嚴格的執行家規、族,任由兒孫墮落下去,那麼估計他們也早就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了。

就在李震為那些世家子弟哀嘆的時候,突然他又靈光一閃,心中暗想,既然這樣的沒有實際作用的「收藏品。」他們不感興趣,那麼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撿漏。了呢?

想到這裡,李震試探性的拿起了自己面前的號牌,這個號牌是一進這裡的時候,那個中年人給他的,是與邀請卡對應的,所以這號牌一般是不會輕易舉的,不過此時李震卻將自己的號牌舉了起來「一百一十萬!」

在閻王藤拍賣的時候,李震就已經做了決定,絕對不跟那些世家爭奪東西,因為那些世家根本就是不把錢當錢用,遇到自己的喜歡的,就蜂擁而上,一根藤條都能拍出五千多萬的天價,這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即使李震現在也算有點錢,但是也抗不住這樣的糟害。不過現在卻是那些世家看不上或者不需要的,這種機會李震當然不想錯過了。

「李將軍想要這棵長春樹?」看到李震舉牌,公孫浩一臉愕然,他沒有想到,李震和他聊著聊著就把牌子舉了起來。

「公孫兄,咱們這是在外面,不要總叫我李將軍好不好?叫我李震這麼樣?這樣顯得多麼親近!」李震將牌子舉起來之後,也不知道為什麼。心情猛然輕鬆了許多。

由於這裡的能人異士太多,而且裡面還有幾個比較強大,所以李震自從進入這個地方,就一直被一種詭異的氣氛壓抑著,讓他有种放不開手腳的感覺。現在他鼓起勇氣舉牌參與競拍之後,就好像突破了那層心裡障礙似的。

「那好,我就直接稱呼你李震好了」。公孫浩也想和李震拉近一下關係,於是繼續問道「我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呢!」

「你不知道吧?李震最喜歡收集各種奇異的動、植物了!」聽了公孫浩的話,李震還沒有回答,楚緩卻替他說了,而且說完之後,楚緩一把將李震手裡的號牌搶了過去,然後繼續說道「我來幫你舉牌,舉一下就是十萬,真走過癮!」

楚緩的話差點令李震吐血,這叫過癮?你要走過癮起來沒完,我還不得傾家蕩產,不過讓他再搶回號牌,他是做不到,所以只得警告楚緩說「不要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楚緩興匆匆的說道。

「三十三號出價,一百一十萬,一百一十萬!」王靜雅到了此時,一直懸著的心才算放了下來,剛才那段時間的冷場,她的冷汗都流了出來,她也沒有想到居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要知道,冷場可是任何大型的聚會最忌諱的事情。

在她的想法中,這棵長春樹雖然不能如葯,不能做兵器,也不含有劇毒或者別的特殊物質,除了開出了四季花可供觀賞之外,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但是它貴在稀奇,據說整個地球上,這種樹不會過三顆,絕對屬於珍稀物種。

這樣的物種在外面的拍賣會上,絕對會搶破頭的,所以在閻王藤順利拍出高價之後,她就想再接再厲,將拍賣會推向一個**,但是她卓竟不是世家出身,因此忽略了世家子弟的價值觀,對於那些世家子弟來說,一切能令他們玩物喪志的東西,都是炸彈。因為不思進取的人,將會被家族摒棄的。

「三十三號出價一百一十萬,還有沒有更高的,還有沒有?長春樹。花開四季,絕對是觀賞植物中的極品,現在已經叫道一百一十萬了,一百一十萬第一次!」王靜雅經歷過短暫的慌亂之後,立刻就鎮定了下來,

「一百一十萬第二次!」

「一百一十萬第三次,成交。這棵花開四季的長春樹被三十三號來賓獲得!」王靜雅身邊沒有小鎚子,所以只是揮舞了一下手,這件拍賣品的拍賣歷程就算是結束了。

「呵呵,恭喜,恭喜!」李震競拍這件長春樹,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只有公孫浩與薛義道了下喜,至於楚雄他們,基本上就是來看熱鬧的,所以李震拍到物品他們高興,拍不到也不覺得遺憾。

