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身患怪疾的緣故,所以兩人一見如故。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像相識了好多年似的。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這不是一見鍾情,而是因為—–他們等彼此實在是等的太辛苦了。

他們都聽過那種荒謬的,很不靠譜的傳聞,他們知道這不可信,可是,卻又很期待那是真的。因為害怕失望,又故意說這很荒謬—–

病人的心思,是很複雜的。每個買彩票的人都知道中大獎很渺茫,可是,他們心中當真就不希望中獎嗎?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兩個數次見面的男女便躺在了一張床上,並且發生了一些超友誼關係。

沒有羞澀、沒有羞恥、沒有愧疚、也沒有罪惡—-一切,只是為了活著!

他們不想死!

無論是秦洛,還是蘇子,或者說每一個人。

秦洛擁著蘇子消瘦的身體,說道:「沒關係。你先休息一會兒吧。好好睡一覺。」

「嗯。」蘇子點頭答應,把腦袋埋在秦洛的懷裡睡著了。

秦洛想了一會兒事情,也覺得有些困了,便也跟著進入了夢鄉。

秦洛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才剛剛開始變亮。

這時候,正處於黑暗即將過去,黎明即將到來的交融點。星光寂寥,冷風吹拂,不遠處的湖面上氳氟起一層薄薄的霧氣,把這小樓給點綴的像是蓬萊仙境一般。

「你醒了?」蘇子問道。

秦洛轉過臉去,正好和蘇子亮晶晶的眼睛對了個正著。

「以前都會在這個時候醒過來鍛煉身體。幸好遇到了師父,所以我才能活到現在。現在事情多了,鍛煉身體的時間少了—–但是習慣使然,這個時間點仍然會情不自禁的醒過來。」秦洛說道。

「在這兒也可以鍛煉身體。」蘇子說道。

「嗯?你休息好了?」秦洛激動的問道。

「我是說讓你到院子里鍛煉。」蘇子紅著臉嗔道。「麽麽每天也會鍛練身體呢。菩薩門也有些練功的法子,只是我的身體—–用不上。」

秦洛把蘇子摟在懷裡,讓她的臉貼在自己溫熱的胸口,保證似的說道:「你一定能夠站起來的。你的身體情況我也考慮過,只要能夠想辦法把那股寒毒給驅除,我就能夠想辦法讓你的經脈重新疏通。」

「我最近在治療一個漸凍症的病人,只是他的情況比你的要簡單一些。他身體的寒毒能夠用太乙神針解決,然後再用入神之境導入氣體,幫他疏通經脈,我來的時候去看過他,他現在復原的非常好。兩隻手都能運動了,腳也開始有了感應,用不了一年時間,或許半年,他就能夠再次站起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要先想辦法驅除你體內的寒毒。這樣的話,你就可以重新站起來,和正常人一樣。」

「我相信你。」蘇子說道。「你一直能夠給人帶來驚喜。我也需要你的這份驚喜。」

「嗯。一定會的。正好沒事兒,我起床鍛煉一下身體吧。」秦洛說道。其實是,他有些想逃避。

昨天晚上的慾望沒機會發泄,今天抱著蘇子的身體又是一種廝摩,下體早就挺拔如松。起床洗個冷水澡,再練習一會兒《道家十二段綿》,體內的那股火氣便能夠澆滅。

蘇子和秦洛的身體貼在一起,已經感受到了秦洛的異樣。她精通醫學,不會像一些無知少女般把男人的男*根誤認為是鑰匙或者手機一類的玩意兒。

看到秦洛想要起床溜走,她伸手摟著他的身體,柔聲說道:「還是在床上鍛煉吧。我已經休息好了。」

秦洛猶豫了一秒,終是不忍拒絕。

一陣激情的前奏后,秦洛感覺蘇子應該準備好了,這才緩緩的進入了她的身體。

因為蘇子的身體太輕太薄,給人一種一不小心就會被撕裂的感覺。所以,秦洛很是小心翼翼。

蘇子的眉頭微皺,任由身體裡面進入了一根男性之物。等到她適應時,秦洛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這前期進入太過小心,讓他有點兒緊張兮兮的感覺。雖覺緊湊,但是那份愉悅感卻被這緊張的心情所沖淡了不少。

