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上觀看時有全圖視角到時沒有注意到,不過無妨吶!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9 日 0 Comments

餘光掃到這一幕,余歡繃緊全身肌肉。

金剛型:不壞!

「跑的快是沒用的,來讓我試試你的力道,看看你究竟能不能給我帶來愉悅吧!」

能扭碎岩石的羅剎掌勁力,被余歡鋼板一樣的肌肉硬抗住了,微微被扭曲的肌肉在一伸一縮之間又恢復了原狀。

「嗯!惡魔果然沒那麼容易被打到!」

見自己的唯一攻擊招式對二虎無效,桐生剎那腳下一滑極速退了出去,見識過惡魔二虎的怪力,他不認為自己能正面剛過二虎。

「不是…你一直叫嚷著要殺我,這就完事了?不過你的發力方式到是有點意思。」

余歡臉上的興奮變成了失望。

「瞬!」

就余歡眨眼的瞬間,桐生剎那又突了上來,攻擊再一次從側面襲來。

波!

余歡轉過來赤紅的眼睛瞪著桐生剎那,無視印在胸口羅剎掌,「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走到第三輪的,還以為你能給我個驚喜,就這?」

「哦啊…十鬼蛇二虎!」

桐生剎那憤怒高吼。

然後,他縮了回去。

羅剎流的招式只有兩招,一招是瞬,一招是利用螺旋力道增大破壞力的羅剎掌。

結果!

瞬,這個惡魔二虎不閃不避,用跟沒用差不多。

羅剎掌被對方比鋼塊還要堅硬的肌肉抵消了。

他能怎麼辦?

「神啊,你教教我,要怎麼打敗這個惡魔!」

傷不到惡魔二虎,讓桐生剎那對自己無比失望,在嘶吼聲身體爆出一股陰寒至極的氣息。

氣場變了,人也好像變了,桐生剎那眼中殘留的人性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毀滅。

毀滅敵人,或是毀滅自己。

阿修羅覺醒!

.

.

.

.

ps人菜且笨,同時幾個上架的幾個作者,標題全是求訂閱,我這個憨憨得到書友「橫行霸道之河蟹」老哥的提醒才在標題上求個訂閱。

多謝了

有白嫖的兄弟來送個首定嗎?

舔著臉問一下。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街道上的人看見這陣勢,全部都嚇得躲起來不敢露頭,生怕受到牽連。

不到一分鐘,街道上門窗緊閉,再也看不到一個路人。

這上百號人氣勢洶洶地湧進陸遠家所在的巷子,很快就將整個巷子佔滿。

裴凱在眾人的簇擁下,終於來到沈千秋面前。

「陳林你怎麼……

《長生帝婿》第一百三十九章我有後手 魏春城是明李第一屆行政科科舉頭名狀元。但是,按照李存真的要求,只要是行政科,不論你是中的第幾名進士,照樣也得去當村官,從最底層做起。

李存真其實是吸收借鑒的後世公務員管理的經驗。其實,李存真沒有考過公務員,師兄不了解公務員制度和《公務員法》,也就沒給他講過。李存真也沒有在別人那裏聽說過公務員怎麼管理。

不過李存真在學習之餘聽過幾部官場的有聲小說,從裏面知道一個道理。凡是優秀的公務員都是基層幹起來的。每每要讓一個人在省委班子或者在更高一級的班子裏面提升的時候,首先卻是把人先放下去,到基層去鍛煉一番,然後再提。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李存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這麼做一定是又道理的。土黨可是厲害得很,跟着學肯定沒有錯。

於是,李存真也不管什麼狀元、榜眼、探花,什麼一甲二甲三甲,一律弄到村子裏面去當村官。

且說,魏春城別的地方沒有去,偏偏是回到自己家鄉當起了村官,這是他主動申請的,上邊也就批了。

在半年多的時間裏,魏春城恪盡職守,努力徵稅。不僅把自己的欠款還清了,還為朝廷徵收了大筆稅銀,主要是糧食,為此他得到了上邊的嘉獎。

上邊下達了「通知」,只要好好再干半年,魏春城就會被提拔為鄉長,現在正處在組織考察期。

似乎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然而這幾天,魏春城也犯了難,鬧了心。不為別的,就為上邊交代下來的一個任務——賣掉「江西債券」。

上邊說得清楚:賣掉江西債券,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如果失敗,決不輕饒。

上邊的無情讓魏春城倒吸了一口涼氣,但是卻也激發了他的鬥志。

永曆十五年四月,魏春城喊來了武裝部長王老六,一起往當地最大的土豪,也就是當年打斷了他一條腿的黃啟明家走去。目的——賣債券。

「狀元公,你沒事吧?現在去他家,咱們倆搞不好都得被打出來。」王老六焦急地說道。

「怎麼着,六哥,你這死人堆里爬出來的還怕了黃胖子不成?」

「我不是怕,我是感覺咱們理虧。」

魏春城哼了一聲,沒有搭理他,悶着頭一瘸一拐地繼續往前走。

王老六在坐天山大戰當中負了傷,後來便申請退役了。

其實,作為老兵他還沒有到退役的年齡,根本就不用退役。基於淮安之戰和坐天山大戰的優異表現,團部下達了命令,提拔他當把總。可是,王老六見識了戰爭的殘酷,血肉橫飛,死命慘嚎,他每天做夢的時候都會嚇醒,大汗淋漓,被褥盡濕,所以乾脆就不幹了。