,萬比北

有了長春樹的教,下面的拍賣就進行得有聲有色了,那些百年、千年靈藥競相上場,對於這些東西,李震根本就不屑一顧,他只對那些偶然穿插在這些仙草靈藥中的,只具有觀賞性的植物感興趣。

而那些觀賞性很強,但是卻沒有別的什麼價值的植物,確實好像不被眾多世家子弟喜愛,所以李震在將長春樹收入囊中之後,又幸運的拍到了一種植物。

這種植物叫檻木,一種果樹,果實如同蘋果一般,結果時為青色,皮紅既可食用,味道酸種帶甜,雖然並不算多少出色,但是卻也是一種基本上已經滅絕的植物。

五十件拍賣品正好拍賣了一天,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才結束,而李震也算是見到了世家子弟的豪氣,他們雖然不會在觀賞植物上浪費一分錢,但是對於那些百年、千年的藥材,卻毫不吝嗇,一棵在李震眼裡很普通的百年人蔘,就能拍出三百萬的天價,而且這個價錢就是他身邊的公孫浩叫出來的。

看著公孫浩拍下那根人蔘后欣喜得樣子,李震甚至都有種衝動,他都想抓著公孫浩,告訴他,別說三百萬了,比這好上不知道多少倍的斑參,只要一百萬,而且還不限量,如果批的話,價錢還可以優惠。

不過最後李震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衝動,至於到了后再,那根千年人蔘最後五千多萬的的價格成交后,他已經被世家子弟的「豪氣。震撼得麻木了。

「它們真的值這麼多錢嗎?。李震最後實在忍耐不住的詢問道。

「要說放在以前,這些靈草仙根也非常珍貴,但是卻絕對值不了這麼多錢,但是現在卻不同了,先地球的整體大環境的改變,再加上人為的原因,令這些天材地寶是越來越少,現在別說千年百年了,就是十年以上的參都不好找,即使有,其效果也大不如拼了。所以物以稀為貴,就這樣,這些東西就越來越貴了!」公孫浩無奈的解釋道。

「你們得到這些人蔘、靈芝都怎麼用?也是泡酒嗎?還有那些上了年份的藥草,都有什麼用?」李震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然後隨意的問道。

「泡酒?用千年人蔘泡酒?這種暴珍天物的做法也虧你想得出來」。公孫浩看著李震,臉上全是怪異的表情「對了,你們也確實都那麼做的。我忘記你們畢竟不是修鍊中人。告訴你吧,這些人蔘,靈芝除了入葯以外,基本上都是煉丹用了!」

「煉丹?是不是咱們十六所要研究的煉丹術?」李震一聽煉丹兩個字,頓時就來了興趣。

「相同也不相同!我們現在掌握的技巧雖然也叫煉丹,其實並不是煉,而是熬制,是將丹方中的藥材,按照一定比例放在砂鍋里然後將熬制出來的糊狀物體,再混合蜂蜜手工揉製成藥丸。而真正的煉丹術就不同了,它可是非常玄妙的,是將藥材放進煉丹爐中煉製,據說煉製成功之後,那些丹藥會自動形成球狀,所以才叫煉丹!」公孫浩說道這裡,一臉的嚮往。

「七大世家裡就沒有會煉丹的?」李震從公孫浩的話里聽出了一些別的東西,於是連忙詢問道。

「沒有,說來慚愧,據說在五百年前。世家

,八家,其中懷有個中藥世家,他們就會煉丹。但是心不舊們煉製出了一種可延壽,並且增加人百年功力的神奇丹藥,但是就是這種丹藥,為他們家族帶來了滅頂之災,一夜之間被一群神秘人滅了滿門,這也導致最後煉丹術的失傳!」公孫浩惋惜的說道。

