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住野豬的小型落穴,在這片森林裡頭要多少有多少。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陷阱都是用純天然的落穴加工而成,不用費時挖掘,只需要在上面鋪上枯枝,蓋上樹葉,再放點誘餌,簡易的陷阱就製成了,任何一個都能夠坑殺大型野獸。

我在這附近連接做了好幾個,以備不時之需。

如果現在再次遭遇豬神,情形將會完全不同,豬神雖然勇猛,但它的體型也就只有成年水牛大小,能坑殺它的落穴多得去,根本不需要像古藤那樣大動干戈。

我搬起一塊人頭大的岩石,居高臨下扔進落穴中,落穴下面立即傳出殺豬般的慘烈叫聲,我面不改色,接連又丟了好幾塊,越往後面扔下去的石塊越大,扔到第六塊的時候,下面的野豬終於沒動靜了。

為了保險起見,我又扔了七塊石頭下去。

好了,肉終於到手了,一整頭野豬全部製成肉乾后,不僅足夠食用,恐怕多得搬不動。

此時我的心早已經飛到森林外面去了。

按照我想好的「森林大逃脫計劃」,等肉製備好了之後,我將正式向這片森林發起挑戰了,方向早已經決定好了,就是「一路向西」。

問我為什麼選擇西面?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西邊正是豬群湧出來的方向,雖然沒有仔細去數,當時豬群數量少說也有兩、三千頭。

豬這種東西,數量一多,就會變得跟蝗蟲沒兩樣,它們會吃光沿途見到的所有食物。

豬還擁有著一樣蝗蟲無法比擬的能力,那就是驚人的食量。

眾所周知而野豬是雜食動物,它們一般給人的印象是粗生粗養,隨便給它們喂些食物就會擅自長膘。

但這種觀念並不完全正確,豬其實相當挑食,高貴的它們雜草可不愛吃,它們不是牛羊,要吃蔬菜,吃高糧,吃肉,就算是草也要吃高蛋白、高能量、低纖維、口感好、易消化的高品質牧草;

說它們不挑食,也只是對人類的食物不挑剔,基本上人吃什麼它們就吃什麼,但並不表示它們什麼都吃。

一頭豬的食量就已經相當驚人了,幾千頭豬聚集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能夠持續供養這麼多頭豬的每天食宿,讓它們發展壯大到如此規模?

單憑自然形成的環境,根本無法想象,除非是人類有意圈養,但這些明顯是由豬神帶領的野豬。

雖然疑點重重讓人無法釋懷的事情一籮筐那麼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就是豬群來的方向,那邊的土地相當富裕,至少曾經是那樣,食物先不說,至少水源應該沒問題,畢竟上千頭豬都活著穿過森林,來到我跟前。

只要沿著它們來的方向往回走,路上遇到的困難應該會少很多,我是如此認為的,所以我才決定朝野豬群來的方向西面進發。

日租:一日老公不打折 「小白!追!」

隨著我的指揮,小白從我的肩上躍下,「汪汪汪」地一邊叫一邊飛奔了出去。

前面一隻中箭的獨角兔,它不顧插在屁股上的箭矢,拚命地往灌木林深處鑽。

看著兔子轉眼間便消失得無蹤無影,我無奈地搖了搖頭,剛才在近距離下也沒能夠一箭射殺對方,果然沒箭頭的木箭根本沒多少殺傷力。

眼前看著受傷的獵物已經逃掉,但我並不著急,我又不是兔子,自然沒辦法像兔子那樣鑽進長滿尖刺的灌木叢。

我在密林中繞來繞去,尋找可通行的道路,遠處不時傳來小白「汪汪汪」的叫聲,對我來說,這便是最好的「路標」。

很快,我來到一處空曠的地方,這裡是一處亂石堆,林木稀少,但雜草卻生長得異常茂盛。

我用長槍小心翼翼地撥開比人還高的草叢,來到一堆亂石上。

受傷的獨角兔正好倒卧在亂石堆上,小白圍著它團團轉,興奮地叫喚著。

「幹得好!小白,回來!」

因為又不會少塊肉,我毫不吝嗇地給予了表揚。

小白見到我后,興奮地跑了回來,一下子便撲到我身上,三兩下便躥到我的左肩膀處,用腦袋不停地蹭著我的脖子。

我先摸了摸小白的腦袋,這才小心翼翼地走近獨角兔。

兔子還沒斷氣,碎石上可以看到斑斑血跡,就在兔子倒卧的不遠處,亂石中可以看到一個拳頭大的洞口,不知道是因為被小白堵住了去路的緣故,還是臨門一腳力竭了。

獨角兔帶傷跑了這麼遠也不容易,精神可嘉,但是……

我提起木槍,毫不猶豫地一槍扎在兔的脖子上,然後轉了幾轉槍桿,將獨角兔死死地釘在地上。

別會錯意,我跟兔子間並沒有什麼怨恨,雖然曾經一度差點死在兔子手上,但那已經是相當久遠的事情,我早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

我可是成年人,怎麼可能一直記恨著那點小小的恥辱……不對,是那點小小的挫折,這是一個人成長所必需的養分,沒必要為此感到害羞對不?