正好,王老六是王家班班主王老二的族弟,一早就認識魏春城,知道魏春城當了村官,便申請退役,領了退養銀子後來魏春城的家鄉做武裝部長。

一來是因為他看好魏春城的前途,總是覺得跟着狀元更有指望,跟着不要命的孫大柱,戚大寶這些人太危險;二來是感覺不管怎麼樣都是在後方安全一些。

哪裏知道,這不當武裝部長還好,當了武裝部長,一肚子窩火,憋屈,還不如上戰場廝殺來的痛快呢。

事情是這樣:永曆十四年八月,上面讓收稅,下達了稅收指標。可是,魏春城家所在的這個破地方,七成的地都讓黃家給佔了。黃家是最大的縉紳,天天喊著:「天底下哪有縉紳納糧的?」說什麼都不肯交稅。

可是上邊催得緊,才不管你有什麼困難,到了時候要是交不上稅,拿村官長和武裝部長是問。上邊說得清楚,完不成稅收任務,就得坐牢,一年。

這可把王老六嚇夠嗆,早知道當官是這樣的還不如在軍隊裏邊獃著。但是,事已至此,他能怎麼辦?只能硬著頭皮上。

魏春城和王老六商量之後,魏春城寫了文書,王老六去鄉裏面調集人馬前來「收稅」

王老六雖然沒什麼進取心,可是畢竟也是血里來火里去的主,加上村官長魏春城生性剛猛,兩個人帶着五十多人手裏面拿着棍棒便趁著天黑朝黃家糧倉而去。準確地說是襲擊黃啟明家的糧庫。

黃啟明也不示弱,集合了自己家裏邊七十多個家僕,讓管家帶着就和「官兵」打了起來。家僕缺乏訓練,但是畢竟人多勢眾,官兵雖然勇猛卻人少,兩家打在一起,天有黑了下來,一時之間竟然難解難分。

最關鍵的時刻,只聽得「砰」一聲響。眾人全都聽了手中的動作。原來是王老六朝天開槍了。那是一把燧發手槍,槍管還冒着青煙。

黃啟明家的家僕再看魏春城的時候,發現魏春城舉起了一隻手槍對着他們,眾人一下子就蔫了。

「我看誰還敢動!」魏春城大喊。

黃家的管家黃三兒大喊:「這糧食都是俺們家的,天底下的縉紳不納糧。為什麼你們就要搶了去?」

魏春城大喊:「稅是朝廷要你交的,難道你要抗旨嗎?」

黃三兒說道:「吳王不公平,我們不服!」

「砰!」魏春城開槍了,火槍把黃三的帽子打飛了出去。黃三兒,當場就給嚇尿了。雙腿顫抖,哆哆嗦嗦不敢再動。

「不服就是死!媽的!還有誰!」

黃家的家僕見魏春城是如此氣勢,哪裏還敢阻攔?紛紛被拿下。

就這樣,黃家三處糧庫其中的一處就被魏春城和王老六搬空了。二人也因此在永曆十五年三月份的考績中全都被列為「上上」。

然而,這一次兩個人遇到了麻煩。上邊讓賣「江西債券」。這東西太貴了,一百兩銀子一份,老百姓買不起。唯一能買得起的就是黃家。無奈之下只能讓黃家買。可是二人都得罪過黃家,之前還囂張跋扈地對人家開槍,轉眼就要去求人家買東西,看起來低三下四的,掉價啊,王老六自然是不願意去的。

「要不我找找人,我們去借錢買了上邊派發下來的債券不就行了嗎?你不是說等吳王拿下江西連本帶利一起還嗎?咱們也虧不了。」王老六說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是要去借高利貸。咱倆剛跟黃家起衝突沒多久。我這心裏多少還有點愧疚,現在又去求人家買債券,我的臉往哪裏擱啊?」

「六哥,你這就不明白了。」魏春城一邊走一邊說,「古人有一句話叫做欲要取之必先予之。你以為吳王就只是差錢嗎?」

「不差錢還是差啥?」

魏春城輕哼一聲,沒有回答。轉而又說:「你愧疚什麼?黃家佔據七成耕地,憑什麼不交稅?大家都是爹生媽養的,都要交稅,就他不交稅?吳王早就頒佈了政令,官紳要一體當差,一起納糧,他公然抗稅,如果我報告給縣裏,遊俠警察下來有他好果子吃。我沒報告上去,已經是給他面子了,他還想怎麼樣?六哥,你看看你,你怕什麼?」