「啊!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生?」李震聽了這話,心臟猛然一陣狂跳,為了一種丹藥,居然滅人滿門,這種事情也太血腥了「看來。自己以後有什麼好東西也不能隨意亮出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呀。哎呀!天香果!」

一想到天香果,李震頓時汗都快下來了,這個東西的出現會不會也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呢?李震的腦海里飛快著運轉著,不過隨著思緒的捋順,他的神情也慢慢的平復的下來。

「唐老頭雖然看起來有些為老不尊,但是卻也不是那種不守信的人,否則當初他就該下手了,另外我把這九顆拍賣了之後,他們也不知道我身上還有沒有天香果。在不了解真實情況的情況下,估計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畢竟我現在的身份也不低!」

「不過提升家族的實力已經刻不容緩了,等這次拍賣會結束之後,別的先不做,先給家族中人一人吃上一顆天香果。

即使屬性不合,不能修鍊,也可以改善體質!如果能激出異能那就更好了

「當然,最好是能找到大家都能修鍊的功法!看來應該找王家的人交流一下,告訴他們,那些天香果只交換珍稀動、植物和各種武學秘集!別的一律不要」。

想到動物,李震突然現,今天拍賣的這五十件拍賣品居然都是植物,頓時奇怪的向公孫浩詢問道「公孫兄,這個拍賣會叫動、植物拍賣會。怎麼現在只有植物,沒有動物呢?」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這個拍賣會可不光白天舉行,晚上還有一場夜拍,動物都是在晚上才拍賣的!」公孫浩微笑著解答道。

「為什麼要在晚上才拍賣呢?」李震依然不解,因為現在還有時間。為什麼不現在拍呢?

「其實以前動、植物是混在一起拍賣的。但是後來有些人現,動物的器官或從動物身上得到的材質,什麼時候拍賣都可以,不過一些參與拍賣的活動物,在夜晚要比白天品相還要好!品相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品相就走動物的神態、氣勢等外在的形象,品相越好,拍賣的價格越高!」公孫浩給李震解說道。

「拍賣這動物不看品種嗎?。李震奇怪的問道。

「品種?什麼品種?難道你以為這裡拍賣的動物會是那些動物園裡的獅子老虎猴子之類的動物?這裡拍賣的動物一般不是珍禽異獸就是非常珍貴的變異動物,很多甚至都是獨一無二的,這哪裡還去管什麼品種呀」。公孫浩搖著腦袋說道。

「不是說,不允許世家子弟玩物喪志嗎?那麼你們還拍賣那些動物做井么?」李震現在絕對是不恥下問。

「為什麼不能拍賣動物,這個玩物喪志有什麼關係?」公孫浩這回不明白了。

「那些活的動物你們買回去不是當寵物養嗎?你別告訴我,你們買回去后是為了殺了吃肉!」李震看著對方說道。

,萬比北

「當寵物養?虧你能想得出來,你到現在還沒有弄清楚能在這裡拍賣的那都是些什麼動物,那都是珍禽異獸,很多都是唯一的,或者是上古異種。這些珍禽異獸對我們來說有很多種用途,但是唯獨沒有你說的,把它們做寵物養!」公孫浩哭笑不得的說道。

「很多種用途?喝血?吃肉?或者取,,那個,什麼,鞭?」李震猜測道。

「你也算是說對了一部分,這些珍禽異獸基本上都是通靈之物,它們不光渾身都是寶,而且有的獸類經過馴化之後,更可以成為非常得力的助手!甚至幫助鎮守山門!威懾宵小」。公孫浩講述道。

「哦,我明白了!」這麼一說,李震到是清楚了,因為他可是經常利用桃源世界里的動物為他辦事,雖然那些動物沒有公孫浩說得那麼尊貴,也不是什麼上古異種,但是作用卻也不即使參加這次的拍賣會,李震也帶著一隻小動物來了,這隻小動物就是七彩。

