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時間已經不早,等一大桌豐盛的晚飯上桌,天色已黑。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這邊,糖姨一家人並林昊白婉秋以及李月琪等外客正歡聲笑語濟濟一堂,另一邊,王氏兄弟卻有些愁眉不展。

「哥,你這法子到底行不行啊?這兩天我沒少按你說的找人說,怎麼好像一點效果都沒有?」

夜黑,房間里亮著燈。

十五瓦的白熾燈泡蒙著塵,使得本就不怎麼明亮的燈光看上去更顯昏黃。

床前空地上,王顯貴搔首撓腮,走來走去,看上去十分急躁。

王顯仁盤腿坐在床上,也不知在想些什麼,目光怔怔出神,臉色頗有些陰沉。

牢騷了好久,他才醒過神來,搖頭道:「法子肯定是行的。

書上說過,不患貧而患不安,不患寡而患不均,這世上,絕大部分是有仇富心理的。

換句話說,沒人能眼睜睜看著昔日身邊一起吃苦受難的人突然變好而內心毫無波瀾……」

對人性的把握相當到位,這話聽來,並不像是個不學無術不務正業的人。

儘管裡面有些話聽不懂,可大概意思王顯貴還是聽明白了。

也正是因為明白,他才越發的無法理解。

聽完他煩躁道:「我懂你的意思,可是,可是村裡這些人,就是心裡毫無波瀾啊!」

「怎麼就毫無波瀾了?」王顯仁反問,又道:「難道你忘了,咱們當時故作神秘說起的時候,周圍那些人什麼反應?」

「當然沒忘,當時不恥唐婉為人罵她水性楊花不要臉的人還不少呢!」王顯貴搖頭。

說完又無奈道:「可那又怎樣?還不是背地裡說說,沒人敢當面說出來?」

也是實情。

對於兄弟二人嘴裡糖姨的黑料,很多人感興趣,當場怒罵甚至揚言要唾糖姨一臉者不在少數。

可那都只是嘴上說說,真見著面,那一個個笑顏如花,又是端茶又是拿瓜子花生,別提多熱情。

王顯仁也懶得爭辯。

都已經開口怒罵甚至揚言要唾人一臉了,這要是還叫毫無波瀾,那估計全世界也沒人心有波瀾了!

知道這老弟腦瓜子轉不過彎,他索性也不再解釋,轉而問道:「聽說唐婉今天帶著二牛兩口子挨家挨戶送禮了,是不是真的?」

今天他沒在家,而是去鄉里朋友家吃酒了,是以雖然也耳聞了一些,可到底不太確定。

王顯貴也沒隱瞞,聞言答道:「是啊,挨家挨戶的送,每一家都有。

咱家也有呢,別看都是些煙酒,可我仔細瞧了,都不是普通貨色,加起來少說五六百……」

儘管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問,可說起這些,他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那可都是高檔煙高檔酒,平時根本抽不起喝不起的貨色,對於他這種又抽煙又喝酒的人來說,自然頗具吸引力。

王顯仁也很高興。

一改此前心不在焉面色陰沉的樣子,笑了笑,他道:「是真的就好。

碰巧我今天在外面也聽說了一件事,那就是唐婉給鄉里無償捐助了一千五百萬,用於鄉里修路和水電基礎設施建設。

這樣,明天一早,你去……」

又是一番安排。

王顯貴似懂非懂,聽完狐疑道:「哥,你確定這樣有用?」

「當然。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唐婉挨家挨戶送東西,大家自然不好再說她的壞話。

可你只要聽我的,明天這麼一弄,我保證,很快她的名聲就臭了,沒人再念她的好!

到那個時候,咱們之前編造的那些謠言,也必定被人重新提起。

等她一身污水怎麼洗都洗不清,咱們就按照原計劃去唐家求親。

我就不信了,我都不嫌她骯髒,她還敢裝高貴端架子……」

目光狡詐,智珠在握。

雖然計劃實施過程中出了點岔子,至今沒有取得應有的效果,可一切到底還在掌握之中,並未超出掌控。

王顯貴也沒說不幹,就問:「要是還沒效果怎麼辦?」

「你說呢?」王顯仁眯著眼,「真要到那個時候,咱們的葯也不是白買的。

只要生米煮成熟飯,就算生理上沒有被征服,光為了家裡人的面子,你覺得她還有其它選擇?」

有道理。

感覺距離成功越來越近了。

聽這話,王顯貴也放心了很多,最後一句話,他扭捏道:「別的都沒問題,就是送來咱家的煙酒,能不能不要退?」

「我什麼時候說咱家的要退了?

