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朱帥怎麼也靜不下心來,沒有想到,自己在誅神之陣中修鍊了七年的時間,光明大陸上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4 日 0 Comments

現在,局勢還真的是特別的被動。

而時間,只剩下最後的三年了,看來,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就在朱帥胡思亂想的時候,朱帥的房門突然被推開,娜美羞紅著臉頰走了進來,坐在了朱帥的身旁。

朱帥自然是知道娜美的心意,將自己的心情收拾了一下,把娜美擁入了懷中,整個房間,瞬間春意盎然。

一夜纏綿過後,一切春暖花開,而娜美則是由於吸收的能量有些大,再次的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朱帥每天都和自己的家人呆在一起,而幾位女孩,也每日極力的照顧著朱帥。

不過,神運算元前輩卻一直沒有消息,這不禁讓朱帥有些著急,畢竟現在這種局勢,沒耽擱一天,都會多一分危險。

以朱帥的性子,也有些坐不住了,但是神運算元前輩肯定有他的安排,所以朱帥也不想去打擾他。

趁著這段時間,朱帥決定先煉製一些符咒,以備不時之需。

朱帥的實力,已經正式的突破到了法聖的級別,理論上來說,已經具備了煉製七星符咒的實力,再加上現在朱帥將九轉聖靈訣也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靈魂力量有了極大的提升,煉製七星符咒,應該難度不大。

只可惜,煉製七星符咒,用到的材料,大多是一些珍惜材料,特別是七階魔獸的獸核,更是少見,就算是銀鳳族中儲備不少,但也僅能為朱帥提供一些七階魔獸的獸核。

至於那些材料,朱帥只好想其他的辦法了。

無奈之下,朱帥只能決定離開銀鳳族一段時間,去內陸中的那些大城市中,盡量的收集一些材料。

聽說朱帥要離開銀鳳族,母親等人自然是不放心,好在大家的實力,現在都還不弱,在商討了一番之後,大家決定一起行動。

由於娜美還在沉睡之中,需要有人照顧,母親和父親便留了下來,而靜兒月檬雪絨玉瑤四人,則是一起和朱帥去收集材料。

做好決定之後,一群人便與火鳳族長打過招呼,離開了銀鳳族。

朱帥一行人,雖然只有五人,但是實力卻不弱,朱帥和月檬,都達到了法聖級別,而且朱帥還有金麒這樣的七階魔獸,所以,安全問題,應該是不大。

離開銀鳳族,幾人出現在了鳳凰山脈,辨認了一下方向之後,朝著附近的大城市掠去。

一路上,大家歡聲笑語,好不愜意,不過朱帥卻發現,與十年前相比,內陸中現在的人流量似乎減少了許多,看來,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知道了黑暗大陸的事情,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都不敢出來隨意的亂跑了。

好在朱帥現在的名聲,也十分的大,幾乎每到一個城市,當地的勢力都會好生招待朱帥一番,還幫助朱帥一起收集材料。

這樣一來,只是用了幾天的時間,朱帥就足足收集到了兩納戒的制符材料,供自己煉製一些符咒,已經綽綽有餘了。

這天,朱帥一行人在靈虛城又收集到一些材料之後,便在靈虛城住了下來。

朱帥決定,今日在這裡休息一晚上之後,明日便返回銀鳳族。 這次的行程,還算順利,在朱帥名聲在外的幫助之下,只是幾天的時間,朱帥就將所需要的珍貴材料全部集齊。

朱帥打算在靈虛城修整一晚之後,便動身回銀鳳族。

其實,朱帥完全可以住進太虛殿之中,只是神運算元前輩最近事務纏身,所以朱帥也不想去打擾他,而是找了一顆客棧。

夜裡,朱帥等人休息的十分好,終於是將數日奔波導致的勞累退去。

第二天一大早,朱帥便醒來,收拾好自己的房間之後,便打算將眾位美女叫醒,一同返回銀鳳族,可朱帥才剛剛站起身來,月檬就著急的跑了進來。

「朱帥,不好了!」

月檬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怎麼了?」

朱帥從未見過月檬如此的慌張,趕緊問道。

「今兒一大早起來,我就發現玉瑤、靜兒和雪絨不知道跑哪裡去了,起初,我還以為她們出去買早餐了,就沒有在意,可是等了好久之後,她們三個都沒有回來,我出去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三人。」