七彩可是非常通靈的,李震將它帶出來,是想看看能不能撿漏,只不過他又怕七彩被七大世家的人認出來,畢竟七大世家傳承了上千年,底蘊很豐厚,李震不想冒這個險。所以他就一直把七彩放在直接的口袋裡,目前,也就白靈知道七彩的存在。

了解到晚上還會有動物拍賣,李震就準備先去休息一下,好有精神去參加晚上的拍賣會,畢竟李震不累,但是還有白靈、楚緩、田甜等女生呢。

不過就在他們站起來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將他們攔住,對著李震很不客氣的說道「喂,那棵檻木是你拍到的吧?我給你二百萬,把它賣給我!」 毛平也算是最早到武漢工作的人民黨同志。在1905年的時候,人民黨的正式黨員只有八個人。陳克和游緱完成了特效藥「606」的開發,毛平還是以「黃埔書社」成員的身份去武漢當醫生的。1908年4月的現在,再次回到武漢工作的毛平不僅僅是醫生。人民黨此時的財力遠超1905年。毛平奉命在人民黨創建的「漢陽新區」開辦了一所「武漢醫科學校」,按照醫學界的傳統,「武漢醫科學校附屬醫院」也建成了。毛平身兼醫科學校校長以及附屬醫院的院長,也算是知識界的一號新興人物。

毛平主持的武漢醫科學校以及醫院設在鋼鐵廠附近,由於收費不算高,加上又是西醫,醫院每日里都是人頭攢動。毛平平日里也坐診,問完了發燒病人的情況,毛平說道,「去驗血吧。」

最近的傳染病情況很多,春夏之交的時候往往是流行病大發作的時候,武漢三鎮是大城市,人口多,往來的人多,流行病發作的可能也更大。漢陽新區作為低洼濕地,生病更是一個常見問題。人民黨為了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已經在武漢三鎮多次搞了衛生普及講座。講座效果自然是不錯的,當然,其結果是武漢醫科學校附屬醫院「生意興隆」。

「毛院長,鋼廠出事了!死了六個人,傷了四個。」通訊員急急忙忙的衝進了毛平所在的門診處。

毛平立刻起身,「叫上醫療隊的同志,咱們現在就去。」

鋼鐵廠是個高危行業,莫說現在,即便是解放之後,每個大中型鋼鐵廠每年都有三位數「死亡標準」。也就是說,每年因為各種原因死亡人數不超過三位數的這個標準,鋼鐵廠就不算出了管理問題。這不是草菅人命,這是因為鋼鐵廠的工作環境決定的。高溫、高熱、高噪音,還有各种放光。工人和技術人員可不是說讓你躲在安全的地方以保命為唯一目的。工人和技術人員要觀察,要處理上千度的金屬液體。自身稍微一個不小心,或者生產流程裡頭稍微一個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那就會導致傷殘。毛平親眼見過一個高爐正上方天橋上的工人不小心掉進了高爐裡頭,等毛平上了天橋,下頭沸騰的鐵水中再也沒有什麼人類的蹤跡。上千度的高溫環境中,整個人都被燒成了飛灰。

所以死亡這件事本身並沒有讓毛平再有任何驚訝,任何驚訝都沒有意義,這就是大家面對的現實。

一出門,毛平就看到了陰沉沉的天空,他心裡頭覺得莫名的有些不安。這種連綿的雲彩很像是當年在安徽水災時候看到的雲彩。那次水災給了毛平太過於深刻的回憶。定了定神,毛平就帶著穿著白大褂的醫療隊趕往漢陽鋼鐵廠。

鋼鐵廠裡頭受傷或者死人並不是什麼新聞,所以廠裡頭倒是秩序井然。倒是那些外國技術人員看到毛平他們,會和善的打個招呼。這些洋鬼子們最初見到毛平這些穿著白大褂,醫護箱上帶著圓形白底紅十字標誌的時候,一度以為他們是洋醫院的醫生。得知這幫人是中國本地醫生的時候,洋鬼子立刻不屑一顧起來。