辦事多動動腦子,這事咱挑唆挑唆就行了,別傻不拉幾去冒頭,那樣只會壞事!」

「……」

心有定計,頓時雨過天晴。

就這麼說著,好煙好酒拿進房間,而後又端來花生米蘭花豆各一疊,煙酒入喉,很快氣氛熱絡起來。

也就這個時候,麗水鎮一處小酒樓。

「干!」

「干!」

「噝,洋酒就是不一樣,只聞著就舒坦!」

「哈哈,王鄉長你喜歡就好。小朱啊,我記得車裡頭還有一瓶,回頭你記得給王鄉長捎上!」

「這怎麼好意思呢?不能要,不能要的,一瓶好幾千塊呢!」

「誒,都是朋友,這話就見外了啊!

只要事情辦好,別說一瓶酒,就是一件,那也是小意思。」

「放心放心,麗水鎮不敢說,這大竹鄉嘛,還真沒有我王大石辦不了的事。

甭聽他們瞎說,捐一千五百萬怎麼了?

別說區區一千五百萬,就是一億五千萬,大竹鄉的事情還是我說了算。

大竹鄉的山頭,我說承包給誰就承包給誰,別人說話都不好使。

況且不瞞你說,我跟那姓唐的一家啊,不對付不是一天兩天了。

所以,等著看好戲吧,地方一定是你們的,唐家那些人就算花了錢,也什麼都落不著!」

「真的?那就太好了。

王鄉長您也別嫌棄,這卡里有十萬,等事成之後,我再補償您二十萬的辛苦費。」

「無功不受祿,你們來這裡投資建廠,我這當鄉長的歡迎還來不及,怎麼能要你們的錢呢?

收回去,快收回去,別讓我犯錯誤啊!」

「哈哈,王鄉長說笑了。

一碼歸一碼,事後的二十萬您可以不要,這十萬過年錢,你可千萬不能推辭啊!」

「……」

名煙!

洋酒!

場面與王氏兄弟房間類似,就是看上去高檔許多。

包間里一共就三個人,一個是大竹鄉副鄉長王大石,另外兩個,一個是外來想要承包山林建廠的投資商老闆,一個則是二十齣頭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秘書。

眼下,一場權錢交易正巧立名目,觥籌交錯間談起的,也正是大竹鄉五組周邊山林承包之事……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事情都有兩面性,對於有些人有利的事情,並不一定對所有人都有利。

如此,究竟如何抉擇,不外乎兩個字,那就是利益!

王大石,大竹鄉副鄉長,也是小胖子王小明的爺爺。

別小看副鄉長!

鄉鎮級別的行政單位,很多時候,級別代表不了什麼,至於施政手段,則多粗暴野蠻。

具體到大竹鄉,作為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從村裡到鄉里幹了這麼多年,王大石還真沒說大話。

這大竹鄉,除了他,別人說話都不好使!

他支持的事情,不成也能成,他若是反對,不是他吹牛,誰同意都沒用。

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就說眼下在談的事,別說有人想來投資建廠且有大把的好處費可拿,就算沒有,他也萬萬不會坐視唐家得逞。

好多年前就有過節!

這些年裡一直摩擦不斷!

尤其最近兩日唐家女歸來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著實讓老王家丟了不少面子,也等於狠狠的在他這副鄉長臉上扇了幾耳光!

如此,新仇舊恨加起來,他有著十足的理由展開報復。

也就是空不出手!

本來都沒什麼事等著過年了,結果好端端上面傳下來消息,說市裡面隨時可能下來視察。

也就因為這個「可能」,至少在這個可能性消失之前,他不大可能抽得出手來專門展開還擊。

正因為此,家裡兒子兒媳小孫子一度氣炸了肺,要去找老唐家麻煩,他都選擇了置之不理。

當然,沒空專門展開還擊,順勢添添堵還是沒問題的!

況且,還是有大把好處費可以拿的。

此刻的十萬加上承諾事後的二十萬,足足就是三十萬,這可是一筆他從未見過的巨款!