月檬說著,還略微的有些氣喘。

「什麼?她們三個不見了?」

朱帥的臉色,也瞬間陰沉了下來,著急在地上來回踱步。

「嗯,後來我想了想,昨天晚上,我們睡的都太死了,什麼都沒有覺察,會不會是黑暗大陸的人趁著我們睡著……」

月檬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不應該啊!朱帥自然知道月檬是什麼意思,但這裡是靈虛城,太虛殿的眾多高手就在城中,黑暗勢力的人,怎麼敢在這裡動手。

再者說,朱帥和月檬的實力,都已經達到了法聖級別,對周圍的危險,感知力十分的敏銳,有兩人的保護,黑暗勢力也很難得手。

那靜兒三人能跑到哪裡去呢?以她們三人的性格,應該是不會到處亂跑的!

朱帥焦急的拉著月檬,來到了靜兒等人的房間中,臉色很快的黑了下來。

三人的房間之中,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窗戶全部敞開著!

看來,三人真的是被黑暗勢力下手了!

朱帥不由的懊惱了起來,其實這一路行來,朱帥等人都十分的小心,就是昨天晚上,心想著這裡是太虛殿的地盤,黑暗勢力不敢輕易的插手,所以大家才會分房睡,這樣可以休息的好一些。

誰知,這一個小小的瑕疵,就讓靜兒等人遭到了不測!

朱帥的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朱帥最看重的,就是自己身旁的這些人,誰若是敢動他們一手指,朱帥必定加倍奉還!

可是,黑暗勢力的人,是如何在朱帥和月檬的眼皮下面,將靜兒三人給擄走呢?朱帥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這時,客棧的店小二披著一塊毛巾走了進來。

「朱帥是吧!還想見到你的女朋友們嘛?哈哈,如果想的話,一月之後,天門山見,記住,只能你一個人來,若是其他人來了,就被怪我辣手摧花了!」

「哈哈,至於你的女人們,放心,這一個月,她們會十分安全的!」

「對了,來的時候,記得將巨木神珠帶上,哈哈!」

店小二走進房間,竟然直接對著朱帥,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說,她們在哪!」

朱帥一把就拽住了店小二的衣領,惡狠狠的說道,可是等說完之後,朱帥才發現,店小二的眼神,十分的獃滯,似乎是失魂了一般。

不對!朱帥的手指朝著店小二的太陽穴一彈,果然,店小二一下子歪道在了一旁。

七星符咒傀儡符!店小二竟然中了傀儡符!

朱帥瞬間明白了過來,一定是黑暗勢力的人混跡在靈虛城中,然後使用傀儡符控制了店小二,這才讓店小二做了手腳,找機會將靜兒三人擄走。

想清楚這一切,朱帥更加的愧疚了,若不是自己不小心的話,靜兒等人,又怎麼會落於歹人之手。

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自己又能怎麼辦呢?

好在對方的要求,十分的明確,只是想得到自己手中的巨木神珠。

一個月後,天門山,朱帥在心中,用心的記住了對方的要求。

既然客棧店小二隻是受人控制,這件事情自然是不能怪罪店小二,將店小二扶在一旁之後,朱帥帶著月檬,離開了靈虛城。

回到銀鳳族,朱帥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關好之後,將神運算元前輩叫了過來。

這件事情,對方的目的,就是自己手中的巨木神珠,而巨木神珠,又關係著整個光明大陸的安危,所以朱帥必須要和神運算元前輩商量一下。

聽朱帥的將事情的前後講述了一次之後,神運算元前輩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對方之所以綁架靜兒三人,正是為了朱帥手中的巨木神珠而來,若是不交出巨木神珠的話,靜兒三人的安全就無法得到保障。