直到毛平的醫療隊在救治的時候,展現出了果斷有效的能力。某次救了一個洋鬼子的命,他們才用真正對待醫生的恭敬態度來對待毛平他們。畢竟洋鬼子開的醫院,是沒有不需出診費隨時趕來的醫生。在這危險的工作環境裡頭,天知道會遇到些什麼。善待醫生就是善待自己。

毛平他們並沒有因為其他人的招呼而停下,醫療隊用一貫專註的態度迅速前進,在工廠人員的帶領下直抵傷者所在的地方。與往常一樣,在刺鼻的肉體燒焦的味道中,受傷的工人正在呻吟或者哭泣著。

哭泣的那位左腿已經少了一截,黑乎乎的布料被燒灼在腿上。露出在外頭的是黑紅的殘肢。「讓我死吧!」工人正在絕望的哭泣著,「我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讓我死!」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在就業競爭殘酷的武漢地區,這等傷殘者是很難再找到像樣的工作。這個世道對一個沒有養家糊口能力的人毫不留情,只有緩慢的死或者痛快的死兩種選擇。

不管傷員的傷口多麼嚇人,也不管傷員的哀號多麼悲慘,救治工作立刻展開。先簡單的處理一下傷口,在用紗布包住傷口。傷員們被抬上擔架,救護隊向著醫院跑去。

「毛校長!」工頭拉住了毛平,「毛校長,這裡頭有我的親戚,您多照顧些。」

「放心吧。我們會好好治療病人的。」毛平答道。

「這是命啊。這是命。」工頭同一種痛苦的語氣反覆說了好幾遍,這才說出了心裡話,「受這罪還真不如死了。」

毛平知道工頭的意思,工頭沒說出來的話是,「如果花費太大,那就不用救了。」毛平對醫院的情況非常了解,人民黨的醫院也不可能不惜代價的救治這種病人。現在的醫院根本就沒什麼大宗進項,如果人民黨不是為了積累出足夠的醫生,而且人民黨在醫生身上的投入本身也很少,這家學校和醫院早就撐不下去了。

武漢三鎮是大城市,作為九省通衢的要地,又有好大的租界區。這裡被美國人稱為「東方芝加哥」。而畸形的城市發展中,恰恰缺乏醫療體系,更不可能有什麼社會保障體系。人民黨對自己體系內的傷殘人員除了盡心救治之外,還會安排很多他們力所能及的工作。對於未婚人員,甚至還會給他們安排結婚之類的待遇。可那是根據地,人民黨基本上掌握了整個根據地,有諸多企業、工廠,有著太多的就業機會。在武漢,一日不勞,一日不食。太多的人等著太少的就業機會,一旦因為重大傷殘被勞動隊伍所淘汰,下場悲慘的很。

即便是把人救下來,那意義何在呢?毛平忍不住想,如果漢陽鋼鐵廠是人民黨的,那麼人民黨自然不會對這些工人同志置之不理。可是現在的情況,人民黨既無財力,也無義務對這些人提供治療之外的更多幫助。

「能救下來就是他的命。聽天由命吧。」毛平對工頭說道。工頭用理解和感激的眼神看著毛平,連連說著「多謝。」

毛平為了平易心中的情緒,忍不住暗暗對自己說:「發揮救死扶傷的革命人道主義精神。」毛平甚至回想起陳克用一種極為認真的態度對自己說,「毛平同志,你辛苦了。」

想到這裡,毛平覺得自己又恢復了堅持工作下去的勇氣,儘可能的為中國貧乏的醫療工作做些事情。不過毛平若是能知道陳克內心所想的東西,只怕會大驚失色。陳克面對自己努力建立起來的簡陋的公共醫療醫療體系,經常會想,這些辛苦的工作人員那平均近乎10%的病人死亡率,若是在21世紀只怕早就被醫鬧們堵住大門給弄得想自殺吧。