相比而言,老唐家那閨女雖然出手闊綽,可那些錢到底落不到他手裡一文半分,這樣一來,如何抉擇就顯而易見了。

這一晚發生的事情很多!

大竹鄉五組這邊,王氏兄弟已經帶著美夢入睡。

麗水鎮,王大石也已經談好生意,騎著摩托車開在返鄉的道路上。

而鎮政府招待所裡頭,在糖姨家吃過晚飯還喝了點酒被送回來的李月琪才剛剛洗完澡出來。

見父親還站在窗口抽煙,她上前幾步,笑著問道:「爸,項目的事情談得怎麼樣了?」

項目自然是有的,只是原本沒有這麼快提上日程,也並沒有想過會在川蜀這邊。

只是途徑霧都那天,一不小心在白帝公館門口看見熟悉的車牌號,一切就悄悄變了。

一路通過各種情報尋覓而來,原本心裡也還有那麼一絲絲的不確定,可現如今,一切基本上已經板上釘釘。

今天上午她就跟江未雨走了,回來也還沒來得及跟父親交流,是以具體情況如何,她並不清楚。

不過這並不妨礙她認定一個事實。

項目必須要提前上馬了,投資額度也至少不低於十個億!

重點是,項目落戶的地點不會是別處,必定就在麗水鎮,又或者,乾脆就在大竹鄉。

原因很簡單,因為那個人最在乎的「糖姨」是從大竹鄉出來的!

而一個圈子裡公認的事實是,想要交好那個人,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討好糖姨。

如此,雖然這地方很偏,各方面條件都不具備項目落戶的條件,但是有了這個明確的目的在前面開道,一切都不再重要。

李明啟,李月琪的父親,身家數百億的大富豪,全國都排得上號的知名企業家。

聽女兒問起,他也沒瞞著,搖頭道:「高秘書說梁市長今天實在抽不出空,最早也要明天上午才能到……」

言外之意,他的決定是有了,但政府方面真正說得上話做得了主的人還沒出現。

也就是說,根本還沒談!

李月琪也不在意,倒了兩杯水走到窗前,遞上一杯,她笑道:「其實這樣也挺好,可以多在這邊呆上一段時間。」

似乎並不在意不能回家過年。

便是這樣說著,她又悄悄折回床邊,從手袋裡取出兩個小瓷瓶。

「爸,我感覺這可能是咱們這輩子最成功的一次投資!

看,這裡一瓶壯骨丸,一瓶啟靈丸,我包包里還有兩瓶玉顏霜,都是糖姨悄悄塞給我的……」

很是得意。

饒是一生風浪,見慣了大世面,此時此刻,李明啟也不禁有些激動起來。

有些事不需要明說,懂的都懂。

既然這些東西通過女兒的手帶回來,那麼不用問,項目投資的真實含義,那邊已經明白了,而且,那邊也已經知道他的存在。

既然都明白,卻還是選擇了贈送這麼珍貴的東西,那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對面默許這種行為,贊成他在這裡投資。

也正是因為讀懂了這一點,他才特別激動!

李月琪也一樣。

若非為了傳達這個訊息讓父親放心,她今晚未必會回來。

此刻,見父親一臉激動,便笑道:「好了爸,時間不早,還是早點休息吧!

不管梁市長什麼時候來,反正咱們『禮』已經收了,有關項目投資的決定也斷然沒有再更改的可能。

依我看,反正林大師跟唐阿姨那邊多半都知道爸你來了,要不明天上午咱們就去拜會一下。

至於霧都市那邊的人,什麼時候過來,直接讓他們過去就是了……」

很讓人心動的建議。

想不到任何不妥,李明啟也沒有反對。

事情就這麼說定,各自取了兩種藥丸各一顆服下,父女倆各自回房安寢。

翌日一早,一翻認真的準備過後,留下高秘書在這邊等人,父女倆出發前往大竹鄉。

而這個時候,大竹鄉五組,王氏兄弟慫恿挑唆下,很多村民早早便提著昨日糖姨送過去的煙酒來到唐家小院。

糖姨已經起來了,正穿著一件舊衣服手腳麻利跟著余秋蘭一道準備早飯。

看到這麼多人過來,也沒多想,笑著招呼道:「今兒是怎麼了,這麼早就過來串門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