但倘若交出去的話,那光明大陸的困境,就更加的難了。

「朱帥,你想想,黑暗勢力,現在已經得到了混沌神珠和金銘神珠,按道理來說,他們已經組織了我們光明大陸五顆神珠聚齊,可是現在,他們為什麼還要盯著你手中的巨木神珠不放呢?」

神運算元一邊在房中踱步,一邊說著,似乎是在問朱帥,有好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

「對啊,五顆神珠,只要我們丟失一顆,那我們就無法重新將封印加固,黑暗大陸還是可以到達光明大陸,那他們為什麼還要一直收集五行神珠呢?難道,他們是害怕我們將兩顆神珠奪回來不成?」

接過神運算元前輩的話茬,朱帥也分析了起來。

「不對!沒有那麼簡單,我猜,黑暗大陸是想效仿我們光明大陸,將我們光明大陸的人,反封印在黑暗大陸之中,否則的話,他們也不必如此的大費周折了!」

神運算元前輩語出驚人。

什麼?將光明大陸的人,反封印在黑暗大陸之中?黑暗大陸的野心,竟然如此之大!

「神運算元前輩,那我們該怎麼辦?總不能讓靜兒他們,就那樣落在黑暗大陸的手中啊!」

朱帥著急的說道。

在朱帥的心中,靜兒等人的安危,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朱帥不允許他們收到絲毫的傷害。

「也罷,既然黑暗大陸設計陷害我們,那我們來個將計就計!」

「這樣,朱帥,你收拾一下,我再帶你去青龍族走一趟!」

神運算元前輩突然走到了朱帥的身邊,拍著朱帥的肩膀說道,看來,對於這件事情,神運算元前輩已經有了應對之策了。

「好!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對於神運算元前輩的話,朱帥自然是深信不疑,正好朱帥現在也沒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東西,馬上拉著神運算元前輩說道。

清新的小情侶 見朱帥如此的著急,神運算元前輩也沒有說什麼,伸出手掌在胸前一劃,一道空間門便憑空出現,朱帥和神運算元前輩一前一後的進入其中。

周圍的環境一閃,朱帥便發現,自己與神運算元前輩,已經到達了青龍族界內,至於為什麼要來青龍族,朱帥也沒有追問,只是緊緊跟著神運算元前輩朝前走著。

再次來到青龍族大殿,熬諸族長正好也在,看到朱帥與神運算元前輩之後,趕緊迎了上來,特別是對朱帥的態度,都有了很大的改觀。

「神運算元前輩,朱帥小侄,不知道你們今日來,有什麼要事?」

熬諸族長笑著問道。

「沒什麼,就是想要讓朱帥,接受一下你們青龍族的秘法洗禮!」

神運算元前輩開門見山的說道。

秘法洗禮?這又是什麼東西,朱帥還是第一次聽說,而聽了神運算元前輩的話之後,熬諸族長的眉頭,也是猛然間一皺。

「我們青龍族的秘法洗禮?這?」

熬煮族長,有點欲言又止。

「熬諸,我知道你們青龍族秘法向來不外傳,只是現在的情況,與之前不一樣了,你也知道現在光明大陸所面臨的的危機。」

「所以現在,你必須摒除之前的觀念,讓朱帥接受洗禮,這樣才有可能挽救光明大陸!」

見熬諸族長似乎有些不願意的意思,神運算元前輩直接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神運算元前輩您誤會了,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我們青龍族也沒有必要將秘法藏著掖著了,只是,青龍族秘法洗禮,對於身體素質要求極高,我們青龍族作為魔獸,尚且剛剛能承受,以朱帥的身體,我怕……」