我這麼做,只不過是單純地看它們不爽……不對,我只是單純的補充一下乾糧而已,雖然背包已經快裝不下了,但乾糧是非常重要的,自然是越多越好了,大家說對不對?而且要是因為一時大意,被重傷的兔子臨時前反咬一口,那就相當不美了。

我從兔子身上拔出長箭,在泥地和雜草上反覆擦拭上面的血跡,最後用長槍挑著兔屍,迅速離開現場。

在一個視野開闊的土丘上,我跟小白共同分享著剛剛獵來的新鮮兔肉。

肉果然還是新鮮的好吃,最近一直在啃肉乾,嘴都快淡出鳥來。

就眼下情況看來,我的這次西進的決定,是做對了;

實際上,我現在已經逃離了那一片古木參天的詭異森林,雖然現在還身處密林中,但這裡已經不會出現幾百米高的古木,也不會出現大白天仍然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區域。

註:求票!求收藏!!!今天第二更,本書沖榜中,都來幫幫忙,希望大家不要吝嗇手中小票,拚命往我身上砸吧!!今天將會有四更,絕不食言!!!快用小票來砸我吧!!!!

… 今天是第二十天了,這是我持續向西面深入森林的天數。

與其說深入,「逃離」的說法應該更加準確,因為我一開始就身處森林深處,只是我還不知道森林的中心在什麼方位,所以到底是深入還是逃離,一時還說不清楚,很可能在持續深入森林深處也說不定。

但就結果而言,我的這次西進的決定,是做對了;實際上,我現在已經逃離了那一片古木參天的詭異森林。

算一算日子,我是在來到異世界第五天的時候,偶遇那隻惡意滿滿的公雞,之後公雞用叫聲召來了豬神,然後古藤大暴動,最後連家都搞丟了,可謂九死一生。

然而那一天發生的也不儘是壞事,那一天同時也是我跟小白相遇的日子,非常值得紀念。

之後,第六天,我首次獵到獵物,一頭野豬。

我現在穿在身上的甲胄,看起來像鱷魚皮一樣,其實就是從野豬身上剝下來的,經過精心縫製而成,不僅提高防禦力,皮甲在關鍵的時候,還能充當應急糧食,一舉兩得。

狩獵到野豬后,我又在原地呆了三天,主要為了養傷,當時身上的傷都是被豬神和古藤折騰出來的,還有就是為了製作豬肉乾和縫製豬皮甲。

然後,在來到異世界的第十天早上,正式向森林西面進發。

最開始的時候,我是跟著豬群留下的足跡移動,但後來足跡越來越淡,在一場豪雨過後,終於徹底跟丟了。

之後我就沒再管什麼足跡了,直線向西移動,結果轉眼間,就過了二十天。

也就是說,我現在來到異世界的時間剛好是一個月。

就目前狀況看來,我一時三刻還死不了。

當然,森林中危機四伏,太過得意忘形的話,說不定明天就要駕鶴西去。

我跟小白一起享用著剛剛獵來的新鮮獨角兔肉。

異世界的兔子非常肥大,我跟小白一起也吃不完一整隻,我將剩下的兔肉打包。

我從背包裡頭摸出一個水瓢,水瓢的材料是一種果實外殼,是我在路上撿到的。

我裝了半瓢水,先飲了兩口,然後將水瓢放到小白跟前,小白立即湊了上來,伸出舌頭「嗒嗒嗒」地吸著水,其實就是用舌頭反覆地去舔水。

等小白飲飽后,我擰下礦泉水塑料瓶的瓶蓋,將瓶蓋小心地放置在水瓢的水面上,瓶蓋開口朝上,接著我又從身上的豬皮甲口袋中拔出一根「針」,輕輕地橫放在水面的瓶蓋上。

瓶蓋就像一隻小船穩穩地載著「針」浮在水面上。

將「針」放好之後,浮在水面上的瓶蓋開始在水面上慢慢地轉動,速度緩慢,開始先逆時針轉了半圈,然後又順時針轉了小半圈,反覆幾次之後,瓶蓋終於靜止不動了。

這時指針的一頭,所指的方向是正北面。

這是我製作的簡易指南針,「指針」的材料現成的,我將文具中活動圓珠筆外殼上面的金屬筆夾拆了下來,然後將它放在皮夾扣的磁鐵上反覆摩擦進行磁化。

簡易的指南針就這樣誕生了,全靠它,我才沒有在森林中迷失方向,最終走出那片古木參天的詭異森林。

確認了方向後,我將「指針」重新插回皮甲的小口袋中,妥善地收好,我在豬皮甲上面縫製了很多口袋,看起來像防彈衣一樣,當然,現在上面插著的不是彈夾,而是重要的隨身物品。

