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老者們聽到穆長老的話,都震驚不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不知閣下可否一試?”見到久久未語的玉龍飛,穆長老不由打斷了他。

霎時間,一雙雙眼睛,再次盯住了他。

“廢物,那可是金龍裝備啊,還不同意!”就在玉龍飛猶豫不決時,那個消失幾年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

“師父?”這個聲音,如同針一般,直接把玉龍飛驚醒了。只要有了師父的幫助,煉製金龍裝備,那豈不是……,隨即,很是自信的望着穆長老:“不知何時,可以煉製?”

“啊……”玉龍飛的聲音,如同晴天霹靂一般,直接把其他老者驚到了。

“呵呵,閣下強大的精神力,果然名不虛傳!”見到玉龍飛如此自信的答應了,內心中,還在忐忑的男子,也是不由的豎起了大拇指:“雖說我們穆家,在雪域草原,曾找到過幾名鑑定師,但他們對於煉製赤焰槍,卻不敢接手,閣下,如此胸有成竹,可真讓我佩服啊!對了,還不知閣下怎麼稱呼呢?”說着,男子有點愧疚的低下了頭。

“玉龍林之子——玉龍飛!”

這是玉龍飛踏出聖林鎮的第一站,所以,他想讓父親的名字,在這裏永久留下,所以沒有顧忌的喊了出來。

“好名字啊,看來你父親也是大人物啊!”

玉龍飛有如此修爲,想必都是他父親的功勞,所以衆人都對玉龍飛投去了敬仰的目光。

“我叫穆戰天!”對玉龍飛崇拜一番後,男子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穆木!”穆長老笑了笑。

“穆傲!”在他們介紹完後,穆戰天旁邊的一個老者,緩緩邁出了左腿。

這個名字,如同**一般,直接點燃了玉龍飛心中的怒火,眼前殺氣瀰漫,手中龍氣,陡然化爲龍火,在空中燃燒着。

見狀,穆戰天忙抽出龍氣,擋在了穆傲跟前:“穆傲乃我穆家上一屆族長,巔峯時,修爲曾達到了七品龍師,對皇室忠心耿耿,不過,幾年前被尚武力打傷,降至成了龍徒。”看到玉龍飛跟前的殺氣,穆戰天忙解釋道。

“算了吧!”可能是穆戰天的話,激醒了玉龍飛,一撇頭,把龍火收了回去。

“龍飛兄弟,我穆傲可是得罪於你?”儘管玉龍飛被穆戰天攔了下來,但穆傲心中,卻很是疑惑,隨即,有點氣憤的望着他:“我穆傲一生光明磊落,竟……”

看到穆傲氣憤不已,穆戰天忙走到他跟前,有點歉意的望着他:“莫生氣,莫生氣!”

“穆族長,今天這事,我忍了!不過,要是我玉龍飛查出真相,那件事,真與穆傲有關的話,莫說你穆家,就算皇室,我也不放過!”說着,玉龍飛拳頭一緊,一團龍火,猛然化爲火球,直接砸向地面。

“碰!”

頓時,一個兩米深的坑,便展現了在衆人面前。

望着這坑,在場的衆人,不由頓了一下。

“龍飛兄弟,你放心,只要我穆家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就算你要滅我穆家,我穆戰天,都不會說一個‘不’字!”

穆戰天一生光明磊落,未曾做過傷天害理之事,因此,他堅信,他的族人也不會做什麼壞事,所以,也是拍了拍胸膛,向玉龍飛保證道。

“好,穆長老,只要查出真相,我玉龍飛絕不手軟!”

雪兒被帶走的當日,玉龍飛一共記住兩個名字:尚武力、穆傲!眼前的穆傲,修爲已降至龍徒,自己殺他,易如反掌,而玉龍飛本人又不是濫殺無辜、欺凌弱小之人,只要他得知真相,那穆傲,他絕不放過!

“龍飛兄弟,我穆家所在之地,爲白極赤煉狼洞府,雖說有我們保護,這些狼,不敢對你怎麼樣,但並不代表它們不敢攻擊你!”穆戰天是做大事的人,因此,他很快忘了穆傲這事,立馬朝玉龍飛解釋道。

“噢?那穆族長,需要在下怎樣做呢?”聽到穆戰天的話,玉龍飛也明白了什麼,隨即,一臉茫然的望着穆戰天。

“想讓白極赤煉狼服你,很簡單。一:流淌着我穆家血液,顯然這是我穆家的優勢:二:戰勝白極赤煉狼狼王!”

“戰勝白極赤煉狼王?”第一條路,對於玉龍飛來說,已經不現實,因此,他只能考慮第二條路。不過,這條路,可是……

“征服白極赤煉狼後,雪域草原的大部分狼,就會成你手下,只要一聲令下,他們便可以爲你赴湯蹈火!”