「我進去了。」秦洛說道。

「嗯。」蘇子點頭。雙手緊緊的握著床單,仍然顯得有些緊張。

「嗯—-」

當蘇子發出一聲悠長的悶哼聲后,秦洛終於挺進了最深層。

直到這個時候,秦洛才體會到了快感。

而且,更奇妙的是,他感覺的到,有一股涼氣在環繞包裹著它。不再像以前那般的激情四溢,有種難以把持的失控感。

清涼。柔和。如魚得水。

「難道那傳說中真的?」秦洛激動的想道。

可是,這個時候已經無暇他顧。

秦洛腰身一挺,開始有節奏的衝擊起來。

正是:風情逾萬種,彩霞撲羞影。

無限思春意,盡在呻吟中。

零落在瞬息,花無百日紅。

青春正好時,何不醉春風。

———–

————-

蘇子對著正在幫忙擺放碗筷的麽麽說道:「麽麽,收拾一下,最近要出趟遠門。」

老太太一愣,然後說道:「小姐,有句話老身不知當不當講。」

「麽麽,我們相處那麼多年,我的性子你還不知道嗎?有什麼話就直說吧。」蘇子奇怪的說道。

「小姐,雖然我知道你和附馬—當然,這也是理所當然。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嘛。呸呸呸,附馬爺,我的意思可不是說你是雞是狗—-我就是那麼一比。小姐跟著附馬爺出去,那也是應該的。可是畢竟你有菩薩門的門主這層身份。現在門裡那麼多事兒,你也得交代一聲才是?這門主之位,你是兼著,還是要怎麼著?如果你要交與他人,也得選擇個合適的人不是?」

蘇子微羞,說道:「麽麽,你都說的些什麼話呢?誰說我要跟他去了?我是說要去一趟韓國。你也要跟著出門呢。」

「韓國?就是以前那高麗小國?」老麽麽問道。

慕先生的小驕傲 「現在改名叫韓國。」秦洛笑著說道。

「我呸。高麗小國就是高麗小國,他就是改名叫秦國—–他還是高麗小國。」老麽麽很不屑的說道。

「小姐,我們去哪兒幹什麼?那地方窮啊,以前每年都餓死不少人。袁大頭你知道吧?就是那個妄想要做皇帝的傢伙。他就是被發配到高麗鎮守的—-據說人都被他們殺光了吃掉。到最後沒人吃了,他才跑回來的—-」

秦洛一頭冷汗啊。這老頭頭太落伍了吧?她都說的是那一年代的事兒啊?

「麽麽,現在高麗—-韓國和以前不一樣了。」秦洛解釋著說道。「他們的經濟發展很快,現在那個國家是亞洲強國之一。實力還是非常厲害的。」

「這樣?比我們華夏還厲害?」老麽麽一臉不可置信的說道。「老身到現在還不明白呢。咱們去哪兒幹什麼啊?那得多遠啊?」

「去和他們比拼醫術。」秦洛說道。「他們向我們挑戰挑釁呢。」

「高麗也有醫術?他們都是學咱們的啊。」老麽麽那張枯瘦如柴的老臉變的很黑很黑。怒道:「吃水還不挖挖井人呢。學了咱們的東西,又跑來欺負咱們,這是什麼道理?呀呀個呸的,老身要過去好好教訓他們。」 葉景言驅動車子往顧氏葯膳店方向去,一心二用的問道:「小桐,網上的視頻是怎麼回事?」

吳桐將言玥在自己店裡暈倒還有現在她轉院的事情通通和葉景言說了一遍。

葉景言聽完,推斷說道:「按照你之前的說法,這個叫言玥的兩次說法不一致。有可能是有人在中間搗鬼。」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