熬諸族長趕緊解釋了起來。

「這個你就不必擔心了,我相信以朱帥的毅力,可以承受住你們青龍族秘法的洗禮,你只要告訴我,接受洗禮,需要多少時間?」

神運算元前輩一副不可拒絕的樣子。

而之所以會問道時間,是因為要想解救靜兒等人,朱帥要做的準備工作,還有許多,而黑暗勢力給出的時間,只有一個月,所以,神運算元前輩必須要將時間精打細算,才能最終將事情辦得妥妥噹噹。

「嗯,按照我們以往的經驗,族人接受一次秘法洗禮,大概只需要十天的時間,不過若是朱帥的話,我怕這個時間會長一些!」

熬諸族長想了想之後說道。

「十天的時間么?來得及!」 黑暗勢力給朱帥的準備時間,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在這短短的一個月中,朱帥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而神運算元前輩第一時間讓朱帥來青龍族接受青龍族的秘法洗禮,說明這個對於朱帥的幫助最大。

「既然時間來得及,那就趕緊準備開始吧!」

神運算元前輩算了算時間,對著熬諸族長說道。

「好!朱帥,你跟我來吧!」

熬諸族長這次沒有絲毫的推諉,直接伸出手掌,在胸前一劃,一個空間門憑空出現,朱帥與熬諸族長趕緊走入其中。

看著神運算元前輩與熬諸族長一手一個空間門,朱帥也十分的羨慕,只可惜,在六段法聖之前,才剛剛可以撕碎空間,只有到了六段法聖之後,才可以精準的控制空間,構築空間門。

所以,以朱帥現在的實力,想要構築空間門,還遠遠不夠。

走進空間們之後,朱帥馬上發現,自己與熬諸族長,來到了一片湛藍的世界當中,這裡的環境,與當初的水火試煉十分的相似,不同的是,這裡沒有海樣,只是一片湛藍的天地。

等到了這裡之後,熬諸族長朝著前方的虛空略一揮手,數十隻青龍,突然呼嘯著從虛空中飛掠了出來,在天空中快速的游弋著,飛翔著。

隨著這些青龍的不斷飛掠,周圍的天際中,突然開始快速的蠕動了起來,緊接著,一道道仿若虛幻,但是卻肉眼可見的藍色雨滴,從天空中飄揚而下。

這些雨滴落下之後,很快在地上匯聚成了一片藍色小湖,一絲絲似煙似霧的氣體,從小湖的表面,升騰而起。

等小湖匯聚的差不多有半米之深的時候,熬諸族長才拍了拍朱帥的肩膀,介紹了起來。

「朱帥,你現在看到的,就是我們青龍族的秘法,一會,你只要坐在其中進行修鍊便可,切記,這些藍色湖水,都是經過我青龍族秘法煉製而成的,所以,一會,不管有什麼東西想要進入你的體內,你都不要抗拒,那是這些藥液,在改善你的身體。」

熬諸族長簡單的說了一下之後,便讓朱帥進入其中。

朱帥謹遵熬諸族長的吩咐,身形一掠,便進入到了湖水之中,結起手印,開始修鍊了起來。

等朱帥開始修鍊之後,才發現,隨著自己毛孔的張開,湖水中的那些藍色氣霧,很快便順著自己的毛孔,進入到自己的體內。

這些藍色的氣霧,隨著元素之力的運轉,很快便到達了體內的每一個角落,隨後嗖的一聲,鑽入體內,消失不見。

而朱帥身體內,也隨著這些藍色氣霧的進入,還開始出現了一種痒痒的感覺。

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讓朱帥忍不住想要笑出聲來,但是熬諸族長的話,讓朱帥不敢有絲毫的動彈,緊緊的控制著自己的心神,然後開始快速的修鍊了起來。

進入朱帥體內的藍色氣霧,越來越多,之前的那種瘙癢感,也越來越明顯,漸漸的,這種瘙癢感,竟然變成了一種極為舒適的感覺。

似乎自己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被這些藍色氣霧按摩一般,無比的舒暢,舒暢到朱帥只想睡一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