在玉龍飛猶豫不決時,穆戰天那誘惑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

霎時,一幅幅千狼隨自己征戰的畫面,立馬浮現在了玉龍飛眼前。 “龍飛兄弟,不知想好沒?”望着聯想翩翩的玉龍飛,穆戰天得意的笑了笑。

陷入幻想中的玉龍飛,在他的提醒下,才醒悟過來,有點期待的望着穆戰天:“穆族長,白極赤煉狼的修爲可以和龍師相媲美,那白極赤煉狼狼王,自然要強悍更多,以在下的實力,就是想征服它,也是可望不可即的事!”

“龍飛兄弟,我說過,你幫我們這忙,不是白幫的,現在我們就去幫你擊敗白極赤煉狼狼王!”說着,穆戰天也不顧其他老者的反對,朝玉龍飛揮了揮手。

隨後,大堂正中央那面牆,便打開了。

“走!”

接着,穆戰天率先走了進去,緊接其後,玉龍飛異常興奮的走了過去,雖說其他老者,不太同意族長的做法,但還是跟了進去。

牆的那面,是一片寬廣的草原,其中,一個巨型的狼堡,正佇立在草原上。此時,數百隻白極赤煉狼正守在狼堡下面。

看到忽然走近的衆人,白極赤煉狼都豎起了耳朵,緊緊的盯着衆人。

“嗷嗷”可能是看到了玉龍飛,這些狼都異口同聲的叫了起來。

在這些嚎叫聲過後,狼堡跟前,陸續又跑來了數百隻白極赤煉狼,在它們後面,黑壓壓的狼羣,正疾馳而來。

其中數千只白極狼,還有數萬只草原狼,正衝在最前面。

“轟隆、轟隆”巨大的聲音,由遠及近,好似要把草原踏平一般。

“龍飛兄弟,不要動用龍氣!”

雖說白極赤煉狼不會攻擊穆家人,但它們對於外人卻不會放過,爲了避免羣狼共怒,穆戰天忙提醒到他。

聽到穆戰天的提醒,本想用龍氣護體的玉龍飛,立馬打消了這個想法。一隻白極赤煉狼,就能和龍師相媲美,如今,就算有龍魂幫助,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能把上萬只狼擊退,隨即,也是緊緊的跟在穆戰天身後。

“嗷嗷”隨着穆戰天向狼堡的逼近,數只白極赤煉狼都向他發出了警告聲,而且警告聲,一聲高過一聲。

不過,穆戰天並沒理會它們,手掌一揮,接着,擋在他前面的白極赤煉狼,就像被主人批評的小狗一般,屁顛屁顛的爲他讓出了路。

要是穆家人,靠近狼堡的話,這些白極赤煉狼,絕不會有半點阻攔,但這次因爲玉龍飛的存在,所以,撤走的那幾只狼,在他們走後,再次把眼光瞄向了玉龍飛。

半張着嘴,爪子不斷在空中揮舞,同時,兇惡的目光,不斷向玉龍飛示威。

“唉——”

就在玉龍飛小心謹慎之時,龍魂的聲音,再次在他耳邊響起。

“師父,難道你也對付不了它們嗎?”聽到聲音的他,有點不可思議的詢問着龍魂。

“不是,這羣畜生,着實比我手下忠誠啊!”龍魂的聲音,差點讓玉龍飛吐血,不過,仔細一想也對,當日自己見到龍魂時,他跟前可是有數千條龍。要知道,翔龍大陸的修煉者,都希望自己擁有龍的實力,但真正擁有的,有幾個呢?所以,眼前這狼羣,對於龍魂來說,簡直是不屑一顧。

隨着他們的行進,數萬只狼,完全把狼堡包圍了。

離狼堡數千裏外,十五人的小車隊,正在緩緩前進着。在他們跟前,數只白極狼,正不顧一切的向北方跑去。

見狀,一名大漢,忙向一身白衣的女子問道:“琪小姐,莫非小飛?”

“這羣狼形跡可疑,命令兄弟們謹慎起來!”被他問道的女子,並沒等他說完,便打斷了他。

無奈之下,男子只好朝身後的兄弟們喊道:“大家提起萬分精神,不要讓這些狼鑽了空子!”

“轟隆”

在狼羣的目視下,穆戰天終於打開了狼堡的門。

接着,一股股清香,便從狼堡中飄了出來。

聞到這股氣味,玉龍飛突然忘了自己的處境,好似走到閨房門口一般,久久不能移動。

“走吧!”