自從背包搞丟過一次之後,重要的東西我都會放在身上,隨身攜帶。

我蓋好瓶蓋,拿起水瓢,將剩下的水一飲而盡。

飲飽食足,方向也確定了,那就在天黑之前再趕一段路吧,可不能繼續在這種地方磨蹭下去。

自從走出古森林后,我的鬥志徹底地燃了起來。

小白貌似知道要出發一樣,啪啪兩個便躍到我的肩上。

順帶一提,長時間相處后,我發現小白的牙齒其實沒有毒。

首先,小白的牙齒並沒有洞孔,沒辦法像毒蛇毒蟲那樣往獵物的體內注入毒素;

雖然後來曾懷疑小白的唾液中可能有毒,但被它咬到的獵物,並沒有出現任何中毒的跡象,獵物既沒有出現僵直的癥狀,也沒有倒頭昏睡。

真是不可思議,為什麼當時我的身上卻出現麻痹和昏迷兩種反應,現在還是迷團;當然,我並沒有讓小白再咬一次進行驗證的意思。

經過簡單訓練后,小白現在已經成為一隻出色的獵犬。

雖然對小白的正體是不是犬類還抱有疑問,但它現在所做的明顯比狗還要出色。

現在毫無疑問是我不可或缺的重要同伴,最佳搭檔,它現在已經能夠聽明白多種指令,像握手、坐下、卧倒、跳高、地上翻滾、甚至高難度的原地後空翻等等;

剛才所提到的那些動作,在狩獵中毫無用處,純粹只是抱著跟小白玩樂的心態教它的。

當然,我也有認真教導一些真正有用的東西,將丟木棍出去讓它撿回來之類的,這個在狩獵小動物時會用到,只要射中目標小白便會跑去將獵物叼回來,就算沒射中目標,它也會將箭叼回來;

還有就是一邊發聲一邊追趕獵物,要是追遠了,我只需吹個口哨它就會自己跑回來等等。

還有就是小白的鼻子異常靈敏,能夠輕鬆找到獵物藏身之所,小白最愛吃獨角兔的肉了,只要附近還殘留著獨角兔的氣味,就絕對逃不過它的追蹤。

除了狩獵的本領外,小白的耳目也是十分靈敏,畢竟身上長了一對可愛的兔耳,同時還具備夜視能力,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它的耳目。

作為一名「斥候」異常出色,無人能及,能夠在極遠處便察覺到危險,也能嗅出強大猛獸的氣味,並提前進行迴避,到了晚上,則是一名優秀的哨兵,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能第一時間驚覺,發出預警。

小白的好處多到數不完,簡直是居家旅行必備搭檔,我能夠活著走到這裡,小白功不可沒。

據說肉食動物和草食動物之間,體味和糞便之類的排泄物的氣味截然不同,那怕彼此之間從來沒有碰過面,動物也能憑藉本能知道,散發氣味的主人是獵物還是獵人,小白顯然具備分辨兩種不同氣味的才能。

自從有小白加入隊伍之後,我便沒有從正面碰上過一頭食肉的猛獸,那怕身處於野獸滿地跑的原始森林中也一樣。

註:今天第三更,晚上還有一更,新書需要大家的支持!別忘了投小票!!!!!!

… 我現在仍然堅持原則,一路向西,但現在心裡卻有點動搖了。

我現在已經走出了那片詭異的古森林,走出森林后,我在西北偏北方向,發現了一樣東西,那個東西的存在感實在太強,一直在「誘惑」我改變方向。

問我到底看到什麼?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一座山而已。

只是那座山稍微有點高,在大晴天的時候,就可以在偏北的方向看到一座直插雲端的高山,只是蒙朦朧朧地看到,並不真切。

對於迷路的人來說,高山是個好東西,沒有比它們更好的天然地標了;這裡有必要澄清一下,我並沒有迷路,只是不知道路在那個方向而已。

在高山上,能夠眺望遠處景色,說不定能夠看到城鎮什麼的,那就最理想不過了。

以前,在那片古木參天的森林裡,視野受到極大限制,根本無法進行遠望,抬頭能看到的除了樹,還是樹,經常連雲都看不到;就算在通天樹那裡有一塊足球場大的空地,仍然沒辦法眺望遠處,足球場的外圍有高高的觀眾席遮擋視線,站在球場上根本看不到外面的街道,而通天樹那裡同樣有「圍牆」,由幾百米高的大樹形成的樹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