抱著革命人道主義精神的毛平,帶著醫療隊離開了漢陽鋼鐵廠。學校和醫院健在一大片空曠的土地上,這是漢陽新區的地盤。

1905年,時任兩江總督的張之洞在漢口動工修建東起漢口堤角、西至舵落口的「張公堤」。自建成之後,后湖十幾萬畝低洼地上升為陸地,這樣導致漢口城堡失去了防水功能。而後來,玉帶河漸漸淤塞,清末遂拆除漢口堡改建大馬路,也就是今天的中山大道。今日漢口的雛形就逐漸形成了。

人民黨在此時介入武漢,並不是事先計劃好的。更不是陳克對歷史的了解有如此細緻的程度。純粹就是誤打誤撞,在有大量空地的漢口插進了一杠子。這十幾萬畝的窪地本來是濕地,沒什麼人居住。到1908年,地下水位降低,這地方終於能夠進行大規模興建。

醫療隊進了醫院,醫院裡頭依舊是人頭攢動。這個時代,無論是中國還是外國,傳染病佔據了大多數病床。群眾們雖然不知道傳染病的道理,卻知道傳染病的表現。把傳染病人留在家裡頭,全家遭殃。送去醫院的話,一來對親人盡了心,二來也避免了家裡頭遭殃。如果是新中國時期,醫院和國家衛生防疫體系自然是要解決這些防疫問題的。可現在是1908年,滿清政府既沒有解決社會問題的意願,更沒有解決社會問題的能力。私人開醫院那是為了掙錢,是要往自己腰包裡頭掙銀子。而不是掏自己腰包花費巨大的來給社會提供服務。

所以,直到人民黨介入武漢,即便是只有大規模衛生宣傳活動,真正意義上的衛生防疫體系的雛形才算是出現在武漢。

眾人見醫療隊抬著傷員進來,知道事情重大,紛紛讓開了道路。毛平他們順利的進入手術室,開始進一步的救治工作。

這是1908年4月的事情。趙爾巽大人尚且在湖廣總督的位置上。

而兩個月後,也就是1908年6月,在江蘇臨時議會正式建立時,趙爾巽大人已經如願以償的重新就任四川總督。他拋下湖北這個燙手山芋,急急忙忙的趕去四川。甚至繼任都沒等。

進入夏季的武漢地區下起了大雨,各地水位暴漲,湖北眼見著要連續第五年遇到大規模水災。而此時的毛平,正動員醫院的同志和學校的學生做好救災防疫的準備。

不僅僅是醫院,武漢工作隊的同志們更是做著緊急動員。來武漢工作之前,陳克對武漢工作隊說過,「同志們,革命可以走先用軍事力量控制一個地區,然後在民政上展開新制度建立工作的方式。同時,革命也可以走先在民政上展開工作,最後實施軍事接管的模式。無論哪種模式,都需要強大的軍事力量作為後盾。但是只靠軍事力量是打不出一個新政權的。革命的最終目的,無外乎讓人民能夠更好的勞動,能讓人民更好的生活。這是一切真正革命的歸結點,也是一切革命的目的。」

人民黨有著應對水災的能力,黨員幹部們幾乎都是從水災中死里求活掙扎出來的。雖然人民黨的同志都學習過唯物主義,也都堅定的表態,這世界上不存在鬼神。面對現在的局面,他們很懷疑陳克是不是有能掐會算的能力,當人民黨開始在武漢投放力量的時候,不用上陣廝殺,不用階級鬥爭,老天竟然用水災這種殘酷的方式來幫了一把。

通訊員帶來了消息,陳克主席帶領的工作隊在大別山區的工作很有成效,到現在,已經徵集了數萬人的隊伍。而這支隊伍已經開始做出兵武漢的準備。不是為了軍事鬥爭,而是為了救災工作。人民黨有可以在毫無競爭對手的社會局面下盡情展開工作了。 洪胖午,你要幹什麼。,公孫浩看著擋在他們面臉色頓時沉了下去。甚至都不等李震說話,直接將李震擋在直接身後,怒視著對方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