走在前面的穆戰天,聲音洪亮,再次把玉龍飛驚醒了過來,之後,跟着他,就走進了狼堡。

狼堡分兩層,第一層內,擺設簡單,各個角落,裝滿了花。這些話,奇形怪狀,芳香四溢。

走進狼堡,彷彿走進了花園一般。

本以爲狼堡內,會是多麼狼藉的玉龍飛,不由傻了眼:“狼堡內怎麼會有花呢?”

“有毒”隨即,他大腦就被觸到了電,緊閉呼吸,緊緊的跟在穆戰天身後。

此時的穆戰天,嘴角浮動,早已緊閉了呼吸,而他身後的老者們,在進入狼堡前,已經緊閉了呼吸,但這些人,卻沒有告知玉龍飛。

沒有聽到身後人的呼吸聲,玉龍飛已經猜出,他們早已知道這些花有毒,畢竟進入狼堡,他們可不是一次半次的,不過,他們並沒像之前那樣提醒自己,難道說這裏面有什麼倪端?

沒有在一層停頓多久,穿過花叢的穆戰天帶着衆人,便走上了樓梯。

“蹬蹬”就在衆人,剛剛邁上樓梯,下面的花叢,頓時浮動起來。

“刷刷”浮動的花心上,一股股清香,正濃烈的撲向衆人。隨着清香的撲襲,一朵朵花,就幻化爲了白極赤煉狼,緊緊的盯着玉龍飛。

“上千只?”看到一隻只撲襲而來的白極赤煉狼,玉龍飛不禁冷嘆一聲,迅速往樓梯上跑,可是,在這一刻,這樓梯,猶如沒有盡頭的天梯一般,不論他怎麼向上跑,就是跑不到盡頭,於此同時,在他跟前的那些人,也變成了白極赤煉狼,混入了狼羣之中。

“來呀——”就在玉龍飛孤立無援時,妖媚的女子,忽然從樓梯上,滑了下來。她的聲音,很有磁性。聽到聲音的剎那,玉龍飛身體一僵,好似被電到一般。

不過,精神力強大的他,眨眼之後,便恢復了過來,手中龍火涌到,猛的灑向了女子。

“哎呦,你怎麼這樣對人家呢?”灑出去的龍火,在女子嬌媚聲中,化爲無數小花朵,飄在了空中。

“嗖嗖”接着,那條曼妙的身影,再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向了玉龍飛。

“雪兒?”飛來的身影很熟悉,一時間,玉龍飛竟頓在了原地。

“是嗎?”玉龍飛聲音很小,但還是傳到了女子耳中,隨即,女字故意是露出了右肩,向他拋了個媚眼。 頓時,玉龍飛像觸了電一般,視線變得模糊起來。

“龍飛哥哥”隱隱中,雪兒的聲音,忽然浮到了他耳邊。

伴隨着這些聲音,女子猶如仙女一般,從樓梯上,緩緩向玉龍飛懷中飛去。

“沒出息的傢伙!”

就在玉龍飛迷失本性時,龍魂眉目緊皺,頓時,一股強大的龍氣,猛的衝向了他的大腦。

在這一衝擊下,玉龍飛忽然恢復了清醒,手中龍火四冒,再次朝女子舞去。

相比於上一次,這一次的龍火,要強橫千倍萬倍,凡被龍火觸及到的,都化爲了灰燼。

女子本想通過媚術,把龍火擊跑,但這一次,她顯然失算了,在媚術的引導下,龍火越着越旺,很快就要燒到女子身體。

“臭小子,沒想到你會這樣狠!”

被龍火逼退的女子,眉角抖動,嘴中盡是不甘,隨即,身形一抖,就脫離了龍火的吞噬,行轉到另一角。

看到忽然敗退的女子,玉龍飛才鬆了口氣:“好厲害的媚術!”

不過,還沒等他緩過氣來,樓梯下,數百隻白極赤煉狼,揮舞着爪子,兇惡的向他撲去。

“撲哧!”

在白極赤煉狼的圍堵下,玉龍飛手中的龍火,再次暴漲,把即將撲上來的白極赤煉狼逼了下去。

“嗷嗷”被逼退的它們,像發了瘋一般,眼中火氣四冒,好像要把玉龍飛吃掉一般。

感受到對手忽然增強的殺氣,玉龍飛精神緊繃,眨眼時間,強大的精神力,便把整個狼堡包圍了,而他手中的龍火,在精神力的操控下,態勢更加兇猛,不斷蹦出猛烈的火花。

“嗷嗷”感受到狼堡中強大的氣息,狼堡外面,千萬只狼,也站不住了,都向狼堡逼近着,好似要把狼堡擠倒。

“滋滋”被精神力抽打着的空間,不斷在撕裂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