吳桐拿起手機一看,原來是吳楠打來的。

「小楠?」吳桐隔著電話說道。

吳楠在今早談論關顧顧氏葯膳的食材不合格問題,急忙上網看關於顧氏葯膳的兩段視頻。

看完以後擔心吳桐,悄悄的躲到茶水房來給她打電話。

吳楠捂著手機,小聲的說道:「小桐,我在網上看到了關於你店裡的視頻,是不是那個女的要訛你的錢。現在你怎麼樣了,千萬不要慫啊,大不了我們走法律途徑。」

吳桐手機傳來吳楠關切的聲音,對於她這種無條件的信任感,讓她覺得心裡滿滿漲漲的,像是有一道暖流劃過心底。

吳桐在電話里安慰擔心自己的吳楠,告訴她自己現在很好。

現在是上班時間,吳楠也不敢偷懶時間太久。聽見吳桐的聲音,知道她現在狀態還很好也就放下心來。約好晚上打電話給她以後掛斷了電話,接了一杯水后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

吳桐掛掉電話以後,嘴角一直上揚。

好情緒像是會傳染一樣,葉景言心情也變得很好。

葉景言繼續和她分析這個言玥改口,到底是誰說了什麼。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顧氏葯膳。推開玻璃門,就見幾個穿著制服的人站在店中央。