「哎呀,狀元公啊,你報告上去了,不就顯得咱們兩個無能嗎?以後怎麼陞官?別說那些了。」

「行了,六哥!你別多說了。到時候看我的吧。這江西債券,姓黃的想買得買,不想買也得給我買,三萬兩全都得給我吃下去。有種你就跟我一起走!」

魏春城一瘸一拐,大踏步地堅定走去。王老六談了一口氣,和幾個差人只能跟上。

。 朱亞男見陳爭沉默不語,嘻笑道:「我從幼兒園就開始學英語,一年級的時候就掌握了大部分英語音標了。」

陳爭苦笑着搖搖頭:「別說了,我已經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了。」

朱亞男也不想再打擊陳爭了,很認真地說道:「其實英語口語跟你複習金融專業是一個道理,短時間內高強度練習也可以進步神速,不過你首先得把字母的發音和拼音規則練的滾瓜爛熟了。」

「我一直分不清e、a、A,為什麼同樣一個字母,在這個地方就這麼念,換個地方就不一樣了,誰這麼腦抽設計的規則。」陳爭苦着臉,很是頭疼地說道。

「有時候,還是要死記硬背的,規則有時候也不起作用,就好像咱們國家的漢字用法,還不是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朱亞男笑了笑,舉例道,「比如『大敗敵人』、『大勝敵人』,都是表示打贏了,還有『我去』這個詞,語氣說重一點就是不去,說輕一點就是去,你找誰說理去啊。」

陳爭深吸了口氣,說道:「好吧!你說的是對的,只能全靠記了。」

「嗯,孺子可教也~」朱亞男一副老先生教小朋友的態勢,「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明天我整理一份拼讀規則給你,你這幾天就練習發音和背誦拼讀規則吧。」

「嗯!」陳爭贊同地點點頭。

朱亞男看了看時間,提議道:「先吃飯去唄,都五點半了。」

「行,今天辛苦你了!」陳爭披上一件厚衣服,跟她一起出門去食堂吃飯。

天氣很冷,食堂大鍋菜幾乎都涼了,所以兩人去二樓點了兩份韓式石鍋拌飯,熱乎乎的吃着才舒服。

「說說你小時候的事情唄,我一直對農村生活挺嚮往的。」朱亞男特想知道陳爭以前的事情,於是纏着讓陳爭給她講講。

陳爭忙搖搖頭,有些后怕地說道:「算了吧,你吃飯的時候我可不敢講話,萬一我說了點什麼,你一激動又把飯噴我碗裏怎麼辦?小時候我媽告訴我,吃女孩子的口水太多了,就會服從她的話,我可不想被你控制。」

「歪門邪理!昨天下午你對我那樣,還不是吃了我的口水,你現在怎麼不聽我的話!」朱亞男紅著臉哼道。

陳爭家裝茫然地問到:「什麼昨天的事情?什麼口水,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還裝,我還沒找你算賬呢!」朱亞男氣呼呼地踢了他一腳。

這事陳爭確實理虧,雖然被踢疼了,但他咬緊牙不吭聲,把手伸下去揉了揉,隨後訕笑着說道:「這打也打了,咱們倆就算扯平了行不行?」

朱亞男嬌羞地哼道:「有這容易的么,那可是我第一次!」

看到她這幅小女人的模樣,陳爭心裏有點發愁,她這不會是要賴上自己了吧?

他那還有一個女朋友在常沙念書呢。雖然跟朱亞男在一塊兒挺開心的,但是他也不想當渣男啊。

他只能打着哈哈,顧左右而言他。

晚上朱亞男還有共選課,是六點半開始的,吃完飯也快六點了,所以她吃完飯就回了自己宿舍。

一月份天黑得早,六點鐘不到外面已經很黑了,陳爭吃完飯也不想呆外面,趕緊回宿舍繼續碼字。

幾天後,網上預告了筆試成績公佈時間,比晚年延遲了一點點,要三月初才能知道。

這些天朱亞男果然每天下午下課後都來宿舍找他練英語口語,與他進行口語對話練習。

學一門語言,前期是非常痛苦的,因為你要改變自己幾十年形成的說話方式,陳爭感覺自己的舌頭非常不聽使喚,有時候朱亞男讓他說一些拗口的單詞,他都想直接割了自己的舌頭。

但是這種基礎性的學習讓他進步很多,基本掌握了英文單詞發音和拼讀規則之後,他的發音毛病差不多都被改回來了。

這種感覺和他複習數學一樣,前期異常痛苦,在咬牙堅持一段時間后,會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他現在就在這個痛苦的過程中。

朱亞男是一個很好的老師,教陳爭的過程非常用心,甚至還特意抽時間備課了。

陳爭慢慢也看出來了,朱亞男似乎真的喜歡自己,不然也不會無緣無語這麼拚命地幫助自己。

他也很苦惱!

朱亞男是一個好女孩,雖然很聰慧,但是在情感方面非常天真無邪,陳爭不想傷害她。

眼下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也只能假裝不知,繼續維持現狀了。

很快到了發稿費的時候了,那而是扣除稅後,還有十八萬多的進賬,他突然一下子就有錢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