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人也沒有什麼話說,可以說是心懷鬼胎,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然後處在了這思緒之中。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小君葉所想的就是如何才能是跟這個男人勾搭上,看得出來,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有點猖狂。

而,王小利所想的是,事情已經是曝光了出來,怎麼辦呢?對方會不會跟姐姐說?

張大彪所想的就是,這個傢伙,現在都這樣,以後呢?這一次有劉毅,下一次呢?靠着自己么?還是拉着緝毒大隊給對方當墊背啊,他們是緝毒大隊,不是掃黑除惡的,這掃黑除惡的事情是警部的,跟他們沒有一分錢的關係啊。

就這樣,這麼的走着,一直是走到了這餐廳的門口。

本市規格最高的一個餐廳就在這裏了。豎立在了大家的面前。

這裏要是吃頓飯的話,最起碼也得是一兩萬!當然,那是有點情調的那種,撇開掉各種名貴菜和酒水,其實也就是一兩千的事情。

「我請客大家吃個飯吧!」

王小利開口說道。

「你?算了吧,你也沒錢,還是我來吧!」

張大彪說道。

王小利順勢而就答應了,既然是可以對方請,那的確是沒有自己出手的這麼一種必要了,充大頭的事情着實那是沒有必要做。

大家進去了,找了一張桌子坐下身來。

點了幾個菜,現在就等著上菜了。

在這麼一個十分之寧靜十分之和諧的時候,三位富家子弟路過。

在路過了以後又回來了。

回來了以後直勾勾的盯着小君葉看着,明顯是將她辨認了出來。

。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翌日。

今天一大早,秦蒼穹便早早起床了。

帶女兒在別墅外,晨練完太極。

他便送女兒去上學了。

在車上,秦蒼穹不忘提醒了女兒一句,『今晚,你姑姑結婚,晚上放學后,一起去喝喜酒。』

聽到這句話時,女兒秦小鯉俏臉微微一愣。

而後她突然搖了搖頭。

「能不去嗎。」

聽到這句話,秦蒼穹一愣。

「為何?」他望著女兒,問道。

「上次……上次去爺爺家,我們都被趕出來了……」小丫頭秦小鯉俏臉複雜,說道,「爹爹……我不想去了……」

小丫頭上次,在寧家老宅,顯然是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所以此時,不想再和寧家的人碰面了。

聽到這句話,秦蒼穹面色有些複雜。

思慮許久。

他終於還是緩緩點頭。

「罷了,那晚上,讓木蘭姐姐在家裡帶你吧。」

「我一人去出席一下婚禮。」

秦蒼穹語氣平靜,說道。

有些壓力,的確不應該讓女兒承受。

面對養母一家人的嘲諷,這些情緒……沒必要強加給女兒。

所以,他尊重女兒的選擇。

等將女兒送到學校后。

秦蒼穹對前排的警衛員打了聲招呼。

「去一趟炎夏銀行。」

既然準備要包紅包,那他自然,是要去一趟銀行。

準備一下資金。

十幾分鐘后。

悍馬h6越野車,緩緩在炎夏銀行,江南地區,分行總部門口停下。

秦蒼穹一身西裝筆挺,緩緩下車。

他徑直走進了炎夏銀行大廳內。

警衛員花木蘭直接掏出軍區證件令牌,「我家先生前來取錢,速叫你們銀行總行長下來。」

銀行內一眾工作人員們,當見到花木蘭的那塊警衛令牌后。

所有炎夏銀行的職員們,面色紛紛恭敬,鞠身行禮!!

炎夏銀行,乃是官方朝廷機構。

直接與朝廷,以及武部軍方對接。

所以,他們自然是認識,那塊令牌的身份!

銀行內,所有職員齊齊行禮!

幾分鐘后。

炎夏銀行,江南分部總領導,面色焦急凝重,疾步衝下了樓。

他氣喘吁吁的,直接小跑到秦蒼穹面前,恭敬鞠身行禮!

「小人,炎夏銀行,江南分區總經理,虞澤峰,拜見大人…!」

秦蒼穹眸光平靜,叼著煙,淡淡吐出一句,「我要開一張銀行支票。」

「替我準備一張大額承兌支票。」

既然,今日妹妹大婚。

他這做哥哥的,豈能寒酸了?

寧家的條件,向來不是很好,從小都是苦過來的。

妹妹寧緣,如今好不容易嫁人。

秦蒼穹,自不能怠慢。

今日,要麼不出手。

一出手,那便,不能隨意。

大額現金支票,直接安排!

……

而,此時。

江南,另一邊。

寧家老宅院。

此時,整個宅院四周,貼滿了各種喜字。

整個宅院,掛滿了紅綢,一片喜慶。

今日,寧家的閨女,寧緣,即將出嫁。

四周鄰里鄉親們,也都感受到這股喜慶的氣息。

寧家,宅院深閨。

寧緣,換上了一身喜慶的紅色旗袍。

她的頭上,被蓋上了一塊紅色頭巾。

此時,幾名閨蜜們,正陪她在房間內,準備著。

新郎的車隊,已經在路上了。

預計十分鐘后,就抵達寧家老宅。

而後,按照江南風俗。

新郎會親自背著新娘,走出宅院。

然後,接送到新郎的婚房新家。

進行拜堂,成親儀式。

最後,晚上在酒店擺下宴席。

在所有親朋好友的見證下,舉行盛大隆重的酒店婚禮。

可,此時。

身為這場婚禮的當事女主人。

寧緣坐在床榻前,俏臉卻是有些複雜。

今日,大喜之日,她本該高興的。

她挑選了一個條件不錯的金龜婿老公。

後半輩子的人生,衣食無憂了。

可,她卻根本無法高興。

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的腦海中,總是莫名的……閃過那道男人的身影……

秦蒼穹。

這個男人的名字,在她腦海中,纏繞,揮之不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