張芙見吳桐回來了,高興的跑過來,「店長,你回來了。」

在吳桐走了沒多久,食品葯監局的人就過來了。因為吳桐這個店長不在,所以她們就一直等著。

早上顧老一般會來的比較晚,現在店裡面就只有她們幾個店員在,看到了吳桐就像看到了主心骨。

穿著制服的幾人是食品葯監局派來的食品安全檢查員,顧氏葯膳的食品安全問題引發很多人的討論,為了不讓這件事產生太大的負面影響,食品葯監局局長立刻派人員過來了解情況。

「你好,我們是食品葯監局的。我們接到舉報說你們店的食品有問題,所以我們今天特意過來檢查,這是我們的證件。」

來檢查的人一共有五個,著統一服裝。其中一個應該算是組長的人說道。

吳桐和葉景言聽到食品安全檢查員說有人舉報,兩人都不覺得意外。在車上時葉景言就和吳桐分析過,這可能是有人故意針對她的。

吳桐十分配合的說:「我有什麼需要配合你們的嗎?」

食品安全檢查員起初聽到顧氏葯膳食品有問題,第一印象對這家店的感官就不好。現在吳桐這個店長這麼配合,倒是讓她們稍稍改觀。

陳檢查員是這次小組的組長,聽完吳桐的話后說:「感謝你的配合。請拿出你當初辦理這家店的各種證件。」

吳桐一直以來受到顧奶奶的影響,認為做葯膳的就要講究一個安全。因此當初各種證件也是辦的相當齊全。

「請稍等,我去拿。」

為了不破壞餐廳的整體布局,吳桐並沒有把像是食品安全經營許可證、健康證等這類的證件掛下牆壁上,而是放在了休息區的抽屜里。

各類證件一共有7種,吳桐將它們全部都拿了出來。遞給陳檢查員,「都在這裡了。」

陳檢查員將證件分給其他四個組員,仔細的檢查。

「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

組員們說道。

陳檢查員將證件遞給吳桐說:「證件沒有問題。接下來我們就要檢查店內環境以及食品的新鮮程度,我們會抽樣將一些食品帶回去檢查。」

食品問題吳桐並不擔心,作為由梧桐樹化型的妖怪,蔬菜是否新鮮一眼就能看得出來。至於肉類也會用妖力探查,根本就不擔心。

吳桐說道:「好。」

然後和葉景言站在一起,不妨礙她們對自己店的衛生環境進行檢查。

陳檢查員等人四下分散,已經將一次性手套戴好,檢查著餐廳的各個角落以及用手摸餐桌上是否有油脂殘留。

從陳檢查員等人的神情來看,吳桐知道自己店裡的衛生環境是沒有問題的。

檢查完了餐廳,陳檢查員又讓吳桐帶她們到廚房去檢查。

每天晚上下班之前,吳桐都會要求陳東等人先要把廚房的殘餘垃圾處理乾淨,和將廚房用具打掃乾淨。

因此陳檢查員當然什麼也檢查不出來。

最後,陳檢查員等人抽樣將葯櫃里的藥材隨機抽取一點,然後再將今天送到的還沒有整理完全的各類食材抽取一點帶回去化驗檢查。

「感謝你的配合,接過出來后我們會通知你的。」陳檢查員最後對吳桐說。

然後帶著組員們離開了。

現在網上鬧得這麼大,估計也不會有食客過來了。於是吳桐對閑站著的店員們說:「這幾天估計是沒有什麼客人了。這幾天你們暫時不用來上班了,上班時間我會通知的。」

店歇業幾天意味著他們就要損失幾天的工資,可是這個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眾人七嘴八舌的安慰吳桐幾句也就換了衣服離開了。

一時間,店裡就只剩下吳桐和葉景言兩個人。

餐廳里的燈照射下來,吳桐被籠罩在葉景言的陰影裡面,葉景言摟著吳桐的肩膀說:「在你們店暈倒的那個言玥,雖然不知道轉到了哪家醫院,不過有結果了我通知你,嗯?」

葉景言知道吳桐雖然表面看上去是一個依賴別人的人,和她相處久了就會知道她並不是表現出來的那樣。葉景言心裡已經有了懷疑對象,現在還沒有接過不想對吳桐說罷了。

作為一隻妖,什麼事並不是萬能的。就好像查言玥轉院這件事情就沒有頭緒。在心裡吳桐將葉景言當做至親的人,信賴的對他說:「好,我等哥的消息。」

吳桐乖乖巧巧的樣子,葉景言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發頂。狹長的丹鳳眼裡是化不開的愛意。 第396章、讓他們閉嘴!

「麽麽,不要生氣。既然過去了,總是要好好給他們一些教訓才是。」秦洛安慰著這個脾氣暴燥容易衝動的老太婆。「現在外面的情況很糟糕,不斷的有人鼓吹中醫無用論和中醫有害論,也不停的有人建議中醫應該廢除―――如果中醫當真應該廢除的話,韓國為什麼要和我們搶呢?為什麼他們的政府會投入那麼多的資金來發揚和研究中醫?」

「就是。中醫治病救人的時候,他們怎麼不提出廢除?這些有了老婆就忘了娘的不孝子孫。」老麽麽很有同感的說道。

「所以我們這次的韓國之行,只許勝,不能敗。」秦洛苦笑著看向蘇子,說道:「我們輸不起啊。」

「我們不會輸的。」蘇子肯定的說道。「你今天要去正氣門拜訪嗎?」

「是的。今天去正氣門,明天再回燕京拜訪鬼醫派。這一次,還需要多多藉助你們的力量才行。」

「附馬爺,你這麼說可就客氣了。」老麽麽又嘎嘎的笑著,聲音刺耳,說話的內容卻不再刺耳。「你和我們小姐――-成親,那可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說兩家話,就太見外了。我這老太婆子也跟著去趟高麗,任憑附馬爺差使了。不過,此行高手眾多,怕是沒有我動手的機會。」

秦洛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每一個人都會有機會。」

他心中有一個瘋狂的決定。只是此時還不是說出來的時候。

要挽救中醫,必須要以非人的手段來壯其聲勢。人都是自私的,他必須要為華夏的子孫後代更多考慮一些。

飯後,秦洛就要離開。他已經和蘇子約定好,三天之後,在燕京匯合。

蘇子行動不便,而且菩薩門大多都是女眷,所以也要提前動身。在秦洛離開后,她們也要出發了。

秦洛推著蘇子走到院子大門口,把輪椅停了下來,走到前面俯身蹲下,握住她微微冰冷的小手,說道:「我教你的行針方法記住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